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樓-----
 
帶著認定的背叛來到門前,圭賢呆站了好一會,遲遲敞不開的門,不是找不著鑰匙,而是裡邊有太多畫面,他害怕再看見,害怕去觸碰這美麗的回憶,就怕輕輕一觸,才知道原來只是個夢幻泡影。。。
 
是貪,還是眷戀?圭賢嚥下一口苦澀,深吸一口氣,踩進屋子裡~
 
走進~看著眼前餐桌上擱著幾盤菜,那是厲旭為他做的午餐,每天不忘為他準備的午餐...
圭賢打住了腳,心也顫了一下,帶著腦子裡的記憶,慢慢走到餐桌前~
沒忘記這半年來,每一天厲旭都會在做好午餐之後,棲在他身邊用溫柔的聲音,溫柔的吻擾著他起床~
(厲旭...為什麼...)捫心痛問著,圭賢真不明白,到底為了什麼厲旭要背他而行?
 
找不著一個出口來說服自己辨清真與假,圭賢好累~放過那緊緊拉鎖的眉間,深嘆一口氣,難受的吐出扎在心頭上的刺...
再用力嘆一口,承受就要失去的感覺像失去氧氣般,每一口氣都喘得辛苦,吐得煎熬。
 
可以當什麼都沒發生嗎?只要厲旭是愛他的就好?不管過去做了什麼,還是和別人有什麼,甚至是現在在做什麼.....都.....都無所謂?
 
佈滿荊棘的一顆心,還在心死中懇求一絲氧氣,抹蓋認知無視一切...
可這雙眼蓋得住嗎?
 
桌上,視著厲旭漏下的手機,在掙扎中圭賢還是鬥不過認知,發生的就是發生了,回不了頭...
想要肯定自己堅持的原則,圭賢忍住心打開了厲旭的通訊記錄,掃過一眼,頓刻的酙酌,為求一解,圭賢送出了厲旭手機裡,最後一次撥打記錄
 
(厲旭,不好意思,臨時有客戶來,你再等我一會好嗎?)
 
一句,活生生刺破耳根痛入心扇的話語,那是自找的活該,明知道一切都在自己意料中,還是逼著自己再看清一次。
圭賢愣傻地一動也不動,張著那口麻木的咀唇,抗拒再聽見任何話語的切斷訊號。
 
厲旭...真的去找家豪...
呵~這不是早知道了嗎?還在乞求什麼可能?
呆傻的圭賢,一愣一愣的擺下目光,拖著那不著力的眼瞳瞥向餐桌...揪鎖的深遂,愈見愈深,愈拉愈緊,可笑眼前這桌菜,這算什麼?
這頭為他做好了午餐,那頭又跑出去找家豪?這算什麼?
 
激動著,圭賢憤恨的大手一擺,將餐桌上的盤子一掃而地,大呼嗤喘的哽住牙根,嗤出一聲接一口酸澀,嗤出那可笑...可笑那顆心只能裝得下一個,哄著他毫無保留付出他所有的愛!
 
(為什麼...)圭賢兩手撐在桌角上,緊握著拳頭,默聲求問著,這心...真的很痛。
(厲旭...告訴我...你不是的...你...你不會...)扛不住撕裂的痛楚,到了這刻以為的心死,圭賢還在期望著,期望能像銀赫說的,厲旭這趟出去是去找家豪臭罵一頓,很快就會回來告訴他一切。
 
不想死的心,圭賢嚥下唇裡的酸澀,壓住不讓它再碎裂,走到吧檯拿下酒瓶,拿出杯子,撐著那雙手在顫抖中倒上一杯,心急的吞進喉...
酒,會明白他現在需要什麼。
酒,會幫他減輕一點痛。
酒,會陪他靜靜的等著...等著他的天使回來...他的厲旭。
 
期望著,飲一杯...等著,再一杯...反反覆覆...
從未改變的世界,就算這個世界未曾改變的背棄他,他的天使不會的...
 
堅定著,吞一口...執著地,再一口...反反覆覆伴隨時間一點一點走過,一點一點催毀...
恨,圭賢好恨~從未改變的世界,就連時間也一樣無情,無情瓦解他僅有的期望。
 
圭賢像失了心,無法停止思想,無法停止的狂飲,一杯一杯逼著自己退步,放逐原則,哄騙自己,不想清醒,不想看見時間的流逝,不想還有知覺,一杯一杯的捱,一杯一杯的撐,一杯一杯壓著再也壓不住崩潰的放聲怒吼--
 
"為什麼!為什麼連你都要這樣對我!"帶著那聲怒吼,圭賢將手中酒杯狠狠的砸落地面。
 
鏘~!玻璃的碎裂聲,敲碎著那顆心,敲著他心裡最深的痛。
鏘~!鏘~!鏘鏘)))凌亂的碎裂聲,圭賢失控著,這顆心再也扛不下去,歇斯底里的拿起酒瓶狠狠的扔向牆壁,揮著憤恨的一雙手,狂亂的掃落枱桌上所有的器瓶。
 
酒液攪出的衝動,在一陣揮灑傾洩之後,圭賢無力的垮下兩膝跪拜於地...
這一跪,散落一地的碎玻璃,僅管無情的扎在皮肉上,圭賢卻像失了知覺般,無視地面漸漸泛出的鮮血,也無視被器瓶刮破的掌心。
這刻~他只知道他的心很痛...很痛...傷口流出的鮮血怎麼都比不上他心裡流失的愛。
 
 
"圭賢....."
 
傻眼的,趕回家的厲旭,這一進門...赫見眼前跪坐在地的圭賢,還有地上斑斑血跡~~
驚愣的瞬間眶裡閃出了淚光,厲旭心疼不已的奔至圭賢面前~
"圭賢...你怎麼...你流好多血..."
(厲旭...)厲旭回來了,他的天使回來了...可是...
"呵~~你捨得回來了嗎?"冷冷的,圭賢冷冷的看著厲旭,苦澀地呵一聲,不屑打著變心翅膀回來的天使。
 
"我...讓我先幫你擦藥好嗎。"這一時一刻,厲旭根本不知道怎麼讓圭賢明白,他只知道捧在手裡還在流血的這雙手讓他心好疼。
"走,你給我走。"眼底映入那道再刺眼不過的光澤,刺著深遂揪起厭惡的那雙眸,厭惡的把手一掙推開厲旭,抽離虛偽的雙手。
"圭賢..."厲旭傻眼的坐在地上,不敢相信一向疼愛他的圭賢,會推開他?
 
"我不想看見你,走啊!"圭賢綻亮一雙怒目,直視厲旭站退二步。
充滿仇視的目光,厲旭害怕著,害怕地遙著慌張的小臉,起身撲向圭賢,緊緊環住~
"不要..."委屈的聲語,厲旭泣出哽咽,害怕圭賢真鐵了心~"圭賢..."
"放手。"
"我做錯什麼你要趕我走?"
 
忽兒的,圭賢把人掙開。
厲旭問了,這一刻,圭賢也沒想沉默,伸手揪住厲旭胸口上掛帶的項鏈,不帶一絲憐惜的使勁一扯
"這是什麼?"扯下的鏈子,亮在厲旭的眼前,圭賢抓得死緊,帶著他的憤恨緊緊揪在手裡
"圭賢,我..."厲旭慌著口,沒想過圭賢會扯下他的鏈子,更沒想過鏈子會讓他起了懷疑
 
"昨天不要它,今天又載著它,怎麼~你就這麼不甘寂寞嗎?"
"不是的,你聽我說--"
"別跟我說你出那麼久不是去找家豪,是不是少一天沒男人陪你都受不了!"
"圭賢..."傻眼這不堪入耳的話語,那是他最愛的圭賢,最疼他的圭賢...
 
"既然有人陪你,還回來做什麼?"裂肺的撕吼,痛恨著,圭賢憤力的甩下手臂,將鏈子甩向一旁...
愣看被狠狠丟棄在地上的項鏈,這心也像被摔到地面,厲旭的心好痛。
"不是這樣,我沒有---"厲旭顫慌一臉無法解釋的委屈,連哽帶泣的否認著
"全都是一個樣,一樣敷淺,一樣隨便,一樣把愛拿來當賭注!"
"圭賢,我沒有,我真的沒有。"撐著哆嗦的兩肩,厲旭害怕又無助的拉著圭賢的手,泣訴他的清白
 
"呵~你說的對,我真是個笨蛋,老是怪我不夠坦白,你卻把我騙到底。"
"圭賢,你聽我說,我———"
"你住口!我不想再聽你說什麼,我不想看到你!"圭賢甩開厲旭的揪拉,掛著怒目大聲斥喝
"圭賢...."
"走,拿走你所有的東西,馬上走!"
"不要...不要趕我走,圭賢..."厲旭再次環上腰,抱著圭賢,牢牢的抱著他,晃著無辜的小臉不斷哀求
"放手,外面有的是男人讓你抱,還抱我做什麼!"
 
貼在胸前打著啜泣,厲旭不停的遙著頭,儘管是污辱的話語,厲旭依舊不敢鬆懈半點力的緊緊環住圭賢,抿咬下唇忍著一再傷害他的殘酷指責。
"放手啊!"圭賢喘著大氣放聲一吼可固執的厲旭怎麼也不肯鬆手~
 
跩不開的糾纏,早已迷失心的圭賢,再次激起了怒火,撐開這雙根本敵不過他的小手,揪著它,洩出他的暴戻之氣,使勁一推,跟著不曾改變的世界,帶上他的無情,甩開一樣背棄他的人。
 
"啊!"承受重量與速度的一甩,撲至地面的碰撞,厲旭挨出了一聲痛...
可是圭賢,把人甩開之後,抛下狠狽撲在地上的厲旭,頭也不回的直往房間走去。
 
"圭賢..."趴在地上,盈著滿眶的淚水揪痛的看向走廊那道房門,散落一地的碎玻璃,僅管無情的扎在皮肉上,厲旭和圭賢一樣都失了知覺,無視滴落地面的血液,也無視被碎玻璃劃傷的皮肉,只知道他的心很痛...很痛...
僅管是這樣承受著圭賢一波一波無情的對待,但對厲旭來說,再多都只有無辜和委屈,他不怪他,他知道這只是個誤會,他知道他的心也一樣痛著。
 
固執的厲旭,頑強的撐起身子,有些吃力的站起來,到了這刻,厲旭還是相信只要說清楚,就會好了。
然而~這僅存的念頭,在踏出一步後,撐不住的雙腳,厲旭像腿軟似的跪倒在地,感受這痛至骨子的知覺,厲旭恍著呆愣的雙眸低頭一看...才知道左腳大腿上,插著一塊酒瓶的碎片,紥進傷口的周圍不斷流出鮮血,很痛~痛得厲旭無力去拔開這片玻璃,痛得沒法再站起來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