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這樣的嗎?
還是像電影所演的,監牢裡惡向殘鬥,結群結黨,欺負孤身的囚犯?
為此,厲旭向大云求助,看看可否能買通裡邊的囚犯,好讓圭賢在裡邊有個照應~
可沒想到打傷圭賢的竟然是...
 
"沒用的,打傷圭賢的不是囚犯。"
"不是囚犯?那...那是誰打的,為什麼要打他!"
 
大云愣住口,為顧忌交代不讓厲旭知道的圭賢,猶豫著說與不說
 
"云哥,怎麼不吭聲呢?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"
"厲旭,我不可以告訴你。"
"為什麼?"
"因為阿King不讓我告訴你。"不想失信於圭賢,也不忍心放著圭賢一個人捱,左右為難的大云,姑且將圭賢當初交代他的話以傳話的方式來告知,就看厲旭有什麼反應再應變吧!
 
"他就是這樣,什麼都不讓我知道,以為這麼做就是最好...你不要理他,我不是那麼扛不起,云哥~你告訴我好嗎?就算幫不了圭賢,至少也讓我心裡有個底。"
"好吧,我告訴你,不過你不可以衝動,要知道你出了什麼事,我很難跟阿King交代。"
"我答應你,我絕不衝動。"
"其實...打傷阿King的...是看守所的長官。陳兆昇以財勢買通人脈,要人每天把阿King個別帶到禁閉室,除了打他一頓之外,只給他吃一餐。"
 
"為什麼要這樣?圭賢已經代他兒子坐牢了,為什麼還要凌虐他!?"
"為了他死去的兒子,你說這口氣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阿King?"
"那你們怎麼不去申訴?我們可以告他買通貪官,蓄意傷害不是嗎?"
"阿King不讓我們這麼做,也怕陳兆昇會找你麻煩。"
"什麼..."
"阿King一直不見你,就是不想你看見他被打傷的樣子,他怕你會衝動跑去找陳兆昇算帳。"
 
厲旭聽了心好愣好痛,圭賢又一次為了保護他寧願自己挨苦...
怎麼能不衝動,他巴不得現在直接衝到陳兆昇面前,管他是什麼親生還是沾著那幾滴血,也要痛罵他,狠揍他一頓。
 
"云哥,如果...如果我去告陳兆昇,說他綁架我,逼圭賢出面把罪扛下來,這樣是不是就能幫圭賢翻案了?"
"沒用的,阿King他是自辯的方式,什麼罪他都扛了。"
"他說是就是嗎?我也去自首說是我幹的,這樣法官相信誰!"
"問題是三位證人的口供和阿King穩合,你怎麼翻案?況且~二審已經判定最終定奪,不得上訴,除非你有直接證據,或直接證人。"
 
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難道真要束手無策看著圭賢受苦?無力著,厲旭好灰心...
 
"厲旭,你要知道~這是阿King自己的選擇,我們很難去插手,他也不讓我們幫。"
"他就是這樣..."慌著兩眼,厲旭喃喃自語的遙遙頭
"你要去哪?"眼看厲旭拖著那無力轉身踏出腳時,大云趕緊叫住人,就怕厲旭真的衝動
"你放心,我不會衝動...我只是想靜一靜。"
 
靜一靜?
想到圭賢每天受凌受辱,這心怎麼靜得下來...
忍著心如刀割的痛楚,在一路開回家的厲旭,忽然想到了讓圭賢脫離困境方法~
可行嗎?
 
"什麼,你要拿出生證明去找陳兆昇談條件?那怎麼行...他不會理你的。"
一回到家,厲旭馬上向惠姨要自己的出生證明,並重述了圭賢目前的情況,當然~打算登門找陳兆昇的念頭,馬上遭到惠姨的極力反對。
 
"他要是不理,我就向記者通報,說我是私生子,把事搞大。"
"不行!這樣做你不但會傷害你自己,而且你會有多難堪你知不知道。"
"能有多難堪?我又不是什麼公眾人物。"
"可是..."
"惠姨,我不能再拖了,要不是因為我,圭賢根本不用吃這些苦,他明明知道我是陳兆昇的兒子,寧願讓他折磨,也不讓我的身世曝光,我還顧忌什麼?"
"唉~反正我是勸不動你了,你要去是嗎?我跟你去,不然我不放心。"
 
 
25年前,抱著小旭和二張證明書,換回無情的聲語,無效而返的芬姨~
25年後,再拿著相同的證明書,以及一份DNA檢查報告...
這一次,事隔25年,是否還是一樣無情?
 
走進辦公室,穩穩坐在那張氣派十足的董事桌前,陳兆昇掛著冷冷的眼神,咀角微微勾拉那一抹得澀,笑嘆眼前無知小卒,竟然敢斗膽上門來跟他講情面?
 
"我說你會不會太天真了,我可是死了一個兒子,讓他坐牢簡直太便宜他了,不好好折磨他怎麼洩我的喪子之痛!"
"那你說,究竟要怎麼做你才肯罷手?"
"想要我放過他嗎?呵~~很簡單,叫他賠一個兒子給我。"
"真的?只要賠你一個兒子,你就不再找他麻煩是嗎?"
"呵呵呵~~你是沒聽清楚,還是傻了?"
"我是認真的!"
 
"呵呵呵~~OK,你傻我就陪你玩,只要賠我一個兒子,我跟他就從此不相欠。"
"你說的,你可別反悔了!"
 
陳兆昇聳聳肩,一笑置之的再呵一聲~
 
"這二張我的出生證明還有DNA報告,父親欄位上有你的名字。"
"呵~~幹什麼?就二張破紙就想認親認戚?你傻得還真狂妄!"
"你要是不相信,儘管拿DNA去驗一驗...不過我告訴你,如果不是為了圭賢,我這輩子都沒想過要把這事說出來,更加不會認你這個負心棄義的父親!話我說完了,別忘了你承諾的。要是你反悔,就別怪我丟盡你的臉。"語末,厲旭和惠姨安然的離開了這間辦公室。
 
陳兆昇沒有把人攔下,拿起厲旭擱下的二張證明書再看一次~
父親欄位上,清楚的寫著他的名字,而母親欄位上...對陳兆昇來說,以嘉嘉身為舞小姐的低賤,就想為他生下一個兒子?是何等不屑!
可是~撇開這低賤的身份,厲旭確確實實真是他的兒子?
 
陳兆昇不敢冒險,但又不想張揚此事,私下到醫院也給自己檢查了一份DNA,而報告顯示他和厲旭的比對為百分之95,醫生表示以這比例,只有父子關係才會有這麼高的比對。
 
驚訝嗎?無端多出了一個兒子,還是一個曾經他根本不承認的野種...
雖然陳兆昇無視那所謂的口頭承諾,不過~想到厲旭口出狂言要丟盡他的臉,這倒是不得不讓陳兆昇顧忌著厲旭的身份。
何況虎毒不食子,再不屑這野種,也沒道理去傷害自己的骨肉...
可恨的是...是不是真要為了這個兒子,跟一個害死兒子的人一筆勾銷?!
 
 
一星期後......
 
隨著一天,一天,看著圭賢臉上的傷一次比一次退減,厲旭真的很安慰,總算他為圭賢做了點事,真的互不相欠了嗎?
希望吧~
厲旭沒那心去想,至於陳兆昇會不會來認他這兒子,要求他改名換姓?
隨便了,只要圭賢沒事,什麼都無所謂~
 
這天,坐在會客室裡,厲旭和往常一樣的,帶上那抹靦腆,等著圭賢來,等著圭賢少少的挑上一眼來看他...
 
一會,圭賢走進了會客室,看著裡邊的他在看見自己時,隨之綻放的那抹笑容...
厲旭的笑,還是那麼甜,那麼溫暖~
慢慢走來的圭賢,厲旭覺得有點怪,每次總是垂著臉沒敢抬起頭來看他的圭賢,今天~不只一直看著他,抬亮的那雙深遂還充滿了深情,那是...那是已經多久沒再看見的眼神?
 
"圭賢,你...你知道嗎,我等你這麼看我等很久了,我好開心。"這話,厲旭帶上甜甜笑,滿足著~雖然圭賢還是一樣沉默不語,但至少~圭賢已經慢慢有了勇氣來看看他。
 
 
不過~~以為有了這點突破的厲旭,隔天滿心歡喜歡再來到看守所時,法警表示圭賢又把他的名字寫在拒見名單上?!
為什麼呢?厲旭真是想不通...昨天不是都還好好的嗎?
法警拿出了一封信遞給他,說是圭賢要交給他的信...
看著手裡這只空白的信封,厲旭很不想抽出裡邊的紙,他很怕圭賢會在信裡再對他說出教他放棄的話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厲旭,對不起~對著你我沒有勇氣告訴你,只好對著紙寫下來...
我知道你看了會很失望,但我真的沒辦法,我沒辦法面對你,我沒辦法看著你每天大老遠跑來卻要當什麼事都沒有,我更不想你每天想著一個不能陪在你身邊的人。
這七年,太沉重,原諒我沒有用,我沒有這個勇氣,我承受不起這個愛,不要再為我做些什麼,就讓我平靜的去度過這七年,好嗎?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這信,厲旭還是看了,這意料之中的內容,圭賢還是沒能走出這個錯誤的深淵,就連對著他的勇氣也沒有...
拉一聲哽泣,厲旭抹一抹眼淚,心很痛,但他知道圭賢的心更痛,他不能失望,絕不可以~
 
沒辦法面對他,是嗎?(不要緊,我們就不見。)
捨不得他每天大老遠跑來嗎?(OK,我不去。)
想要平靜的度過這七年?(好,我陪你。)
 
厲旭這樣在心裡給自己答案,也順著圭賢的意思,不再去看他,不再讓他為難,不再逼著他來面對他~
但是要他放棄,不可能!
 
二天後,厲旭再來到看所守,這一次他沒有要求會客,而是拿出一封信,請託法警轉交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圭賢,二天沒見你,對你的思念又堆了好多,你說沒辦法,我也沒辦法。
我可以不去看你,不要為難你,但是~你沒辦法阻止我想你,寫信給你。
 
你說你不想我每天想著一個不能陪在身邊的人?
對不起~我沒辦法做到,我一定會想,也一定會等!
 
你不想我再為你做些什麼?那你呢?你可以為我做,為什麼我不可以?
你怕我受傷,怕我有危險,怕我孤單,怕我難過,那我呢?
我難道不怕你傷心難過嗎?看著你受傷我心裡難道不痛嗎?
放著你一個人在那裡孤單,難道我不心疼嗎?
我說過,我沒辦法阻止你怎麼想,但是...你也無法阻止我怎麼做。
七年一點都不沉重,七年除了只會加深我對你的愛,對你的思念以外,其他什麼都沒有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看完了厲旭留給他的信,圭賢的心很複雜,很亂...
這就是他的厲旭,不曾改變的固執,任他怎麼甩都甩不掉,怎麼滅也滅不掉的愛
。固執的厲旭如信裡所言,沒有再來看他,沒有再為難他來面對。
可固執的厲旭,每天都寄來一封信,在信裡留下他的思念,他的愛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