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裡,靠在門板上,此刻的圭賢,就像失了三魂,沒力沒氣的仰著那顆頭,毫無焦點的呆著那雙失神的眼,他不知道要做什麼,可以做什麼,還有什麼,還剩下什麼....
 
((圭賢...))門外,傳來的薄弱呼聲,失神的深遂起了一分力,無力的拉著耳根,沒有期望的去聆聽
((圭賢...圭賢...))沒有停止的呼息,又擾進了二聲,圭賢打亮失神的目光,疑愣的聽著微弱的呼叫
(救我...))微弱的求救聲,呼著圭賢不自覺起了恐懼,轉了個半身有些惶恐的退了二步
((圭賢,我好痛...賢...))再聽著,凌凌落落的聲息,圭賢呆傻的看那門板,有著恐懼,有著熟悉的感覺
((圭賢...))
((.......))
 
薄弱的呼聲變小了,人也...不那麼害怕了...
下意識的,圭賢和小時後一樣萌生了好奇,慢慢走向那扇門,尋覓那未知的聲息,帶著一樣的顫抖轉開門把,朝著聲息一步一愣的走向客廳
 
驚!愣看眼前那片紅紅的血地,圭賢呆住了,愣住驚嚇的瞳孔,視著那倒臥在血地中的身影,眼前...驚悚畫面宛如重現多年來不斷折磨他的惡夢。
圭賢嚇退二步踉蹌的坐倒在地,(為什麼還來...)圭賢恍著眼心慌心愣的遙遙頭,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真?
 
厲旭虛弱地撐住那漸漸缺氧的腦子,一垂一閉無力挑著雙簾,在模糊視野裡看著他的圭賢...
圭賢很害怕,很驚慌,呆傻的愣著那雙深遂,很無助...很無助...
厲旭好累,疲憊的垂下雙眸,蓋下圭賢無助的模樣,死撐那僅有的意識,歇著,憶著~
頓刻,想起了什麼,想再看什麼,勉強地再撩起目光...
 
深遂裡~惶恐的眼眸失去焦距,點點無助打轉的淚光,那是...是那一夜,圭賢作惡夢時才有的樣子...
 
貼在地板上,厲旭努力地抬起垂重的頭,撐不起雙手,挪不了身子,只能無力的把手伸長,想拉著圭賢,拉著圭賢走出惡夢。
圭賢遙著頭,茫然的揪起那道眉,無助的遙著頭,一哽一哽吞著冰冷...
 
"圭賢...我嚇著你了嗎?你...你不要害怕..."厲旭一字一喘吐著話語,想要安撫卻見圭賢還是那麼無助...
無力的,承受身上流失的血液愈來愈多,厲旭又無力的垂下頭,貼回地板上歇著...
可這心還疼,捨不得放著圭賢一個人驚慌,厲旭不放棄的打起意志,撐起他僅有的氣力,虛弱地勾拉咀角揚起一抹靦腆的笑容...
"圭賢,你不要怕,我會在這陪你..."掛這笑容厲旭帶上昔日耳語,挑著眼簾流露那抹深情,柔弱地看著他的圭賢,他知道圭賢喜歡看著他笑,圭賢告訴他,只要看著他笑,就會覺得很舒服,很輕鬆.....
 
是呢,厲旭的笑容在圭賢心中是獨一無二的,不管多久都讓他覺得很踏實,不管幾次,都會教他更加清醒的看著~~
厲旭的笑真的好美...
映入眸中的笑容,無助的深遂漸漸打起了灼亮,清楚的看見他的天使,他的...厲旭?
 
"厲旭..."頓刻,圭賢亮起了恍然目光
"厲旭!"驚愣著,圭賢挺直了背椎,看著眼前,側躺在地上的厲旭那奄奄一息的模樣,慌著,圭賢半跪半爬的爬到厲旭身邊,眼裡的害怕不是為了惡夢,是為著受了傷的厲旭。
 
怎麼會.......
 
"厲旭..."圭賢嚥一口咀裡的乾澀,壓下驚慌定住失措,騰出雙手小心的將厲旭騰進他的懷裡,呼著他的名,要他清醒
"圭賢...你終於醒了..."牽掛的心,在這一刻,厲旭總算能鬆了口氣,讓自己好好歇一會...
 
"厲旭...厲旭!"看著厲旭垂下眼簾,圭賢的心打了個冷顫,害怕地撫著小臉,顫抖那只掌心,輕輕壓著指尖柔柔厲旭那臉龐,要他給反應,給知覺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同一個時間點,同一棟大樓,銀赫與大云正從外頭返回,駛進地下停車場~~
"我就這麼在外頭等了5個鐘頭,就是不見厲旭下來,你說他到陳家豪公司待了五個鐘頭在幹嘛呢。"
"想知道?怎麼不跟上去看?"
"切~我上去,豈不讓厲旭知道我跟著來了!都10點了,還不見他下來,你說,他該不會是打算在那過夜吧。"
"不知道那就別瞎猜了。"
"唉~別說是阿King,我都要亂想了,幸好他沒跟來,要不然讓他知道厲旭待在陳家豪公司那麼久,不想歪才怪。"
"別嫌我再囉嗦你一次,一會到阿King 那,可別把不該說的給說了。"
"行啦,我還不知道他的痛點嗎?不過...這樣瞞著好嗎?如果厲旭真的腳踩二條船呢?"
"紙包不住火,就算是...阿King 自然會知道。"大云平聲平氣的說,彷彿不當一回事般,和銀赫相較下,顯得淡然許多
 
 
叮~!電梯到了13樓,兩人各自收起帶有疑慮的目光,對著電梯門,等著下一秒開啟...
 
"圭賢?"
"厲旭!OMG..."一聲圭賢,一聲厲旭,二聲都拖出震驚的氣語,愣看站在電梯外,圭賢手裡正抱著沾滿一身血的厲旭
"厲旭受傷了,快!快去開車,我..."
"別慌,快進來。"吞一口驚嚇泛起的冷液,鎮定著,大云趕緊催著圭賢踏進電梯,速速的把門關上,按下B2樓層
 
"怎麼...厲旭他..."愣站一旁,為厲旭這身血,銀赫也一樣驚嚇,嚥著口水,沒有想很多的他,單純關心厲旭為何而受傷。
不過,關心的話語,很快的把大云堵上手肘,頂著他手臂,要他閉咀~
銀赫這才反應過來,打住咀邊的話
 
"厲旭,別睡,厲旭..."
"我好冷..."
"冷..."聽著,手抱人兒不便脫衣的圭賢,亮著懇求的目光,閃過身旁友人大云趕緊的脫下外套,暖暖的蓋在厲旭身上
 
"到了。"
"圭賢,你別多走了,讓銀赫去把車子開過來吧。"來到出口處,大云攔下圭賢,單從在電梯裡,見厲旭腿上扎進的那塊玻璃還呈現湛血情況,大云相信厲旭已不適宜再有任何震盪
 
坐上車子,圭賢將厲旭摟得更貼,將大云的外套牢牢裹著人,不讓任何冷風溜進縫裡~
"赫哥,把暖氣開著。"
"哦...好,好。"銀赫趕緊地打開暖氣,瞥了眼後罩鏡,看見圭賢滿臉的擔憂。
 
眼裡,圭賢不只是擔憂,更多是害怕,輕撫臉龐的手依然顫抖著,每一分力都充滿了惶恐,他真的怕,怕厲旭的生命有任何閃失,怕厲旭會離開他...
"厲旭。"輕呼著,圭賢觸壓小臉輕輕顫晃,試著讓厲旭清醒些~
"圭賢..."厲旭微微的笑了笑,瞇著雙眼無力地拉上咀角,淺淺的笑,柔柔的笑,無力的吐一聲
"厲旭..."呼著,來來回回還是只有他的名,圭賢張著麻木乾澀的唇口,心中有很多很多的話,可卻一字也說不出來
 "我沒有...我沒有背著你..."
圭賢吞哽著,依舊哽不出話語,僅僅點著那顆頭,滿滿自責的揪著眼眉,扛著盈盈的淚眶倒吸一氣,哽住泣聲喘吐心口憋不下的唉嚎。
看見圭賢肯定的面容,厲旭安慰的笑了笑,帶這滿足慢慢閉上眼睛,雖然心裡還有著話,可是他真的很累,沒有力氣再發出聲音
 
"厲旭,不...不要...看看我,厲旭...別...別睡。"眼看厲旭安祥的面容,圭賢更慌了,不斷的輕晃小臉,於心裡不再吞哽的訴出他的害怕~"厲旭,厲旭...別離開我,別...厲旭你醒醒...厲旭..."
 
"阿King,厲旭可能累了,歇一會而已。"一句安慰,不忍看著圭賢恐懼又痛苦的模樣,大云一樣難受,一樣不捨。
 
 
到了醫院,大云跟隨圭賢走進~~呼著護理人員盡速為厲旭止血,並要人馬上把醫生找來
很快的,護士推來病床,讓厲旭平躺下來,打上了點滴後,直直朝著急救室推進,一路圭賢伴在床邊,不敢離開厲旭半步。
醫生來了,不慌不忙的處理著厲旭不斷湛血的傷口,血暫時止住了,可厲旭身上流失了太多血液,陷入了缺氧昏迷的狀態。
趕緊的,醫生馬上向血庫調取厲旭適用的血型,在輸血的空檔,開始檢查病人的身體狀況,脈膊,心跳,血壓等等指數~。
 
在等了約半小時過後,醫生總算從急診室走出來,一邊卸下聽診器一邊向圭賢交代病人的情況
"他怎麼樣?"
"缺血情況比較嚴重,已經開始在為他輸血,等血壓和脈膊的指數回復了,才可以開刀把玻璃取出來。"
"為什麼等輸完血?不能現在做嗎?"
"玻璃是插在動脈上,病人已經嚴重缺血,如果在這個時後動刀,太危險了。"
 
"那~~這麼插在身上,不要緊嗎?"
"這個暫時我無法給你明確的答覆,還得等玻璃取出來後,才能知道傷口有沒有感染。"
"那你告訴我,他會不會有生命危險?"
"這要看他缺氧的情況有沒有傷到腦部才知道。"
"什麼..."聽著,圭賢呆愣那雙眸,失去目光也空了腦
 
"對了,一會要做手術,你是他什麼人?"腦子一片空白的圭賢,根本沒聽見醫生說了什麼,站在身旁看著圭賢沒應聲,大云插上話,代圭賢回應這一句~
"有什麼問題嗎?"
"手術要由親人簽字允許,如果你們不是的話,儘快跟病人家屬連繫吧。"
"知道了,醫生...手術就麻煩你了。"
"應該的,我去安排一下。"
"謝謝~"
 
醫生離開了,可圭賢還傻傻的呆在原地,兩眼恍神的不知在想些什麼,知道圭賢很擔心很害怕,大云輕輕推了一下圭賢的肩臂,呼著"阿King?"
圭賢回神一愣,擺著還在恍神的目光看一眼,瞥下無助~
"放心吧,厲旭會沒事的。"
"是啊,什麼缺氧,哪那麼快,剛剛在車上都還能跟你說話呢!是不是~。"厲旭的情況雖然讓人擔心,此刻氛圍也確實像蓋了層烏雲,不過銀赫還是不改那灑脫,總希望能緩緩圭賢那份沉重
 
"阿King?!"
圭賢還是恍恍忽忽的愣著那張臉,閃爍的眼眸都在晃著那抹心虛
"振作點,事情都發生了,你再自責也沒用。"
"阿King,別想那麼多了,還是趕快連絡厲旭家裡人吧。"
 
能不自責嗎?圭賢這是一個字也難辭其咎,若不是自己發怒的把厲旭推倒,厲旭也不會躺在這裡挨痛,若不是他延誤了送醫時間,厲旭更不會呈現昏迷的狀態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