儘管圭賢暗暗的說服自己,要自己平靜內心不斷湧起的悸慟,可是眼前的他...
 
一會,厲旭拿起桌下的垃圾桶,將桌上那只煙灰缸裡頭的煙頭倒進垃圾桶,而後問著
"有抹布嗎?"
"抹布?你...你要抹布做什麼?"
"你這挺亂的,一定是腳不方便才弄得這麼亂,趁現在有我在這就順便幫你整理一下吧。"
"呃...不,不用了~待會我再整理就好了。"
"沒關係啦,你的腳還打著釘呢,要是不小心跌了還是撞著了那可不好,這只個小差事你別跟我客氣~你慢慢吃,我很快就用好了!"
 
沒想到就連屋子厲旭都......
圭賢實在愈來愈無法用僅僅的一場車禍來說服自己,這頓飯他吃得很悶,僵扯內心五味雜陳的感受,這菜是什麼味道,他根本沒有好好去嚐。
 
在整理的時後,厲旭小小的發現,圭賢有著不小的煙癮,桌上不僅擺有煙灰缸,就連床頭邊的桌子也擺了一個,而煙灰缸裡目測看著少說也有十來根煙頭...
 
才剛出院的人,怎麼一個晚上就抽了這麼多煙呢?還是之前留下的?
不過,這也都只是厲旭心裡好奇的想~僅管不樂見這種啫煙的習慣,但也沒好意思多去干涉。
 
很快的,厲旭把一目就能看盡的套房給整理好了,他沒有多逗留,在打理好一切後,拾回圭賢吃完的空飯盒裝回袋子裡,提著它自下逐客令的走到門口,臨走前他告訴圭賢,明天他還會再來,他還要幫他準備午餐和晚餐。
 
厲旭離開了,完全的消失在他眼前,眼睛還在呆傻,直到電梯門叮一聲打起了關門提示聲,圭賢這才回了神,恍然之中~也才想到他忘了問厲旭,問他如何知道他所住的地方?
 
不過人已經走了,再想想如何知道也不是什麼重點,再則~不管厲旭用什麼方法找到他,對圭賢來說...他不介意,厲旭就是來了!
回頭,看著桌上厲旭留下的保溫瓶,還有那盒為他顧想的晚餐,滿滿的愛心,滿滿的關懷...
內心裡他是很感動,很溫暖,可無奈這對的人,他的心還在另一個人身上...
 
是的啊,怎麼忘了呢!
厲旭所做的一切,憑著還有另一伴的心,這施予的一切要說只是關懷,對單純又善良的他來說,這是再合理不過的解釋了,不是嗎!?
 
找到了說服自己的根源,再回到屋子裡,拿起厲旭留下的飯盒,圭賢自取一笑,安慰自己也勸著自己,別因為自己不平靜的心打擾了單純的一顆心。
 
 
隔天,厲旭真的再又來看他...
和昨天一樣準備二份飯盒,另外也帶上另一瓶保溫瓶,相同的話語掛在咀邊,叮嚀著要他少走動多休息。
 
"謝謝..."除了謝謝,圭賢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,就怕多說了驚嚇了單純的心,也尲尬了他。
 
厲旭還是一樣的,利用圭賢用餐的空檔,拿著抹布擦了擦桌子,倒掉只是隔了一天又堆了十幾根煙的煙灰缸,接著走到洗手台將使用過的杯杯碗碗清洗一番,在洗的過程中,厲旭拿起杯子在圭賢沒看見的視線中,聞了聞杯子殘留的味道...
 
好重的酒味,聞得厲旭不禁皺起了眉頭,心想著,牽掛著,轉頭看了看圭賢,再看看手裡拿的酒杯,默默的想...想著傷勢未癒的圭賢,怎麼又抽煙又喝酒這麼不愛惜自己呢?
 
再走回到桌子坐在圭賢面前,牽掛的心厲旭還是忍不住掛上咀邊,是好奇也真是希望自己能夠為朋友解解心中的苦悶。
 
"圭賢,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呢?"
 
這不是厲旭第一次問他,這回說還是不說呢?
圭賢微微揪了揪眉頭,猶豫著...
 
"對不起,你是不是覺得我太多事了?其實有些事說出來會比悶在心裡的好。"
"你想知道?"圭賢真的很想說!
"呃~也不是啦,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幫到你。"
 
幫?
怎麼幫?
深遂裡~圭賢流出無奈的瞳眸,他要的不是愛心...
可厲旭這番話,端出的心意,在這一刻裡,圭賢有份衝動想告訴厲旭他內心的渴望。
 
"厲旭,其實我───"
 
 
鈴~~~
 
剎那間於同一刻裡,厲旭的手機響起來電聲...再次打斷了兩人的對話,也敲散了圭賢鼓起的勇氣,他莫奈地縮回口,黯然徹回透有一絲情意的目光,低下頭無奈的勺起一口飯,悶悶的送進咀裡,悶悶的嚼著這口飯,安靜著不作聲也不打擾厲旭接上這通電話。
 
"喂,小植...找我?"
(是啊,阿姨說你一大早就出去了,你去哪了呢?)
"我...我去找強仁哥了。"
(找強仁哥?大清早的,你找他幹嘛?)
"他...這幾天課堂上他需要助手,我來幫幫他。"
(怎麼不叫他直接多請個人呢!老是叫你去幫忙那怎麼行。)
"也不完全是幫忙,他有算我工資的,好了啦,現在還在上課,我不跟你說了,拜~"像趕人般的,厲旭一字字把話推上口,堵著不讓小植再多問多說,草草一句拜拜自己先掛了電話。而在切斷來電話後,為不讓撒出的謊話有任何錯漏,厲旭接著撥打一通電話,向強仁哥知會一聲。
 
多一分設想的厲旭,沒有留意圭賢愣愣的盯著他看,這才知道的...原來厲旭是這樣的瞞著來找他?!
成嗎?為什麼不坦白告知那位叫小植的男朋友呢?
 
"你說謊?"等在厲旭擱下電話後,圭賢直接把話問上,沒想用任何套話方式
"呃..."被這麼一問,厲旭有些難為情的擺下心虛的眼珠子,自顧忙著鋪陳謊言,他卻忘了圭賢就在旁邊的顧忌。
"怎麼不照實說你來找我?"
"我要是照實說他一定又會唸我,說我多管閒事,愛心泛濫什麼的...我不想聽。"
"你不怕他生你的氣嗎?"
"生氣又怎麼樣,我又沒做什麼。"厲旭很自然說出存在潛意識的以為。
 
然而~率真的一句話,聽進圭賢的耳裡,這心很折磨...再多的感性都教圭賢不得不拉回智理去看待,去想...
是的,厲旭所做的每一件事,對炯植確實沒有失了情份,更沒有越界的行為。
所以?
接收的感動,每一分的感覺,不過是自己萌生愛慕之情,才會對那所謂泛濫的愛心起了多心,是不是這樣解釋呢?
 
"對了,你剛剛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?"
"沒,沒什麼。"
"怎麼又不說了?你明明有話要跟我說的。"
 
圭賢確實有話要說,但在炯植這通話來了之後,內心浮上的悸慟早已被理智攔下了衝動。
 
"還是你不相信我?"
"怎麼會,我只是覺得要說的那些不是很重要..."
"這樣吧~如果你有什麼心事找不到人說的話,隨時可以跟我說哦!"
"你真好。"
"我當你是朋友的嘛,看你不開心的樣子,我也不舒服啊。"
"厲旭。"
"嗯?"
"他...他對你好嗎?"冷却了內心浮上的悸慟後,這一句圭賢是認真的,不管這話裡夾帶了多少私心,他是真心希望像厲旭這麼好的人是被人捧在手裡疼,真心希望是能有一個真心愛他的人
 
"他?"忽然問上的一個他,厲旭小頓了一下,沒有瞬刻連想到圭賢所指的人
"你那個男朋友。"
"......"
"是不是不方便說?"
"不是,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...其實...我和他有很多觀念,還有想法都不同...我們常常因為意見不合就吵架,不過最後他還是會選擇遷就我。"
"那很好,表示他...他很在乎你。"這話吐得雖然折騰,可圭賢還是憑良心說出他的認為。
 
"我知道,可是這樣的遷就能撐多久呢?不是真心的認同,每次總是三言兩語事情就過去了,但下一次呢?"
"你可以告訴他,讓他明白你。"
"真的可以嗎?"厲旭遙遙頭,感嘆萬千揪心的嘆了口氣,繼續說著~
"反反覆覆有時後我會想,是不是我和他根本不屬於同類的人?我永遠...都無法認同他的做法,而他也永遠不明白我要的是什麼。"
 
聽著,圭賢愣亮了雙眸,似乎想起了一些事,屏住氣的默默憶著殘留在腦海裡的過往曾經...
 
"你說,兩個人在一起不是應該要了解對方嗎?因為了解你會信任他尊重他,而不是質疑還是干涉。"
"我想是的..."沉重應了這聲,慢慢飄落的目光流露一絲悵然
"每次一有什麼事,他老是用他覺得對的來糾正我怎麼做,不管我做什麼他都不認同,更不會支持我!"厲旭愈說愈多了埋怨,不自覺的一句接一句,拔著一根根積在心裡的刺。
 
厲旭敗露出的情緒,話語...這一幕幕都讓圭賢擔憂了...
 
"你愛他嗎?"赤裸的一聲問,可夾藏在深遂裡透出的,沒有心機,只有心疼
"什麼?"
"你愛他嗎?"
"呵~當然是喜歡才會跟他在一起了!"被圭賢這麼直問,厲旭感到有些尲尬,有些害羞,也覺得莫名奇妙,好不自然的他,呵著一聲笑,反駁這赤裸的問題。
 
圭賢的眼神很嚴肅,從厲旭的反應中,他看見了他的心虛~~
雖然這抹心虛讓他燃起了希望,可在當下厲旭那雙徬徨的眼神,更讓圭賢彷彿感同身受般扎滿了心疼...
不放過這絲牽掛,圭賢再複一次的問"我是問你,你愛他嗎?"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