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厲旭。"朝著外科手術室走去,在不遠的距離烔植輕呼一聲
"嗯?小植..."
"你在這幹嘛?"
"哦~沒什麼,被我撞的那個人,剛做完手術,我在等護士推他出來。"
"怎麼樣,你說的那個人很嚴重嗎?"
"我哥說,他的頭跟手腳都破了皮,小腿骨頭撞裂了。"
"呼,那還好。"
"啊,這還叫好?"
"破了皮嘛,又不是撞破頭,打支破傷風擦擦藥,縫一縫就會好,於小腿裂骨那不礙事,框個石膏,二個星期就可以拆了,不麻煩。"同樣身為外科醫生,烔植和希澈一樣,無論是什麼病歷,都把持著只要有得醫,什麼病都不是問題
 
"有沒有搞錯,怎麼你們老把人說得一點知覺都沒有的。"
"你知道~我們做外科醫生的,手術檯上看得多也做得多,以車禍來說,這種傷算幸運了。"
"我懶得跟你說。"聽完希澈哥淡定的解述,這回又聽見烔植相同的說辭語調,厲旭不屑地撇下一眼轉個身直直走去,他真是受不了這種冷情冷面的態度
 
"SORRY~別生這氣了,OK?"自知觸怒了厲旭的雷點,烔植趕緊地小揪一手,勾過厲旭的手捥,攔著人說
"不是第一次了,他們是人耶,不是模型,更不是實驗室的白老鼠,我真是不明白,為什麼你可以看得這麼..."
"厲旭,別這麼認真好嗎?那是對著你我才直說,對病人我是不是這種心態,難道你還不知道嗎?"悶一口氣,炯植放下聲氣,改以溫柔委婉的態度解釋著,他不想在同樣的問題多生無謂的爭執。
 
"知道有什麼用,從你咀巴說出來,就是不舒服!"
"OK,我答應你,我改~這樣好嗎?"
"你這句也不是第一次了!"
"那~~總得給我一點時間慢慢改嘛。"
 
緊緊拉皺的眉梢,有著不耐煩,反複的上演同樣的戲碼,厲旭顯然有些厭煩這樣的模式。
 
"別氣了,我跟你道歉,要不~~讓你罰我。"
"我才沒那麼小氣更沒那麼無聊,為這種事罰人。"僅管厭煩,厲旭也不至於為了這種問題和炯植鬧得不開心。
"呵~是啊,厲旭脾氣最好了。"
"懶得跟你說,我去給他登記資料。"
 
 
曹圭賢,出生於1988年2月3日,A型...........
 
對照身份證,厲旭逐一寫下表格欄上必填的資料,不過地址暫時只能先空著,至於身高,體重...
(身高...他應該有180吧!)咬咬筆頭,厲旭不自覺地愣了一下,憑空打量那個人的身高,不自覺地寫上180,接著~~
(體型...中等吧,沒有多餘的肥肉,也不會太瘦呢。)
就要點上的筆尖,厲旭清清目光再看一次表格,才知欄位上沒有體型,只有體重...
 
"厲旭~"
 
聽見小植的呼喚聲,厲旭有些羞澀的擱下筆,將資料表交給掛號人員。
 
"這...他們?"轉身回頭的厲旭,睜愣兩眼看著和烔植一同走來的兩名員警
"我剛報警請他們到現場檢視一下車禍的情況,按慣例一會他們會為你做個筆錄。"
"你這是幹嘛啊!"厲旭很不高興,氣烔植沒有事先知會他就把員警找來
"怎...怎麼?"烔植呆起了一臉無辜,不明白厲旭為何有這樣的反應
"我只是叫你來幫我把車子開走,你沒事報什麼警。"
 
"呃~這位先生,發生交通事故,理應報警處理,你朋友這麼做是對的。"員警表出立場,想讓厲旭明白對車禍的正確處理方式
"不用你們處理,我自己會搞定的。"
 
"其實這是保障你們的權利,以剛才先生你所發生的車禍,就地面上的煞車痕跡的長度與距離來看,這起事故應該是騎士車速過快,或是...誤闖紅燈所造成的意外。"雖然厲旭口氣並不友善,不過員警還是不急不徐的解釋著,也許是相同的反應看得多了吧
 
"是嗎..."員警和氣的態度讓厲旭很快擺下火氣,他並不是不樂見員警,只是不喜歡這種突然
"聽到了吧,要是沒找警察來測試,你還以為是自己撞了人呢。"小植挑挑眼帶上溫柔的聲語,解釋他的出發點
"事實上我確實撞了人呀。"
"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當時才剛起速嗎?地面上你煞車的痕跡不到三尺呢。"
"那又怎麼樣,那個人就是受傷了。"顯然,厲旭的要點並不在誰對誰錯
 
"厲旭啊,現在不是在講人性,是講法則,在交通條例上,你不需要負這個責任的。給你做筆錄,也是防止以後被對方不斷向你勒索醫藥費。"
"反正我不需要做筆錄,你叫他們回去。"
"我都報警了,怎能取消呢?"烔植有些傻眼,人就在眼前,這麼叫人回去真是太不給面子了
"那是你報的又不是我。"
 
"厲旭,你講講理好不好,要不是你打電話給我,我根本不用跑這趟。"聽著厲旭真是愈說愈離譜的應話,烔植有點生氣了
"現在是覺得我浪費了你的時間是嗎?OK,你可以走了~我不用你幫。"
"呵~你真是..."比起剛剛烔植更傻眼了,當真是受不了厲旭不可理予的反應
"不可理予嘛,是啊!我就是這樣,就是這麼不講道理,行了吧!"一慣的表情看在眼裡,厲旭自知烔植就是這麼看他。
"你....."
 
"呃~~兩位先生,要不...這樣吧,這是我員警的編號還有分所,你們好好商量,如果有需要作筆錄的話,再到分所找我吧。"員警趕緊插上一句,打住眼前這兩人沒結果的爭執。
 
遞上名片後員警識相地走了,剩下的這兩人,一個手插兩腰沒好氣的悶著口,歪頭擺看一邊,一個撇下倔氣的雙眸,不屑地側望另一頭,小小停滯的冷戰氛圍中,誰都沒想退一步來開這一口
 
烔植是對的,交通事故不論對與錯,沒有員警在場,沒有實質白紙黑字的筆錄存證,都無法論及對錯,更無謂誰說了算,僅剩的就在道義與強勢之分界。
這道理,厲旭又豈會少了認知...可無奈倔氣的厲旭,就是看不慣烔植一派官腔少了人情的作法。
 
"曹圭賢?"櫃檯裡邊,辦裡掛號的小姐,看進眼前這一幕,早早辦好的登記資料遲遲不敢多吭一聲來介入,索幸~待著兩人都封住口靜下心後,才小小聲的呼一聲
"這裡..."厲旭吐口氣退開距離,走至櫃檯將資料接過手
"病人的身份證先還你,暫時安排510四人的病房,如果先生需要單人房的話,到時後你再向護理站的護士告知。"
"不能現在直接安排嗎?"
"呃~~也是可以的。"
"那你直接幫我安排單人的吧。"
"哦...好的。"
 
背後,細細擾擾的對話內容,聽見厲旭想都沒都的就為那個人安排單人病房,這讓烔植更悶了,氣急敗壞的他,嘆出一聲嗤氣後,大步朝著大門走去~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酒吧~~
 
"你說,這麼做錯了嗎?我是在保護他耶!這也不對那也不是,就會發我脾氣。"坐在吧檯前,烔植大喝一口帶氣的放下酒杯,僵著一臉氣,向身旁友人訴說他的無辜
 
在希澈一做完手術,將病人轉至病房後,隨即回覆不斷鈴鈴作響的手機,知道烔植和厲旭為這啟事故鬧得不開心~很快的,向厲旭交代好病人情況後,來到酒吧開始耳聽烔植大發勞騷
 
"算了吧,小旭就這個脾氣,你還不了解嗎?"除了這麼解,希澈還真不知可以幫這倔氣的弟弟說些什麼好話
"一個脾氣就可以不理人家的感受嗎?我活該找罪受嘛。"
"是啊,你是活該,誰教你喜歡我老弟呢~"
"哼~我一定要忍受他嗎?。"
"呵~沒人叫你要忍受,要是不滿意你隨時可以轉頭走人。
"喂,我是叫你來評評理耶,盡會替你弟說話。"
"不然你我要怎麼說?"
"好歹你說說他呀,再這麼下去,哪天我受不了,就別怪我沒情沒義!"
 
"這種氣話我勸你還是少說點,要是讓厲旭給聽見了,不甩了你才怪。"
"你們哥兒倆擺明吃定我是不是?"
"這要問你自己吧,老聽你們二個吵個沒完,你當我好受啊。"
 
問自己?是該問自己,究竟喜歡厲旭什麼,才能如此忍受他這倔脾氣...
莫奈地,烔植拿上酒杯悶吞一口,想起了當初~~
當初不就是因為喜歡厲旭單純,善良的心,看見這世上婉如天使的一顆心,才會瘋狂的愛上厲旭,誰曉得這最初的欣賞會為成倆人日後爭執的源頭呢!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