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定出院的共識後,這會厲旭剛好回來了,手裡提著兩袋子,這進門瞧見前來看診的哥哥,厲旭很自然綻出笑臉的招呼一聲"哥,你來了~"
 
"手拿的,有沒有哥的份啊。"
"當然有了!我怎麼敢漏了你的。"
"算你還有良心。"
"怎麼樣,他還好吧。"
"好得很~"
"真的?那他什麼時後可以出院呢?"
"明天,明天就讓他出院。"
"啊!明天?你確定他明天就能出院嗎?"厲旭亮起了小明眸,看看圭賢再看看希澈的再一聲確認著
"你在質疑我的專業嗎?"
"當然不是了,可是...他的腿。"
"放心~有石膏框著,只要他乖乖在家休養,別亂跑亂跳的,很快就會好了。"
"哦。"
 
在當兄弟倆對談時,坐在病床上的圭賢黯淡微微低著頭,默默在心裡頭不捨,以為能再多作幾天的夢,看來是不行了~是嗎?
說不捨,說這顆心會痛?恐怕說出來只會讓人覺得敷淺...
不就才積了一天的感情,能有多失落?
 
"對了,別嫌老哥囉嗦,你這張咀別那麼吝嗇,一聲對不起有多難?我去別間巡房了,你自己反省一下。"退出病房前,希澈簡略的指點一句,就朋友的立場上,這是他為小植吭一句的分寸內。
 
剩下兩個人的空間,厲旭並不知道圭賢的心事,他很自然的走到床邊,一樣一樣從袋子裡拿出買回來的早餐~
"我給你買了蛋餅,還有蘿蔔糕,這都切好了,用筷子夾不會沾到手,這樣也就不用麻煩多洗一次手了。"
"謝謝,你連這都想到。"
"我只是想著怎麼讓你方便一點,畢竟你的腿才剛打了釘,雖然石膏框著,還是少走動比較妥當點。"
"你真的很細心。"
"呵~有心自然就會細心嘛,快吃吧,涼了就不好吃了~。"
"謝謝你。"說完,圭賢暗暗迂吐那口遺憾,持起厲旭為他擺上的這雙筷子,眼前這份早餐,圭賢吃得很珍惜,慢嚼慢嚥細細的品嚐...
 
再平凡不過的食物,從來就沒留意蛋餅的美味,更不覺得蘿蔔糕吃進咀裡這般棉密的口感...
可是現在~圭賢覺得它們都很好吃,甚至有著怕以後再也吃不到的遺憾。
 
"關於我哥說明天你就可以出院,你沒問題嗎?"
"醫院這種地方多住一天不是什麼好事,可以早點出院...也好。"
"那倒是,待在病房始終不是挺方便,不過你一個人住,行嗎?要是遇到做不來的事,找誰幫你呢?"
"你不用擔心,想想那些真正殘廢的人,不也是這麼熬過來嗎?何況我這只是小傷,不礙事。"
"也對~~不過我知道你這是想讓我放心的說法。"
"不應該嗎?你給我的已經很多很多了。"
"給你?我沒給什麼啊,我只是~做我覺得應該要做的罷了。
"嗯。"淡淡一聲,圭賢心裡有點累,不想再多談下去,厲旭也靜了口,拿起他自己那份早餐吃著。
 
 
一個早上,冷清的度過了~
 
沒有多少話語,靜靜的看著電視,顯少來一句從節目裡引發的共識共語,厲旭有些忙,忙著看手機,對那手機指劃著。
用余光感受的圭賢,單從希澈最後留給厲旭的那句話,相信在厲旭手機的另一頭,應該是那個他吧...
 
說穿了,他和他本是一對情人,還有什麼好猜的,而自己算哪根蔥呢~~
不過是個什麼都不是的陌生人。
 
厲旭笑了...
忍不住悄悄瞥看一眼,圭賢看見厲旭的笑容,雖然...只是淺淺的微笑,可影入眼裡,圭賢覺得心很折磨...那不是他帶給他的笑容,更不是為他而笑。
 
(呵,這還用想嗎?)
很無力的,圭賢垂下那雙眸,默默嗤笑從哪生來的自大,好意思去妄想沾上厲旭一份心思。
 
 
到了正午......
 
棲坐在看護床的厲旭,手機按了按,徹回畫面保護狀態後,將手機放入外套的內側口袋,而後站起身,問著圭賢想吃飯,還是麵呢?
 
圭賢猶豫了一下,兩眼神色是惆悵的...
"不用了。"吐出這聲,和眼裡透出的光一樣,一樣黯淡
"你不餓嗎?"
"我很累,想睡一會。"說完,圭賢打直手臂撐著身體的重量,慢慢挪動身子,好讓自己舒服的歇著
 
看這動作,厲旭下意識馬上向前踏一步,騰出雙手攙扶。
可這心意,這觸碰,反射於內心不想再折磨的多情,圭賢敏感的把手掙縮,抗拒了厲旭伸出的援手
 
善意的雙手被這麼彈回,厲旭被圭賢這動作小小的嚇到了,亮著那雙清澈的眸子,是疑惑,是不解,是傻眼,他完全不知道圭賢的情緒為何而起。
 
"對不起。"很快,在彼此短促的安靜這幾秒後,圭賢避開厲旭呆愣的眼神,簡略帶過他的抱歉
"你怎麼了?"
"我沒事。"
"....."
"我...我一睡都會睡很久,你不用守在這,有什麼儘管去忙吧。"
 
厲旭沒有說些什麼,沉默地空擺那雙手,愣愣的看圭賢自己躺下,愣愣的看圭賢拉上棉被疲憊的閉上眼睛~
 
這樣的圭賢,讓厲旭看著心又揪了,他能感受到圭賢心裡的落漠,想問問他是不是有什麼解不開的心事?
不過厲旭最後還是沒有說,他不好意思多咀去問,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容易為圭賢犯了心疼。
 
一個下午,在圭賢逼自己閉上眼的沉睡中茫然度過~
再睜開時,他看見厲旭坐在看護床上倚靠牆壁睡著了...
厲旭沒有離開,一直待在病房?
 
比起厲旭,圭賢何嚐不也解釋不了,他的單純與善良,究竟界線在哪裡?
要當他是個例外,還是當他也有著和自己一樣的好感?
 
雖然是個男兒身,可看著厲旭那張小巧清秀的面容,沉睡的模樣,真的很美很溫柔~~
這刻,圭賢的心頭又起了滿足,滿足還能停留在這刻的美好,即使帶不走,至少看過了,也該足了,是的吧...
 
停滯了好一會,圭賢剝開身上的棉被,撐著全身可以使出的力氣,輕手輕腳踩下床,盡可能的不出任何聲音,靜靜走到厲旭面前,拿起擱在一旁的小棉被,輕輕放下~
 
"嗯?"已經很輕很靜的來到身邊,可這手一鬆,還是驚醒了厲旭~
"圭賢?你怎麼自己下床了,你..."忽見眼前出現的面容,厲旭是很驚訝,可下一秒想的,除了牽掛圭賢的腿傷之外,也疑惑著圭賢為什麼來到他面前?
"沒什麼,我只是想幫你蓋棉被,這麼睡...很容易著涼。"話一說完,圭賢即便打回身子
"等..."
 
被厲旭呼出的這聲,圭賢頓下了已經踏出的前腳
 
"別這麼走來走去了,就坐這吧..."
 
短促猶豫了一下,清醒的心圭賢還是忍不住再貪一會,厲旭很貼心,伸出雙扶著他坐下。圭賢沒好意思靠得太近,在隔著多一個身的距離與他相對相視。
 
"你怎麼了?"找不出的為什麼,就當是愛心泛濫吧,素昩平生也好,一日之緣也罷,他就是無法不教自己牽掛擺明看著就是有心事的圭賢。
"......"
"你好像不太開心?"
"為什麼對我這麼好?還是...你對誰都這麼好?"
"其實...我也不知道...也許...也許是你給我的感覺不太一樣吧。"
"是嗎?什麼感覺?"
"我...我不知道。"
 
對厲旭這樣的回應,圭賢心裡很高興,不管是什麼感覺,至少他對他的好不是只有因為責任,而是還有著其他不明的因子,是不是這樣呢?
 
"厲旭...我..."不想遺憾著把感覺流放心底,圭賢拿出勇氣想告訴他...
 
 
咔拉~!
這時傳來了門把轉開的聲音,在沒有敲聲下把門的人就這麼走進病房,打斷了病房裡的對話,圭賢聞聲抬頭看向門邊,厲旭也側身轉頭看著推門走進來的人...
 
"小植?"順口溜出名字,厲旭沒有什麼想法,單純只是訝異炯植直接到醫院病房來找他。
 
聽見厲旭這麼呼著名,圭賢定住了目光愣看眼前出現的男人,雖然不知道他是誰,可直覺上圭賢心裡馬上浮現答案,相信厲旭口中的男朋友,應該就是他了...
 
定愣的目光豈止圭賢一人,走進來的烔植眼神並不友善,尤其看見兩人一起坐在看護床時,炯植的臉色更難看了,不是他敏感,而是~~
 
"他坐在這幹什麼?"
"沒什麼,我們在聊天。"
"聊天?"
"是啊。"
"聊天有需要下病床坐到你這裡來嗎?"
"呃...因為我剛剛睡著了,他怕我著涼,想幫我蓋被子。"單純的厲旭真的沒有多想,可熟不知這坦白的解釋讓炯植聽了更敏感了!
"蓋被子!呵~~你不是說他腿骨裂了嗎,還真能走,看樣子恢復得挺快的嘛。"呵一聲,炯植語帶酸冷的對著厲旭眼盯圭賢說,一句一眼都在暗諷中告戒他。
 
"我哥說他明天就能出院了。"
"既然這樣,今天晚上你不用再留下來照顧他了吧!"
"看情況吧,要是沒什麼要緊事,我就待著。"
"那...如果我這個男朋友想你今晚陪陪我,這樣算不算要緊事呢?"
"呃..."暖昩話語當著只認識一天的人面前說出,厲旭僵愣一臉尲尬的呆著口,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反應。
 
看著厲旭這麼擺低頭掩抹小臉的模樣,不管當下是因為害羞了,還是因為難堪,都讓圭賢不得不教自己認清事實!
 
事實。。。他們是一對的。
事實。。。厲旭是喜歡這個男人的。
事實。。。這個男人也是真心的在乎厲旭。
事實。。。自己只是一個過客。
 
事實。。。今晚之後,他和厲旭就連朋友都不是。。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