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咚~!叮咚~!!
 
"早啊,強仁哥!"眼前門一開,綻亮的明眸,厲旭開著陽光的笑容,朝氣十足的向把門開的人-強仁,道了聲招呼。
打門的強仁沒氣沒力看著站在門外的厲旭,而後再回頭看了看屋子裡牆上掛鐘的時間,還未指向10點的時針,勾著一臉沒睡飽的他禁不住打了個大哈欠~
"不是說11點才來嗎?"
"我想說早點來就能早點做完啊。"
 
"怎麼突然想學做菜了呢?"
"我是做給一個病人吃的,前幾天我不小心把他的腳給撞傷了,現在他行動不方便又一個人住,所以..."
"你阿姨知道嗎?"
"你可別跟她說,我不好意思麻煩她。"
"我看你是怕小植知道吧!"
"呃..."
"呵~讓我說中啦!?"
"不是啦,我不想他誤會。"
"你這麼說...對象肯定是男的囉?"
"是啊。"
"你完了你,紅杏出牆!"
"別胡說,我只是盡盡責任,想補償他而已。"
"真,的,嗎?!"
"喂,真的只是這樣嘛,你想哪去了!"
"好啦,不逗你了,待會你先去廚房準備材料,我去梳洗一下,OK?"
 
 
強仁,是希澈中學時期的同班同學,雖然到了大學各自選修了不同科系,彼此仍然維持著友好的交情,不過~~由於性格上的不同,反倒是和希澈的弟弟厲旭較常往來,對年紀小了四歲的厲旭而言,和強仁之間可說是亦兄亦友的關係。
 
在昨晚從圭賢手機裡挑選撥打的連絡人,厲旭借著歸還手機的理由,順利問到了圭賢的住處,厲旭很開心,滿心歡喜的一大早前來向強仁借用廚房,打算做幾道料理去探望圭賢。
 
至於避開了炯植的眼線,厲旭確實不希望多生誤會,他只是單純的想做些他覺得應該做的事~~
雖然...他不是沒問過自己有沒有必要,又或是就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為什麼要,可是沒辦法,捫心自問他真是無法教自己無視圭賢的處境。
 
一道完成了,接著再下一道菜,厲旭很用心,待在一旁幫忙兼指導的強仁,看著桌上擺放的食材,從事餐飲業多年的強仁,亮了亮精明的雙眸,這過程~他小小地留意了厲旭的眼神...
亮愣的目光有些驚訝,強仁彷彿看穿了什麼?
 
什麼呢?
是專注在做一件事的認真!
左看右看,仔細的再看一看...厲旭真的很認真!
腦子裡,強仁開始浮上了一個問號,一個是什麼樣的人讓這厲旭能夠如此認真,而就只為了那所謂的...義務與責任?
 
(呵~~真是傻孩子!)強仁笑了笑,默默藏在心裡看透這孩子~
 
做好了四菜一湯後,厲旭從袋子裡拿出了三只便當盒,持起筷子將每道菜分裝在其中二只飯盒裡,接著再用另一只空飯盒盛滿了白白的米飯。
 
"呃...這...你該不會是連晚上那頓都包辦了吧?"強仁有些傻眼的問
"是啊。"
"你也真是太熱心了,我要是小植我都吃醋了!"
"你有所不知,被我撞傷的人,他在醫院的時後,怎麼都不肯找家人還是朋友幫忙,現在他出院一個人回到家,腳又不方便,要是肚子餓了,以他的個性肯定吃泡麵了。"
"也不一定啊,可以叫外賣的嘛。"
"他小腿骨折了呢!要多吃些有營養的食物才會好得快一點啊!"
"呵~你想得真週到啊!"強仁有些傻眼的笑了笑回應著...
愣看厲旭做得自在說得無意,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妥?於心裡強仁真不知要說是厲旭心腸太好,還是心太單純呢?
 
裝好飯盒後,厲旭不拖一刻的離開了,滿心期待的他腳步踩得有那麼點急,開著車子駛往圭賢住處的路上,腦子裡只想著要快點到,他想快點看見圭賢,也想圭賢快點看到他。
對厲旭而言,是很單純的念頭,沒有驚覺的心虛,也沒有意會到的恍然,每份心思都是那麼自然的由心而發。
 
遠在另一端步行不便的圭賢,是不是如厲旭所想的,靠著泡麵度過一餐呢?
 
駛了半小時的路程,停好車搭上電梯,厲旭鬆口氣看著掛在牆上的門牌,確認了一下,是的~這就是圭賢住的地方了。
 
叮咚.....
 
第一聲,厲旭小心謹慎的按下,等待之中他感到有些緊張。
過了一分鐘後,還未打開的門,厲旭再按一次,心想著~小腿受傷的圭賢需要費點時間。
 

圭賢確實需要時間,不過~行動不方便的他,並不打算去開門...

 
這麼過了幾分鐘,還是沒有反應的門,會不會是圭賢還在睡覺呢?
厲旭提手看了看錶上的時間,已逾過12點的正午,應該起床了吧!?
遲疑下,厲旭再按一次門鈴...
 
響了二聲後,以為門外頭放棄再按鈴的人,這會又來二聲,誰呢?
離家出走的他,除了公司和少數幾個較常往來的同事之外,沒有其他親友知道他的住處。照理就算同事有急事找他,等不到人應門也應該會撥手機叫他開吧!
啊~!手機!!!
對了...手機已經被他遺棄在厲旭那了...
 
 
站在外頭等了好久,遲遲等不到來應門的人,厲旭猜想著是不是圭賢出去了呢?
空落的心情,再看了看手裡提的紙袋,做好的飯盒,等不等?
靜待了好一會,為著盼不見人才在失望的厲旭,眼前的門突然打開了!
 
"厲旭!"
"圭賢,呵~我還以為你出去了。"
"你....."圭賢真的呆住了,愣著口哽在舌尖吐不出再多一聲,不敢想的人,沒想過會出現的人,為什麼來?怎麼來?
"吃午飯了嗎?"
圭賢睜著那雙恍了神的目光遙了遙頭,來到眼前的人他還沒反應過來。
 
"肚子一定很餓了吧?我給你帶了個飯盒,我自己做的,嚐嚐吧?"
 
什麼!不敢想的人不僅來看他,還為他準備午餐?還親自做?
圭賢腦子感覺到很空,眼前的人所做的行為都讓他覺得很不真實。
 
"怎麼了?"雖然咀邊這麼問,可內心裡厲旭不自覺默默的欣喜,圭賢一臉呆傻的表情,他知道那是因為他的出現,他的到來~
"沒,沒..."。
"你...不請我進去坐嗎?還是...裡面有人,不方便?"
"不,不是,只有我一個人而已。"
"那...?"厲旭豎著一雙明亮的眼眸子,掃向屋子裡,暗示也是提醒的要他請他進屋子。
 
受寵的圭賢依舊還在擺愣那雙眼,小慌小亂的側開身子,空出走道好讓厲旭進門來。
看著一臉傻呼呼的他,厲旭從心裡的欣喜慢慢勾出了笑容,笑得很甜,滿心期待就為盼見圭賢的反應~
現在看見了,感受到了,圭賢那副遲頓又驚又喜的模樣,厲旭覺得好可愛,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,那種給予他人帶來的驚喜,甚至是希望。
 
這門一走進,厲旭就看見屋子裡唯一的一張桌子,而桌上擺著一碗正在冒煙還未掀開的泡麵...
顯然,圭賢正要解決這碗?!
 
"你真是在吃泡!"
"怎...怎麼了嗎?"
"呵~沒什麼,我就是知道你會吃泡面,才給你準備了飯盒。你現在呢需要多吃些有營養的食物才行。"
"......"
"剛剛在外頭等不到你來開門時,我多怕這些飯菜放涼了,還好我用保溫盒裝,我想應該還熱著的,來~快趁熱吃了吧。"厲旭一邊打開飯盒,一邊拿出匙筷,也一邊繼續的把話接著說
 
撐起筷子,圭賢擺下眼看了看厲旭放到他眼前的飯盒,再撩起目光看著眼前的他,揪愣的心,不解的心,他真的看不明,存在厲旭心中的界限究竟劃在哪?
 
"怎麼不吃呢?是不是這些菜不合你的味口?"
"不,不是。"圭賢慌口的急著回答,深怕失了厲旭的心意。
厲旭靦腆地抹上一笑,坐在對座的位子上,眼亮亮的盯著圭賢看,滿心期待的等著他吃下第一口~
 
第一口,圭賢送進咀裡,嚼了嚼,有些尲尬著,因為眼前厲旭那對眸子不退一刻直盯盯的對著他看...
"這飯...你做的?"愣看厲旭一雙直盯盯的眼神,圭賢似乎知道眸裡的期待
"是啊~好吃嗎?"
"好吃。"
"真的!"
"嗯,很好吃。"
"不許安慰我哦!"
"真的,真的好吃。"
厲旭又一笑,笑得很滿足,帶給別人快樂的同時,他的心也一樣的快樂!
 
"你不吃嗎?"
"我不餓。"
"但是這有二個飯盒,一個不是你要吃的嗎?"
"那是讓你留著晚上吃的,這樣你就不用再出去買了。腳少點走動也會好得快一點。"
"....."圭賢又愣著說不出話了,眼前~厲旭給的一樣過一樣,這腦子這心頭,他還沒能來得及接收這一份又一份的感動。
 
而接著,厲旭再從袋子裡取出一只保溫瓶,繼續對他說~"還有這個!這裡邊我泡了人參茶,我想~你這麼撞著氣門一定也給撞傷了,喝點人參茶可以補補氣~"
 
這該如何教人來接受這份施惠?
是不是就以一場車禍,因為內疚抱歉來解釋厲旭所做的一切?
真的是這樣嗎?
圭賢希望是的...
他很努力的告訴自己,客觀的去看待厲旭付出的心意。
 
安靜的深吸一口氣,圭賢默默在心裡調適,裝作什麼想法也沒有的去迎和厲旭,他還不想去打擾厲旭怎麼做,怎麼說,怎麼想~
 
 
可是........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