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耐煽情慾動的話語,禁不起就要敲碎的玻璃心,在出了餐廳後,厲旭有些揪亂的踩著快步走去,他不想停下來,他想盡快走到沒有人的地方來收拾情緒。
 
"厲旭,厲旭!"很快從後頭跟上的烔植,連二聲呼著厲旭停停腳
"你別再跟著來,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。"腳步慢慢停下了,可心還在慌亂的跑,厲旭根本靜不下心去聽
"呵~他演個猴戲你就當真了?"
"是假的又怎麼樣?他根本不在乎!"
"他只是在死撐而已,我敢說他絕對是找那個女的來氣你。"
"算了,什麼都好,我不想再試了。他要是真喜歡我,自然會來找我。"說完,厲旭還是先一步離開了。
烔植沒再追上,心裡怎麼想呢?他是真覺得圭賢和那女同學只是搭腔來氣厲旭,
無奈當局者迷,他這麼個外人也不便再多說什麼做什麼。
 
 
晚上~
 
待在宿舍裡,圭賢靠在床頭牆,對著手機瑩幕搜出的號碼看了很久,擱淺在撥打鍵的大姆指遲遲沒有按下,這通電話他是很想打,可是他不知道對著另一頭的人,這張咀要開口說些什麼...
 
說。。。(厲旭,我是圭賢?)
夠了,這真是太客套了!
問。。。(你中午在餐廳是不是生我的氣了?)
切~生氣?他要生什麼氣?
氣我跟小西的關係嗎?那他呢,他跟那竹竿又怎麼算?
 
不問這個那要問什麼呢?
其實很多話都可以說,無奈蓋在情緒底下,飄得進腦浮得上心頭的,總是內心最在乎的區塊...
圭賢,他只想知道,厲旭到底愛不愛他。
 
難道要打電話直接問他你愛不愛我嗎?
但是......(要是竹竿真是他男人呢?那我豈不是糗大了!)
這麼的想著這份顧忌,其實說穿了都是為了面子。
握在手裡的有幾分把握?
連連飽受醋味淹腦的圭賢,厲旭留給他的情絲,摸不透的感覺,他真是不知道還剩下多少。
 
這一晚這通電話,圭賢還是沒有打出去.......等到了明天...
 
不知道是不是緣份特意來作對,想要眼不見為淨時偏偏就出現在他眼前,而在他想見時,卻連影子也踩不著。
今天,他很想厲旭...
 
一天又過去了,比起昨夜,思念要多了些,可是勇氣卻少了...
把在掌心的手機,觸在瑩幕上滑過又滑去的指尖...還在掙扎。
 
想對他說~(厲旭,你好嗎?)
 
你好嗎?
呵,怎麼會想說這句呢,明明前天才見過的人,怎麼搞得好像幾百天沒見面似的,圭賢好納悶的吐了口酸氣,衍生的疏離感頓時讓他覺得很無力。
這晚這張床這一覺,圭賢睡得很不安穩,他...真的很想厲旭。
 
厲旭呢?是否也想著圭賢?
想的,厲旭也一樣想,但是他想得很難受,數不清有多少次拿起手機又再放下,
雖然僅僅只懷著那麼點希望,可就那麼點,就足以掏空他儘有的一點期望。
 
圭賢,是不會打來的,對吧。
抿抿咀,吞哽一口,這不是淚,不覺得酸,但是覺得有點苦,厲旭知道那是苦澀,
和心感受的一樣,都不好嚐。
 
空落的心,咀裡的苦澀,讓厲旭更加沒了食慾,一餐比一餐吃得更少,雖然管家媽媽很用心,餐桌上準備的每道菜都是厲旭平常最愛吃的食物,希望能開開這孩子的胃口,多吃一點。
坐在餐桌前,厲旭細細慢慢嚼著咀裡的飯菜,撐起的筷子沒有多幾回取夾動作,不想浪費了管家媽媽的愛心,可是他真的沒胃口,也不覺得餓,悶在胸口的鬱結像壓著一塊石頭,每一口迂吐的喘息都讓厲旭感到很不舒服...
 
手中這雙筷子厲旭懶懶的擱下了,哪都不看也沒撩起目光,拖著黯然的面容,不吭一句的退開飯廳,獨自上樓去。
這讓在座的哥哥們看著也更擔心了,短短這幾天裡,以為心情才剛好一些的弟弟,還沒來得及看見他的笑容之前,反而變本加厲一天比一天還要潦落...
 
 
(該死的臭小子,我這麼個善良溫和的弟弟,就為著你整天愁眉又苦臉,你可真偉大!)哥哥們,於心裡擱著這麼一句,忍在將圭賢再次帶到大哥總栽辦公室後,希澈,大云相繼拉勒圭賢的衣領,咬牙切聲的瞪亮那雙犀利加嚴厲的目光,斥聲喝道~~
 
"該死的臭小子,我這麼個善良溫和的弟弟,就為著你整天愁眉又苦臉,你可真偉大!"
"叫你去哄人,你反而讓小旭更傷心了,呵~我看你是把我們的話當耳邊風了!
"說,你到底又幹了什麼好事!"
一個勒完再換另一個勒,大云和希澈輪流對圭賢拖口聲聲罵。
 
圭賢沒有頂咀,也沒什麼好說,而事實上厲旭這幾位哥哥,說穿了~根本不知道他和厲旭究竟陷在何種情關。
 
"媽的,別以為你不吭聲就沒事!"怒看圭賢不挑一眼也不擺正臉的低著頭,大云有些激動的再次拉勒衣領,斥出一聲警告。
"你要我說什麼?本來一切都好好的,要不是你們那一天突然來找我,厲旭根本不會誤以為我是為了應付你們才去找他!"
"什麼?"
"不清楚嗎?怎麼你那寶貝弟弟沒跟你說嗎?"
 
眼愣的大云似乎懂了,回想那一天,這小子一再強調和厲旭相約校門口,看樣子是真的了,是嗎?那...
想是想到了,不過接下來要怎麼反應呢?
大云不知道,他只知道鬆開勒抓的雙手,等著大哥或二哥來表態。
 
"就當我們都不知道,那現在呢?你是怎麼看待和我弟的關係?"
"呵~這話應該問你弟弟吧!他可好了,有人獻殷勤,心裡哪還有我這個人。"
 
聽著,哥哥們自各互看了一眼,眸裡都在搜索圭賢話裡對厲旭獻殷勤的人~
誰呢?
向來不多話又內向的厲旭,身邊能有幾個走得親近的朋友,做哥哥的怎麼會不知道呢?
只是...
 
"你說的是小植嗎?"
"我怎麼知他叫什麼名字。"
"那你說說他長什麼樣子,他對厲旭做了些什麼?"
 
希澈這麼問,圭賢也毫無避忌的說了,不只是說出了烔植如何獻殷勤,包括這幾天厲旭的冷情相對...
並且最後還加帶了一句~"什麼都是他自己說了算,那我找誰算?是他自己把我的感情看得那麼敷淺,他不開心我還有冤呢!"
 
聽了圭賢這番陳述後,希澈坐回了椅子上,不再有任何意見。
而大云雖然還有著護弟心切的私心,可自知這不是解決事情的好方法~
彼此都清楚知道厲旭生得何種性格的哥哥們,這是什麼話也沒得賴,厲旭的確實不是個讓人容易看得透的人。
 
"那你現在想怎麼樣?"大哥英云說話了,沉默坐在一邊旁聽的他,其實只想知道圭賢是如何看待和厲旭之間的感情和關係。
"想怎麼樣?呵~我能怎麼樣?他要是不喜歡,難不成我還要倒貼嗎?"嗤著一聲呵氣,為悍衛這點面子,這話圭賢說得無所謂
 
"幹嘛,讓你倒貼很委屈嗎!"坦蕩無謂的口語聽得大云又是一個衝動的朝桌子拍了一掌,他很不滿意圭賢的態度,那種玩世不恭的態度!
"等你倒貼了再跟我說這句話。"圭賢根本不理會誰不滿意,依舊故我擺出不屑的神態
"小子,你說話要放點分寸。"希澈說
"我有什麼說什麼,不滿意的話想扁我一頓我也拿你沒擇。"
"呵~你這小子說話挺帶種的,我說~你是真不怕還是本性就這麼欠扁呢?"對圭賢隨性的話語,希澈也還以隨性作出回應,圭賢看了他一眼,沒有再接話。
 
"好了,你們倆個都別再說了~~。"大云又一聲,廢話他不想多聽,咀邊還有著未問完的話...
"小子,我現在問你。"
"我叫曹圭賢,不叫小子。"
"OK...圭賢同學,你...到底喜不喜歡厲旭?"
"我不回答這個問題。"
"為什麼?"
"不為什麼。"
"如果我一定要你說呢?"
 
"呵~我真搞不懂,怎麼你們不去問厲旭呢?"呵一聲,圭賢語帶酸氣的說
"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你不說?"
"那我更搞不懂了,為什麼非要我說?"再一句,圭賢毫不客氣的再把話堵回去
"大男人就別這麼彆扭了,要大氣一點,承認喜歡一個人並不是丟臉的事。"不變那立場,英云還是想知道圭賢這頭的心意
"呵~你這麼說是把你弟弟當女人看了嗎?"相較於不變的立場,圭賢的態度也依然不變,這一句回得諷刺也堵得英云哽住了含在咀邊還未說完的話
 
"我操~!我真是受不了,大哥啊~你幹嘛跟他客氣,這小子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。"一旁大云又耐不住的站起身,對著英云手直圭賢帶氣的把話說
"是啊,他是不把我放在眼裡,不過我倒覺得他挺有趣的。"
"大哥,你不是吧!"
"呵~~曹同學,要不我換個方式問你吧。"
圭賢給了英云一個正眼,雖然咀裡沒應聲,他在等著...
"你想不想知道厲旭愛不愛你呢?"
"......"
"不說話是默認,還是考慮?"
 
考慮?默認?
圭賢還在愣著,是考慮也是默認,對厲旭他真的拿不準,雖然他確實想知道厲旭究竟怎麼看待他們之間的感動,可是...
 
"有沒有我自己會感受,不需別人來告訴我。"
"很好...有主見!那...如果厲旭是愛你的呢?你想不想跟他在一起?"
"呵~~我覺得你們很有問題,把我抓來這,幹什麼?套我的話嗎?呵~~很抱歉,我這個人配合度就這麼差,要想知道什麼回去問你的好弟弟吧!"這話說完,圭賢即是果斷轉了身,不拖話也不回頭的豪步走出了辦公室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