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著左方小庭子,厲旭徐步慢慢走向圭賢~
指尖上的煙漸漸燃至末端,在吸上最後一口後,圭賢用食指將悶燒的煙頭彈滅,
鼓胸迂出長長一道氣後,抬起頭準備站起身時...
 
"厲旭..."
 
眼前,已經確定離開的人...
他...他又回來了?這次是?
愣著,圭賢定住了目光,定住心定住整個人,這回不只是雀喜,是.....
是什麼他不會形容,他只知道當刻,就好像身體雖然打了個冷顫,可竄至全身的感覺卻好溫暖,好溫暖。
 
"你才剛作完手術就這麼自己走到這,不怕把腳弄得更傷了嗎?"
"為什麼還回來?"
"我要看到有人來照顧你再走。"
"如果都沒有呢?"
"那...我只好待到你出院了。"
 
(真的嗎?真陪我到出院?)圭賢不敢置信地呆愣那抹深遂,是愛心犯濫嗎?
不過是場車禍,要說責任歸屬也不在於他,還是他以為是他的責任,所以內心過不去才會一再的放不下心嗎?
 
"如果沒打算再抽第二根煙的話,我扶你回病房好嗎?"
"........"
"怎麼了?"
"你...你做得已經夠多了,我不想騙你,也許你不知道,其實...其實是我闖了紅燈你才會撞到我。"圭賢還是坦白的說了,可以再看見厲旭他是很開心,但是他想貪取的不是一個責任,而是實實在在存有的感覺
"那又怎麼樣?"
"你不用對我負什麼責任,更不需要感到內疚。"
"你覺得我只是因為內疚才這麼做嗎?"
"我不知道。"
"那我問你,如果今天...受傷的是我,你會不會送我去醫院呢?
"當然會了。"
"那你還顧忌什麼?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,就算我只是路過,我也一樣會這麼做。"
 
路過........
 
呵~這言下之意,對厲旭來說,他只不過是個路人嗎?
雖然早知道,可親耳聽見,這腦子想迷失都不行了。
 
"可是我不需要...你回去吧。"
"你..."
"我能從病房走到這,這點傷根本不算什麼,我也不需要讓人照顧。"清醒的圭賢,要自己把責任撇清,要自己把話說得死一點,要自己不要存有任何期望,任何妄想。
 
冷漠的話語又一句,雖然聽著傻眼但厲旭並不生氣,他知道圭賢只是不想擔誤他的時間...
 
小靜一會,圭賢撐托膝蓋吃力的站起身子,被打回好意的厲旭馬上騰出雙手扶著他。
儘管已經把話挑明,厲旭還是沒有改變心意?
這心,圭賢又愣了...於心裡他很糾結,很掙扎~
他實在不想多存希望,浪費彼此時間,可擺之不去的人兒,卻再三回頭擾亂他還清醒的認知。
 
"你就當我...多事吧。"塘塞一句,厲旭只想讓圭賢合理的來接受這份關心
"心腸不要太好,很容易吃虧的。"
"既然心腸好,又怎麼會在乎吃這點虧呢?"
"你真的打算待到我出院?"
"嗯。"
"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嗎?"
"有什麼問題嗎?"
 
就這麼地,圭賢伸過一手撫著男孩的肩臂,在厲旭的攙扶下,一步一步慢慢的走進醫院大廳直至病房,躺回床上~
在這路程一刻鐘的時間裡,圭賢覺得時間好像又被停了格!
再一次,再一次貪在這停止轉動的空間,圭賢悄悄的挑過眼瞳,悄悄看著他靦腆的小臉,淡聞他的香氣,靜聽輕細的喘息,柔軟的身體,在貼靠的近距裡~
 
圭賢突然覺得這樣也挺好,默默的把欣賞放在心裡,偷取這美好的時刻,就算沒有下文,至少還有這福氣能享受這過程,而記憶也會幫它帶走只屬於他的真實。
 
回到病房,在聊上好一會後,厲旭熄了燈,從櫃子裡拿出一張棉被,打算留在醫院的他,毫不介意和僅僅不過才認識十個鐘頭的人,一起待在這病房共宿一夜。
 
共度初識的夜晚,彼此聊些什麼呢?
 
圭賢問厲旭~他那個他,是否生氣著?
厲旭笑了笑,有份安慰,喜歡圭賢不自私的作為,也讓他覺得自己沒有幫錯人。
 
厲旭問圭賢~是否一個人住?
圭賢點點頭,沒有多說其他話的帶過...
如此反應,厲旭有份認知,看得出這是不便再提的話題~
 
圭賢問厲旭今年多大?厲旭也回問圭賢~
這一問才知道他和他一樣都是25歲!
雖然厲旭比圭賢年長了半年,不過對圭賢來說,他喜歡當厲旭比他年小。
 
厲旭告訴圭賢,幫他做手術的主治醫生是他的哥哥金希澈,平常都住在醫院的醫生宿舍裡,也順帶一提和哥哥一樣同為外科醫生的炯植。
 
聽著厲旭咀裡說出那個他,這心頭雖然難免有小小扎刺的感覺,但也好奇的想知道~"你們...住在一起嗎?"
"嗯。"
 
這聲回應婉如一把飛標,利落的正中紅心點,刺進裝著滿滿愛慕的一顆心像破了大洞,瞬間淨空的心房,僅剩那落漠與失望,還有遺憾...
 
"怎麼了?"看著圭賢呆愣一雙像失了魂般的眼神,厲旭問了問,敲敲他給反應。
"沒...沒事。"圭賢默默在吸吐一口氣,刺痛的心這氣喘得不太順暢
 
"從小我們就被社工安排住在寄養媽媽的家,雖然現在我們都長大了,不過阿姨她沒有兒女,我們三個呢,呵~就死皮賴臉的賴在她身邊不走。"
"三個?!"
"是啊,我和哥哥,還有小植,我們三個一直都和阿姨住在一起,不過去年哥哥到這所公立醫院後,就搬到醫院宿舍住了。"
 
此刻靜了下來,沒有話要問的圭賢,厲旭有點訝異,因為...
 
"你不問我為什麼住在寄養媽媽的家嗎?"
"嗯?"
"呵~通常一般人只要聽到我們住在寄養媽媽,都會問原因,但是你..."
"呃,我是想~如果你想說的話自然就會告訴我,怎麼說這是比較特殊的寄遇,我也...沒好意思多問。"
"這沒什麼啊,能夠坦蕩蕩的把自己的過去說出來,那才是真的面對了!"
"你很勇敢。"
"是嗎?其實我以前很膽小,老是被同學欺負,每次我哥都會幫我出氣,還有小植也是,他們兩個都很保護我,跟他們在一起久了,我的膽子也變大了!"
"那樣...挺好的。"
"小植和我哥的個性很像,雖然我們不是來自同一個家庭,但是他就像我的親人一樣~還有阿姨也是,我當她是自己的媽媽。"
"......"
"小時後,阿姨常告訴我們,雖然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"
 
厲旭的解述讓圭賢的心順時撿起了希望,原來厲旭並不是和那個男人同居,而是和哥哥一起住在寄養媽媽的家。
可接著再聽到厲旭閒說過往的兒時記趣,,圭賢的希望又從心頭掉了下來,不可抹滅的情份,那是他無法介入也不可能參與的過程。
 
最後,捱扛落漠隱隱悵然的圭賢,不想再聽厲旭提及炯植,他特意的插上話,問著厲旭~這樣待在醫院照顧他,會不會防礙了他的工作?
厲旭告訴他,他是學音樂的,偶時兼作家教,偶時~同行的會找他幫忙代課...
 
似乎~你問我答的閒聊中,圭賢知道了厲旭很多事,反觀圭賢卻不怎麼透露自己,不是厲旭沒有問,只是圭賢的回應都很簡略~。
 
半夜,僅靠的小小夜燈,躺在床上的圭賢側著臉,靜靜看著一旁窩縮在看護床上沉睡的人兒...
 
這晚~圭賢是睡不著的,反覆回想這十個小時,婉如作了一場夢,好不真實,
看得到感覺得到,可又無法如夢似真的抓在手裡。
相信等到了出院之時,就是他必須夢醒的時後了,如此美好的人兒...
 
是呢~圭賢真捨不得,整晚睡不著,都是為著想多看他一會~
如此著迷,是一見鍾情的魔力嗎?
豈止~厲旭的善良,他的單純,溫柔的心,他的可愛,都讓圭賢好留戀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第一天早上,厲旭打來一盆水,桌上還有杯子和牙刷,而後輕輕遙遙圭賢的肩膀,叫醒他~
看著桌上擺放的東西,睡眼惺忪的圭賢馬上就清醒了!
心想著。。。這些是厲旭一睡醒就去買的嗎?
 
圭賢抬起頭,看看站在床邊的厲旭,暖和的心,他的笑容好甜,好溫柔...
不止,溫柔的他還幫他擠上牙膏,等著他刷完牙再換來一盆水讓他洗臉,並貼心地幫他扭乾浸在裡邊的毛巾。
要讓厲旭這麼伺候他,圭賢實在是受不起,也不好意思~~
 
不過!默默貪取的心,這點點滴滴,多一分腦海裡就多一幅畫,存取的記憶也多了一份美好,為這美好的記憶,僅管受不起,圭賢還是領取了。
 
"我去買早餐,你喜歡吃些什麼?"
"你買我就吃。"
"嗯,那你在這等我,可別偷偷跑去抽煙哦!"
"好,我不會去的。"痴痴的看著厲旭,這一句圭賢答得很順口
 
見圭賢這副聽話的模樣,厲旭不禁會心笑了笑
又看到了厲旭靦腆的笑容,滿足著~不管幾次,每一次都是那麼的甜那麼溫柔。
 
不久,待在厲旭離開後,門板叩叩二聲,走進一位穿著醫生袍的男子,
身為主治醫師,金希澈按慣例,每天一早逐一巡視病人的恢復情況,這是職務的份內事。
 
"小旭人呢?"單手插著醫師袍的口袋,掃掃這空間,看不著弟弟的希澈,一進到病房隨口便問上
"他...他出去買東西。"圭賢回應得有些吞吐,知道眼前這位醫生是厲旭的哥哥,不過這初見第一眼,婉如見家屬般,圭賢不自覺的緊張著。
"不用說一定是幫你買早餐去了,對吧。"走到病床尾端,希澈抽出診治記錄板,持起夾板上的筆,一邊問一邊在板上筆劃。
 
對希澈這一句問,緊張的圭賢默認著,沒有作任何回應
 
"怎麼樣,麻藥退了之後,腿上的釘有沒有讓你哪邊覺得不舒服?"
"不動它的話就不會。"
"廢話,不動它當然就沒感覺了,我這是問你動的時後,You Know?"
"哦...動的話...使不了力。"
"又廢話,打上石膏當然使不了力了!"
"......"
"算了,總之覺得酸刺的話就說吧。"
"哦。"
 
寫完診視的記錄後,希澈把筆夾回板子上,把頭擺向圭賢,從頭往下掃了一眼,然後說了一句~"你運氣挺不錯的嘛。"
"是啊,很少像厲旭這麼善良,他真是個很難得的人。"由感而發的話語,對圭賢來說,撞上厲旭真的是一件很幸運事,於心裡他很珍惜這個緣份~
 
目光還掃在圭賢身上的希澈,冷聽這番肺俯之言,敏銳的雙眸似乎看穿了什麼,停滯的目光,希澈瞥了眼不屑,不難看出這一記眼神有份成見。
 
"怎麼?"圭賢有些疑惑,不明白這記眼神意味著什麼
"我是說你的傷,你提我弟做什麼。"
"呃..."啞著口,原來是自己會錯了意
"不過撞上我弟你的運氣確實不錯,要換成別人,不追究你的過失才怪。"
"SORRY,我不存心的,造成你們的困擾,我很抱歉。"
"用不著,我相信我弟一點都不困擾,他唯一的缺點就是愛心太犯濫。不過我可警告你,別仗著我老弟心腸好就得寸進尺。"希澈把話說得很白,沒想過幫誰說話,身為哥哥,他只想確保單純的弟弟不被有心人利用。
 
"我不會的。"
"好了,看你這傷也沒什麼大礙,你這條腿回家休養就可以了,別佔著床位,現在醫院病床可缺著了。"
"你決定吧。"
"你說的!沒問題話,就明天出院吧,一星期之後再回來覆診。"
"好。"
 
如此將人打發,私心上希澈是有的,怎麼說他都不樂見厲旭把時間浪費在一個陌生人身上,尤其是這個人還是原肇事者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