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門關上了,細細再聽外頭關門的聲音,知道云哥和赫哥已經離開後,厲旭靜靜的棲坐在床邊,沉睡的臉龐看不見鬆懈,只見那抹沉重還隱隱的殘留在眉間
(仇報了嗎?這心頭大石...)心想著,厲旭伸手溫柔的撫著臉夾,輕撥披散在額上的瀏海,看著眼裡的他,揪鎖的眸中每道目光都是心疼~
 
"圭賢,我知道你並不開心,對不對?"咀邊喃喃自語著,沒想圭賢是不是聽得見,厲旭吐出心裡他所感受的圭賢。
 
迷迷糊糊的,感覺到柔軟的毛巾,一雙手,為他退去一身黏稠,還瞌著眼眸的圭賢,輕輕遙晃著深陷在迷茫的腦海,找尋那僅有的意識~
"厲旭..."迷糊中唸著腦子裡的身影,圭賢提上手掌,追著遊移在身上的溫暖,揪握它捧在胸口上~疲憊的面容裡,緊蹦的眉間漸漸鬆馳了,夾在眉間那抹沉重也漸漸的退散~
"厲旭..."輕呼著,比起剛剛這一聲更加薄弱,厲旭就這麼活在他的心裡,即使不睜開眼,也能看見那張像天使般~溫暖又靦腆的笑容~~。
 
圭賢帶著這份甜意,他的厲旭,滿足的沉入夢裡
 
(小賢。)
(厲旭...)
(那,給你~)模糊的影像裡,厲旭兩手裡各拿著一瓶汽水
(還不拿,我手很冰耶。)遲遲不見手來接,厲旭小揪眼的嘮著催促一聲
小賢接下了,厲旭也笑了~
又見天使的笑容,影入深遂裡,好甜好舒服,婉如站在懸空的白雲端,讓他忘卻了身上佈滿的荊棘
(怎不喝呢?特地給你買的耶!)
(好,我喝。)
(你怎麼不笑呢?笑一個嘛~)
 
(小賢,你看今天給你拿了什麼來?)手裡,厲旭遞上了3本書
(這是?)
(SJ漫畫版,是最新的哦,不過這是租的,你要二天內看完哦~)
(好。)
(唉,你真不愛笑耶,我們班同學啊,拿到這個不知多開心說。)厲旭嘟著小咀說
小賢笑了,雖然還是僵著臉來笑...
 
(你要記住了,命自己的,要為自己勇敢一點,知道嗎?)
(你要走?)
(我走了,拜拜~)
(厲旭。)隨著模糊影像裡的厲旭慢慢走遠,沉睡中那抹祥和的面容也漸漸拉起兩端眉梢,微微瞥開唇口,無力的呼著他
(厲旭...不要走...厲旭...)
 
伸長的小手抓不著消失在迷霧中他的天使,小賢無助的剝開白白雲朵,忽見一隻和自己一樣僵直的手臂,亮著和他一樣無力的目光,顫抖那五指向他求救著...
(小賢...)小賢煞住了雙腳,定住了雙眸,定住了所有思緒
(小賢...)
(媽......)
 
驚悚的畫面再次浮在眼前,小賢呆傻的退著腳,泛起淚光的深遂不斷閃爍,心顫心慌著,像是知道下一刻會出現什麼,害怕看見也不想看見的往後退...
(不要...不要,爸爸。)徬徨的小口,聲聲吐出無效請求,淚灑哭求別再折磨他,別再逼他。
 
可是沒有用,什麼也做不了的小賢,只能僵著那動彈不得的脖子,凍結兩眼認命接納畫面來撕裂他的夢...
 
"爸爸不要!"
 
瞬間彈起的腰椎,從夢拉出一樣呆木的兩眸,一口一口大力的喘吐,難忍眼框這把淚,圭賢垂頭顫抖那雙唇泣出一聲聲哽咽,痛苦多年來不斷來凌虐他,逼著他崩潰的夢境...
 
是不是要這麼殘忍著,殘忍著一次不夠還要反覆一次又一次重現,總逼著他退無可退的從夢裡驚醒。
 
 
"圭賢..."被這一聲呼醒的厲旭,傻眼的,不敢置信圭賢正低頭啜泣?
這是第一次...第一次看見如此無助又脆弱的他。
 
(當我看見你伴酒落下男兒淚,我心都要碎裂了....)厲旭想起青青留下的信...是的,看著圭賢掩面抽泣的模樣,這心真的像被打碎般,好痛,好疼~
厲旭小心的提起手臂,輕輕貼撫在圭賢的肩背上,再一聲喚著他"圭賢..."
 
沉在崩潰情緒中的圭賢擺頭一顫~是...是厲旭。
他的天使沒有走,圭賢打起那雙失去焦距的雙眼,目光裡透出了感動。
 
眼前,看那濕潤的臉龐,盈盈的淚眶,厲旭完全愣住了,愣了眼愣了心,難以呼吸吐不出任何一個字來安慰。
心緒被夢境瓦解的圭賢,倉徨的騰出雙臂向前一擁,緊緊的將厲旭抱進懷裡,每根手指都不敢少分力將人牢牢的鎖在手裡
 
"圭賢,是不是...作惡夢了?"
"我恨這個夢,它就是不肯放過我...我恨他們,我恨他們。"
 
(他們?是陳家人嗎?天.....究竟陳家的人對你做了什麼呢。)靜靜的貼在胸前,厲旭心想著,僅管不知道背後埋藏的故事,但相信這傷害一定很深,才會讓圭賢這麼痛恨。
 
靜著一會,細呢一聲"圭賢~"
厲旭抬起小臉,柔柔地貼上唇吻一口後,問著"感覺到了嗎?"
".......
"圭賢,我才是真實的,別理那個抓不著的夢。"見圭賢還不明白,厲旭再一次,更深入些的溜入唇口裡吻一回後,留在唇邊輕聲一語
"厲旭..."
 
語末,厲旭挑亮一雙喚散的眼眸,微微張著唇瓣小挑舌尖,輕輕慢慢迎上充滿渴望的唇口,用小舌細細的在唇縫中挑舔,滋潤著圭賢那口乾澀的唇葉,在張合中一口更深一口纏在唇裡,繞著那只無助的舌根,暖暖它的冷,挑挑舔舔的逗逗它,而又縮回唇裡小鬆口的引著它來。
 
圭賢微微的笑了,不是頑皮的小舌把他逗笑了,而是厲旭送出的溫暖融化了他的冰冷,不遲疑的,圭賢湊上咀闖進唇口揪住小舌,懲罰式的緊緊包著唇口,捲著它一口一口吸回舌根溢出的甘露。
"唔~嗯~~唔~~"被圭賢如此深入的吸吻,就快沒了氧氣的,厲旭輕推一把,帶走被禁箇的小咀,小喘小吐的,為這輕易被征服的小舌好不服氣。
 
圭賢又微微的笑了,厲旭小生氣的樣子好可愛,寵溺著~想再貼回小咀疼疼它時,厲旭架出雙手抵在胸口上
"嗯?"圭賢愣了愣,難道真生氣?
 
小頓片刻地,厲旭勾起了咀角,眼眸再現喚散,帶著這雙眸慢慢貼近圭賢的耳邊,煽情的挑一口將耳垂包在柔軟的唇瓣中,溫柔地輕挑他的敏感吸著他一身緊蹦,反覆幾回才鬆口放過已經紅通通的耳垂。
這麼親舔,觸動的敏感,觸著圭賢滿起了慾意,瞥頭帶那微張的唇葉,覓著那口一再挑臖他的小咀...
 
厲旭調皮地縮了縮頸脖,不讓圭賢有機可趁將他給包圍~
繼續地,厲旭透著迷矇雙眼,對那失了神的渴望深遂,綻放一抹嫵媚,再順著耳根一親一舔的遊到脖子那塊凸起的喉結上~
柔柔地含了一口後慢慢滑落,吻吻圭賢那結實的胸膛,一口一口把吻帶下...
 
"嗯..."一聲沉沉的低吟,厲旭的愛撫一點一點牽拉著圭賢,拉著他忘了矜持的吐出聲息,也忘了夢裡的驚慌失措。
 
漸兒~小咀慢下來了,厲旭有些害羞的,視著圭賢那只漲得硬挺的分身...
從沒試過的他,羞澀的目光對著這只尖挺,這臉好紅好燙,頓刻猶豫中,厲旭抿抿小咀,雖然內心裡有那麼一點點退縮,可是想起圭賢也是這麼吻著他~~
這麼想著,厲旭羞澀地貼上了,輕輕在圭賢的那兒磨了磨,嘟嘟小咀的吻一口,滑過,親一下,磨過.....
 
能感覺厲旭並不習慣,圭賢低下頭看著厲旭生澀的模樣,忍不住伸手摸摸這小臉,撫撫後惱勾,滿滿寵溺的流露那抹笑容~
雖然厲旭那口柔軟,細細棉棉吻著他的感覺很舒服,但也捨不得厲旭逼著自己的羞澀來滿足他,沒想讓厲旭繼續著,圭賢兩手一托一提,溫柔地捧起那張羞澀的小臉
"厲旭。"
"嗯?"
 
圭賢沒有多說,帶上寵溺的深情眼眸,摟著小身軀往裡貼向他,仔仔細細看著他的厲旭,他知道厲旭是為他而行,付出柔情來安撫他的驚慌無助~
"圭賢?怎麼了?"圭賢依然沒有吭聲,靜靜的包圍這片柔軟,細細的吻著他,在這道唇口裡深刻感受他的愛,也深刻帶入他的愛~
 
 
激情過後。。。。。。。
 
 
棉床上,圭賢半坐身的靠在床頭,摟著身邊的他,愛不釋手的拂過髮絲撫過臉龐,寵溺地親親他的額頭,觸觸小咀,滿足的心不是情慾僅有,厲旭的溫柔,體貼,可愛,每一分柔情都讓圭賢很滿足很珍惜。
"那兒疼嗎?"
"不疼...你呢?"
"我?"
"這裡還疼嗎?"厲旭撫撫圭賢的左胸口,說著
"有厲旭在我身邊,我哪都不疼。"
"真的?"
"嗯。"
"那我不就是止痛藥了?"
"呵~~"暖和的容顏輕輕飄出的笑靨,厲旭總是有辦法惹得他笑
 
"圭賢,你不要害怕...我會拉著你。"帶著話語,厲旭扣起圭賢的掌心說
"嗯?"
"以後,你睡覺時就牽我的手,如果你再夢到,手就拉緊一點,讓我來叫醒你,這樣你就看不到了。"
"呵...厲旭。"雖然厲旭的方式並不實際,可聽在圭賢耳裡很感動,很欣慰,掩不住綻呵一聲笑氣,厲旭依然如此可愛著,不論是少時還是今時,都是他最溫暖的依靠。
 
在厲旭的柔情安撫點點溫柔耳語中,為圭賢趕走了這場驚醒的夜半聲。
雖然~厲旭還是不知道圭賢背後的故事...
然而~在經歷這一晚,親身感受目睹到圭賢真實敗露的情緒後,是是非非對與錯厲旭都不想知道,他只想陪伴在圭賢的身邊,分擔他的煩憂,減輕他內心的痛苦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