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懷焦慮的心情,就連做著晚餐也無法靜下心,腦子裡不斷浮上各種可能~~
似乎...家豪知道他和圭賢的關係?
家豪和圭賢是相識的嗎?
如果是,那圭賢知不知道他和家豪出去的事?
而家豪又會不會對圭賢說些什麼?
這麼一趟出去,厲旭真的好後悔,後悔自己的好奇心,撞見了這不該撞見的人...
 
痛!瞬間揪緊的眉間,厲旭咬住了牙根,忍著被菜刀劃破的手指頭。小慌之中,厲旭用水沖沖傷口,拿了塊OK蹦貼上,再回到廚房,繼續手邊還未完成的家務。
可失神的他,一會不是錯放了料理的程序,就是忘了關回小火,溢出滿滿湯汁這會又在沒燒乾的鍋子惹來了一陣油噴。
這一噴~手裡的鍋剷因為捱不住油滴落在皮膚上的灼熱,厲旭鬆脫手握的鍋剷重重落在地上,敲得響亮!
厲旭傻著,聽不見那刺耳的聲音,只聽見家豪縈縈繞繞殘留在耳的話語.....
 
"厲旭,怎麼了?燙到哪了?有沒有怎麼樣?"才踏進屋子就聽見一陣鏘鏘響~圭賢速速擱下鑰匙趕到廚房,見厲旭站離爐台二步前,又看見炒菜鍋下還打著火,圭賢下意識連忙的將厲旭拉開。
 
失神的雙眸在看見圭賢後變得呆愣,捱著心慌心亂,厲旭向前一傾,兩手緊緊的圈過後頸,牢牢的鎖住唯恐下一秒就不再愛他的人...
"厲旭,你怎麼了?"
厲旭猛遙著頭,埋縮小臉的在頸脖裡蹭了蹭,雙手也緊緊的抱著。
 
圭賢框出手臂回抱這受驚的小身軀,揉揉他的背,牽著他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~
"這手...被刀子割傷的?"
"嗯..."
"你看,傷口還在湛血,怎麼還繼續做菜?"說完,不等厲旭回應,圭賢馬上站起身,拿來了家用醫藥箱,一拆一剪的擦上藥水,重新包紮。
"是不是很痛?"
"不痛。"
"想什麼?"
 
厲旭愣了愣,小咀微張著,怎麼來說自己是因為怕圭賢知道了家豪的存在...
"是不是因為青青?"
厲旭無力的垂下目光輕遙著頭,不想欺騙圭賢,可是卻也吐也吐不出一句話來回應。
"我就是怕你這樣才一直瞞你。"語末,圭賢伸手將厲旭攬進側胸裡,安撫著。
貼在胸口厲旭閉上眼睛,很無助很後悔,氣自己就這麼沉不住氣,不甘寂寞赴了約,接觸這個讓圭賢所痛恨的陳家人。
 
"肚子餓了吧,我帶你出去吃?"
"不,不用,飯我都煮了。"
"你手都受傷了,別做了。"
"這沒什麼,你坐會,很快就好~"
"那我幫你。"
"可是..."
"來~~我還沒跟厲旭一起作菜過呢~"話一說完,圭賢牽著人走進廚房,為避免厲旭再燙到手,圭賢先拿過鍋剷,站在爐檯前負責翻炒,而厲旭負責逐一放上料理,還有調味料...
 
這樣的感覺很美好,畫面很溫馨,每每完成一道菜時,圭賢都會端起盤子,掛著笑臉滿足的吸一道氣聞一口菜香說~"好香!"
厲旭很安慰,在圭賢點點的體貼中,溫暖也漸漸的退去那份焦慮。
 
等到菜全都作好了,剩下的厲旭繼續待在廚房整理,擦去油油水水的污漬,可體貼的圭賢,看著厲旭還忙著,冷不防的上前從背後一摟,在耳邊溫柔的説..."我幫你。"這聲溫柔,圭賢同時也帶上了手,接過厲旭手裡的抹布,提上炒菜鍋,在水糟裡清洗乾淨,而後又擦乾周圍的油漬,並將沾滿污垢的抹布給揉沖一番~
 
站在一旁,呆呆的看著圭賢做這做那,厲旭內心有說不出的抱歉,圭賢就是這麼把他捧在手裡疼,沒有要求,沒有埋怨...
厲旭又恨了,恨自己沒有堅定這顆心,一次接一次和陳家豪見面。
 
(我沒法接受不忠的感情。)
(有時我不明白~為什麼要拿感情做賭注?)
(既然決定把腳踩出去,就不能想著回頭。)
 
沒忘記圭賢曾經提過的深刻話語,比起恨,更多了害怕。
雖然...跟陳家豪並沒有發生什麼親蜜的互動,可心虛的是這顆心,騙不了自己當時有著那麼分毫的飄移。
 
"厲旭,厲旭?"掛好洗乾淨的抹布後,這轉身看見厲旭那副失神的模樣~疑愣地,圭賢輕聲呼著
"嗯?"
"又想什麼呢?"
"沒..."折騰的思緒磨著心好累,厲旭疲憊又無力的迎上身子,依偎在圭賢的懷裡。
 
靜著,感受肩膀沉下重量,這無助...圭賢,心裡很不捨,很心疼
"是不是累了?"輕輕問一聲,看著厲旭起落的情緒,圭賢不得不疑慮,選擇將青青的事坦白說出來,是不是錯了?
 
"圭賢..."抬起靠在頸肩上的小臉,厲旭亮著那雙灼灼的眼眸,透出那抹憂鬱看著圭賢,慢慢的貼上雙唇,柔柔地吻一口,柔柔地伸出小舌溜進唇縫裡,貪著他來疼,貪著每一分還擁有的愛。
 
雖然覺得厲旭不對勁,但在柔情底下,圭賢沒有多去思考,忘情的配合厲旭帶上的吻唇,包覆他親舔他...
廚房裡,兩口滋滋撩人吸吮的聲音,沒想停口,厲旭將身子向前傾靠,貼著圭賢那身漸漸燃燒的火熱,放縱唇口迂出輕飄的嗯息,聲聲引著圭賢將吻帶得更深。
感受厲旭送出的柔情,圭賢一邊吻著小咀,一邊把手移到褲腰慢慢解開,剝著底褲...退去隔層,單手抬高了厲旭的右腳,捧著又硬又熱的分身直直埋入~
 
"啊~~"忍著直戳入口的張力,厲旭就連這聲痛吟都叫得銷魂,勾得圭賢滿身血液直亂竄的不停頂著腰,愈頂愈深,愈來愈快
"啊~~嗯,嗯,賢~~啊~~"雖然痛著,可那呻喘聲聲撩人,聲聲入骨。
持續著,圭賢漸漸慢下速度,撫撫小臉,貼上吻唇,在包覆的唇口裡滋潤那口乾澀的小咀,而後退出分身,將厲旭擺過身子,輕壓在廚桌上,頂著膝蓋敞開兩腿,從背後再次沒入密口。
 
承受著張力帶來的痛覺,在圭賢深入淺出的擺動中,厲旭壓著痛吟發出飄柔的呻喘,不斷揪縮被磨擦的穴口,在背對的遮掩下,皺鎖著兩道眉不教自己敗露一絲掙扎,厲旭就像自虐般,承受被圭賢不停來回頂撞的痛楚,每一聲的叫喘都是由痛化為愛的吟呻。
那撩人的喘叫聲,緊緻的深處讓圭賢更甚忘情,失了分寸的享受這場歡愉,過火的深推深埋,極快的一抽一拉,圭賢放肆著分身,沒入滿身沸騰的精液,抱著厲旭的小身軀,滿足的釋放在深處裡~
 
吞一口唇液,圭賢很舒服的吐著喘息,低下頭吻吻後頸也吻吻厲旭紅潤的臉夾,還有那張小咀。深刻著,不管多少次,厲旭總讓他很舒服,很滿足...
 
圭賢帶那口滿足,嚐過殘留的餘溫之後,小退一步抽出埋在裡邊的分身
"啊!"一聲叫痛,抽出的火熱和磨擦的灼熱一樣的痛,厲旭忍不住挨了一聲。意識著這不同的呻息,圭賢往下一看...驚見幾條紅紅的血絲...
"厲旭..."趕緊的,圭賢真慌著,連忙的架出兩手,不知道該怎麼做,只知道很心疼的把人圈抱在懷裡,傻傻呼著他的名
"厲旭,怎麼會.....是不是很痛?"厲旭無力的遙遙頭,無力的把頭棲向胸口,垂下眼簾,歇著~他真的好累,也很痛...
 
"我帶你去看醫生。"
"不要...你不要緊張,我沒事..."
 
揪心的,圭賢將人抱起走進浴室坐在浴缸邊圍,等著水慢慢積滿之餘,為厲旭沖洗身子,心疼的用手掌盛著水在紅腫的密口輕輕捧拍,直到不留一滴血漬後,才輕輕放下厲旭,讓他舒服的泡在浴缸裡。
 
"怎麼不說?"掌心裡流著滿滿心疼,圭賢溫柔地撫撫厲旭的臉龐,帶上話語~
"這樣我才記得你有多愛我。"直視的眼眸,厲旭柔弱地微微勾著笑容,清楚的看著圭賢,他的男人。
"我當然愛你,知不知道剛才那一刻,心好像被刀刺一樣,沒法呼吸,整個人都呆住了,以後不許你再忍著,知道嗎?"
"可是我想滿足你,想你舒服的感受我。"
"傻瓜,你怎麼.....就算只是抱著你,我一樣滿足,別再這麼傻,好嗎?"
 
對話停了下來,圭賢起身站到一旁,給自己順便洗個澡,陪著厲旭一塊待在浴室裡~
 
"圭賢。"泡在水裡,看著漸漸平靜的水漪,厲旭的心也漸漸平靜著,平靜的看一眼圭賢,呼一聲
"嗯?"
"今天...初審還順利嗎?"
這一句為著誰而問?誰都不是~厲旭關心的,想知道的,是圭賢心裡想要看見的結果。
"證據上,暫時是裁定有罪,限制出境,不過他還是可以上訴,也可以保釋。"
"保釋?那...青青還會有危險嗎?"
"別擔心,我已經接青青過去了,那房子不在這個城市內,他們找不到的。"
"那上訴呢?會影響嗎?"
"證據跟記錄都在,只要青青不改口供,我想沒那麼容易上訴成功。"
"那就好。"(總算是,青青沒有白白犠牲。)於心裡,厲旭保留了這一句
 
"厲旭,以後要有什麼就跟我說,我不會再瞞你,你也不要一個人悶在心裡想,好嗎?
"好。"
話雖如此,厲旭還是塞著滿滿心事,想知道有關陳家的事,但又不敢多問,更怕問出讓自己都傻眼的真相...
也許...只是單純的和陳家揚有著過節
也許...只是單純的在陳家耀身上謀取利益
但不管是什麼,都不會影響他對圭賢的愛,更不會左右他的心
厲旭很堅定的想著...
 
至於家豪,雖然在法庭撞見之後,未曾放棄的打了二次電話來,不過厲旭一通也沒接,甚至是直接把手機關了,不想聽見家豪會說些什麼,也怕他會說些什麼。
如此斷音斷訊,避之千里,是否會把人給逼急了?間而變向的找上圭賢?
厲旭不知道,只能期望家豪會自己放棄,再找他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