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家豪和二位哥哥...是同父異母的兄弟?
 
"很驚訝嗎?也許...阿King 早就知道這個真相,呵~~不用出手就能解決我,這招真的高,呵~我連防衛的機會都沒有。"家豪呵著酸澀的苦笑,挨心的遙遙頭,顯出毫無還擊餘地的無奈
厲旭亮愣一眼,嚥下咀邊吐不出來的話語,不認同家豪這說法,但又騙不了自己內心也起了相同的推測。
 
"厲旭,你冷靜想想,阿King 會接近家耀,相信陳家的底他一定打得很清楚,其實只要弄垮家耀與家揚,很自然家豪就成了代罪羔羊。"看著厲旭飄移不定的眼神,昌垊積極再複一次,逼著厲旭心生質疑。
 
沒錯,厲旭的確起了矛盾,為難這自然萌生的同理心,揪著那一臉莫愁,為自己為圭賢所帶給家豪的傷害感到抱歉...
"你~~你們不要亂猜,我相信阿King 不是的。"可僅管矛盾著,都不希望圭賢被看穿或是敗露了任何跡相,硬生的抹蓋良心,逼著這張咀無視這個可能。
 
"呵~~愛情真是盲目,這話說得一點也沒錯,哪怕知道是錯的,也要將錯就錯?"正視著,流透那道質疑的目光,家豪側過臉龐挨心的看著厲旭,難以諒解這埋沒良心的回應。
 
"不,錯的是你們,整件事...你大哥,二哥...都是罪有應得,怎麼能算在阿King 身上?"
難忘夜半被惡夢驚醒的圭賢,憤憤一句,厲旭撇下這份同情。
"那我呢?"
"........"
"我做錯了什麼?"
"厲旭,我們不是想歸咎誰的責任,只希望你能勸勸阿King。"
"什麼,你要我勸阿King?"
 
"家豪是無辜的,跟阿King 八桿子打不著邊的人,如果阿King 是處心而來,你真可以無視?眼睜睜的看著家豪和他大哥,二哥一樣的下場?"
"我知道...我知道你們很無奈,發生這種情況誰都不想,可是...阿King 不也一樣無辜?他並沒有對你做了什麼,不是嗎?要說誤會,那也是你父親的問題,怎麼會連自己兒子都懷疑?"
"厲旭,你還是不相信阿King 是有目的的?"昌垊說
 
"我要質疑他什麼?如果這一切真的是阿King 所為,那是不是該問你們陳家曾經做了什麼缺德事,才逼得他做出這樣的報復?"不滿家豪一再擾著他的認知,厲旭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,正嚴厲色反責這一切事端。
 
 報復?!


二字報復,像是獲知了始末源由的正解~。
面前~昌垊顫亮了眼,家豪更是急切的站起身,架出兩手扣住厲旭的雙臂,質問著!
"你這麼說,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"
"沒有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"小頓著,眼底中~厲旭短促的閃過那一記心虛,壓著心慌矢口否認。
"你知道,你一定知道!"逢著這一刻情緒,家豪不罷休的再一聲迫問
"不是,我真的不知道~"厲旭把頭顫晃一回,死撐內心的心虛,依然固執著

"好,如果證明他是存心來報復的,你是不是還要這麼維護他?"
"......."
"為什麼不回答?你是知道的,你這是縱容他!"
"沒有。"抵死的固執,厲旭壓著心亂心慌,不自覺的扭著被框住的手臂,想逃開家豪強迫性的質問。
"我沒有虧待你,為什麼你要幫他來對付我?"可家豪抓得死緊,一句不放一句的追問,逼著厲旭來辨清對與錯。

"沒有,我沒有!你放開我~"面對家豪一句接一句的斥聲斥問,厲旭也慌亂了,慌著滿心滿惱只剩下那逃避
"為什麼,為什麼你明知道是錯的,也要坦護他?"緊握著,不理厲旭使勁的掙扎,家豪不退餘力,執意的把人鎖在身前,目光愈來愈冷,愈來愈犀利。
"放手。"厲旭根本聽不進,低頭扭手只想甩開家豪的糾纏。

一旁,就像看著好戲般的,等著家豪失控的雙手來纏住厲旭,待這拉扯之中,才選擇踏一步上前勸阻的昌垊,就連架開的動作都顯得逼真不露假

"家豪,冷靜點,你這樣逼他沒有用的。"

緊緊揪抓的拉扯,在昌垊適時切入支開的空隙中,厲旭倉徨失措的從家豪身前慌退二步,隔著昌垊避之身後。

此刻,沉靜了幾分秒,待家豪情緒穩下來,昌垊轉過身看了看厲旭,眼裡拉鎖著一絲矛盾~
長長的嘆吐一聲,語重心長的說~"厲旭,我知道要你面對這事實並不好受,不過你有沒有想過,你包庇他,只會讓阿King 把錯愈踩愈深,到時後你想拉住他都來不及了。"

"夠了!你們不要再說了~~~家豪,我很同情你的處境,也不想看你這樣,但是...凡事都有因果,只要你行得正,誰也動不了你。"

不論是因為逃避,還是不想再被話語左右,厲旭都不想介入圭賢和陳家之間的恩怨。
落下這最一句後,厲旭轉身走了,卸下質疑,抛開隱憂,帶著他堅定的信念離開了~
留下的兩人,面容上...家豪是失落的,雖然是早知道的心,可沒想到厲旭會如此盲目。

"呵~沒想到厲旭這麼堅定~"說著這話,眼底~昌垊卻有著慶幸,慶幸自己越界原則的作法,沒有動其當事人有可能會造成的傷害。
"拿到了嗎?"昌垊翻過手背,亮出早早收在掌心裡的一條項鏈,順帶應著說話"你這麼抓著他,把人都嚇傻了,我想拿不到都難。"話完,昌垊將項鏈遞給家豪。

這是預料中的盤算,自知無法動遙厲旭,家豪早已串搭昌垊,借由糾纏的混亂中,從厲旭身上截下鏈子,好讓自己有多一次反擊的機會。

"昌垊,把訊息發出去吧。"
"你...不再考慮?"
"我只知道我不能坐以待斃。"

(知道厲旭在學校做什麼嗎?想知道現在就去接他吧!)
不願坐以待斃等著被解決,昌垊配合著,拿出手機指劃了這麼一句字串,再按下阿King 的手機號碼,沒有多停一秒的考慮,送出簡訊~~

 

手機的另一頭,圭賢身在何處?
寬敞的客廳裡,一旁坐著大云,一旁坐著銀赫,在等待厲旭放學的空檔,圭賢早早就在大云家中泡茶坐聊,相談一步步踩進圈套的陳家人

"看你還沉著一把臉的,還想那事兒?"圭賢遙遙頭,嘆一氣吐出憋在心頭的壓力
"想那幹嘛,不就是錢嘛,誰會想到他老子有的是錢,還會傻得去找死!"
"阿King,既然腳已經踏出去了,就別想那麼多了,重頭到尾咱做的都只是利誘,這都是他們自找的。"
"是啊,有什麼老爸就有什麼兒子,老傢伙死要面子,沒想到兒子比他更要面子,呵~"諷刺的呵笑聲,銀赫擺著一副笑話閒事的模樣

"也不完全吧,家揚可是一點都不敢到羞恥。"反應這話題,喝一口茶香,大云帶著那雙淡淡的目光,提出附議
"所以說啊,老爸好色,兒子更好色!"
"那家豪呢?像他老爸哪一點?"
"呃~~有了,橫刀奪愛!他不是對厲旭挺感興趣的嗎?說不定啊,他---"
"咳咳!!"耳聽銀赫愈說愈起勁,大云急急切入二聲咳,打斷就要爆出不該爆的忌言禁語。

"啊?呃~~~"反應著,銀赫頓刻煞住口
"他沒機會,厲旭心裡只有我!"
"是,是啊,那當然,那當然....."自知誤觸圭賢敏感的話題,銀赫尷尬的笑了笑,趕緊把話塞回肚裡。

滴滴~!手機響著~聲音傳自圭賢身上
(知道厲旭在學校做什麼嗎?想知道現在就去接他吧!)點開的手機,圭賢僵了面容,呆目看了看這一句字串後,滑過畫面查閱傳送機號(1233211234)......誰呢?
每天準時上下學的厲旭,除了上課,還會做什麼?
而又為什麼告訴我?這人是誰?什麼目的?
短促的,腦子起了各種問號,疑愣的雙眸,微皺的眉梢圭賢不明白也想不通

"喂,我說說而已,你不是當真吧?"
"嗯?"
"怎麼傻啦,在跟你說話呢。"
"我有點事...有事電話,先走了~"滿腦子只剩下一串字的圭賢什麼也沒聽進,草草擱下一句,隨即起身朝著門口去。
"喂,怎麼了,不是真的生氣吧?"銀赫朝著那正打門要離開的圭賢,無辜叫一句,不過圭賢沒回也沒聽,雙腳踩得局促。

圭賢匆匆踏出門了,大云晃著兩眼灼亮,思忖著剛剛圭賢拿出手機,那張生硬的面容,感覺事有蹊蹺
"喂,想什麼,連你也傻啦?"
"跟去看看。"
"跟?
大云沒多解釋,起身抓了外套,鑰匙就朝著門走,雖然銀赫每每總是處在狀況外,這雙腳還是傻傻的跟出去了~

存心挑臖的訊息,成功勾住了圭賢的好奇心。
要說是人之常情嗎?瞞不過那自知,明知道是引誘,還是攔不住這雙腳去挑戰未知的結果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