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Hi~伯母。"
"你又是誰。"
"呃~我是厲旭的朋友,沈昌垊。"
 
稍早,接到厲旭的來電,昌垊也來到了醫院來探病~
云哥說的對,想要解釋一切,片面話語是沒用的,除非...
是的,除了家豪與昌垊向圭賢坦誠一切,厲旭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更直接的方法~
 
走進病房,有著一雙好眼勢的昌垊,單從厲旭那雙眼眸裡,知道有意避著一旁這位照顧他的家人。
索幸,使出他的油咀滑舌,掛著那傻呼的笑臉,哄得惠姨卸除了防衛,最後~~~
 
"伯母,我帶厲旭去花園走走,讓他這腳啊使使力,長點肌肉好得快一點~"
"也好,你...小心扶著他,可別讓他跌著了。"
"沒問題,放心吧。"
 
就這樣~~昌垊順利的撐著厲旭離開病房,離開惠姨的視線裡~~~
一路走到花園,這腿也累了,昌垊小心的扶著他坐到涼椅上
"別怪我多咀問,你的腿...是不是阿King弄傷的?"
"他不是故意的。"
"嗯。"簡捷應一聲,昌垊回得肯定,完全沒有一句異議
"你相信?"
"為什麼不信?他那麼緊張你,怎麼會狠心弄傷你。"
"那我...能相信你嗎?"
"你會把我找來,難道不是因為相信我嗎?"
"......."
 
"說吧。"
"你能不能幫我跟阿King解釋。"
"你這麼說,表示他現在不理你了,是不是?"
"他不接我電話...我又沒辦法去找他。"
"既然這樣你還想解釋?他都不管你了?"
"他不是真的不理我,他只是以為我背叛他才會失望而已,如果你告訴他,把事情解釋清楚,他就會好了。"
"你覺得他會聽我的嗎?"
"我不知道,可是我不想看著他心灰意冷卻什麼都不做,你幫幫我好嗎。"
 
猶豫著,怎麼說幫了厲旭也等於要出賣家豪,這情義與道義間,該怎麼來取捨?
 
"對不起,我想我....."
"昌垊,就幫我一次?我真的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阿King相信我。"
"如果他連這點誤會都無法釋懷,那我只能遺憾他對你的愛太薄弱了。"
"對,阿King他是真的脆弱,曾經他受過傷,很深很深的痛,才會..."
"是嗎?那你倒說說看怎麼個痛法,也許~~~我會同情他,幫你安慰他幾句。"
 
聽著,厲旭定住了目光,為昌垊提上的要求,透出了眼裡的疑慮
 
"不方便說?"
"我不會踩在他的傷口上就只為了替自己解釋。"
"你不說怎麼來說服我,我和家豪十幾年朋友的交情...沒道理要幫阿King吧,是不是?"
"既然你這麼想,那算了~我沒什麼好說了。"話完,厲旭擺下目光,默默的獨力撐住拐杖,也揮開騰出雙手要撐扶他的昌垊,放棄再多一聲求解。
 
看著厲旭那一身雖然瘦弱卻有著頑強的背影~~實在讓昌垊有些於心不忍,可是就像自己說的,有什麼理由要他出賣家豪?
罷了~就~~~祝福他們吧!
 
昌垊挑了個眉,嘆一口包子臉,卸下萌生的同情,擺上那兩眼傭懶,漫步走在花園步道上。
灑脫不羈的昌垊,縱使厲旭的情深義重令他感到惋惜,但也只是過往雲煙,看過就過了~
 
走著走著~~散漫走向停車場時,不經意掃過的一眼中,頓愣地,昌垊定了一眼目光,棲頭仔細再亮一眼...
"阿King?"咀邊喃喃一聲,心想著~(他在這做什麼?)腦子浮上的問號,昌垊退至一旁角落,等看還坐在車子裡的人下一步動作。
 
時間一分一刻過,靜候的半小時裡,昌垊愈看愈悶,阿King就這麼站在車旁,一會抽了根煙,一會又坐回車上,又一會下車望看那座醫院?可是卻哪兒也不去?
(呵~不會是賭物思人這麼老土吧!?)除了這想法,昌垊實在看不出阿King到這來是打算做什麼...
(呵~真是笨蛋。)又一聲嗤笑,笑看阿King這死撐的性格。愛就愛不知道還撐個什麼勁!
頓刻,昌垊眼裡閃過一眼詭異,突然對這個笨蛋的行為起了點興趣,那麼~~
 
"Hi~"大大方方的,昌垊走到圭賢面前,爽朗的打了聲招呼,手裡正刁著一根煙的圭賢,僅僅送了個冷眼,自顧抽上一口,擺頭向另一邊吐出一道長煙,沒想多理會眼前這個和家豪相關的人
"很閒哦~"
"......"話是聽見了,可圭賢當沒聽見,也不屑一顧
"看你待在這哪也不去的,呵~看風景啊?"呆看阿King擺酷的樣子,昌垊這是愈看愈有意思
"......"
"哪邊這麼好看,讓你看那麼久?"又挑一句,就想看看這性子能忍多久
 
"你來這做什麼。"果然,圭賢失了耐性,冷冷的挑上一句
"你猜猜?"
圭賢沉默了一會,掛著那不屑目光瞥了一眼,側身拉開車門,毫無興致再和眼前這位擺明來挑臖的人周旋在這問題上。
"如果我說有個人請我幫他一個忙,這樣你有沒有興趣聽呢?"趕緊的,昌垊趕緊殺出一句,勾住眼看就要坐進車裡的阿King。
 
是,這一句確實勾住了圭賢的身子,勾著人停滯在擺下腰的那一刻
 
"想聽就別死撐了,裝什麼酷。"
 
雖然想聽聽厲旭交代些什麼,但被昌垊這麼一激,激著圭賢硬是打住思念,掛氣的壓下身子坐進車裡。
 
"喂~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要是不聽,可別後悔!"
砰~!圭賢甩上車門,轉身一把揪著昌垊的衣領,斥一聲"我警告你,別惹我!"
"呵~火啦!"
"......"
"我還以為你有多冷靜~才二句就把你逼急了。"
"......"圭賢僵著猙獰的面色,怒看昌垊這幸災樂禍的咀臉
"幹嘛,想揍我?不要緊~~我挨得起,不過,你要是錯過了~~你輸不起。"
挑臖的話語一句句,難忍這口氣,圭賢失控的揮出拳頭。
 
"你真是個激不起的笨蛋,活該你誤會厲旭。"意料中的拳頭,昌垊一點也不驚訝,死性不改的咧著那抹笑容,打一句風涼話
"什麼!?"
"不清楚嗎?活該你誤會厲旭,一條項鏈就把你看死~多容易。"
"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"
"呵,想知道?"語末,冷不防的昌垊打出拳頭,毫不客氣的回送一拳。
 
落至臉夾上的重擊,圭賢靜靜提手擦過唇邊血絲,沉默著...
"這拳只是利息~"這聲,圭賢轉頭看回昌垊,還沒能來得及反應這句話時,昌垊又揮來一拳~!
連挨著二拳,圭賢有些不穩的移了二步。
"這拳...還是利息!"
 
圭賢揉揉咀角挺直身子,掛著冷冷的眼神向前走一步,沒想還手還是發怒,只想知道昌垊知道了多少
"可以說了嗎?"
"要我說什麼?"
"......"
"說你是激不起的笨蛋嗎?還是說你誤會厲旭?"
"Shit!"生氣被昌垊這麼耍著玩,圭賢忍不住又揪起拳頭
"不想聽就儘管打我。"
 
"你到底說不說!"
"說什麼?"
"項鏈是怎麼回事?"
"呵~算了吧你,有沒有這麼重要,一個對你情深義重的人你都不信,就信一條項鏈?只有厲旭那個傻瓜還想要我跟你這個笨蛋解釋,簡直是浪費我的口水。"哼一聲嗤笑,昌垊掙開圭賢禁不起挑臖的雙手,以不出賣家豪為底線,半諷半激的把話說得切實,希望能點醒阿King,解開他和厲旭之間的誤會~
 
昌垊走了,圭賢還楚在原地,愣著那雙深遂,漸漸透出了恍然~在離開醫院後,懷著被算計的不甘,一路直飊三生金飾...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走進金生金飾辦公樓,圭賢早已沒那份耐心等待櫃檯小姐的安排,直接闖進辦公樓,在隔間板上找到總經理室後,拍門而入~!
 
"為什麼這麼做!"一踏進,圭賢隨即就是一聲怒斥
 
"我做什麼了?"淡看眼前阿King失禮又失色的神態,家豪臉上流露滿意,悠逸的貼在椅背上,安然的反應這一聲指責~
"那通簡訊是你打的!把我引去學校,就為了讓我誤會厲旭。"
"是又怎麼樣?不就是見幾次面罷了,這你都受不了?聽說厲旭受了傷送進醫院了?呵~~不會是你幹的吧?他可是你愛人呢!"有備而來的話語,這是家豪等待已久的一刻。
 
"如果不是你故弄玄虛,我不會錯手傷了他。"
"要怪就怪自己疑心病太重。可憐厲旭還一心只愛你一個,不管我說什麼做什麼,他還是那麼堅定,那麼相信你。"家豪是故意的,從一開始,就沒想過要厲旭來相信他,不過是學著阿King,借厲旭這把箭,來給阿King一個痛快。
 
"你說什麼..."插在心口上的這把箭,宛如被抓在手中往裡更深一寸刺進,這心更痛了
"怎麼~心痛?還是後悔?想不想知道厲旭被你誤會時,是什麼感受?"
 
呆愣那雙眸,傻著,腦子一片空白的圭賢,根本不敢再想像厲旭所承受的委屈。
 
"你陷害我大哥,二哥,還把禍嫁給我,當我知道父親懷疑我找人查我的時後,我的心像死了一樣。"
"我沒這麼想過,要怪就怪你父親不信任你。"
"對,就像你不信任厲旭一樣!"
"......"
"呵~很諷刺是嗎?你想想被自己最親的人質疑~那種有咀不能說,有氣喘不得的滋味有多痛苦。"
"有什麼不滿你儘管衝著我,為什麼要把厲旭拉進來,他是無辜的。"
"那我呢?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目的,還是陳家哪邊得罪你了,但是我什麼都沒做!你把我也拉進來,我的無辜怎麼算!"
 
怎麼算?恍然的深遂有著那麼一絲覺悟.....
呵~~昌垊說的對,他真是個激不起的笨蛋,活該自己沉不住氣成了箭耙,這都是自找的!
被自己最親的人質疑...離開三生金飾,返家的路上,腦海裡反反覆覆都擺不了這麼一句...
諷刺嗎?真是諷刺!而自己卻成了質疑他,甚至傷害他的那一個~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