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遂的眼眸透滿了濃濃情絲,那是圭賢從心裡竄流的愛,厲旭還氣不氣?
他不管了,騰出雙手柔柔的撫著厲旭的雙肩,能感覺兩肩上的軟弱...
心疼地,圭賢往裡摟進,將厲旭踏踏實實貼上他的胸懷~
 
暖暖的胸膛,這懷抱~
厲旭垂下了眼簾,柔柔棲在厲旭的懷裡,深刻感受擁抱裡的溫暖,等...他就是這樣等著他來疼,等著他來哄...
或許不應該,但是圭賢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。
 
這晚,圭賢在厲旭臥房裡度過了這一夜~~
躺在棉床上,相隔三個星期的生疏,感受圭賢親蜜的觸碰,深入體內的佔有,厲旭更羞澀了...
 
擺低頭看著身邊小鳥依人的身軀,圭賢的笑容盡是寵溺,擱淺在腰上的大手,還貪心的在厲旭背椎上往反輕輕地摟撫...
 
"嗯~"
"厲旭..."
一聲厲旭,圭賢好深情的看著框在身邊的厲旭,帶上他的唇,包圍那張不小心敗露慾望的小咀。
 
"嗯...圭賢..."
"嗯?"
"別...你,你才剛...嗯...不,不要..."忍著圭賢已經埋入指尖愛撫他的敏感,厲旭一聲一喘吐得難受,腰上的那只手,圭賢又霸道的鎖著人,不讓厲旭有機會縮退身子,只能乖乖感受他的觸碰。
 
沒法抵抗的厲旭只能用聲來抗議,可要命的抗議聽進圭賢耳裡,都像催化劑,催著他的慾望心好急,難耐這把火,圭賢退出指尖,跨進身子挺腰一埋,長軀直入~
"啊~~"突然被撐開的張力,厲旭忍不住挨了聲痛吟,雖然已經做了一次,可圭賢的慾望未減,未到滿足的包覆,圭賢帶了些力的頂上腰臀沒入深處,整根佔進厲旭的身體裡...
雖然痛著,可要命的愛,總教人攔不住節操失了分寸的在情慾底下泛濫著,
他愛圭賢,圭賢也愛他...發生的,存在的,不會改變,至於未來...
 
圭賢告訴厲旭,他們的愛已經在心裡扎了根,即使在這三個星期裡,他想過放棄,但是沒有用,每度過一天愛就長了一寸,愈扎愈深,他拔不去了。
拔不去的愛,圭賢不知道能不能再自私一次問問厲旭,這未來所要面對的難題,他願不願意陪他一起捱?
 
"笨蛋~兩個人的事當然是兩個一起捱了~!"厲旭苦笑著對圭賢說
圭賢欣慰的笑了...
 
未來?呵~有什麼問題?!
厲旭愛不愛他,才是最大的問題呢~
對吧!
 
洋溢滿足笑容的圭賢,在心裡自問自答的想著...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一年後...........
 
這天,寶藍大學裡人潮滿流,有許多漫步在校園盛裝出席的家長,有許多身穿學士袍的畢業生~~~
 
站在禮堂外,圭賢往那遠處微微拉長脖子望看著,一身學士袍的他,今天也是他畢業之時,四年的光陰對他來說,是漫長而難忘的,因為有他...
圭賢綻放溫柔的笑容,小跨一步站到厲旭的面前,細心的手掌提到領邊,體貼溫柔的小小拉了一下,理著厲旭歪了一點點的學士袍。溫柔的笑容也一樣在厲旭臉上綻放,他和圭賢終於畢業了呢~。
 
過了今天,他們不再是單純的學子生活,他們的路,未來的路,就要開始邁出第一步了!
 
"怕不怕?"
"你呢?擔不擔心?"
 
雖然是必然的感受,不過對他們來說,多一句問都是多一分愛,他們需要彼此的勇氣~。
 
來了,遠遠的那頭,圭賢定住目光焦點,看著遠處徐徐而來身影,那身著穿白色西裝的父親和拿著一束花的母親,等著愈見逼近的身影,圭賢那雙僵愣的眼神漸漸泛起了暖意,他期待著,期待接過母親手捧的那束花~~!
 
"爸,媽。"
"哇,看看我兒子,今天穿這學士袍,多帥呢~。"
"呵~只有今天嗎?你不是一直都這樣認為嗎?"
"那當然,我兒子是最帥的!"
"真受不了。"
"呃...媽,這花給我吧。"
"對了,你特地叫我去買66朵玫瑰,是要送給女朋友的嗎?快給媽介紹一下,看看是哪個女孩讓我兒子心動了呢~。"
聽著,圭賢僵著尲尬的笑臉接過花束,小喘一口深吐一氣,千百個緊張壓在心頭,等這一刻,站在父母面前,圭賢告訴自己,勇氣...這勇氣一定要拿出來!
 
再吐一氣,圭賢轉了個半身,踏一步來到厲旭面前...
 
"厲旭,我上網查過,這裡是66朵,是代表永不分離,我...我等了很久,就等今天把它送給你...喜歡嗎?"
"......."手捧花束的厲旭,他不敢抬起頭,雖然圭賢這一舉讓他好感動,可是他真的沒有圭賢那份勇氣面對他的媽媽。
 
"小賢,你...他..."圭賢媽媽非常傻眼,傻得哽不出完整的一句話,伸出食指滿臉錯愕的指向厲旭,驚傻的眼神直愣愣看了看厲旭,又看了看圭賢,她等著兒子來說明,給她一個解釋,一個詳詳細細事源起末合理的解釋!
至於父親,似乎冷靜得多,淡淡然然的站一旁,等著兒子來說明~
 
圭賢撫抓厲旭的手臂輕遙了一下,要他看看他,而後騰出一手擱在背後,安撫式的輕輕拍了拍,引著他來到母親面前。
 
"媽,他叫金厲旭,和我一樣是同屆畢業生。"
"然後呢?為什麼你把花送給他?"
"你不是一直要我在這所學校找個喜歡的人嗎?我已經找到了。"
"我可警告你,別跟我說是這個臭小子。"
"......."
"媽,我知道你很驚訝,但是我是認真的。"
"你給我閉咀!認真什麼呀!我真是---"
 
"小旭。"
"大哥。"
"怎麼了~有氣無力的,看見我們來不開心嗎?"看著厲旭落漠的眼神,跟在英云身旁的大云問
"不是...."飄愣的目光厲旭垂下雙眸,哥哥到來他是很開心,尤其是百忙中的大哥能抽空到來,可是楚在這當下的氛圍,伯母犀利話語,厲旭真是沒有心情,這雙腳他很想走開。
 
眼尖的英云閃過一眼,彷彿看出了端倪~
"這是?"咀上問著,其實心中猜測已有九成的肯定,而一旁大云沒有作聲,靜待大哥挖掘小旭不開心的原因
 
"呃~英云哥,這是我父母。"
"原來是伯母,你好,我是小旭的大哥,金英云。"說著,英云拿出皮夾抽出一張名片,帶上話接著說~"這是我的名片。"
"........"接過名片圭賢媽媽淡漠的瞥看一眼,雖然名片上寫金氏集團主席顯赫的字眼,可對她來說,眼前接收的錯愕,她根本沒那心情顧貪這層關係
 
"要不嫌棄的話待會一起吃頓飯吧?我想好好感謝圭賢這孩子,這二年來對小旭的照顧。"
"啥?這什麼意思!"
"是這樣的,平常...我為了管理公司,我沒有太多時間關心我這個最小的弟弟,不過有圭賢在小旭身邊,我這做大哥的很放心。"
"呵~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呀?"
"知道,當然知道。"
"知道!?我的天---"傻眼的話還沒說完,圭賢媽媽即便轉過身,她根本說不下去,眼前看進眼聽進耳的送到腦子全是一片空白,她只想要盡速離開現場,無法平復這事實,就怕下一秒失控又失態的脫口大罵。
 
看著母親氣衝衝的邁步踏氣的走,圭賢沒有跟上,他知道這不是一時一刻。
 
"爸,對不起。"
"等你回來再說吧,別說是你媽,我都沒辦法接受。"
"好。"
"去招呼你朋友吧,有什麼失禮的,也只能抱歉,我先走了。"二句交代,曹爸爸也走了~
 
這收尾是圭賢意料中的反應,身為兒子他很抱歉,毀了父母的期待,以趕鴨子上架的方式,更是不孝!
但沒辦法,清楚知道自己的家人是什麼樣的性格,倘若冷靜坐下來談,慣於諄諄教誨的媽媽只會拉上長篇大論,怎麼也要把兒子勸服,甚至是逼著他轉學,時時刻刻監視看管...等等。
 
像這樣先斬後奏,然後再給彼此冷靜的空間,在這公開的場所,圭賢算準了愛面子的母親,想必會壓下情緒離開,等著兒子回來把事情說清楚。
圭賢不擔心怎麼去面對父母,至少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,不管是震驚還是訝然,他會試著去說服,讓他們明白和厲旭的感情,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選擇。不是一個衝動,更非是盲目的追求幸福。
 
"圭賢。"
"對不起,剛剛我媽媽..."
"我知道,你不用跟我解釋,我只在意你。
"厲旭..."輕聲一句,是圭賢帶著滿滿的愛,從心中吐出他的名
"擔心?"
"不怕呢~"
"呵~"溢滿幸福甜意的笑容,厲旭輕鬆的笑了,簡簡單單無須詳細的解釋,那是他和圭賢的默契。
 
"這花你喜歡嗎?"
"喜歡。"
"六十六朵的意思,你記著了嗎?"
"你說是永不分離。"
"是的。"
"圭賢,我們可以嗎?"
"當然!憑我愛你的心嘛,我們一定會的。
 
 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E.....等等,還沒完呢~
 
 
 
結束畢業慶典,陪著厲旭與哥哥們吃完大餐後...
英云專屬的白色勞斯萊斯,停在餐廳大門外頭,坐在裡邊的希澈,大云,都在等著十八相送訴盡情意的小倆口~
 
"圭賢,如果真的沒辦法,就不要勉強,我不介意維持現狀。"
"真的?"
"嗯。"
"可是我介意!我怎麼能讓人前人後都當你不存在呢?"
"圭賢..."
"以後別再說這種喪氣話,OK?"
"好,我不說。"
"快上車吧,哥哥都等著呢。"
 
厲旭聽話的上車了,再看一眼後,車子漸漸遠遠而去,楚在原地的圭賢,還在遠遠的凝望,因為車子裡~~那人是他勇氣的來源!
 
為了父母的諒解,為了為厲旭留一份好印象,為了將來厲旭和家人的互動,圭賢很清楚,這趟回去他不能有過多的堅持。到底...父母苦口婆心也是為了他好,含辛茹苦養大的也是父母。
無法否認厲旭說的沒錯,這事兒真是勉強不來。圭賢只希望一點一滴慢慢讓父母明白,又或是能看見他的執著,對厲旭對這份愛的執著。
 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"我叫你找個富家女,你不滿意可以說,這是幹嘛?找個男人充當對象,你是存心跟我作對唱反調是嗎?還是你根本存心想氣死我!"
"媽,你別想得那麼糟好嗎,我要是存心的,何必等到現在才告訴你?"
"怎麼,要跟我說你們是真心相愛嗎?呵~~你醒醒吧,那是男人啊!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你的書讀到哪去了!"
"......."
"親戚朋友要是知道了,你教我們家的臉往哪擱?還有,我就你這麼個兒子,你這是要讓我絕後嗎!"
 
 
第一次,圭賢失敗了~
 
母親脫口大罵的指責,句句屬實,句句真相,教圭賢沒理由也沒了立場再去吭些忤逆的話語。
雖然放棄辨駁,不過這層阻礙圭賢並沒有灰心,他積極寄出幾封求職信,全心投入在工作上,向上發展開拓他自己的事業,希望母親能看見他的努力,這書他沒有白讀,更沒有為愛昏了頭,他會努力賺多點錢,努力向上爬,努力的...
 
努力,因為有他......
 
縱使知道圭賢沒能說服母親,厲旭並沒有一句責怪還是埋怨,這體諒圭賢很心疼,他不想讓厲旭等太久,也捨不得讓他委屈~
 
隔著一年後,努力的圭賢在工作桿位上,飽受公司器重,很快的被升為主任,並安排公司各種相關培訓,有望來年在騰出優越績效的同時,逕升經理一職。
一點一滴的累積,打出自信鋪下前景的圭賢,賺的錢也愈來愈多了,他用大部份的錢,換取父母對他的期望與安慰,不變的還是希望母親能看見他所做的每一分努力,都是為著將來的美景,追逐的夢。
 
爸爸媽媽看見了嗎?
 
"什麼,你要搬去仁川住?"
"嗯,公司安排我接受培職訓練,住在那比較方便一點,不用每天花費二小時折返的車程。"
"如果單純是為了公司,我當然不反對了,不過~~我希望你不是為了其他原因。"
"媽,我..."
"我想~兒子應該不會背著我做些忤逆我的事,對吧!"
"怎麼會,不管怎麼樣我都會跟你商量。"
"那是最好了。別怪媽古板守舊,你這麼聰明,有才有智,體格相貌樣樣都那麼出色,要什麼女人沒有呢,是不是?可別再被那小子給迷惑了,知道嗎!。"
"........"
 
很無奈,話還沒擱到咀邊,就被母親搶一步表出立場...
又一次,圭賢還是把話吞回了肚裡去,不是他不想爭取,但也真是說不出口,怕是過多的堅持,招來母親對厲旭呈現決劣的態度。
 
夜晚...手摟厲旭坐在床上倚靠床頭,看著他勇氣的泉源,圭賢的心更抱歉了。
尤其是厲旭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,不僅留在他的住屋過夜,還主動吻上他的唇,安撫他也滿足他,並告訴他,能夠像現在這樣在一起,彼此知道對方的心就夠了。
 
真的只要這樣就夠了嗎?
厲旭內心埋藏的遺憾,圭賢也有的,始終還是希望在家人面前,不需要再躲躲藏藏的和厲旭生活在一起。
 
不過,借著公司培訓計劃得以居住在外的圭賢,和厲旭見面的機會也多了~
少了父母的監視後,厲旭可說是每天都被圭賢纏著他留在住所,不讓他回去。
雖然這樣並不妥當,但是厲旭總拿圭賢沒辦法,也騙不了自己,他確實很珍惜相處的時間~~
 
走到這...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第四個年頭,他和圭賢不再是學子生涯懵懵懂懂的少年,他們有共同目標,共同的夢想~
雖然離這個夢想還有段路要走,可厲旭不怕,他相信圭賢不會讓他失望...
 
備受器重的圭賢,努力了二年後,已升座經理一職,這當中英云曾向厲旭提出,問問圭賢可否考慮到金氏發展,不過這項提議圭賢拒絕了~
厲旭沒有強求,他明白圭賢在顧忌什麼,可是大哥英云似乎不這麼想,他再次邀請圭賢來到寒舍,親自向他說明告訴圭賢...
 
"知不知道當年我為什麼不反對厲旭和你在一起嗎?"
 
這句,勾起了圭賢的求知慾,他想知道為什麼,雖然已經過了四年...
 
"因為你有骨氣,說白一點你很帶種,以我當時位高財大,你依然無視我的警告,選擇鍾於自己的方式來面對你和厲旭之間的感情,這點我很欣賞。
"......."
"二年來,你著靠自己的實力,從最基層的職員做起,短短二年爬到了經理職位,這已經是實力最好的證明。我就算招攬你到金氏,也只是純屬挖角,你根本不需要顧忌你和厲旭的關係。"
"謝謝你這麼看重我的能力,不過我還是希望撇清一點好。"
"如果我說,因為三弟大云要去當兵了,公司急需用人,那你願不願意幫這個忙呢?"
 
幫嗎?
意願上,圭賢還有是著堅持,但是...
擺頭看看厲旭那雙殷切的眼神,對厲旭有份虧欠的他,這心圭賢捨不得。
 
最後圭賢妥協了,答應了英云開出的條件,以二年作約,等待大云退伍之時,他即便功成身退,離開金氏另謀發展。
 
不過...阻礙可在後頭呢~。
 
得知兒子要到金氏擔任經理一職,母親的反應非常之大,這對她來說,兒子不僅是吃軟飯,還是吃男人的軟飯?!
 
這報應是多麼的矛盾,當年抱著要他娶個富家女,少奮鬥三十年的理想,而今真的實現了,母親卻是甚差的二樣情,是不是就因為厲旭是個男的?
圭賢在心裡遙遙頭,他並不想端出這諷刺的應驗,但是...能不能還給厲旭一個委屈,這是最好的機會了~
 
"什麼!你要進金氏?你又想跟那個小子在一起?"
"不,這幾年我和厲旭從來就沒有分開過。"
"你...原來你一直瞞我!"
"媽,你不覺得這是冥冥中註定的嗎?以前妳老是要我交個有錢人,說什麼少奮鬥三十年,妳知不知道那對我來說是很污辱的事,我根本不想靠女人。"
 
"怎麼,你現在是笑話我當年的話柄嗎?你不想交個富家女,不想靠女人,那你現在靠男人就不是污辱了嗎!"
"媽,你說什麼呀!什麼靠男人,我靠的是自己!妳那套攀親附鳳,金氏企業還不夠大嗎?為什麼我不選擇輕鬆一點的路走,而要去小企業從零開始? 這幾年我一直努力難道你都看不到嗎?"
 
"既然這樣你又何必跟那小子在一起?要是讓人知道了,我還要不要臉,你還要不要臉!"
"是,我是交了個男人,讓你覺得丟臉我很抱歉,可是我...我真的放不下,我愛---"
"你給我閉咀,說什麼都沒有用,你別打算想來說服我!總之你不把那臭小子甩掉,這門你乾脆就別回來,我就當...我就當沒生過你這個兒子。"
 
"我做不到。"
"你說什麼!?"
"我不可以這麼做,也不會這麼做。"
"好,做不到是嗎?做不到你永遠都不要再回來!"
"媽,你冷靜點來看這件事好不好,你能不能試著來看看我們?或是...來了解我?如果你覺得面子比兒子還重要,那我沒話可說了。"說完,圭賢即刻轉身走向門口,打門一開走出了這個家。
 
母親聽得很傻眼,心也涼了一下,她不敢相信一向言聽計從的兒子,這強硬的態度,這些話,這些反抗的聲音,是從來沒有過的感受。
二十幾年來對兒子了解...她突然覺得很陌生,這兒子她了解了多少?
還是根本從來就沒有去了解?
 
比起母親的心涼,把話逼出口的圭賢,做兒子的又怎麼會少了歉疚,忤逆的話語不是他所希望,可是話還是說出去了,不敢奢求父母的諒解,但求母親能夠看看他的內心世界,他的真。
 
不論如何,圭賢還是失敗了......
還要不要守著這份愛,忤逆父母堅持下去?
 
這晚,厲旭從電話裡聽出了圭賢落漠的聲音~
牽掛著,再前往圭賢的住所看見他時...厲旭的心很揪疼,他知道圭賢一定又試著和母親溝通,也知道依舊還是得不到家人的支持,看著圭賢沉默不語,安安靜靜的把他抱在懷裡,這無力...厲旭也一樣無力著...
 
可無力又能如何?
這是一開始早該看見的未來,就算沒有顧算到,彼此也這麼一起走了五年,難道就這麼算了嗎?
他不想為難圭賢,也不想為難自己,棲在懷裡他告訴圭賢...
 
"圭賢,算了...你不要再試了,我真的無所謂,真的。"
"厲旭...對不起。"
"只是多二個人認同我們而以嘛,這幾年沒有我們不也這樣走過了嗎?"
 
無力的兩個人,放棄了嗎?日子一天一天過,幾個月來不見返家的圭賢,厲旭覺得很奇怪,偶次問他~
"隔了這麼久沒回家,行嗎?"
圭賢總會說..."沒事,有時間我會回去。"
 
半年過去了,圭賢依然沒有回家。厲旭知道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,感應這背後的真相,厲旭不忍心也不想自私,更不希望看著圭賢就為了悍衛這份愛,沒了親也沒了家,可是要該怎麼做才能改變呢?
 
 
叮咚~叮咚!
早上八點,已經起床梳理好儀容待在廚房準備早餐的厲旭,外頭傳來了二聲門鈴響...
誰呢?一大早的...
 
"我來吧。"套上一件白襯衫別著領帶從臥房走出來的圭賢,先一步說著,打住厲旭正要走去開門的腳步。
 
可這門一開~~~媽媽!?
圭賢瞪愣了雙眸,呆傻的他沒想過母親會這麼親自找上門,想著賭氣沒有回家的自己,媽媽竟然主動來找他?
 
"幹嘛,不認得啦,連個媽都不會叫了是不是?"
"呃,媽..."
"還不請我進去,不歡迎我嗎?"
"怎...怎麼會。"吞哽地,這一時圭賢不只咀拙了,連腦子都頓傻了,他趕緊地退一步,讓出走道。
 
"怪不得不想回家了,住這麼好的房子,你還挺能享受的哦!"走進屋子後的母親,挑一眼瞥一眼的掃著屋況,咀邊語帶酸溜不甚好聲好語的說。
接著走到廚房,瞄見爐枱上還開著小火烹的鍋子,圭賢媽媽頓下再邁前的步伐彎進廚房,跟在後頭的圭賢趕緊跟上腳,帶那小驚慌的眼神往裡邊一探,廚房裡空無一人,想起剛剛還在廚房煮東西的厲旭...
人呢?去哪了...
 
"煮稀飯啊,呵~你做的?"走到爐枱前,圭賢媽媽瞧看了一下鍋子裡的食物,不以為然的她,這話是擺明質疑的問。
"呃,是...是啊。"
"沒想到我兒子竟然會自己動手煮東西吃。"
"住在外頭嘛...偶爾煮一頓...也是常有的事。"心虛著,這話圭賢說得不太流暢
"看來你真是長大了,不用娘照顧了。"簡略地在屋內走了走,看了看,圭賢媽媽的眼神裡,似乎對房子裡的環境與擺設有份疑質。
 
圭賢沒接話,跟著母親退出廚房,,再回到客廳...
有些納悶的目光圭賢心想著,眼裡不見的身影躲去哪了呢?
 
厲旭確實躲起來了,早在圭賢打開門聽見伯母聲音時,厲旭即便縮到臥房去,避而不見,掩掩藏藏,無非是不想為難圭賢如何來向母親交代他的存在。
 
短短半小時過後,母親突然主動說要離開,圭賢很驚訝,沒想過母親只是短暫前來看顧~~
母親表示...她只是來看看兒子在外頭的生活,過得如何,吃得好不好,胖了還是瘦了,說出牽掛也吐出埋怨,埋怨兒子是不是把老爸老媽忘了!
最後,來到屋子門口,離開前圭賢媽媽留給了圭賢一句話...
 
"有空就帶他回來吃飯吧。"
"什麼?"
"自己兒子有幾斤兩重我還會不知道嗎?"
"......."
 
站在門口,母親走到了電梯前等著,圭賢還傻傻的楚在原地,受寵的心這諒解他還沒能反應過來,直到電梯噹一聲闔上門,圭賢這才回了神,轉身踏向屋子,他想馬上把這件事告訴厲旭~!
 
這回頭...厲旭正站在走廊邊拐角牆邊,飄愣著那雙眸有些酸澀,和圭賢一樣,都綻亮了受寵了的目光。
 
"厲旭..."輕呢一聲,愈見溫柔的眼神,圭賢微微勾起了咀角,帶著深情的笑容慢慢走向他,騰出一只掌心柔柔撫著厲旭的臉龐,看著厲旭帶上淚光漸漸展露了笑容,他知道厲旭也聽見了。
 
"旭...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嗎?"
"我知道。"
"你呢?你怎麼想?"
"我只在乎你。"
"旭,謝謝你一直都在我身邊,我愛你。"
"我也愛你,圭賢..."
 
 
================EN.....等,等等...再讓我囉嗦一下!
 
 
得到了母親的默許後,很快的在隔天圭賢就帶厲旭回家吃飯了~
母親的態度很和悅,雖然她心裡還在適應,不過圭賢很有分寸,在媽媽面前他和厲旭其實就像朋友一樣,不會展現戀人才有的親蜜互動,甚至是有愛的眼神也只是藏在眸裡。
 
這樣的相處模式讓家人自在了些,接受度也慢慢放開了,圭賢爸爸私下問過圭賢媽媽,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態度?
圭賢媽媽說...那天去看兒子時,她看見了一間整齊的屋子裡有家的感覺,既然阻止不了兒子和厲旭在一起,那麼她這做媽的,就當作是請了個佣人照顧來兒子飲食起居吧~!
 
雖然話是這麼說,但在往後的日子裡,每每圭賢帶厲旭回家坐客時,圭賢媽媽總是眉開眼笑的招呼著,還特地準備厲旭喜歡吃的菜呢~!
看著飯桌上每道菜色,眼裡...比起厲旭,圭賢更甚感動,也有些慚愧...
他終於感受到天下父母心對子女的寬容與疼愛。
不過對於過去把母親認定為眼高重錢重利的人品,他覺得很抱歉。
 
現在...
事業,親情,愛情,圭賢和厲旭都擁有了~
縱然有著遺憾的區塊,可試問有多少人有多少事能夠圓滿?
如今擁有的,實現的,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再幸福不過的人生了。
 
至於將來...依然是個夢想,能不能實現,多久才能實現?
其實,只要能滿足活在當下的美好,相信每一天都是夢想中的生活~
因為有夢,所以珍惜;因為有夢,逐夢踏實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END===

 

文名:金龜婿
時間:2013年8月15日~2013年10月2日
章數:23章
字數:75000
原著:載月

{此文禁止任何形式之改文&盜文-亦不接受任何改文}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