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滅的美好,圭賢微微靜靜地吐出心頭的悵然,不想再貪的他自己撐著小桌椅站了起來...
反射這動作,厲旭想都沒想的騰出雙手扶著他,緊湊的問一聲"你要去哪?"
 
"我有點累想躺一會。"
"我扶你。"
"厲旭,讓我來吧,你這小身板,要是他來個重心不穩,你撐不住的話他可要摔得更嚴重了!"趕在厲旭抓握圭賢之前,炯植踩一步迎上前,一手撐抓圭賢的手臂,一手攤直劃開兩人貼近的身距。
"謝了,我恢復得很好,不需要人扶著我走。"
"那倒是,差點忘了昨天你自己都能獨立走到醫院外頭的花園了。"
 
聽著,圭賢那抹深遂小小掠過一愣,這話雖然說得酸刺,可他並不在意,心裡想的,滿腦子裝的也只有對厲旭一人。
 
在同一分秒裡,厲旭亮愣目光看了看炯植,再看看有些吃力把自己撐上病床的圭賢...
烔植的面容神色,圭賢眼裡的僵愣...不自覺犯上的心疼催使著厲旭內心那股義氣~
執意地,厲旭不吭不聲的走過去,伸出雙手執意的扶著圭賢坐上床。
 
忽然來的舉動,圭賢和炯植都受驚了~~圭賢沒想到厲旭會過來幫他?
傻眼的炯植也一樣沒想到,不是沒見識過厲旭泛濫的愛心,可是這回他真是吃味了!
 
"你...你不擔心,我自己可以。"坐上床後,圭賢給厲旭使了個眼神,小聲地說著這幾個話。
厲旭愣了愣默默的思量,小頓幾秒後,對著圭賢抹上一記溫柔的笑容,從褲袋裡拿出自己的手機,再伸過一手向床邊那桌櫃上取走圭賢的手機~
 
"那,我把我的手機交給你,要是有什麼事就打給我。還有...別忘了你的手機還在我這。要是想拿回去就乖乖等我回來,OK?"將自己的手機遞到圭賢掌心上後,厲旭小手擺擺晃著圭賢的手機,要他別忘記。
 
吃味的炯植在看見這一幕後,擺臭的那張臉更難看了,幾瞥不甘心的眼神,抿拉著唇嘆出悶爆的酸氣,重重落下一聲"我去外面等你。"
 
炯植帶氣的轉開門,連著叩的一聲關門都是氣~
 
這樣的反應,厲旭是意料到的,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動作會讓炯植不舒服不高興,可是沒辦法,對炯植含沙射影刻意搬出的話語,他就是不欣賞不樂見。
 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
退出病房的炯植,等待厲旭走出來後,滿肚有話要說的他不想失禮於路人眼前,他忍著,一路憋著氣的走,直到彼此都坐上車,開口第一句即便質問著~
"你有必要對他那麼好嗎?他只是一個闖紅燈不小心被你撞到的人而以。"
 
"你這才知道?我真搞不懂你在吃什麼醋!"
"我吃醋也是因為在乎你,看看你剛剛做些什麼,分明是故意要讓我生氣!"
"是啊,我就是故意的,知不知道你當著別人的面前說那些話我有多難堪。"
"我是想讓他知道你跟我是什麼關係。"
"你搞清楚,他是男人耶,你以為每個人都像我們一樣嗎?"
"別人我不知道,但是他一定有這個傾向。"
"......."
"你敢說他沒有嗎?!
"我懶得跟你說。"
"腳受傷還特地下床來幫你蓋被子,說他對你沒別的意思誰相信。"
"你現在是不相信我嗎?"
"我是叫你小心,不要被他給騙了!"
"你到底開不開車?要是你打算再繼續胡扯,我就馬上回醫院去。"
 
哽著話嚥一口,炯植忍著沒再說下去,他知道再多一句,以厲旭的倔脾氣一定會立刻下車走人。沒道理便宜了樓上病房的那個人,烔植暫且將心中不滿吞進肚,踩上油門把人帶離醫院先,反正過了明天,那個男人就沒有理由再纏著厲旭了。
 
這麼的想,炯植果斷駛離了醫院,和厲旭到西餐廳吃了晚飯,接著看了場電影...
過程~炯植壓低姿態,好聲好氣展現體貼的一面,如此溫柔耳語不僅軟下了厲旭的倔氣,也讓他忘却了先前的不快。厲旭並不是那麼容易生氣,他只是不喜歡炯植用自己的標準來衡量他所做的事。
 
這頓飯這場電影不論是炯植還是厲旭,始終在乎彼此的這顆心,所感受的還是很甜很溫暖...
延續的甜,在離開電影院後,炯植開著車來到了最近的海邊,挑著一處隱密的角落,靜靜享受夜晚的海風,享受和厲旭少有的親蜜空間,不被打擾的空間~
 
坐在沙灘上,炯植側著身子一手托捧厲旭的臉夾,慢慢貼上雙唇,溫柔又浪漫的吻著他,一手鑽進厲旭的衣擺,遊移在背腰上輕輕的柔撫...
"嗯~~嗯~~"感受被大手親觸的撫抱,厲旭很敏感,柔柔細細在炯植包覆的唇縫裡,聲吐低沉的嗯息,貪不滿的甜,想再多進一尺的炯植,慢慢帶下了手掌,升起的慾望,這手不自禁滑進了大腿內...
 
這一滑,身體隱上的酥麻感,厲旭敏感的縮起了小腰,抵著雙手推開炯植~
"厲旭..."沉重的呼名聲,深鎖的眉間,揪看身前的人兒,眼裡透散的眸是渴望,是不解~。
"不,不要這樣。"
"還不習慣嗎?"不解的是厲旭沒改變的反應,炯植輕聲的問,小心呵護著厲旭的敏感。
"對不起,我..."
"你不要去想,放心交給我,好嗎?"
 
可以嗎?
四目相視的雙眸,厲旭呆亮不安的目光看著炯植,在心裡問自己可與不可...
炯植還是很溫柔的搭上雙手,擱在厲旭背腰上輕輕的往裡按壓,貼實的將人擁在懷裡,再一次的覆上他的吻,重新讓厲旭感受他的溫熱,他的愛。
 
不一會,炯植的手又滑進大腿裡邊了...瞬刻,雙手又一推,匆匆把人推開的厲旭,小呼小喘顫抖著迂吐聲~
不行...他還是不行...再一次,厲旭抗拒了炯植的愛撫...
深鎖眉頭揪看的眼神裡,炯植似乎很清楚存在厲旭心裡的顧忌,他沒有再沿續挑情欲歡的動作,自知無法去勉強,這把火再熱也只能莫奈的滅了它~
 
"晚了,回去吧。"話吐低沉無力的聲語,炯植深吸一口嘆出長長的悶氣,合十雙掌搓去手裡的沙,接著站起身子撥拍屁股沾上的沙子。
厲旭一直低著頭,沒敢和炯植對上一眼,默默跟隨腳步,直到坐回車子裡才開口說了一句~"方便的話...就載我去醫院吧。"
 
在此刻氛圍,聽著厲旭吐出這麼一句,沉重的悶氣再嘆一口,炯植真的很無言,沒想到厲旭竟然還想著回醫院去照顧那個什麼都不是的人!?
可不滿意有意見又能怎麼樣?要是多說什麼,不用想一定會惹來一頓吵...
無奈的炯植,僅僅掛著淡漠無光的面容點點頭,什麼話都沒有再說的踩上油門,駕車向那道路直駛邁進。
 
開往醫院的途中,車上很安靜,彼此都沒有吭一句來解釋心裡怎麼想。
駛過半小時之後,醫院到了車子也停了,厲旭解開安全帶,轉過頭看看身邊的他,顯少不吭一句的炯植,這回不僅沉默著不發一語,也沒有飄一眼來看他...
 
其實他也不想這樣掃了興滅了意,可是沒辦法,他就是抗拒了,身體很自然的抗拒了。
再看著炯植兩眼目視前方的神情,他知道炯植心裡一定又生氣又無奈...眼前的炯植,顯少不吭一句的他,厲旭心裡忽然起了不安,他感覺炯植好像對他很失望?
 
"我只是上去拿回我的手機。"退一步的,害怕炯植為此對他失了心,厲旭打消留在醫院的念頭。
 
聽著,炯植亮著疑愣的目光轉過頭來了...
是的,他是訝異,甚至還是不太敢相信厲旭可以打住泛濫的愛心。
 
"你會等我嗎?"
"你說,哪一次我不等你呢?"
"我很就快下來。"說完,厲旭看著炯植抹下欣慰的笑容,沒有改變的遷就,不管多少次,有多少不愉快,炯植還是一樣輕易的軟下心來寵他。
是不是因為一次又一次反覆著,才把他寵壞了?而忘了原本該有的互相和體諒!?
 
下車後,厲旭走進醫院,穿過走廊搭上電梯,一路上他反省著自己,對炯植他遷就了幾次?而又幾次的爭吵,是出自自己的妥協?
憶著想著,厲旭愈想愈感到慚愧,似乎從來就沒有好好站在炯植的立場,去感受他,體諒他...
 
叮~電梯升到了五樓,厲旭步步來到了圭賢的病房,停下的腳步厲旭對著這扇門,手握著門把頓愣了一下,在開門前他叮嚀自己,別再為裡邊的人再犯心疼改變已經決定回家的打算。
 
咔拉~~!
把門推進的厲旭,掃進病房的目光頓時愣了一記落空,不見任何身影的病房...
人呢?是不是去厠所了?
直覺下厲旭走到洗手間敲了敲,可等了等沒人應聲的門,厲旭再轉開門把推進~!
 
沒人?!
圭賢呢?去哪了...
是不是又獨自到外頭去抽煙了呢?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