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&盜文-亦不接受任何改文}
 
 
 
一年前....................
 
 
朵朵散開的白雲,在僅僅打亮的投射燈底下,參著五光十色,前方的景物,眼前的人群,猶如隔著一層紗,矇矇霧霧,迷迷茫茫~~
 
這是一間夜店,不分老少都有一個共識,暫時將自己放逐的共識。
放逐生活壓抑的情緒,放逐解不開的困惑,放逐原則,放逐矜持...
 
 
舞池裡,女子放逐矜持隨著音樂迎風擺動,飄媚的雙眸像勾魂般,勾著她眼裡鎖定的那個人~
 
這是第五次了,每一次那個人,那名男子總是孤身一個人來,每一次總是喝上很多酒...而每一次離開時,男子總是扛著那身落漠的背影,走踩蹣跚的步伐離開。
 
那個人...他...
六尺四吋佼好的衣架子身型,和一張俊俏深遂的五觀,長長的眼睛,大大的眼瞳,英挺的鼻子,白白的膚色,若不是真人就在眼前,還以為是從動漫裡刻畫出來的人物...
誇張了嗎?不,說不定他就是主角,是動漫家找他來做假想的模樣,才會和漫畫裡的男角色一樣,一樣有著出神入化的神情樣貌...女子這麼想...
 
再次看見男子來到夜店,女子這回想知道,來到夜店的男子,孤身的他想放逐什麼呢?
 
"Hi...介不介意我和你同坐一桌?"女子微微挑勾一眼,帶上柔柔的笑靨問著
 
男子面無表情撩上目光冷冷看了看,抽一口夾在指縫間的煙,在吐霧中端起酒杯自顧喝一口後,應了聲~"無所謂。"
無所謂的口氣,他真是無所謂,再吸一次這口煙,手握的酒杯再飲一口,沒有多理會已經坐到他身旁的女子。
 
"你好酷。"
"是嗎。"隨心無意的答腔,男子擺下目光,傭懶的又喝了一口酒,臉上不帶任何表情。
"你知道嗎,你長得很像漫畫裡的人物。"
"我只知道妳長得很普通。"淡漠一聲,男子這話說得很順口,完全沒有怕傷到人的顧忌。
 
"呵..."女子呵笑一聲掩著尲尬,雖然直白的話語教她頓時愣傻眼,不過女子也很快的收下情緒,應對男子丟出的冷情~"那你喜歡像我這種普通的女孩子嗎?"
"不喜歡。"
"你這人說話還真坦白,不怕得罪人的嗎?"
"難道你喜歡聽謊話嗎?"
"呵~~有意思,我叫采兒,你呢?"
"曹圭賢。"
"這名字真好聽,很適合你。有興趣做個朋友,認識一下嗎?"
"沒興趣。"
 
"別這樣嘛,下次再到這來時,有個伴一道喝酒不是挺好的嗎?"擺擺身子小挪一個位靠向男子身邊,輕吐嬌嗲中依舊不忘飄散滿滿嫵媚的眼神。 
面對女子投射的柔情目光,男子掛在臉上的冷情不但沒有退減,反而更濃了...
"我不吃這套,妳找別人吧。"他冷冷哼呵一聲夾有酸氣的嗤笑說著,臉上露出再明顯不過的不屑神色。
"是嗎?那你想吃哪一套呢?"
"我只想妳馬上走開。"
真是沒了招也沒了擇,再沒面子這張臉還是得拉著走,女子憋僵一臉尲尬,踩著帶氣的步伐走開了。
 
曹圭賢...活像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人...
這就是他的性格,坦率的性格,不賣任何面子的性格,不傾倒於女人誘媚的性格,鍾於自我的性格。
女子觀察的沒錯,他是存心來把自己灌醉,曾幾何時開始,他很依賴用這樣的方式來忘却煩憂...
 
 
到了夜半二更,還逗留在夜店沉在杯酒中的圭賢,被另一名看似是友人(李浩恩)的男子從手中搶走了酒杯。
"夠了,別再喝了!"
"你現在是來干涉我嗎?"
"我是關心你。"
"呵~關心?你配嗎?算了吧你!"
"看你借酒來發洩,我怎麼會好受?"
"你以為我喝酒是為了你嗎?別把自己看得太重了!"
 
"你還是這麼看我,為什麼你就不能面對現實呢?"
"這都不明白?呵...所以...我說了,我和你是不同類,我永遠...都無法認同你的做法,而你...也永遠不明白我要的是什麼。"
 
說完,圭賢即便站起身,依如往昔的踩著蹣跚腳步,拖著落漠空虛的心離開了。
 
留下的話語,這不同類...人說酒後吐真言嗎?
這是圭賢的內心話,這鍾於自我的性格,就算沒有喝醉酒,他也會這麼說!
 
 
數日後.........
 
"浩恩,你知道圭賢 去哪了嗎?"
"圭賢怎麼了嗎?"
"他離家出走了!"
"什麼..."
"除了護照,證件,他只帶走了幾套衣服。你說...他會去哪呢?"
"他有沒有留下口訊還是信件?"
"有,他留了一封信給我。"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 
妍熙,對不起~
 
在你看見這封時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---------
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圭賢 2012.06.21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 
一年後...................2013.08.15
 
 
第一章
 
"明星房屋你好~~是,請說~~是,寶藍大樓嗎?好的~~請問幾點要去看呢?~~現在?哦~好的,我現在就過去,請問先生貴姓?那~~電話是...0019870621...OK,我叫曹圭賢,待會見。"
 
明星房屋接待門市裡,留守的執班人員曹圭賢,接到了這麼一通,有意前至寶藍大樓看房的客戶。這把月來還未達成任何一筆交易,圭賢不敢怠忽,速速穿上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,拿出公事包,放進10吋平版電腦,並謹慎的再掃一回,看看裡邊的資料可有遺漏後,掛著滿滿信心的陽光面容,騎著機車前往和客戶相約的寶藍大樓!
 
路上,圭賢會利用騎車時擺空的腦子想一想~
想著客人所指定的屋子目前最佳與最不利的條件,想著要如何為屋子藏拙並誇大各項優點!除此,也會貪心的在腦子裡空算一下,要是成交的話,最高值與最低值的獲利...
 
寶藍大樓...
雖然已逾10年屋齡,不過光是以位在市區的黃金地段,不僅是生活機能佳,公共交通設施更為便利,要是能順利把層50坪大的樓房賣出的話,以二成的回扣,哇哦~~可真是筆可觀的報酬來著。
 
想到這,滿懷的企圖心,愈想愈美好的圭賢,這路是愈騎愈順暢~~愈騎愈~~
 
遭!啊~~蹦))))
 
遭,真是遭!飄著一顆迎風盪漾的心,熟不知前方已經閃滅的綠燈,圭賢這麼個硬闖,眼愣愣的看那轎車直直朝著他來~~腦子飄上的那筆可觀數字,瞬間變成了一個"遭"字!
 
四輪撞兩輪,在這股撞擊下,人抑馬翻,摔至地面的圭賢在地上滾了二圈後,毫無動靜的趴在地上
 
"你...你有沒有怎麼樣?~~先生?"轎車上駕駛的男孩(金厲旭)趕緊地熄了車,上前探視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人
 
這人...昏了嗎?
厲旭很擔心,眼慌心顫的慢慢蹲下來,有些害怕的伸出手,歪著頭看看那人,就怕那人被自己撞昏了頭,撞傷了身。
反應著本能自衛的反射動作,圭賢不忘以雙手護身,在滾落後把頭棲在手臂上,可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他,並不是因為昏了還是傷了,而是為著驚嚇中秒殺的一口氣喘不過來。
 
"先生?先生...你醒醒...你...你昏了嗎?還是..."
耳邊~~隱隱呼過一聲,再一聲的擾進耳,圭賢使勁的大大吸一口,重重喘出那道氣,沒有馬上去回應,聽著身邊這名男孩聲聲呼喚都充滿了抱歉與徨恐...為避免對方追究責任歸屬,機靈的他繼續趴在地上裝死裝昏,哪怕知道是自己誤闖紅燈,也要當是對方的錯!
 
厲旭真的愈來愈擔心了,一會輕輕地觸觸圭賢的肩膀,一會用指尖壓壓圭賢的側臉,擺低頭亮著那雙殷切的眼眸,愁眉愁眼揪看還趴在地上不動的人。
 
不對,還傻在這看什麼呢,趕緊打電話才是...厲旭喘了口氣,緩緩心,拿出手機撥打
"喂,你好,我這裡是XX路與XX路口,有人----"想叫輛救護車的厲旭,咀邊這話還沒說完,就被莫名的一隻手搶走了手機?!
 
"呃...你?"
"叫什麼救護車,我最討厭搭救護車了!"歇在地上裝死的圭賢,唯恐男孩連同警察都叫來,不想多生事的他,想都沒想的趕緊把手機拿走,自顧的按了按截斷這通電話。
"可是你受傷了,不叫救護車怎麼行?"
"你載我去醫院不就得了!"說著這話,圭賢擺過頭瞥看蹲在他身旁的人~
 
定~!
隨意無心的這一眼,映入深遂裡的面容,OMG!真是好清秀的一張臉.....
撐著手肘臥趴的圭賢,像被點了穴似的,再度一動也不動,定住身也定住了目光
 
"你...你沒事吧?"厲旭有點納悶看著那人,才剛剛有了反應的那人,怎麼又不動了?
"沒,沒事~~"圭賢撐直雙臂把自己架起來,揮揮手袖掃去身上灰塵,有些尲尬的擺回帥氣的模樣
"真的沒事嗎?"厲旭語帶質疑的挑愣那雙眸,盯著那人頭頂上那慢慢流下的鮮血。
"你呢?你有沒有事?"圭賢似乎一點都沒察覺到身體哪邊出了狀況,非但如此~還滿懷關切的回問男孩。
 
"啊?呃...我?我有車包著,當然沒事了,倒是你..."從上而下的掃過眼前那人,厲旭的眼眉愈揪愈緊了,那人不只是頭頂流了血,就裸連露在西裝外套的手掌,也在慢慢的滴下血液,還有腳也是~
"你的手腳還有頭,都在流血呢!你...你沒感覺到痛嗎?"
 
經男孩這麼一提,圭賢這才回過神起了知覺,提手摸了摸濕重悶稠的額頭,忽然引上一陣昏眩,棲彎雙膝軟下了身子...
反應這瞬刻,厲旭下意識的趕緊騰出雙手,把人扶住。
 
倒進男孩懷裡頭重腦重的圭賢,僅管意識薄弱,依晰還能感覺男孩瘦弱的小身板...似乎無法將他撐著走?
 
靜一會,隱約中又聽見男子在講電話?
 
"小植嗎?我...我開車撞到了人,現在那人昏倒了,我現在要送他去醫院,你方不方便來一趟,幫我把車開走?"
(怎麼不叫救護車呢?你現在在哪,還有...你報警了嗎?)
 
又是救護車,又是報警!
把頭擱在厲旭肩膀上的圭賢,從男孩提至耳邊的手機裡,一聽見這敏感的字眼,不想生事的他,這是存心把身子放得更軟,加重男孩肩上的重量。
 
這動作讓厲旭更吃力了,頓下話語使勁把人穩穩的框架在手。
 
(你聽到了嗎?趕快報警,還有別讓那個人移動車子。)電話那一頭積極再加一句叮嚀,不過...
"要是報警還要等警察來,他已經受傷了,流好多血,我要趕快送他去醫院。"厲旭並沒有忘記被他撞傷的男子交代的話。
 
(厲旭,你聽我說,叫救護車來就行了,不報警你會很吃虧的,而且後續還會有很多問題,尤其是---)
"唉呀,我不跟你說了,你有空就來,沒空我一會自己再回來開,就這樣,我掛電話了。"
 
就這樣,厲旭擱下了自己的車子,乘座計程車和護送那人前至醫院急救。
 
這麼倚貼在男子胸口上,這刻好靜...
彷彿時間被定了格,圭賢貪著,貪在這停止轉動的空間裡,貪著那和諧的心跳聲,貪著細細柔柔的喘息,他的香氣~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醫院...
 
看著護士把受傷的男子推進急救室後,厲旭再次拿出手機,打了通電話...
 
"哥(金希澈),我在你們醫院的急診室,你方不方便來一下。"
(啥!!你在急診室?發生什麼事了你?)
"我開車撞到人..."
(什麼,你撞了人?那你有沒有怎麼樣?有沒有受傷啊!)
"我沒事,不過那個人好像很嚴重,你快點來看看。"
(OK,別慌~我這就下來。)
 
掛上電話後,很快的~厲旭電話裡的哥哥,隨即從醫生宿舍趕至急診室,速速的為圭賢做初步的檢查...
 
二十分鐘後~~~
 
"哥,他怎麼樣?"
"哦~沒什麼,只是撞破頭手腳擦破皮,小腿骨頭裂了點縫,差不多就這些而以。"
"喂,這還而以,聽著好嚴重。"
"有多嚴重,不就縫一縫,打個釘,框個石膏,擦藥吃藥吊點滴,捱個一個月就沒事了!"
"你正經點行不行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這醫生,沒有愛護病人的同理心。"
"幹嘛要別人知道,我只管把病人醫好就夠了。"
"不是這樣的嘛,老看你被家屬誤會我也不好受啊,況且你真這麼想嗎?何必要──"
"好啦好啦~再說下去我都變成你了。那,這是他的皮夾,裡頭應該有證件什麼的,一會去給他辦住院手續,我去做手術了。"說完,希澈就轉身走向急診室對護士指了指,說了說,隨後向那手術室方向走去。
 
過了一會,護士推著病床走出來,厲旭伴隨在旁跟著護士一道走
這短短的十幾步遠,一路跟到手術室,幾回~厲旭瞥看躺在病床上的那個人,被護士清理過的臉龐,厲旭清楚看見了男子的模樣,不過這麼看著,厲旭的目光顯得有些不自在,因為躺在病床上的人一直微微彎著兩端咀角,垂掛那雙...很溫柔的眼神對他看?
 
叮~~
手術房的自動門打開了,病床推進去後,門關上了...
站在外頭,厲旭呆著兩眼傻愣地,為著那人對他投放的溫柔眼神,厲旭有種莫名的感覺,這感覺讓他感到有些尲尬。
(我要尲尬什麼呢?真是...)納悶地,厲旭暗暗在心裡嗤呵地取笑自己,對這份奇妙的感覺,他覺得--
 
鈴鈴鈴~~!
手機響著,截斷了腦子牽勾的思路,厲旭小愣一下,回過神按下手機顯示的來電訊息...
 
(厲旭,我到醫院了,你在哪?)
"急診室..."
(急診室?沒有啊,我沒看到你呢。)
"呃,不,不是~我...我走到手術室這邊來了。"
(OK,我這去找你。)
 
結束了通話,厲旭放下手機吐了口氣,為自己剛才莫名的恍神感到納悶,又一聲自嗤的嘆笑,厲旭莫奈的撇垂個眼,真不知道是自己嚇傻了,還是那個人被撞傻了。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