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上,懸著一顆心,不知道會看見什麼?但求厲旭所做的不在腦子所預設的答案裡。
會嗎?不會的...厲旭是沒有理由傷害他的...
充滿焦慮的深遂,瞥下無力無氣的目光,圭賢難受著,胸口又再像壓上一顆大石般,難以喘吐那口鬱結,捱著僅存的意念,死心眼的告訴自己,厲旭不會讓他失望,絕不...
 
轉向的大馬路,車子漸漸逼近了遠處的校門口,遠遠的~沒有看見任何身影,圭賢瞄一眼車上的時間...9點35分...
還不到厲旭的放學時間,可這簡訊裡要他看看厲旭在做什麼?
 
疑惑著,圭賢將車子慢了下來,靜靜的停在路間樹陰邊遮掩,也讓自己冷靜的思考簡訊的來歷,用意
 
(厲旭?!)還沒來得及好好思索的腦子,眼底就落入了厲旭的身影!
看著,厲旭竟是從一輛公車走下來?腳步也似乎踩得匆忙...
沒有待在教室上課的他,去哪了?
圭賢直直盯著走進校園的厲旭,雖然有滿滿的不解,可腦子卻一片空白,尤其在下一刻眼前接著出現的身影,更讓圭賢不只空了腦子,也空了心~
 
無可救藥的好奇心,儘管扛著被掏空的身軀,仍舊死心眼的拖著雙腳,在遲疑之中,一步一愣的走近,豎緊耳根搜索那微弱的聲音...
 
"厲旭!"
夜晚,空曠的校園裡,僅剩那微風吹彿廖廖窸窣的落葉聲,就算是淡淡一聲輕呼,都顯得清晰可明。
 
匆匆趕回學校的厲旭,突然聽見身後有人喊著他的名字!?
這下意識的回頭看,家豪?剎時,厲旭驚愣的顫退了半步,捱著慌張的心房,像行竊般唯恐被發現的左右顧盼。
"你...你來幹嘛...你快走。"
"你別怕,我不是要來逼你的。"
"那你還來找我做什麼?"
 
"我只是想來告訴你,今晚的事...你別告訴阿King。"
"你這是多此一舉,我當然不會告訴他。"
"那就好,雖然不能改變你的心意,我也不想害你。"
"你真這麼想?"
"阿King對我有敵意,要是讓他知道你跟我在一起的事,就算不顧你,我也怕他會對我不利,是不是~"
"你不要把他想得那麼壞,我只是不想他誤會。"
"好了,你快進去吧,不然一會被阿King 撞見就不好了。"
"家豪..."
"嗯?"
"你不要想太多,你不會有事的。"看著家豪一臉無助悵然的面容,善良的厲旭還是忍不下那個心,訴出淡淡一句安慰
"希望吧,我走了,你多保重,如果遇到什麼困難,隨時找我。"語末,家豪側一身走向停放的車子,說完了他要說的話,沒有再回眸多看厲旭一眼。
 
可厲旭卻停在原地,對著背影目送家豪駛離了眼前~
於心裡,有許多感受,沒有想過要利用家豪找慰藉,但卻無意挑起家豪的情意,這一點厲旭有著抱歉...
除此,對圭賢所懷的心仇,有可能加諸在家豪的傷害,這愛莫能助的勸阻,同樣也教厲旭感到內疚。
 
撇下自責的目光後,厲旭看了看捥上的手錶,還差個12分就到十點,沒打算再進校園,厲旭走出了校門口,在一旁石椅上坐下來,等著一會就會來載他的圭賢。
 
圭賢......
 
對著散場的畫面,已不知為何還繼續站在樹陰下,還想看些什麼?
是畫面太過模糊,還是聲音不夠清晰?
死撐的雙眸難以置信眼前所見,耳根所聽...比起掏空的身軀,這碎裂要怎麼扛?
圭賢一動也動不得身子,深遂裡每閃的一道光,都在逼著他看清眼前的真相。
(厲旭...)吐在心口的名,宛如一把針,每一聲都是痛...
 
鈴鈴~~這時,手袋裡響起了愛的鈴聲,聲聲溫柔的擾進耳裡,揉著那緊緊深鎖的眉間慢慢鬆軟圭賢倒吸一口哽氣,收收情緒,抿抿咀,強迫拉起兩端咀角扯了扯,再重重的嘆吐一口後,接下電話
 
(圭賢,你在路上了嗎?)等了好一會,遲遲不見的人影,雖然才過了5分鐘,可對從來不讓他等候的圭賢來說,多一分都讓厲旭多一分擔憂,就怕圭賢會像上次那樣喝醉了還堅持來載他。
"嗯,在路上...有事...遲了一點。"圭賢順帶看一眼錶上時間,淡漠的回應著
(哦,那你慢慢開,我在門口等你。)
"好..."嚥一口口水,頓了頓,圭賢就連單一個字都吐得辛苦。
 
擱下手機後,沒想讓厲旭知道他的存在,圭賢從側門離開了校園,再坐回車上緩緩慢慢開到了校門口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隱身另一處樹蔭下,尾隨跟在後的大云和銀赫,遠看圭賢拖著淡定的背影離開後,大云這才鬆吐了一口氣
"喂,你剛剛幹嘛攔著我!"
"那你想過去做什麼?"
"好歹安慰他一下,勸勸他別亂想,或是找他去喝酒解悶啊。"
"你覺得他會聽嗎?"
"感覺是不會...但總不能放著他就這樣去找厲旭吧?"
"感情的事,咱外人還是別插手,等到哪時後阿King 沒法解決時,再幫他不更好~"
"呃~~也對啦,唉~就說不過你~~那現在.................."咀邊還掛著話語,倆人隨後也向那側門走去~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前方,一見熟悉的黑色轎車,厲旭眼睛隨即亮了起來,掛著那甜甜的笑容迎上前~
坐進副駕駛座,不退那抹笑靨,厲旭掛上那抹充滿柔情的靦腆對圭賢綻放一笑,而後擱下書包,拉過安全帶扣上。
 
"怎麼一直看著我?"
圭賢牽強的勾著兩端咀角,眨一眼心虛,沒有說話的將頭擺回,雖然面容有些沉重...
對這沉默厲旭沒有想很多,知道幾天來圭賢的心情比較低落~
 
車子開了,一路行駛過程中,少不了的牽掛,幾經瞥眼看了看身邊的他,總擔心著圭賢還沒能走出內心的困惑...
靦腆依舊地,厲旭抓起排檔桿上的手,灑嬌般的將它捧至咀邊親一口吻一下,希望能借這分柔情來陪伴他的困惑~。
 
是,圭賢真是困惑著,厲旭的愛是這般真實,死心踏地陪在他的身邊,照顧他也依賴他,怎麼還會和家豪素有往來?
莫名的訊息是存心引著他來看這一幕?是陳家豪?
而又目的何在?
難道真被赫哥給說中,是為著橫刀奪愛,演出這場戲來破壞他和厲旭之間的感情?
 
夜晚,圭賢沒有進房休息,一個人待在書房,飲著一杯杯苦酒,落漠著,想著...
腦子裡,依然還周旋在陳家豪身上,怎麼繞也繞不出厲旭瞞騙的事實。
 
"圭賢。"耳邊,一聲溫柔呼語,再細微都能擄獲這顆冰冷的心。
圭賢微微傾過頭,憂鬱的深遂挨著那滿滿無助,疑愣的看著厲旭慢慢走到身邊來,像以前一樣棲坐在他的大腿上,柔柔地倚著他的胸膛。
 
"還沒睡?"
"你不在,我睡不著。"
未曾改變的習慣,那是他倆戒不掉的依賴,要自己相信厲旭背叛他?
 
靜著,厲旭伸出一手拿起擱在桌上的酒杯,心疼圭賢獨自伴酒神傷,厲旭也想嚐著這杯苦酒,分享他的苦。
忍著紅酒的酸澀,不想掃興的他,再次抹上靦腆的笑容,希望能轉化圭賢藉酒消愁的方式,投入溫暖的情意中~貼上圭賢那口木訥,牢實的親一口,溜出小舌在吻舔中挑進唇縫裡,厲旭又用著一樣的方式,送上他的柔情,勾著圭賢忘却煩憂來感受他,吻吻他,抱抱他。
 
圭賢停下吻,撫著兩夾捧離這張小臉,夾藏眸裡的隱憂,打著灼亮細細清清楚楚看著他的厲旭...
 
厲旭微笑著,笑得很溫柔...很甜...也很深情.........這是圭賢眼裡所看見的面容,
(厲旭,是愛他的,至始至終都是的,對嗎?)埋在心頭,圭賢好想知道,好想說服自己不顧一切的去相信厲旭...但是,可以嗎?
 
厲旭抓下撫在臉夾上的手,牽著環在自己的腰上,透盡滿滿喚散的迷眸,湊近圭賢的唇邊深吸他的氣息,細細輕磨他的唇,鑽入小舌重回這口柔軟。
這麼吻著,圭賢深愛著,埋沒心思抱著無法確認的僅有,緊緊的吸住小咀,而又挨著內心的揪痛慢慢鬆了口...
再看一次,圭賢很無助,多希望厲旭還是厲旭,還是心裡只有他的厲旭。
 
"圭賢,你知道嗎,我好愛你。"迎至唇邊的小咀,吐出柔柔的聲線,厲旭灑嬌地貼上唇嘟嘟小咀,挑著圭賢多吻他一會。
 
愛和欺騙可以共存嗎?
聽著厲旭這一句深情,圭賢的心好痛,他不知道,也捨不得,可是.....
 
小頓二秒~~圭賢突然剝下了厲旭身上的衣袍,兩手一托將厲旭抱至桌上,急切的扯下底褲鬆解自己的褲腰,不堪畫面與思緒一再說服自己來看清,圭賢再托一手,托著厲旭靠向他,將自己放逐在這片柔情。
"圭賢..."一連串的動作,厲旭有些退却的迂吐那口驚慌。
圭賢沒停手,摟著厲旭的小腰帶著他身體的一部份,頂在密口前使勁一埋,沒入他的身體裡,佔有他~~
 
來不及反應的驚慌,厲旭喘叫了一聲,掩不住也壓不住這股撕裂痛,圭賢就這麼的直接戳進密口,不帶任何愛撫的直挺而入。
可這一聲痛吟並沒有喝住這把火熱,圭賢忘情的將人牢牢摟在手裡狠狠再推進更深一寸...厲旭是愛他的,只愛他一個,從來就是!
 
"啊~~好痛..."厲旭真的痛,小手無力的揪圭賢兩側肩,抵著他尋求一絲停歇,可是圭賢沒有停下來,整根沒入後完全沒有任何間斷的擺動下體,一抽一拉的頂著私密處,在驚慌的穴口加快速度推撞。
"圭賢...啊...不...不要...賢..."厲旭揪著小委屈的面容,遙頭挨求著。
圭賢慢下來了,在一推一愣中停了下來,輕輕撫著厲旭的臉龐,愁眉愁眼的眼眸中,流出的都是心疼,圭賢還是捨不得,厲旭就像他身上的一塊肉,疼在他的身痛在他的心。
 
"圭賢...輕一點,我就不會那麼痛了。"厲旭輕輕迂喘著,儘管挨了一陣,依然勾著那抹笑容,細聲細語的吐一聲溫柔。
圭賢沒有吭聲,靜靜的再看厲旭一回,扣上兩手托在臀骨下,使力挺腰的抱著厲旭站起來,
抱著他走出書房,走進溫暖甜蜜,充滿紫羅蘭香氣的房間裡~~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