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未退離的交合深處,厲旭無力的把頭棲在頸肩上,輕嗯輕吐的忍著那一身敏感,由著圭賢那把尖挺不停的在行走中埋動
 
進到房裡,圭賢慢慢的放下厲旭也退出了分身~
又一次的,撫撫那小臉,靜靜的看著他...深透那雙眸,就怕看得不夠清楚,不夠...真實
 
"嗯~~"俯上身子,圭賢捧著情慾未退的分身輕輕推入,厲旭微微縮起眉梢不敢深鎖,忍著剛才那陣磨擦所留下的灼熱,壓出一聲柔柔的嗯息...
這一回,圭賢沒有心急,在密口裡輕推輕抽,垂簾垂眸看著身下的厲旭,在喚散眼眸中流露那赤裸的慾望。
 
厲旭很美...迷人的眼眸,每一閃都讓他感到迷惘,誘人的小咀,每一道嗯喘中的迂吐,都讓他忍不住想將它包圍~
 
圭賢慢下速度,傾下身含住那口小咀,在交合的擺動中,深深挑舔唇裡的美好~
緊密深入的吻唇裡,依然藏不住厲旭體內竄出的火熱,在細縫中柔柔地喘叫如此撩人的呻息,聲聲激著圭賢不自覺的加快了擺動,深推重抽的拉著厲旭一身敏感。
禁不住圭賢這陣猛烈的衝撞,難受那口沒能喘吐的空隙,厲旭把手頂在胸口上推著他,可圭賢吻得執著,牢牢的鎖住,不讓小咀有一絲逃脫。
 
"唔~~唔~~嗯...唔..."已經失了分寸的圭賢,沒有理會厲旭的掙扎,持續他忘情的埋入他滿身火熱,直到他厭倦了這樣的姿勢後才鬆了口,姑且放過這小咀,撐撫厲旭的兩肩,使著力托起身子將厲旭筆直的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 
"啊~不,圭賢...我..."筆直的戳入頂端,厲旭難受地頻遙著頭,僵著腰臀不敢放鬆身子沉下去。
攔不住的慾火,圭賢框著那僵直的小腰身,毫無保留的向上一挺,深深植入觸碰那口端點,一上一下沒入深處頂著厲旭那點敏感
"啊~~嗯~~賢~~啊~~"壓不住那敏感,厲旭放聲喘叫,聲聲釋出被圭賢這把尖挺刺入骨底的打顫聲。
 
圭賢一手托捧厲旭的臉龐,覓著那誘人的唇瓣,想奪取那口小咀,讓這呻息呼進他的心口~
頓刻,喚散的深遂愣了愣,在情慾擺動中突然慢下了速度,鎖著目光裡的焦點,圭賢像看了什麼,還是見不著什麼,才撩起的灼亮雙眸漸漸變得恍神,也失去了目光焦點。
 
呆呆的,圭賢空著腦子,緩慢的擺動了幾下後,攬著厲旭的腰身抽出分身,而後將厲旭翻過身子背對他,帶著他漸漸銳變的眼神,從身後沒有多一刻停歇的戳入密口
 
"啊~~嗯~~嗯嗯~~~啊~啊~~啊~~嗯~"承受圭賢不停深埋的灼熱,厲旭卸下所有痛感,忘情的喊出極至歡愉的聲息,在磨擦知覺中享受被填滿的感覺,享受著讓圭賢深入佔有的滿足,他很愛圭賢,就算是被狠狠的扎入深處,他一樣愛著,愛他的所有,不論對還是錯,都無法阻止他深陷谷底,死心踏地的去愛。
 
然而~
圭賢並沒有得到一樣的快感,他知道心裡還淌著血,推進厲旭身體裡的每一抽,都在抽著他心裡的痛,厲旭每一聲的叫喘,都讓圭賢覺得好諷刺,每一聲都在提醒著,他不是唯一。
想要釋出他對厲旭的愛,卻無法抑制腦子翻滾的複雜畫面,圭賢好崩潰,在埋推的深處裡,不想再掙扎再壓抑,圭賢加快速度,在磨擦中尋找知覺...
 
圭賢停下來了,定住了擺動的身子,在厲旭的體內洩出晶瑩~
厲旭嚥下咀裡的唇液,緩緩喘吐著身體散出的餘溫,潤潤歡愉過後的乾澀,雖然痛著,卻覺得很快樂,就像自己曾說過的,這樣他才能記住圭賢怎麼愛他。
 
嗯?
忽兒~背上落下一滴冰冷,那濕潤的感覺,是什麼呢?
尚在微微喘吐的聲息,厲旭頓時收了聲,疑愣的轉過身子,退出圭賢埋在深裡的火熱,仰頭一望~
驚!瞬間~厲旭睜大了眼瞳,定住目光呆著一眼驚愣,眼前的圭賢...那...泛紅的深遂,盈滿著淚光,圭賢...在流淚...
傻了,厲旭真傻著,完全摸不著圭賢是為了什麼?
 
"圭賢.....你..."這刻,厲旭根本不知要如何來反應。
 
捱不過內心與腦子的爭鬥,圭賢哽住喉間,倒吸一口停止再讓酸澀湧過鼻間,深深鎖著那道眉哽吐一聲~
 
"圭賢,你怎麼了?是不是...是不是又想起那個夢了?"
圭賢遙遙頭,緊緊揪起那道眉間,眼裡有話想說,想問...
"圭賢,你別嚇我,到底怎麼了?我好擔心。"呆看圭賢盈滿淚眶的模樣,厲旭心疼地伸手揪握圭賢的手臂。
可這一揪,圭賢卻像反感似的把手甩開,撐開身子,退開床邊,退著步伐,在模糊的視野中看著厲旭
 
"圭賢..."掙回的手,厲旭傻著,不知道圭賢怎麼了,他的手,還有...為什麼會有那樣的眼神看著他?
 
幾步退步,圭賢取走了衣服,拎著褲子轉身離開了房裡。
"圭賢...圭賢!"眼看圭賢直直退離,厲旭連著二聲喊,想叫住他,可是圭賢還是一句沒也應的走開了?
心慌心亂的,厲旭急切的走到衣櫃,沒有沖洗身子,直接挑了衣服就穿,怕趕不及的他,穿得很快很匆忙,可外頭卻無情的傳來一開一關的打門聲...
厲旭愣了愣,慢下了穿衣的動作,他知道圭賢出去了,就這麼出去了?
 
怎麼會這樣...這是沒有過的反應,圭賢從來就不會在做完之後就不理他了...
究竟怎麼了?到底發生什麼事?他會去哪?會去哪...
頓著,看見擱在床頭上的手機,圭賢會不會接電話?厲旭不知道,但是~他相信圭賢不會不理他的
 
嘟嘟~~嘟嘟~~嘟嘟~~~隨著一聲一聲的響過,這份信心也一點一點的流逝,厲旭沮喪的放下手機,沒打算再追著打,此刻...腦子一片空白的他,僅存的念頭只想著圭賢趕快回來,回來告訴他,他的眼淚不是他惹的,告訴他,這只是一時的情緒...
 
一小時,二小時。。。三點,四點,五點。。。八點。。。
厲旭就這麼倚在沙發上,在等待中迷迷糊糊的瞌睡著,也在牽掛中,來來回回醒了好幾次,可每一次都不見圭賢回來,這樣折騰了整個夜晚,拖拖沉沉的直到凌晨五點,厲旭才真的睡著了~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隔天,下午一點
 
沒有焦點的目光,厲旭呆呆的坐在餐前,傻著那一雙眼。熬了整晚,也等了一個早上,還是等不到圭賢回來。
圭賢去哪了?還要一直在這等下去嗎?
幾度拿起手機,可每次都失了望...
圭賢,不理他了嗎?還是...圭賢出了什麼意外?
胡亂想著各種可能,厲旭好累,但是不能鬆懈,不管發生了什麼事,他知道圭賢並不好受。
 
叮咚~!
 
來到大云家門前,厲旭站了一會才按鈴,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,自知若有心避開,大云哥也會幫著圭賢...可沒辦法,厲旭真的很擔心
"厲旭?"
"云哥,不好意思,打擾了。"
"有事?"
"圭賢他..."
"說吧。"
"他昨晚心情不太好,不開心的出去了。"
"你們吵架了?"
"沒有,但我不知道怎麼了,他突然~~"
"他有說什麼嗎?"
 
厲旭遙遙頭,苦著一把臉說著"他到現在還沒回來,我...我很擔心,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,他...他有沒有來找你?"
"沒有。"
"......."
"你沒打電話問問嗎?"
"有,可是他不接我電話。他...他從來不會這樣,我很想知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?"
"這樣~那待會我試試打給他吧。"
"謝謝,如果你連絡到他,麻煩你幫我告訴他...我在家裡等他。"
"好。"
"謝謝。"充滿氣餒的眼神,雖然是早有的準備,還是感到十分失落,厲旭無力的吐了個氣,擺下那黯然的目光,拉著愁眉苦臉側過身,放棄去做死纏擾人煩的行為
 
"厲旭。"
"嗯?"看著厲旭身落漠,不忍無視的大云,似乎有話要對厲旭說?
"你~~和家豪,見過面嗎?"
 
直接切入的質疑,厲旭腦子飄過一陣昏,驚了雙眼也愣了面容,不解於竟是由大云哥口中提起,在圭賢突然反應的怪異後...
難道...圭賢已經知道了什麼嗎?
 
"見過,是嗎?"厲旭吞了吞一口苦澀,恍了腦的他,這一時間什麼話也吐不出來
"你們....是什麼關係?"沒想去套話,大云句句問得直接
"朋友,當然是朋友!不然你...你以為是什麼?"啞口的厲旭,一聽到大云這句帶有質疑的口吻,厲旭急了心的矢口否認
"沒什麼,只是問問。"
"你會問就是知道了?是誰告訴你的...那圭賢他?"
"誰告訴我的不重要,但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"
"不,是不是家豪告訴你的?他怎麼說?他說了什麼了?我...我不是的!"
"你冷靜點,沒有人告訴我,是我在路上無意中看見的,你說阿King 突然不開心出去了,我也只是猜測。"
"什麼。"
"你不要擔心,再怎麼樣阿King 還是會回去,你就在家等,我會試試打通電話問問他。"
 
能不擔心嗎?對厲旭來說談何容易,大云突然這麼問起,想著昨晚圭賢所敗露的情緒...
都讓厲旭已能肯定圭賢是知情的,只是~怎麼會知道呢?
如果是大云哥說的路上看見,圭賢又豈會呈現這麼大的反差?
難道是...
 
厲旭沒有再說什麼,凌亂的思緒他需要一個空間,理理要如何去面對。
淡漠的看著厲旭走進樓梯間後,大云吐了個愛莫能助的嘆息,擺下目光夾著矛盾回頭看進屋子裡,
困惑著...知其然卻不知所以~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