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你怎麼又回來了?"圭賢心中隱隱雀喜,不管是什麼,他都很開心,因為可以再多看他一會。
"我...我來是想問你..."
"你想問我叫什麼名字是嗎?我叫曹圭賢,你呢?你叫什麼?"順著腦子所刻影的念頭,圭賢不自覺影射他所想要的答案。
"呃~~我知道你叫曹圭賢。"
"嗯?你怎麼知道?"
"是我幫你掛號,辦住院手續的。"雖然心裡有點納悶,厲旭還是很和氣的回應
"哦~~對,差點忘了,你呢?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?"
"我叫金厲旭。"
"厲旭?名字真好聽...坐,坐下再說。"圭賢提提手,擺向床邊的椅子,引著他鬆鬆腳坐到椅子上
 
"厲旭?呵~可以這麼叫你嗎?"
"嗯,當然可以。"
"你是不是不放心我一個人在這,所以又回來了?"
"嗯。"
"你真好,本來我還以為晚上要一個人待著,現在可好了,有你陪我聊天...不過這樣會不會太打擾你了,也許明天你還要上班..."圭賢一句接一句,自顧說著他所想的以為。
 
呆呆的微張那道唇,這咀邊要說的話,在看見圭賢那張無辜的目光,滿足的笑容,流露的神情,話裡心思...厲旭這心又軟了。
 
"對了,你吃飯了嗎?"
憋一口,卡著咀裡吐不出的話,厲旭鬆鬆揪皺的眉梢,遙遙頭
"那怎麼不先去吃飽再回來了呢?"
"我...我不餓。"厲旭有些吞吐的回應,不知道為什麼,打算要說的事他就是擠不出口
"你一定是為了處理我的事,把肚子給餓過頭了。"
"......"
"我看你還是去吃點東西吧,要是餓壞了,很容易胃痛。"
"......"
"怎麼了?怎麼不說話?"
"沒..."厲旭輕輕迂吐憋在胸口的悶氣,眼前的那個人,那句句貼心的話語,要怎麼說呢~厲旭真不知道。
於心裡他覺得曹圭賢是個好人,是一個會替別人著想,關心對方感受的人
 
高興歸高興,圭賢也不是沒長眼,不過是貪著能多一些相處,利用了他的善良,也無視了他的為難。
 
可以當沒看見嗎?還是再自私一點?!
光看男孩微微拉鎖的愁容,扯著那僵直的咀角,流出的笑容是那般牽強,默默的坐在那兒,默默收著他的為難...
(唉~~罷了。)暗底,圭賢遺憾的自嘆,其實單從那通電話,再看看男孩所流露的神色,倘若來電者是男孩的另一半,又何苦厚顏的把人纏著呢。
 
"剛才打給你的人...是你的女朋友嗎?"
"他..."
"她是不是生你氣?我看你還是回去哄哄她吧,要是因為我鬧得你們不開心,我也不好意思。"
想自私還得有點情份,更何況還只是平水相逢而以!
深明大義嗎?那就做到底吧~至少還能留個好印象也不算太淒涼。
 
"你不用擔心,他不會生我氣的,我也不需要哄他,還有~他不是我女朋友。"
"嗯?那.....?"聽男孩這麼說,圭賢有點糊塗了,不是女朋友?那...
"他是我男朋友。"厲旭說得很平靜,很坦然,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避忌,可聽進圭賢的耳裡,還沒來得及思考的他,隨即接著蹦出這麼一句!
頓刻~圭賢不是糊塗了,而是傻了!雙重的傻愣...
 
"很驚訝是嗎?"冷看圭賢的反應,厲旭一點也不以為意,自知違背常理的愛情
本來就是不被認同。
 
熟不知對圭賢來說,可不盡然呢~
他是驚訝,但那是因為...男孩的他和他一樣...都是男人。
然而,比起驚訝,圭賢的內心裡失望要多了一些,好不容易遇上感覺對的男人,卻已是名花有主...
捱著心頭空,圭賢那雙驚愣的深遂愈漸愈弱,愈見愈黯然...
 
"我是不是嚇到你了?"
"不,不是..."
"我知道你怎麼想,同性戀嘛~哪會有將來,是不是?"
"我---"
"可我不這麼想,難道男女朋友談的愛一定是真愛嗎?就算是夫妻,離婚的多得是。
 
"嗯,說得對!"男孩一句接一句表出他的認知,圭賢放棄去表出他的想法,只管著迎和。
"既然愛了就要敢認,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同。"
"是啊,真的沒有什麼不同。"再一句,圭賢這並不是敷衍,存在他內心的認知與思維,確實和厲旭所想的一樣
"你真這麼想?"
"為什麼不?說不定...我也和你一樣哦!"圭賢沒有明說,是為了留個底嗎?也許吧~
"呵~你的反應還挺特別的。"
"是嗎?"
"其實這種事說出來,表面上大家都會裝作很開通的樣子,但私底下就會開始評論。"
"不想尲尬,這樣的反應也很正常。"
"所以我從來就不會告訴別人。"說著這話,厲旭一點也沒驚覺。
 
(我從來不會告訴別人?)圭賢暗暗地想,目光隱隱地笑了笑,眼裡他看見的男孩不止善良單純,還多了分可愛~於心裡他感到有份滿足,有份榮幸,也有份疑惑...
可愛的他是沒有發現自己溜了口嗎?還是...他特意只選擇告訴他?
 
鈴~~~
剛停下的話語,恰時傳來了手機鈴聲響,小聲一句不好意思後,厲旭接上電話
 
(厲旭,怎麼樣?決定了嗎?)
"我還沒說..."
(啊?你不是要問他嗎?)
"沒什麼,剛聊了一下,我待會再問。"
(呵~又不認識,有什麼好聊的...你還是快問一問吧,我好去醫院載你。)
"嗯,一會打給你。"
 
手機擱下後~~
回溫剛才的話題,再看看圭賢,比起剛才軟下的心,厲旭要淡了些,始終同愛並不容易,何況是二年累積下來的感情,就算是不欣賞烔植某些性格,自己何嚐不也有著讓人受不了的堅持呢。
頃刻湧上的省思,厲旭漸漸被烔植佔據了心房,對於眼前的牽掛與擔憂也變得不沉重了。
 
"不好意思,其實...我剛剛回來是想問你,要不要請一個看護來照顧你?"
"看護?"
"嗯,我想...有個看護的話,你需要什麼也方便點,要嗎?。"
"原來你回來只是來問我這個?"
"嗯。"
"不用了,我不需要。"
"但是讓你一個人在這,我真不放心。"
 
圭賢沒有馬上接話,默默在內心底沉澱對厲旭的好感,壓下揪心深吸一氣,吐出那口悵然,掛那冷冷的面容帶上他準備要說的話...
 
"你已經打算要離開,又何必多此一舉?"
"什麼意思?"
"不是嗎?你整個心思已經都在你那個男人的身上,現在只不過是差一個說服自己離開的藉口,好讓你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去約會罷了!"
 
聽著,厲旭好傻眼,揪起委屈的眼神看著圭賢,詫異的~沒想到圭賢是這麼認為?!伴隨這恍然,漸漸地,胸口小呼小喘著,厲旭好生氣,氣著連一個字都不想再說的轉了個身,帶氣的向著門走...
 
圭賢知道厲旭生氣了,但是那又如何?八桿子打不著邊的人,就連一絲希望也盼不著,又何必苦了自己的心,還浪費他的時間。
 
氣急敗壞的,厲旭拖著滿腹揪氣一路走到電梯口,跨進電梯搭至一樓後,厲旭邊走邊拿出手機,通知烔植來接他,而後坐在大廳兩旁的椅子上等著,一口一喘歇著心頭那口氣,被圭賢這麼以為,他覺得很不舒服,很難過~
 
從撞倒圭賢的那一刻開始,就算知道錯不在己,厲旭自認樣樣都是站在他的感受著想,哪怕烔植一再叮嚀他要報警,甚至連警察都找來了,還是堅持護著他,沒想到卻換來...
 
不久,烔植打電話來了,告訴厲旭他已經來到了醫院大門口~
把手機放回褲袋後,在起身準備離開大廳時,厲旭瞥見圭賢獨自一拐一拐的朝大廳門走去?
 
(他要去哪?回家嗎?)
厲旭沒有上前攔著圭賢,僅僅隨後跟出門口,站在外頭望看那身背影...
圭賢並不是朝向門口走,而是朝著醫院外頭的小庭子,默默一個人坐在石頭椅,黯然的點上一根煙~
 
遠遠的看去,那身影很落漠...
 
是自己心腸太軟嗎?
不知道為什麼,這麼看著,厲旭就覺得很心疼,能感覺圭賢好像很孤單...
想到這,厲旭間接連想到一直堅持不通知家人的圭賢,到底是為什麼?
(難道他是孤兒?)這是厲旭直覺上所起的第一個念頭,再則~
(莫非是和家人吵架了嗎?)
不過讓厲旭感到更不解的是,為什麼連一個朋友他也不肯找呢?
 
"厲旭!"
"小植..."
"你看什麼呢?我在車上等你好久。"
"沒...沒什麼。"
"走吧,我臨時停車,得趕緊開走才行。"
"哦。"
 
掩著恍神的心緒,這雙腳跟在烔植的身旁,厲旭踩得很不踏實...
走到車身前,眼看烔植坐進駕駛座,這車門,把握的手遲遲使不上力。
沒錯,他真是心軟,圭賢那個樣子讓他看著太折騰了。
 
"厲旭?怎麼還不上車?"
"小植我..."
"嗯?"
"我...我想到有點事要去找我哥,我待會再自己回去就好了。"
 
看著聽著,炯植撇了眼無奈,很明顯,厲旭這是睜眼說瞎話,一而再三的遷就,這耐心還有多少?!
 
"你根本不是去找希澈哥,你是不放心樓上那一個!"
"....."默認著,厲旭沒有應聲
"我真是不明白,有什麼好擔心的,你做得還不夠足嗎?他的傷能有多嚴重?不就只有走路不方便罷了!"
默認這理虧,對炯植的指責沒想多反駁,厲旭擺下目光,繼續擺著沉默
"你不說話就是堅持要留下來了是嗎?"
厲旭抿了口唇,這當下他想對炯植說聲對不起,但是他知道如果說了,炯植會軟了心來哄他,也會繼續勸他。
 
看著垂眉垂眼沒敢看他一眼的厲旭,炯植緊緊揪起那道眉,直盯盯的瞠亮那雙難以理解的眼神,氣不過厲旭就連一句解釋都沒打算給,炯植無奈又生氣的重重嘆了口氣後,坐回駕駛座,踩上油門放吐塵塵煙灰,帶氣的把車開走了。
 
凝望消失在大門口的車影,厲旭心裡怎麼想?
其實說什麼都是錯,自知性格上的身不由己,總是無法教自己漠視眼裡所看見的一切。多少次,厲旭都希望炯植能明白不是他不在乎,只是他過不了自己這一關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