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你很振定哦~兩把槍對著你,雙腳一步也沒退,還知道要顧著你的小情人,你不是已經打算把他甩了嗎?"
"誰派你們來的?"
"這還用問嗎?自己幹了什麼事,你應該很清楚。"語末,男子擺一頭,向同伙示意抓人的動作
 
"等等,這事不關他,要抓就抓我。"眼前走上的人,圭賢擺出一只手掌,把話挑明。
"不要,我要跟你去。"
"別鬧了厲旭。"
"我不管,你休想甩掉我。"雖然知道固執得不是時後,但對厲旭來說,不管處境有多危險,他只想待在圭賢的身邊
"厲旭!"
 
"呵~你這小情人真可愛啊,我可不能讓他失望了~"
"阿虎,別抬槓了,快抓人吧,要是一會有人來就麻煩了。"
"不好意思了兩位~要是不想我們動手動腳,你最好識相一點,安靜的跟我們走,否則別怪我對你的小情人動粗。"
 
敵不過二把槍頭,再不願也得認份的跟著這票人,默默走出屋子,搭進電梯~
到了停車場,兩人被壓進一輛廂行車,圭賢很小心的護著厲旭,深怕厲旭的腳傷有什麼差池。
厲旭還是一樣,儘管內心免不了畏懼,但至少目前為止,圭賢還在他身邊。
 
一路上,圭賢很沉默,靜靜的想著,思考待會將會面臨的各種逆境,身邊~看進那雙憂心的深遂,厲旭揪了揪捥圭賢手肘上的手,亮著那雙明眸,告訴他想知道他的心情。
 看著,目光裡~圭賢充滿了歉疚,咀邊有著很多不能說的話,沒敢多看幾眼,莫奈的嘆一口自責,但希望這件事,不要傷及厲旭。
 
車子駛進了一棟別墅,眼前這棟圭賢並不陌生,多少次來到這遠遠看著,提醒自己裡邊住著造就一場悲劇的禍手~
跟著被帶進一間書房,眼前坐在桌前椅子上的人,那張面孔,刻在幼小記憶裡的面孔,那醜陋的記憶。。。看著,圭賢的眼神即刻銳變,閃出了一道憎恨的目光。
 
"看你那雙眼,好像很恨我?"
 
恨,當然恨!
等了這麼多年,一步一步都是等著看見陳兆昇的報應,儘管上帝不長眼的幫著壞人,圭賢也不會忘記自己這雙眼所親眼看見的一切!哪怕是現在騎虎難下,圭賢沒有一絲畏懼。
 
陳兆昇靜靜盯著圭賢的眼神,端視了好一會後~
"看樣子,你針對的人不在我兒子。"
"上樑不正下樑歪,你這種人渣教出來的兒子注定跟你一樣!"圭賢這話說得直說得冷,帶上他的憤恨,字字帶哽的從心口托出。
"是嗎?在我的地盤還這麼囂張?"語末,陳兆昇向身邊隨從使了個眼色,接收到這一眼,隨從即是上前從圭賢身邊架開厲旭,將他拉至一旁。
 
"圭賢。"鬆脫的指掌突然失去了依靠,厲旭慌著雙眼害怕的喊出聲,而圭賢那雙仇視的目光馬上敗露驚慌
"呵~很好,這樣的眼神看著好多了。"陳兆昇呵笑一聲得澀,滿意地再看看圭賢那張倉皇面容
"你要幹什麼,放開他!"
"你搞死我兒子,現在我讓人搞你的小情人,很公道吧?"
"什麼?!"
 
話完,厲旭被兩名男子甩到沙發上,一人抓一手壓制著,厲旭面色青白驚慌的掙著兩手,頑強的和兩名男子互相拉扯...
嘶~!糾纏中,男子使力一抓,撕裂厲旭的手袖。
看著,圭賢愣大眼瞳,心急心慌的放聲怒喊~"不要,住手!住手...不要碰他!"
 
無效的喝止聲,沒有陳兆昇的指令,兩名男子根本沒有停下的動作~
厲旭很惶恐,胡亂的盲踢兩腳,死命跩著被緊緊纏住的雙手,不讓男子壓上身子,可這掙扎反向惹來更是粗爆的壓制,男子一揪一扯的拔著厲旭的衣服。
 
眼看厲旭身上的衣服被扯得撕爛,激得圭賢把手一揮無視抵在兩邊的槍口,儘管把槍的人跨一步堵上槍頭警告他,可眼前還在拚命抵抗的厲旭,圭賢根本顧不得那口槍,再揮一手,衝向沙發亂舞亂踹的轟走抓扯厲旭的惡狼。
 
"厲旭。"趕走了人,圭賢即是將厲旭撐坐起來,滿手心疼的框在手裡護著。
厲旭真的嚇到了,棲在圭賢的懷裡,一個聲也吭不出。
"別怕..."吞下一口驚慌,圭賢趕緊脫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厲旭身上,撫撫他的背,牢牢的摟著他~
 
"呵~瞧你這麼緊張他,連二把槍對著你不害怕?看來我可得好好利用他。"
"這是我跟你的私人恩怨,不關他的事!"
"承認了?究竟我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怨,逼得你要拿我兒子出氣?"
"你勾搭我媽,還設局搞垮我父親的公司,我會饒了你這王八蛋?"圭賢壓根沒想埋藏,這是他等了多年都想飊出口的怒吼
"原來你是曹XX的兒子,我真是大意,沒有好好安置你這個孽種才讓你有機會來搞我兒子!你說我應該怎麼回報你?"
 
"栽在你手上我認了,但這件事重頭到尾都不關他的事。"
"怎麼會不關他的事,他可是我的一張王牌,沒有他我怎麼讓你聽話。"
"你到底想怎麼樣!"
"很簡單,我兒子現在蹲在牢裡出不得,人是被你搞進去的,想要拿回你的愛人就想辦法把我兒子帶出來。"
"........"
"別跟我說你不認識那位青青小姐,再過十天就是二審開庭日,要是沒有翻供,我就每天找人輪奸他!"陳兆昇亮著那雙犀利的眼神,冷冷的烙下一句,為這擄人交易鎖上時間。
 
聽著,顫愣失色的面容不止是圭賢,厲旭也愣了,驚傻的看著陳兆昇一眼,再看回圭賢,呆滯著,張著那口無助吐不出話,他不想為難圭賢,但是他真的很怕。
 
"人我會替你好好照顧,只要我兒子無罪釋放,我自然會放了他。"說完,陳兆昇擺擺手,指使手下上前把厲旭帶走
"不要,你不要抓他,我答應你,我一定想辦法讓你兒子沒事。"
"呵,曹先生,你真會開玩笑,放了你們,我兒子還有機會出來嗎?"
"不會,我一定做到。"
"這裡由不得你作主,把人給我帶走!"
 
愣看二名手下迎面而來,為剛才留下的驚嚇,厲旭縮著身子緊抓圭賢的雙手,側過臉淌著盈盈淚眶,聲吐驚慌的向圭賢哭求~"圭賢,不要丟下我。"
"厲旭...對不起..."
"圭賢..."
"你等我,我一定會帶你走,我一定會...厲旭..."緊扣的十指抓不住手裡的他,圭賢眼睜睜的看著厲旭在他身邊被拉走,看著厲旭被拉出書房,直到最後一眼,厲旭還淚眼婆娑的對他遙著頭,知道厲旭在害怕卻無能為力去保護他。
 
這刻,圭賢更恨了,殺出極至冰冷恨之入骨的怒光看著陳兆昇。
"我警告你,你要是找人碰他,還是凌虐他,我一定讓你後悔!"
"放心吧,我兒子能不能出來,我可要靠他,你最好別耍花招,我能把你抓來一次,就有本事抓你第二次。"
 
就這樣~結束了口頭協議,圭賢離開了,留下了厲旭~
而陳兆昇將厲旭帶到一間小屋,關在一個簡陋的房間裡,派了五個人看守。
 
離開的圭賢,馬上攔了輛計程車,匆匆忙忙的趕回住所,用厲旭的手機找出昌垊的電話
"我是阿King...厲旭現在被陳兆昇禁箇,我想請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"不放心厲旭一個人待在陳家,圭賢選擇了昌垊,但希望曾經為厲旭抱不平的昌垊能信得過。
 
接到這通電話,昌垊很驚訝,不是驚訝阿King會來求他,而是厲旭成了兩者相鬥的棋子,他知道阿King在擔心什麼,雖然陳家與他無關,對陳兆昇也不熟,但對厲旭身處的困境,昌垊有份抱歉~
為這抱歉,昌垊將這事告訴了家豪,也試著相勸~到底十幾年朋友,他很清楚家豪的本性並不壞~
 
"什麼,厲旭現在在我家?"
"是啊。"
"我父親抓他做什麼?"
"他要阿King交出你二哥案子的關鍵控訴人。如果交不出來,厲旭...會很危險。"
"既然這樣,那就阿King把人交出來不就好了。"
"你知不知道,你父親剛剛差點讓人把厲旭給強了。"
"什麼?"
 
"家豪,我不知道你現在對厲旭是什麼感覺,曾經他相信你,可是你利用他,現在他被關在裡面,你父親還會不會找人去凌虐他,沒人知道。"
"不會,我父親不過是想把我二哥保出來而已,要是他對厲旭做什麼豈不是把阿King惹火了,這樣對他根本沒好處。"
"他已經死了一個兒子,你覺得他會這輕易放過阿King 嗎?"
"那你要我做什麼?把厲旭救出來嗎?要是讓我父親知道了,豈不是讓他真以為我跟阿King 是一伙的。"
"家豪啊,現在不是要你救他出來,是要你在這段時間找人看著他,如果你不幫厲旭就沒人可以幫他了,況且他腳傷都還沒拆線,要是傷口發炎,沒人照顧他的。"
"........"
 
話到這裡,看見家豪的眼漸露了憂心,昌垊的心裡也鬆了口氣,他知道家豪不會無視厲旭的安危。
昌垊沒有看錯,在這談話結束後,家豪就趕回家了~
要說對厲旭還存著什麼感覺?其實家豪也不知道...
說愛?談不上。說是朋友,又好像多了什麼,而這份情誼何來的勇氣,寧願冒著被父親的質疑,也要前去探視?
 
來到厲旭被禁箇的房間,打開門的那一眼,看見厲旭一臉呆滯的抱著兩膝縮在角落,家豪的心頭不禁揪了一下,也避不了那份自責
"厲旭。"
"嗯?家豪..."
"你沒事吧。"
"家豪,你幫幫我,帶我出去好不好?"
"對不起,我沒辦法這麼做。"
"那你來做什麼,你走...我不想看到你!"厲旭很失望瞥下兩眼,側著身子往角落又縮一點
 
"我知道你在怪我騙你,但是我真的沒想過我父親會用你來威脅阿King。"
"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,你不只騙我,你還讓圭賢誤會我,現在他把我一個人留在這,你開心了!"
"如果我告訴你,是阿King要昌垊來告訴我,你心裡會不會好一點。"
"你說什麼?"
"他不放心你一個人在這,找昌垊來勸我,叫我幫忙照顧你。"
"真的?真是阿King?"
"嗯...你不要怕,這段時間我會找人看著你,不會有人欺負你。"雖然家豪這番話讓厲旭鬆了些心,可內心那份恐懼,還是害怕著。
 
一會,家豪吩咐了外頭看守的跟隨,將站在外頭等候的醫生帶進來,為厲旭仔細的診視腿上的縫合線,也重新上藥包紮
"還痛嗎?"厲旭遙遙頭,沒有吭聲來回應
"你認好這位醫生的樣子,每天他會來幫你換一次藥。"
厲旭順勢看一眼,馬上又擺下目光,能感覺厲旭對這環境充滿了恐懼,這讓家豪看了更多些不捨
 
"你有沒有看些什麼書,或是想吃什麼?我讓人給你拿來?"
"我想見圭賢..."
"你知道這不可以。"
"除了圭賢,我什麼都不需要。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的關心。"
 
被禁箇的厲旭還是不退那股倔氣,不過這份倔氣看在家豪眼裡,突然有種羨慕和忌妒~
羨慕阿King 能有一個這麼信任他的人,也忌妒阿King有一個這麼愛他的人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