獨自來到昔日常來的海岸,遠遠眺望不著邊的一片汪洋,圭賢的心情也像這大海一樣,浮浮沉沉,捉不住方向,也拿不定主意~
 
鈴鈴~~手機響著,昌垊打來了電話,告知家豪已經前去探視厲旭的消息,這消息讓圭賢這顆載浮載沉的心,稍稍靜了下來。
走到這一步,避不開的早知道,那是大云曾經提醒他的局勢,而自己卻沒有壓下思念,放由厲旭回到他身邊,才讓今天厲旭成了陳兆昇的籌碼。
 
抬頭再望向那片海洋,距離二審還有十天,想起對陌生床有著恐懼的厲旭,要怎麼孤身度過被禁箇的這十個夜晚?
想到這點,圭賢的臉更苦了,難以原諒自己無辜拖累厲旭飽受那份驚慌。
 
二審翻供...
呵~可笑這翻供,要那些被下藥被強奸女人為那個畜生翻供?來說是自己心甘情願?
呵!不可能,那簡直是污辱中的污辱!
可是...倘若做不到讓證人翻供的要求,又怎麼能讓陳家揚無罪釋放?
做不到,厲旭怎麼辦...而陳兆昇...
對,厲旭是陳兆昇的兒子,如果讓他知道會不會放過厲旭?
 
沒有焦距的一雙愁眸,在想起這一層血緣關係後,亮起了目光,流露了希望。
趕緊的,圭賢回到車上開往惠姨家,雖然知道免不了惹來一頓罵,不過,始終厲旭的身世還是得尊重養育他的惠姨,徵求她的同意。
 
火速來到惠姨的住所,這第一眼入目,看見圭賢看不見厲旭,惠姨的面容十分不悅,打著火氣走向到面前,拖口就問"小旭呢?你把小旭帶去哪了!"
惠姨很簡單,不管對他是什麼態度,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保護厲旭,而他不僅沒有好好照顧他,還看著他讓人擄走...
 
啪~!這是意料中的一掌,只是一掌,圭賢根本不滿意,這太便宜他了,沒有他厲旭根本不需要挨這個苦。
 
"我都說了,你們繼續在一起不會好結果,我已經叫你放棄,為什麼你還讓他去找你!"
"對不起...我..."
"你以為來告訴我就可以救他嗎?你別傻了!陳兆昇他根本不認小旭這個兒子。"
"什麼!"
"當年就算拿出小旭的出生證明,陳兆昇還是認定小旭是個野種不是他的,而這25年來,他完全不當一回事,你認為他會看在這點血脈的份上放過你嗎?"
"我沒想要他放過我,我只想把厲旭要回來。"
"禍是你闖的,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,都要把小旭給我救出來!"
 
禍是你闖的...
聽其這一句,恍然中圭賢悟到了,也想到了,他知道該怎麼做,他知道...
愈見沉重的面色,找到出口的他,臉上不但抹不出一絲笑容,也見不著鬆懈,反而多加了愁帳,苦澀,抑鬱~
 
第一天過去了,挨了整晚的心痛與擔憂,失眠的圭賢,僅僅只睡了2小時,就在牽掛中勾醒,起床後,什麼都沒做的直接走到衣櫃,將厲旭的衣服放在一只行李袋裡。
 
帶上這些衣服,在整裝梳洗後,不停一刻的就出了門,邊開著車,邊打出了電話
"昌垊嗎?不好意思,我有個東西,能不能幫我想辦法帶給厲旭?"
 
還是一樣,只有找昌垊才能知道厲旭的情況,也才能把東西交到他手裡
 
"這麼一大包,裝什麼?"
"衣服,他喜歡乾淨,穿著髒衣服他會很不舒服。"
"那也太多了吧,不是才住十天嗎?"
"這些都是他喜歡的,我不知道他想穿哪件,只好都放進去。"
"呵~既然這麼多,應該不差二件哦~"
"什麼意思?"
"把你的外套,衣服脫下來~"
"要我的衣服做什麼?"
"快脫吧你,衣服有你身上的味道嘛,他一個人在那裡,總要有點讓他熟悉的東西,帶在身邊定定心囉~"
"我...我都沒想到...那,那也把我這些帶去吧。"說著,圭賢逐一卸下手錶,脖子上的鏈子
 
"這鏈子...不是厲旭的嗎?怎麼掛在你脖子上了。"
啞著口,圭賢垂了一眼心虛,沒好意思說出自己親手從厲旭脖子上扯下它
"說不出來就省了,好了~我可以走了吧,有沒有什麼想對厲旭說的?"
愣著,圭賢無奈的垂下那雙眸遙了遙頭
"不是吧,一個字都沒有?"
又愣了一會,圭賢還是吐不出一句話來,不是沒有話想對厲旭說,只是每一句都讓他說不出口~
 
昌垊沒有再探問,將圭賢身上卸下的衣物塞進袋子裡,隨後轉手將行李袋交給家豪,並對家豪簡略的叮嚀了一下~
收到衣服的厲旭,冷冷的心馬上飄過一陣暖,臉上也漸漸揚起了柔柔的雙眸,看這模樣家豪真的覺得,厲旭不只是深愛著阿King,就連依賴的程度也比他想像中還要重。
不過看見厲旭漸漸暖起的笑容,家豪心裡也得到了些許的安慰,尤其是內心那份抱歉。
 
這時~~忽而厲旭突然倒吸一聲泣,家豪小愣了一下,趕緊問上
"怎麼了?好好的怎麼哭了?"
"沒有,沒什麼..."
雖然厲旭沒有解釋,不過光看厲旭捧在掌心裡那條鏈子,也知道為什麼~
 
對厲旭而言,有了鏈子在身邊,這第二個夜晚,厲旭不再像昨夜那樣以淚洗面,僅僅在思念中紅著眼眶。
 
到了第三天早上,圭賢再出門,一個人拿著一只牛皮紙袋,來到一間代書事務所...
要做什麼?只有他自己知道~
至於大云和銀赫,在得知了厲旭被禁箇的消息後,想幫忙卻被圭賢擋下了,不為什麼,只是他無法用厲旭作賭注,至少~現在厲旭很安全。
 
不借助大家的援手,一個人面對的圭賢會如何挽救局勢?
 
第四天,圭賢又一個人出去了,去了哪裡,做了什麼,沒有人知道
接著第五天,第六天還是一樣,能感覺圭賢這雙腳踩得很匆忙...
到了第七天,青青得知了消息,也趕來了大云家,銀赫問她怎麼想,青青是很猶豫,不是不想救厲旭,而是~~這是King哥一直想完成的事,如今為了厲旭真要功虧一簣嗎?
那麼當初為了讓家揚上勾,出賣自己的身體,豈不成了笑話?
 
 
第七天晚上.........
 
圭賢來到大云家,手頭提著一只箱子,要銀赫與大云都來,似乎有著很重要的事要交代...
坐在沙發,圭賢獨座一席,將箱子端放在茶几上,壓開了扣鎖,而後推至倆人面前銀赫一臉迷糊的在疑愣中將箱子打開~
箱子裡邊裝著一疊疊的美金,銀赫和大云小驚小愣的看向圭賢,等著他來解釋這筆錢...
 
"這些錢...是我這幾年的積蓄,我把它全都領出來,箱子裡一共有80萬美金,云哥~我想你幫我把這筆錢交給厲旭,還有這幾份保險單也幫我交給他,另外這份文---"
"等等...等...你這是幹嘛,交代後事啊!"忍不住銀赫把話打住圭賢這話是愈聽愈讓人感到不安
"你聽我說完~~赫哥,這份文件是房子的所有權狀,我已經簽了轉讓書,等厲旭回來時,你讓他簽個字,把房子轉至他的名下,我不知道來不來得及,總之一定快!"圭賢一邊一邊拿出一份文件,不急不徐的把事逐一交託。最後,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只十字架造型的鑰匙
"還有這把是我在寶藍銀行保險櫃的鑰匙,幫我一起交給厲旭。"
 
"你到底想幹嘛。"
"如果你們想幫我,就不要問那麼多了。"
"那怎麼行,你不說我不會幫你的,你自己想清楚。"銀赫擱回拿過手的文件塞回鑰匙,拒絕這莫名的請求
"你打算自首?"靜靜坐在一旁端倪,都沒說話的大云,直接把心裡猜測的情況說出口
 
沒有說出否認話語的沉默,又豈會看不出心虛,這一路配合圭賢的銀赫,實在是無法理解圭賢這樣的決定
 
"不是吧,你瘋了你,搞了半天還要放走那個淫賊,青青白幹了嗎?還有你~做這麼多為了什麼?你還要把自己毀掉?"傻眼,銀赫真的傻眼,不完是為了替青青抱不平,而他覺得這代價太大,也不值得
"阿King,我明白你擔心厲旭,但這不是唯一的方法,還可以有出路,你不要那麼衝動。"這樣作法,向來看事遠闊的大云,也一樣不表讚同
"他綁厲旭,你不會去綁家豪嗎?一命賭一命,我就不信陳兆昇會連兒子都不顧。"
 
"不,我不想再賭,更不能...用厲旭來賭,我輸不起。"
"呵~你這麼去自首,擺明就是輸了!"
"在我看到厲旭被扯爛衣服的時後.....我已經輸了。"圭賢說得很認真,而眼底沒了自信,也無心再戀戰。
 
靜著,彼此都為這遺憾揪眉皺眼無力的撇下了目光,感嘆阿King這一路撐了這麼多年,以為可以捱過來的人~~
大云沒有多勸,他知道阿King真的累了,但是不是就由著他把前途和自由都賠上了?
 
"謝謝你們幫了我這麼多,讓你們失望我很抱歉,厲旭...就麻煩你們,如果將來他有什麼困難,還是什麼...幫幫他。"說完,圭賢擺下目光,輕輕嘆了口氣,有遺憾有不捨,更多是痛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第8天夜晚.....
 
家豪不漏一天前去探視厲旭,不過這一次再來時,多了些沉重~
沉重於稍早在電視新聞裡,看到一則令他感到詫異的即時報導,沒想到阿King竟然會向警方自首,說明二哥被控下藥迷奸是由他一手策劃,威脅被害人設局誣陷陳家揚?!
 
走到厲旭被禁箇的房門前,家豪愣了一會才敲門,不知道厲旭如果知道時,會有什麼反應?當然~此時此刻,這是務必要隱瞞的真相!
 
"怎麼了?前幾天還好好的,今天怎麼又愁著臉了?"原以為是自己沉重的心情,連帶看著厲旭也沉悶了,不過幾句下來,厲旭那口沒聲沒氣,和那臉無助焦慮,彷彿又回到被禁箇的第一天,難道...他也知道了阿King的事?
"在想什麼?"家豪小心的探問著
"我...我很擔心。"
"擔心?你擔心我二哥的案子?"
"嗯,家豪~我可以肯定阿King不會翻供。但是~我也知道他絕對不會讓我留在這裡。"
 
"所以?"
"我不知道他會怎麼做,我怕他.....家豪,你能不能...能不能帶我出去?我知道你也不忍心看我待在這是不是?"
"厲旭,我可以每天來看你,還讓人看著你,不讓你被.....已經是我父親給我最大的讓步,他已經失去我大哥,他一定會想盡辦法保住我二哥,我不敢觸怒他,也不能拿你的安全來冒這個險。"
"我不怕,你幫幫我,我求你...你帶我出去好嗎?"
"厲旭,你還不明白嗎?不是我不想,是我沒辦法,外面都是我父親的人。我怎麼..."
"那你報警,你幫我報警。"
"不行,我怎麼可以出賣我父親。"
"什麼都不行,你還來做什麼!你走.....走啊!我不需要你來可憐我!"失望的厲旭愈說愈激動。
 
看著厲旭情緒愈來愈大,無力做些什麼,家豪無奈的嘆口氣,默默退至房外,就讓厲旭一個人冷靜一下吧。只要再熬個二天...
再二天厲旭就不用被關在這裡,而他~也不用再擔心父親何時會改變主意,來對厲旭作出任何報復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