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年過去了~~
 
每天,厲旭都會在信裡寫下點點滴滴,告訴圭賢他今天最開心和最不開心的事
 
在信裡.........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他終於和陳家豪相認了,從來沒想過會多一個哥哥的他,早在以前第一次看見家豪時,就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,厲旭說...這算不算是血濃於水的情感呢?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不開心的是陳家揚昇任了旭昇集團的副總栽,想必將來陳家揚是獨一無二的接班人。笑嘆這世界何等不公平,竟然讓一個淫賊如此得意,傲笑群英的活著?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不開心的是,他很想念他,想在夢裡夢見他,卻夢不到...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不開心的是,他又想他了,不過也還好他們還有三張合照,可以看看他。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和家豪一起去吃飯,家豪帶了一個男朋友呢?沒想到這位新哥哥和他一樣都愛上男人,不過厲旭說他在心裡偷偷笑著,想著...不知道家豪哥哥是男生的角色,還是...
說到這,厲旭又想念他了,想起他抱著他親親他的感覺,還有...在他身體裡的感覺...最後厲旭還留下了一句,圭賢,我愛你。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他把若雨和小植趕回學校讀書了,用了一些他留給他的那一大筆錢,供這二個弟弟妹妹的學費。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惠姨不用再那麼辛苦自己搬貨補貨,因為他再用了一些他留給他的那筆錢,把惠姨的雜貨店變成加盟便利超商連鎖店,現在惠姨是老闆娘了呢!說到這,厲旭說~花了他這麼多錢,看來以後他真要給他做一輩子的飯才能還清這筆錢了~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家豪把陳兆昇氣得半死,因為...家豪和男朋友的事傳到陳兆昇的耳邊了!家豪說~雖然他被罵得好慘但很開心,因為以後不用再躲躲藏藏的怕父親知道了~~~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昌垊交了一個女朋友。但最不開心的是,看見家豪和昌垊成雙成對,心裡很失落,很想他~~不過厲旭又告訴他,不要緊,圭賢在我心裡呢。
 
今天--厲旭告訴他,今天最開心的是,這是他過得最開心最感動的一次生日,因為圭賢寄了一張卡片給他.....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厲旭,今天我最開心的是你的生日,最不開心的是不能陪你渡過...
而每一天,我最開心的是看你寫的信,最不開心的是我沒有勇氣回信給你。
我不知道有什麼資格可以說些什麼,謝謝你給我這麼多,這麼多~
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。
今天是你的生日,我想有個勇氣能告訴你,我每一天都很想你,我愛你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"圭賢..."看著手裡圭賢寄來的生日卡片,裡邊字字句句都激著他眶裡的淚一滴一滴落下~
這是圭賢半年來第一次寫給他的信,他告訴他,他每天都在想他,還有...我愛你。
 
感動著,厲旭倒吸一口,收收眼淚,把信摺回信封裡,走到衣櫃拿出一款圭賢買給他的衣服,這是他最喜歡的一套,圭賢也知道...他今天就要穿著他去找他。
整裝梳理,厲旭這是邊哽著淚,邊穿著衣服,一邊又拉著泣聲,一邊吹著頭髮,最後亮著那雙眸,把淚撐在眼眶裡,對著鏡子拉出一笑,對自己說...他不哭,他要笑著去看圭賢...
因為...圭賢最喜歡看他笑著的樣子。
 
 
開著圭賢的車子,隔了半年,厲旭再次來到看守所...
走進,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向法警說出了自己的名字,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還是不是列在拒見名單裡?
法警沒有說話,直接走向裡邊的走廊,不像之前直接拿筆指著薄子給他看?
厲旭默默微笑著,他知道圭賢把他的名字去掉了。
 
這一次,坐在會客室的椅上,厲旭很緊張,半年了~已有半年的時間沒能看見圭賢,這思念...
不知道圭賢胖了還是瘦了?頭髮長了還是更短了呢?
皮膚有沒有變黑,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白呢?還有,還是不是...
厲旭不斷補捉著記憶中的影像,這半年...他無時無刻不把圭賢多想幾回,就怕在想起圭賢時,腦子裡存放樣子不夠清晰。
 
這時,門打開了~這心,小鹿亂竄的感覺,宛如回到最初,第一眼看見King哥的怦然心慟...
抬望那雙眸看見落入眼簾裡的人~厲旭剎時小愣一眼,下一秒不忘趕緊拉上咀角,揚露那一抹泛滿柔情靦腆的笑容~他希望圭賢能把他最喜歡的樣子,深刻看進眼裡存在腦裡。
 
看著一步一愣徐徐走來的圭賢,也在對著他微笑...
厲旭好開心,能感覺圭賢扛在肩上的沉重退了很多,面容不再那麼黯然。
雖然圭賢臉上的笑容很淺很淡,但是那雙眸好溫柔,深遂裡透出的深情好滿,好滿~
 
坐在椅子上,相目相視了好一會,他忘了要開口,而他也沒說話,似乎彼此都想好好看看對方。
厲旭說的沒錯,七年只會不斷加深思念,加深愛~
圭賢真的很想念厲旭,幾經吞哽將唇裡溶出的苦澀嚥下喉,撐住深遂裡漸漸激出的酸澀,不讓眼前已經紅了一雙眼的厲旭,因為他的眼淚而氾濫。
 
"你瘦了..."打破飽滿溫情的凝視,圭賢輕聲一句,那是厲旭讓他心疼的樣子
"嗯?有...有嗎?"愣一眼拉回忘情情卻的目光,厲旭羞澀著,摸摸自己的臉夾,想著是不是他憔悴了些,讓圭賢看著起了擔心
"你好嗎?"
".........不好。"聽著,又一小愣,厲旭看著圭賢,有意頓了一會後才回答。
 
這會,輪到圭賢也愣了,心頭那內疚不禁一湧而來,是不是他讓他不開心了
 
"看不到你,怎麼會好呢?"厲旭很認真的說著
"對不起。"
一聲對不起,厲旭遙遙頭,就是這容易,什麼氣都沒有了
 
"厲旭,我..."
 
等著,等著,才吐出來的這一聲我,想知道圭賢要對他說些什麼...不過看著圭賢那口欲言又止的愣樣,厲旭心又急了~
"你想說什麼?"
"生日快樂。"
"哦。"像被滅了火一樣,等個半天就四個字,厲旭有些小失望的擺下目光
"那信裡..."
"嗯?"
"都是我...想說的話。"
"................呵!呵..."呵一聲輕笑,圭賢分二次表達出的話語,厲旭想了一下下才意出圭賢的意思,是的,他知道...他知道圭賢想說什麼,他知道的...
那個我愛你,對,就是我愛你。
禁不住,為這麼一句,不過是暗語,眼眶裡又輕易的激出了淚光。
 
 
(((曹圭賢!時間到了,走吧~)))
短短的15分,不落幾句的話語,多是在兩情相望中流逝~
掃興的一聲指令,點點淚光閃得茫然,厲旭不捨的跟著站起來,微微的揪顫那雙手,真想失了分寸什麼都不管的緊緊抱住圭賢。
 
忽然,沒來得及反應的驚愣,這瞬間貼上的溫熱,那口柔軟,圭賢?
圭賢竟然大膽的含住他的咀,深刻牢實的吸著這片唇~
一切來得太突然,這久違的吻唇,想再確認這知覺時,耳邊隨即傳來激動的喝令聲...
 
(你幹什麼,退開,退開!)
兩口馬上被上前的法警,一雙粗魯的手戳開了兩身的距離,同時對圭賢突如的舉動,法警毫不客氣的拿著警棍棒落肩頭,為這過界之為毫不客氣的給一個警訓。
圭賢不在意,兩眼直視著,對厲旭勾了一抹微微的笑容,用這一吻來告訴厲旭,他的思念有多濃
"圭賢..."厲旭傻傻的呼著名,目光裡他告訴圭賢,他知道...
 
 
來不及說的話語,待在隔一天,厲旭早早就到看守所,心中有著很多話想親口對他說~
可沒想到的是,法警告訴他,因為圭賢昨天觸犯了會客之戒,被禁止了一星期的會客權利。
 
一星期...雖然有些失望,不過不要緊,半年都熬過了,一星期算什麼呢~
厲旭安份的回家了,安安份份的去上學,安份的待在家裡,安份的等著這一星期...
 
就在五天後的晚上,在厲旭和惠姨,若雨一道吃晚餐的時後,電視機裡~播放了一則讓厲旭此生都難忘的新聞報導...
 
"旭昇集團的副總栽陳家揚,下午在行駛國道的路上,和一輛卡車擦撞,車子在失控的高速中翻覆,據現場目擊者表述,被困在車子裡的陳家揚,因為開不了已經扭曲的車門,在引擎不斷爆出的火光下,被活生生的燒死在車內。"
 
"呵~~報應,真是報應!"惠姨呵出極至諷刺的一笑,遙遙頭,笑看這現世報
 
冷冷的目光,看著那則報導,明明是自己的親哥哥,可是卻一點傷感都沒有!?
該說什麼呢?惋惜年紀輕輕,擁有憶萬身家的繼承人?
還是不忍活活被燒死在車內的折磨?
對厲旭來說,他只覺得可笑,要說報應嗎?絕對是!
 
"咳咳,媽~那是厲旭哥的二哥耶,你還笑得那麼開心~"
"呃~~小旭,不好意思,我真的給忘了。"
"幹嘛說抱歉,你們不說,我也忘了。"
"那你會不會去看看?怎麼說~家豪哥不是跟你挺好的嗎?我想他心裡多少都會難過吧。"
"去那幹嘛,我又不是陳家的人,有什麼好看的,要是有事家豪哥他自己會打電話給我。"
 
咀邊話是這麼說,但真的不去看嗎?
不,厲旭想去,他要去看看陳兆昇有什麼反應,也想問問陳兆昇能有什麼覺悟!
 
這一起車禍,二度承受喪子之痛的陳兆昇,比起上次血壓飊升進醫院的情況更為嚴重,傳聞當晚即被送至醫院急救,也聽聞在搶救過後,呈現中風狀態,除了那顆頭還清醒之外,手腳都無法聽從大腦使喚,暫時只能躺在床上,即使將來復健,也逃不過坐輪椅的命運...
 
事發後的第二天,厲旭來到醫院探視,走到該屬病房,向家豪幾聲慰問後,厲旭平靜的走到病床邊,掛著不帶感情的目光,對陳兆昇說了長長一段他憋了很久的話。
 
"我來,不是想看你,不過我想你也不稀罕我來看你~~誰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,不過我突然想到,如果陳家揚現在還在牢裡的話,是不是就能躲過這一劫了呢?你知道這是什麼嗎?"
"厲旭,別說了。"一旁,聽著厲旭字字見血的話語,不忍年邁的父親躺在床上承受這些苦果,身為兒子,不管好與壞,多年養育對家豪來說,都是無法抹去的親情。
 
"呵~這是報應!你兒子會有此下場,都是你一手造成的!"沒理會家豪的勸阻,厲旭執意的把話接著說,對這被視為野種的厲旭來說,是何等可恨的血脈之親。
"夠了厲旭,你再說我真的生氣了。"
"家豪,圭賢是無辜的,15年了,你可知道圭賢是怎麼親眼看著父母活生生的死在自己面前?你又知不知道背著這15年的惡夢是什麼樣的折磨嗎?而他現還要承受牢獄之苦。這一切全都是拜他所賜!"厲旭擺手指向病床上的陳兆昇,睜著那雙憤恨的眼神,一吐圭賢這15年來的委屈。
 
"不過還好~~老天還挺公平的。"喘吐一口,厲旭說得極至痛快
"厲旭!"
"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,不該你的要是硬搶,總有一天會有另一個人從你手中搶走!~~~家豪,對不起~失禮了。"語末,厲旭總算肯罷口的離開了,而這也是厲旭在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後,一直都想對陳兆昇說的話。
 
沒錯,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!不論是何種方式,多...還是少。
想心存僥倖?踩著竹舟就算讓你渡過河川,也飄不過大海~
該還的債哪怕是兜轉了一甲子,還是會回到自己手中。
陳兆昇,領悟到了嗎?
笑嘆這已成的事實,就算是覺悟,也為時已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