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生氣嗎?
身披一條浴巾拿著手機靜靜坐在床邊的厲旭,在剛剛聽見手機聲時,草草抓下浴巾後,就從浴室匆匆趕到床邊拿手機,要說生氣嗎?就算有也只剩任性使下的倔氣罷了~
不過在聽見圭賢這聲問,厲旭揪心的打起了愣眸,他猶豫著不說話,心頭殘留的倔氣,他很想像以前那樣使性子,可是現在的心情,這倔氣他使不來。
 
(厲旭,我...)聽著圭賢欲言又止的聲語,厲旭心裡也一樣的急,好想任性的告訴他~
"你不說,電話我掛了!"好想說的話,這一次厲旭照腦子的指意把它脫出口,他有一點驚訝自己衝了心,可是他真是等不及圭賢來說些什麼。
 
(別...別掛,我說...厲旭,雖然我沒想過將來怎麼樣,但是我...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很開心很快樂,我不想...厲旭...你...你能明白我嗎?)知道這樣的想法自私了,圭賢這話是愈說愈吞吐,至於厲旭怎麼想?
 
"我只想知道你現在怎麼想。"儘管明白圭賢所指,可無奈怎麼繞也繞不過當下所要面對的事實。
 
圭賢啞口了,他根本還沒想好該怎麼做...
 
"看來你還是不知道。"
(旭,給我一點時間...好嗎?)
 
一點時間?呵~
厲旭默默在心裡酸澀又無奈的嘆笑了一聲,圭賢不知道,他需要的不是答案,而是一句話,一句對愛堅定不移的話。
冷冷的,厲旭淡漠的掛那沒氣的聲語對他說了句"我不知道....."
 
(厲旭,你...)
"沒肯定你就別說了,我也不想聽。"
咔~!話一說完,厲旭不待一秒就按下了結束鍵。
又是違背心意的反應嗎?可是他不想等著圭賢會來說些什麼,他會忍不住去期待,更怕期待後的落空滋味。
 
隔了一年,再次感受被厲旭掛電話,圭賢感到很傻眼,有悶又有氣的馬上接打一通~
厲旭接了,但沒有出聲,他再給圭賢一次機會,也給自己一次期待。
 
(這是怎麼了?我們怎麼了?幹嘛要這樣?為什麼不能好好說,要這樣掛電話呢?)
"是,我就是這樣,受不了你一樣可以掛我電話!"
(你希望我這麼對你嗎?)
"......"
(沒有一句交代就把電話掛了,難道你是這樣對待我們的感情嗎?)
"那你呢?你現在連自己打算怎麼做都不知道,又算什麼?"
(我不是不知道,我只是需要時間想想該怎麼做。)
"是啊,我也需要好好想一想。"
(厲旭,你這--)
"我說錯了嗎?你需要時間,我也一樣。"
(什麼意思!?)
 
這四個字,圭賢懷著質問的氣語說出,於心裡他希望自己的感覺是錯的。
厲旭愣了愣口,含著話沒有吭聲,想要分開讓彼此冷靜思考的話語他不敢說,
他怕說了圭賢會允許他的想法...
 
(你現在是打算跟我分開嗎?)
 
聽著,厲旭驚訝地呆愣了目光,壓著倔氣不敢說出的話,沒想到圭賢卻主動質問他了...
"不應該嗎?既然我們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,那就給對方時間去好好想想,冷靜一下不好嗎?
(呵~你確定只是想想,只是冷靜嗎?)
"那你以為我還有什麼意思?"
 
什麼意思?雖然彼此心裡都有份認知,可誰也不敢妄言衝動的把話端出口。
沒有結論的對話,就這麼掛著一顆心,留下不明的想法,不明的抉擇,結束了這通來電。
 
這晚也就這麼過了...
躺在床上貼著枕頭,厲旭睜著盈盈透眸的雙眼,使不出淚,也引不上睡意來瞌上眼皮,揪滿心頭的鬱結,這一夜注定是失眠。
需要冷靜的心,需要思考的空間,這需要...需要多久時間?
還見不見面?什麼時後見?厲旭不知道...
可是圭賢是愛他的,他知道。
 
一星期過去了~
 
愛他的圭賢沒有再出現,愛他的圭賢沒有再撥打電話...
厲旭不想承認對這個愛自信,他的感覺愈來愈薄弱了~
 
又一個星期過去了......
 
沒有出現的人,厲旭漸漸心慌了,這需要冷靜的心,需要思考的空間,這需要...還需要多久時間?
圭賢...還愛不愛他?想不想他?厲旭不知道...
 
一天,再一天,苦嚐失落與空虛的相愁,在等待二個星期盼不見的身影後,對厲旭來說,多一天都是煎熬~
存在心頭的感覺,這個愛,他愈來愈模糊了。
圭賢...看淡了嗎?還是已經放棄了?
他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,他只知道這顆心一天比一天還痛著~
對圭賢,比起思念,更多生氣與不諒解,可他不知道這是一直加深對圭賢的愛,壓在內心裡的,每一天是多麼渴望圭賢來找他,馬上來找他!
他真的不想對圭賢失望,他放不下...
可是圭賢...
 
第三個星期過去了~~
 
圭賢還不來!他真的不要這段感情了嗎?
這晚,難扛心頭這口痛,厲旭趴在書桌上啜著一泣拉一氣,空哽不斷從心頭爬升的鬱結揪痛。
不再出現的人,是不是在告訴他,他們結束了,不再有下聞了.....?
愛他的圭賢,不愛了嗎?真的不愛了嗎?
可是他的愛,那麼深刻...
 
總會拗不過他的堅持,遷就他。
總會鬥不過他的冷戰,屈服他。
每一次,即使再氣不過,圭賢還是投降了,會來哄他,逗他,寵著他。
每一次,就算真生氣了,只要他一句話,一個笑,圭賢就沒了氣,沒擇的把他拽進懷裡,用著他最原始的方式告訴他,這個氣為他生也為他息~。
 
叩叩~!厲旭~
房門外,二聲敲一聲呼,是二哥希澈
趴在桌前厲旭抬起頭,他愣了愣,眶著泛淚的雙眸,沒想去開門也沒那心情,這心他還在揪痛。
 
"門沒鎖,我可是自己進來了!?"
 
聽著,厲旭倒吸一口氣,趕緊地收收引流在鼻間的酸泣,豎直腰背提上右手,用那五指尖速速剝乾還掛在眼角上的淚...
 
靜待了幾秒,哥哥一直沒吭聲,厲旭也沒多想,事實上他根本沒心情去想著希澈要來跟他說些什麼,他不想多聽那些安慰,叫他放開心的話語...
 
可他不知道背後離著幾步遠二哥希澈,踩著輕盈的腳步悄悄退出房門,留下了跟著他走進來的人---圭賢。
 
離開前,希澈向圭賢使了個眼,並以手勢做出流著兩行淚的模樣,這個暗指看得圭賢揪心的定愣了一眼目光,是厲旭...在哭泣?
遲疑的雙腳,一步步慢慢走到厲旭的身旁,圭瞖蔽著氣,連呼吸都消了聲息。靜靜凝視坐在桌前的他...
 
感覺身旁有個身影,以為是二哥希澈,厲旭無預警的轉過頭看去~
這一望,愣著,還在委屈的眼眸,直愣愣的傻不顫也不動,沒想過會出現在眼前的人,是...是那遲遲不來找他的人,圭賢...怎麼會呢?
 
圭賢怎麼會來?來做什麼?找他見他?可是為什麼現在才來?
看得傻眼的厲旭,於心裡他是很驚訝,甚至嚇了一跳,不過下一秒後,接踵浮上的想法,讓他漸漸引上了憤氣,氣圭賢為什麼捨得放著他一個人折騰。
 
"厲旭..."輕輕的,圭賢細聲吐出放在心裡好久的聲音,把手伸向厲旭的臉夾,連同下顎柔柔包撫心疼的捧在手裡,盯著略紅的眼眶,他真的很抱歉,真的沒想過他會讓厲旭傷心得把淚從堅強的心房裡趕出來。
滿滿心疼的圭賢,不覺不意慢慢俯下頭,蹲下身子,想更貼近的看著厲旭,他一直都很想他,想見他,想觸觸他,吻吻他...
 
雖然愛著,想著念著,苦等再有的感覺,再看見的人,可是厲旭的脾氣還是很硬,帶氣的轉回臉,避開就要貼上來的唇,他不想要圭賢的疼。
 
一手捧不住,圭賢再騰另一手,雙手不帶衝動柔柔的托回小臉,雙手牢牢的定住不讓他躲,執意地一口將小咀包圍,探出舌根蠻力地鑽進他的唇間,深入的吮舔。
 
真是霸道,自私,以為吻吻他就什麼都沒事了嗎?
厲旭不屑,他很生氣的想推開圭賢,可是托捧的雙手圭賢鎖著他很緊,像要把他吞進肚般,緊緊含著唇口將小舌禁箇,一口一口不見縫間的深吮深吸...
 
他確實自私了也霸道了,圭賢毫不介意厲旭的抵抗,由擋在胸口前的那雙手,不管厲旭有多生氣,打他也好,推他也好,這一吻他沒想鬆口,他真的很想他...
 
漸漸的厲旭不再掙扎了,圭賢也不再蠻硬的肆吻,挑一口柔柔吻了吻,慢慢的在吸吮中,深深親一口後鬆開唇。
厲旭垂著眼,深鎖在眉間的皺痕有著委屈,也愈拉愈緊,三個星期揪疼的心,不管在此之前有多少期待,現在他只想大罵他,想狠狠咬他一口,讓他知道這些日子他有多折騰。
 
近距的看著厲旭,圭賢兩頭眉梢也拉得死緊,厲旭的心情他知道,三個星期他一樣不好過。避不見面雖然敗露了他對這段感情要與不要的抉擇,厲旭失望更是應該的...
然而~~無法賭定的事,探不著的答案,這步伐他不敢多踩。
 
"知不知道你真的很過份!"
"對不起...旭,我真的很想你。"
"你算了吧,三個星期,不是三天,更別把我當三歲小孩哄!"
"厲旭,你聽我說───"
"你打算說什麼?你想清楚了嗎?你搞清楚了嗎?我是男人,是男人!我可以毫無顧忌讓家人知道你的存在,你呢?你行嗎你!"
"行,我當然可以。我只是怕你不好受。"
"呵~你確定你敢讓家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?別在我身上找藉口,你要是真的敢,就不會考慮到現在才來找我,更不會連一通電話都不敢打!"
"對,我是在考慮,你是該怪我沒有找你,但是你呢?你是怎麼想?是不是我不來找你,你也就這麼算了?"
 
一句赤裸的反控,厲旭啞著口,呆呆凝視近在眼前的圭賢...
圭賢沒有說錯,他確實會選擇就此作罷,把愛放逐,沒改變他就是忍得過他,也狠得過他,但也是早知道,可僅管是這樣的他,圭賢還是來了。
 
圭賢的心有沒有愛,在不在乎,有多看重,這都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了不是嗎?
沉默著,厲旭擺下目光,也放軟了驕嬌的姿態與面容,靜靜不說話,他在等...
 
等...........
 
 
 
 
月某:乖,乖乖等下一章哦...XDDD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