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子開回到住所大樓,背上滿身荊棘,只想避回家裡再醉一場的圭賢,在從電梯搭往的13樓踏出時,忽見惠姨就站在家門前?!
圭賢頓下了腳步,愣著那未知的目光,已經沒有氣力的他,為惠姨的出現完全沒有一絲期望,為什麼而來?圭賢不知道,也沒心力去猜~
 
專程為厲旭而來的惠姨,從見到圭賢的那一刻,直至走進屋子,看著他端上茶水,而後來到沙發上坐下來...眼前的圭賢,完全不見昔日昂首俊峭,充滿幸福的容光,只見那一身頹廢沮喪失志的神態。
想起他的遭遇,惠姨真的不忍心,但又想到厲旭將來有可能要面對的打擊,這心再軟也得壓下。
 
"厲旭在醫院都四天了,你一次也沒來看他,怎麼?沒臉見他嗎?"說著這話,惠姨的眼神還是和剛才一樣,端視著圭賢的面容,不過...圭賢還是那副失志的模樣,至此,還未挑上目光,依舊垂著那道無力的深遂,僅僅豎著他無法封鎖的耳根,靜候聆訓...
 
"這樣也好,我這次來也是希望你能放棄厲旭,別再找他。"
"為什麼?"就連回這一聲,圭賢的眼簾還是垂著的,沒敢帶正眼來看惠姨,這心如同無法面對厲旭一樣。
惠姨頓著口,於心裡油生的母愛小小掙扎著,圭賢傷了厲旭她是很生氣,但在得知他和厲旭一樣都承受陳兆昇所帶來的罪孽,這個痛豈會少了體會...
其實,以圭賢現在頹廢的樣子,已教惠姨無法去否認圭賢對厲旭的愛,明知道這掙扎是多餘的,惠姨還是免不了軟了心。
 
此刻,儘管惠姨突然靜下來,圭賢也一樣沒有反應,他的心很累,沒有多一分的力氣可以再承受下一把箭,只能維持著規律的呼吸,心跳~~
 
"因為小旭的親生父親就是陳兆昇。"遺憾著,惠姨輕嘆一口,壓住心逼出擱在咀邊遲遲放不出的真相。
小旭的親生父親就是陳兆昇...小旭的親生父親就是陳兆昇?!
在耳根忽聽這一句真相,無心無力的圭賢沒有馬上反應,可在下一刻這一句擾進腦裡後,傭懶縮在深遂裡的眼瞳,一愣一愣的打亮眼...
 
陳兆昇...是厲旭的親生父親!!!
對著惠姨,打起的深遂,這正眼頃刻顫愣那呆滯的目光,這是...怎麼會...厲旭怎麼會是...
 
"我為什麼知道並不重要,是是非非怎麼都與我無關,我只知道怎麼才能讓小旭不受傷害,你們繼續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,不論是你還是小旭,都扛不起。"
"厲旭...知道嗎?"
"不知道,從小到大他就不曾多問爸爸媽媽的事,我也沒想過要讓他知道,可是...紙始終包不住火,哪一天要是小旭知道,你說他會怎麼樣?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未來,就當是我自私,對不起。"
 
惠姨走了,圭賢還呆愣那雙眸想著惠姨每一句話~
沒有多一分的力氣可以再承受下一把箭的他,還能維持著規律的心跳嗎?
為什麼會是這樣的一個果?兜兜轉轉15年頭,彷彿又回到了起點...
這是什麼...報應嗎?可這報應為什麼不是陳兆昇?
不,不該是這樣的,他才是受害者,這報應不該是在他身上,更不該是在厲旭身上!
 
(厲旭...)吐在心口他的名,僅有的知覺只有一個痛,痛至心悱,痛至腦髓,痛至麻木,沒法吭聲,沒法呼吸~沒有理由,沒有藉口,更沒有勇氣...
沒有了,什麼都沒有了,這世界...不是...不是這個世界背棄他,而是他不屬於這個世界。
 
容不下他的世界,帶著這份心死,圭賢糜爛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,把酒把杯的將自己灌得爛醉,放逐自我,沒有再出屋子,也沒有接任何電話~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叮咚叮咚~~叮咚叮咚~~~站在門外,銀赫按了又按,對遲遲沒動靜的門板嘆頭嘆氣著
"阿King,你要是再不開門,我真的要找人來開鎖了!"
 
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~~~銀赫愈按手愈急,火氣愈大,沒放手的壓在門鈴猛按著可就是不見圭賢來應門
"該死的,還不開門!"銀赫悶著一把臉,雙手插腰重重嘆出一口氣,幾經瞥眼瞧看呆站一旁的大云,還掛著那張面無表情的神色....."喂,你可說句話,想想辦法行不?"
"他不想開,你按到手抽筋也沒用。"
"那怎麼辦?由著他啊?"
 
怎麼辦?當然,彼此都知道,除了把厲旭帶回來之外,還能怎麼辦?
大云使了個眼色,銀赫知道他的意思,於是倆人安靜的搭回電梯~~
是的,管他失禮於誰,不客氣也要試一次了!
不過~~寸步不離的惠姨,該怎麼做才能避開她的耳目將厲旭帶離病房呢?
 
 
"什麼?要我支開惠姨?"
反應對方所提出的請求,被大云找上的烔植,莫名的被拉上車,隨後帶到某個空地帶下車,並說出了他們此行的目的。
 
哽愣的,烔植僵著兩眼大大的眼瞳,對這請求表出為難的模樣
"是的。"大云淡定應一聲
"那怎麼行,要是被是我姐知道了,她會揍我的。"挑一眼,看看眼前這號人物,他知道那是常和King哥一塊到寶藍的客人。
"你不做,我現在就揍你。"相較大云,銀赫顯得大辣些,馬上亮出拳頭給一個警示。
"呃~你們這是用武力恐嚇我嘛。"烔植縮了縮肩膀,識相的他自知敵不過二人
 
"好,我們不用武力,我們來講人情。"搭著銀赫一黑一白,大云淡定的把話接上
"啥~"
"好歹你就看在當初詐賭的賠償金是阿King代你還的份上,就幫他一次吧。"
"唉,我就知道你們會提這筆帳...算了,死就死~~~不過先說好,以後別再用這筆帳威脅我。"烔植悶著臉,雖然腦子裡早算到有此一招,但也沒擇,誰教自己確實欠著這筆人情債呢。
"行,就這次。"
 
人世間總有著不變的定律~
情債也好,錢債也罷,該還的還是得還,不論是何種方式,多還是少,每個人始終還是要為自己曾經留下的債,付出代價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病房裡........
 
"小旭,你這是幹嘛,快給我起來!"好端端的厲旭,說要下床到厠所小便,突然壓身跪彎兩膝,大腿上還有著傷口的他,惠姨驚著連忙騰出雙手把人撐住
 
"惠姨,你就讓我去找圭賢吧,我真的很擔心他。"一籌莫展的厲旭,僅管沒能說服昌垊,也不想待在病房什麼都做不了,放著圭賢一個人孤單,只好姑且一試,但求惠姨能體諒他的心
"他好好一個人有什麼好擔心的,你這腳才剛好點,線都還沒拆,你這是教我擔心才是!"
"不是,圭賢他...他現在一定很糟,不然他不可能不來看我,惠姨我求你了,讓我去看看好嗎?"
 
"你要不放心打電話問問不就好了。"
"我試過了,可是他怎麼都不肯接。"
"既然他電話都不肯接了,就算去了,他還會給你開門嗎?"
"會,他一定會,他不會讓我一個人站在外頭等,他一定會開的。"肯定的話語,肯定的目光,不管圭賢是不是還誤會他,厲旭都相信圭賢絕對不會讓他待在外頭受涼受凍,曾經他是那麼的將他捧在手裡疼,總不忘他怕冷的身子,細細呵護著。
 
"你不用再說了,你要去可以,等你把腳傷養好,想去哪我都不會攔你。"
"惠姨。"
"我就這點堅持,你看看你,管子都還沒拔,血水還在流呢,你就這麼出去,要是感染傷口怎麼辦,你是打算在醫院多住幾個禮拜嗎?"
 
面對惠姨句句有理的反駁,這堅持...厲旭不知道還可以再說什麼,無力的坐回病床,垂頭垂眼揪著那道眉,不知道圭賢怎麼了,是不是還和云哥說的那樣消沉,又或是更沮喪著?
 
話到這兒,受人所託的烔植,帶著他早早想好的藉口,在這時候趕來了~
看見烔植,才剛坐回床邊的厲旭,速速提手抹去臉夾沾上的兩行淚,他並不知道烔植是為他而來~
 
"小植...你怎麼來了?你姐呢?"
"哦~~那個什麼老闆的,臨時找她去吃飯,姐說是重要的客人,不好意思推就把我挖起來,我都還沒睡飽呢。"烔植表現得很自然,不改耍皮子的性格,一邊說一邊走向看護床懶懶的躺下。
"現在都三點了還睡不夠,昨晚又跟誰去哪混了。"
"哪有啊,只是吃個早點而已嘛~"
"子瑜也真是的,不來怎不給我打通電話呢。"
 
"唉呀惠姨,你不是要熬湯嗎?你快去快回吧,我還想回去補眠說~"
"臭小子,都起來了還睡。"
"拜託,我上夜班耶,那麼點時間怎麼夠啊。"
"算了,懶得唸你了,我這就回去~~對了,你別老顧著睡,看看小旭需要什麼就幫他拿,別讓他走來走去的,傷到腳發炎我可找你。"
"行啦~~"
 
這麼的,面對自家人,惠姨毫無防備的提著竹籃離開了病房~
 
這一離開,懶懶躺在看護床上的烔植,馬上彈起腰椎走到房門,打開一小縫,確認惠姨是否已經走遠~
"你幹嘛~"愣看一旁烔植探頭探腦的模樣,厲旭沒有想很多的問著。
"厲旭哥,快~~我扶你下床。"
"你要幹嘛?"
"帶你走啊!"
"你?"其實看到這裡,單看烔植的怪,厲旭已經能感覺有人在幫他想辦法
 
"有人要我帶你去找King哥,你再不走,一會惠姨回來,我看你哪都別想去了。"
果然,真是有心人安排的,而這人...不用烔植說,厲旭已經知道是誰了~
"是云哥和赫哥叫你來的嗎?"
"你說呢?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找上我。"
"小植,謝了~不然我都不知怎麼說服惠姨。"
 
"當然要謝我了~我可是冒著被扁一頓生命危險帶你出來的耶。一會我姐要是醒來,發現我給他吃了安眠藥,不宰了我才怪。"
"不是吧,你給子瑜姐吃安眠藥?"
"廢話,不這樣怎麼把她弄暈,難不成你要我把她敲昏啊,那我會死得更難看耶。"
 
這樣的,一路烔植小心的撐扶著厲旭,伴著話語的掩蓋那鬼祟,擺出自然的帶著厲旭走進電梯,直往地下停車場的樓層~
看見熟悉的車影,厲旭臉上鬆了一口微笑,期待著~他知道再等一會,他就能看見圭賢了。
 
"呵~總算可把你給帶下來了。"
"謝謝你們。"
"謝什麼,要你去勸勸阿King那倒是真的。"
 
僅僅兩三句,厲旭沒有多問些什麼,這路上雖然坐得安穩,可這雙明眸是這麼不安穩的向那車窗,看著外頭漸漸熟悉的道路~~
(快了,快了,再過幾條路就要到了!)耐著等不及的心,厲旭好想立刻就看見圭賢
 
"厲旭。"
"嗯?"
"你要有點心裡準備,阿King的情緒可能比我想的更糟。"
"哦..."厲旭沒有多應聲,始終相信就算有再深的誤會,在昏迷的那刻,圭賢的愛還是那麼真實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