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院........520病房裡...
 
等著圭賢身上麻藥退散的空檔,厲旭坐在一旁看護床,從護士交給他的一袋物品裡,一樣一樣拿出...
 
這袋子裡,是圭賢作手術前,從他身上取下的所有東西,包括掛載的手錶,鏈子,戒指...還有為了穿上手術袍換下的衣服,以及希澈交給他的皮夾
 
厲旭先是取出圭賢的西裝外套,用櫃子裡擱放衣架掛在床尾邊,再取出白襯衫,摺好後放一旁,接著褲子再摺好疊上,最後...再拿出袋子裡僅剩的衣服時,厲旭害羞了,因為那是圭賢的.....內褲。
小頓愣後,尲尬的他把這條內褲夾進褲子與襯衫的中間~。
 
取完袋子裡的衣服後,剩下就是圭賢身上的飾品了~
淡看這手錶無名的牌子,以及鏈子上劣值的玉墜,圭賢大概列屬於平庸的家境吧?不過這只戒指倒是貨真價實的白金品鑲鑽!
(會不會是結婚戒指呢?)厲旭猜想著...
 
隨著思想厲旭抬起頭看向病床上的那個人~~
小驚的目光,厲旭又一愣,這才知道打了麻藥的圭賢已經醒來,而且還側頭看著他?
"呃...對不起,翻了你的東西。"
圭賢微笑著,他不介意
"怎麼樣,有沒有哪邊不舒服?還是...傷口痛著了?"
"沒,我沒事,謝謝送我到醫院。"看著身旁這名在街口撞上的男子,圭賢柔柔抹上微微的笑容,虛弱的雙眸有點沉醉
 
"別這麼說,我把你撞傷了本來就應該送你來醫院。”
"你人真好。"垂亮的深遂依然不退那痴醉,收進眼裡的男子,活像個降臨凡間的天使般,圭賢覺得好美...
"呃~這是我應該做的。"對圭賢又一次用那柔柔的眼神盯著他看,厲旭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"對了,我還沒連絡你的家人,給我電話,我這去通知他們一聲。"不想僵著尲尬,厲旭借故插上話,當是沒留意沒看見,他現在只希望能盡快為圭賢妥善安排一切。
 
"不用了,這種小事,我不想讓他們擔心。"
"但是你傷得挺嚴重的,可能還要在醫院待幾天,要是不通知家人,誰來照顧你呢。"
"有你在這就夠了。"
 
莫名的話語,厲旭臉又僵了,他不知該回應些什麼
 
"呃,不...不是,我是說有你幫我辦好住院手續就夠了。"自覺話中有誤,圭賢趕緊把話修正
"哦,放心吧,醫院的費用我會負責,你儘管在這養傷。"
"那怎麼好意思。"
"不要緊,人沒事才重要。"
"你呢,你有沒有傷到哪?"
"我沒事。"
"那你的車呢,是不是被我刮花了?"
"呃~~我不知道,不過那不重要,你別管那些了。"
 
"啊!對了~能不能幫我打一通電話?"
"當然可以,你說。"
"我突然想起在撞車前本來約了一個客戶看房子,我怕他找不到人,你幫我通知他一聲好嗎?"
"好,那...電話號碼是?"
"在我的皮夾裡有一張便條紙,上面寫著金先生,那就是了。"
"哦...好的。"
 
說著,厲旭走到看護床上,拿起剛才擱放的皮夾,找出圭賢說的那張紙~
(金先生-0019870621)看著這紙條,厲旭那雙眸又擺愣了,這...這電話不就是他自己嗎,若不是經圭賢這麼一提,也真是忘了稍早前約了房仲人員打算去看房子的事了!
 
"怎麼了?找不到嗎?"
"呃~~有,找到了。"匆匆應一聲,沒想讓圭賢知道,但也為了讓他放心,厲旭佯裝撥打的樣子,自言自語的向這名客戶交代一聲
 
"好了,他說沒關係,也...叫你好好休息,下次要看房子的話...會再找你。"
"不會吧,那怎麼行,我不敢保證等我出院時,那層樓還在不在耶,說不定早就被賣掉了。"
"我想~~他要是有心想找你買,其他房子也會考慮吧。"
"如果是就好了,我已經二個月都沒有任何成交記錄了。"
"房子很難賣嗎?"
"對我來說本來不難,也不知道是不是走霉運,最近老是一間也賣不掉,還搞得撞車進醫院,看樣子真要去廟裡過過運才行啊。"
"對不起,讓你談不成生意又..."
"呃~~我~~我不是怪你。"
 
病房裡熄了聲語,雖然圭賢對厲旭有股萌生的好感,想跟他多說些話,可素昩平生的倆人,能相繞的話題並不多,而厲旭在把該做的都做完之後,也不知接下來待在病房還能幫些什麼忙。
 
鈴鈴~~~!
忽而,厲旭的手機響著,正好打破了此刻僵下來的氛圍
 
"幹什麼?"看那瑩慕浮現的來者名,這電話一接厲旭並沒有好口氣
(你...你還在醫院嗎?)有那麼點吞吐的,沒擇的烔植,承如希澈所料,還是沒個性的拉了臉打出這通電話
"是啊。"
(你連絡他家人了嗎?)
"沒有,他不想讓家人擔心。"
(那怎麼行,你...你該不會...打算留在那照顧他吧!)
"不知道啊,看看吧,如果沒什麼事要做,我確實有這打算。"
(你不是吧,把人送到醫院已經夠了,犯不著連看護的工作都包了吧!)
"那有什麼問題,難道你要我把他丟在這不管嗎?"
(我不是這個意思,只是...)
"好了,我很累,我不想再說了,先這樣吧。"語末,厲旭揪眉的截斷通話
 
一旁,躺在病床上的圭賢,端看男子講這電話時所帶上的面容,不免心裡猜想這通來電者的身份~是他的家人嗎?又或是...男朋友?
不對,也許是女朋友,怎麼說他都是個男孩子,呵~怎麼會連想到男朋友了呢。
默默地,圭賢暗底嗤笑自己這沒來由的念頭,將這男孩列入和自己一樣的性向。
 
 
幾分鐘後.......
 
"那個...很晚了,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去吧。"看著講完電話後的男孩一直垂著那顆頭,不發一語沉默的模樣,再笨也知道自己防礙了別人的時間。僅管捨不得,圭賢也沒好意思要男孩留下來。
"那你呢?我要是走了,誰照顧你?
"我?呃...就..."
"我看還是通知你家人來好了。"
"不行!"二個字單一聲的蹦出,圭賢這聲答得很快很肯定
 
對這反應厲旭心裡有些疑愣,這是第二次,一提及家人,圭賢的反應都一樣...一樣的堅持,為什麼呢?
 
"反正你不用擔心,我會自己搞定。"
"可是..."
"有什麼你就去忙吧,我又不是殘廢了。"圭賢的口氣顯得有些不耐煩,急燥地想帶過男孩一再顧慮的事
"你不想通知家人,那朋友呢?要不叫你的朋友來,要嗎?"
"好,如果需要的話我自己會找,這樣你可以放心了嗎?"
"哦,好吧~那...我先走了,明天我會再來看你。"說完,厲旭慢慢撇下不放心的眼神,退出病房
 
男孩走了...真的走了!
沒氣的緊閉一眼,圭賢好懊惱呢,連個名字都還沒問,就這麼把人放走了!
唉~裝什麼深明大義呢!要是唉叫唉痛的話,以那男孩的性格,肯定會留下來陪他的了。
 
 
電梯口---
 
離開病房後,厲旭走到電梯口,沿這小小一段距離,看著那老老少少的病人,不論是坐在輪椅上,還是吊掛點滴瓶,又或是哪邊包著不同部位的白紗布,身旁總有個親友撐扶照顧,可是病房裡的那個人...
 
想著,顧慮著,厲旭拿出手機看了看,再猶豫著...
 
"喂~小植嗎?"
(厲旭?呵~接到你的電話真開心,別氣了好嗎?)
"我沒生氣。"
"真的?那...你到家了嗎?還是...還在醫院呢?)
"我還在醫院。"
(你真要待在那?)
 
"我...我本來要回去的,但我還是不放心。他腳還框著石膏,要是他想喝水還是上厠所,誰幫他呢。"
(這你不用擔心,病床上面有呼叫鈴,他要是需要人幫,自然會找護士來。)
"可是..."
(厲旭,就算今晚你留下來幫他,那明天呢?如果他都不找家人來,你豈不是要照顧到他出院?)
"如果真是這樣也是應該的。"
 
對話停了幾秒,這回烔植很謹慎的發言,盡可能避開讓厲旭聽著敏感的話語
(要不請個看護來照顧他,你說這樣好嗎?)退而求次,烔植端出另一個方法,好讓厲旭擱下牽掛 
"是呢,我怎麼沒想到。那我去問問他的意思,再決定要不要找看護。"
(啥,這還要問?又不是要他付這筆錢。)
"總是說一下好。"
(隨你吧,確定了跟我說。)烔植壓住自己不認同的想法,不再多說多勸招惹厲旭再生氣一次
"嗯。"
 
有了解決的方法,也沒有和小植多一言的爭執,這電話讓厲旭消退了不少悶頭,
這樣的,厲旭轉身回頭再走向520病房。
 
來到病房外,這門推進~
 
"你?"病房裡~正坐立床上的圭賢,在看見男孩時,懶懶撩起的那雙眼瞬刻呆木,目光不打晃的盯著還站在門邊的男孩...
 
驚愣於眼前剛剛已經確定離開的人,又出現了!
再度回到病房,是漏拿了什麼?還是因為擔心他牽掛他,所以...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