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扣的十指在這扇門一關上後,被重重的給甩開了...
厲旭立刻表出帶氣的情緒,從圭賢依舊淡定的神情上,那是在自己意料之中~
 
坦白的話語找不著端口來讓厲旭明白,圭賢縮一步借由畫面擺出真實,也雖然...知道這麼做會直接衝擊了厲旭的情緒,但求的只希望厲旭在氣憤之餘,能明白他不想再隱瞞的心意。
 
"厲旭..."
"我不想說話,你也別理我。"
厲旭撇下微怒的眼神走向電梯,圭賢趕緊跟著進電梯...跟著走出這棟大樓。
眼看這雙腳越過車子所停放的位子,唯恐厲旭再次逃得遠遠的,圭賢慌了心的連忙伸手把人拉住~"厲旭..."輕聲呼著,理虧的圭賢掛那雙殷切的眼神,盼著厲旭回頭理理他。
 
背身對著,厲旭停下了腳步,心裡很生氣但又很矛盾,不是不能體諒圭賢的難處,可說到底...要不是偷看了青青寫給圭賢的信,又豈會知道這一切?自己何嚐不也一樣在隱瞞呢?
 
"知道你生氣,我又怎麼能不理你?"
"有差嗎?你做什麼有把我的感受算在內嗎?"厲旭轉過身擺回小臉,緊緊揪著滿腹委屈的怒光,早知道事情始末的他,在意的不是青青愛不愛圭賢,而是沒想到青青一直都在?帶著她未死心的愛,留戀圭賢出現在她眼前的每分秒。
可是圭賢呢?擺明的愛在眼前,真可以視若無睹嗎?
 
"我知道冒然的帶你來見青青,這感覺很不好,我不是存心要瞞著你,只是我不希望這個案子牽扯到你,影響你的心情,才選擇沒告訴你。"
"既然這樣,現在又何必讓我知道?"
"因為我不想再瞞你。"
"瞞我?你瞞我什麼了!"
"........"難以其齒青青對他的愛戀,圭賢吞哽的哽住話語。
"從來...你就不會告訴我你在做什麼,你總是有你的考量,有你的顧忌...你現在告訴我你不想再瞞我?你瞞我什麼了?"聽著圭賢不乾不脆還保留的話語,再看著圭賢垂下那一眼心虛,難以理解這所謂的顧忌,厲旭失望又委屈的架出帶氣的雙手,明話暗指追問背後圭賢所隱藏的根源。
 
"我..."打進耳根的話語,圭賢有些亂了。
"瞞我你找到青青?瞞我你把青青帶到小海家?瞞我你天天都到這來?還是瞞我你跟青青有什麼!"厲旭愈說愈動氣的放聲怒斥著
"沒有!我跟青青什麼都沒有!"一句敏感,為悍衛自己的愛,圭賢斬釘斷口聲中帶氣,毫不遲疑的拖口否認,揪緊那雙深遂亮出自己的清白。
"厲旭,難道你不相信我嗎?"這是圭賢最擔心的問題,瞞著不說就怕道出事實時,讓厲旭起了誤會質疑了他的愛。
 
"我相信你有什麼用,你就會瞞我,你什麼都瞞我,你讓我什麼都不知道!"無奈又踩回原點,他是愛圭賢,可這反反覆覆未曾改變的模式,總是一再提醒他的認知。
"不,我不是存心想瞞你,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來告訴你,有些事我怕你知道了,心裡會不舒服,會亂想,甚至....."
"那我現在心裡就好過嗎?我是不是這麼經不起?我早說過了,你就是這樣,什麼都你說了算,以為這樣那樣對我就是好,你根本沒想過我的感受!"說到這想到這,厲旭情緒一起,抑不住酸澀湧上鼻間,厲旭苦揪著眼眶,不想沒用的讓淚滴下來。
 
灼灼淚光一閃一閃打進眼裡,每一閃都像刀光割在圭賢的皮肉上,好疼好痛...
"對不起...厲旭...我..."吐不出的疼,圭賢一把將厲旭攬進懷裡,一迂一喘的釋出他的自責,他的抱歉。
"我不要你抱,你放開我!"這刻,情緒湧上頭的厲旭,歇斯底里的不停跩著肩膀,擺身帶氣掙開圭賢揪握的一雙手
 
"厲旭...別,別走..."唯恐厲旭逃得遠遠的避著他,圭賢慌張的側身跨步把人框住,顧不得厲旭願不願意,往裡一拉把人牢牢的鎖在懷裡,逼著他來感受懷抱裡的溫熱~
"別走好嗎?沒有你我真的扛不住.....厲旭..."一聲扛不住竄入心坎裡,再聽一次都無法抗拒被融化的心...
厲旭真的沒辦法,在圭賢面前,還是失了倔氣,失了原則。
 
不再掙扎的,任由圭賢緊緊的抱著他,是不是再多的理由還是抵不過一個愛?
愛如此可怕,讓人失去了原則,失去自我,甚至生命也都在所不惜...他就是戒不掉,戒不掉圭賢的溫暖,戒不掉這依賴...
 
在回到屋子裡,圭賢即刻把人摟進身,溫柔的輕捧這張小臉,深情的看著,情不自禁的貼上他的唇,垂著那雙沉醉的眼眸,嚐著每一口他的甜~。
 
充滿紫蘿蘭香氣的房間裡,棉床上柔情依舊,圭賢滿足的將厲旭摟在身邊,珍惜著再次為他妥協的心,不想再重蹈覆徹踩著相同的癥結,僅管難以啟齒,圭賢還是突破心口,坦白了青青對他的愛慕~
把月來扛在心中的壓力,總算得到一絲喘吐,感動於厲旭體諒了,出乎自己意料中的包容了...
 
一直,厲旭要的不多,圭賢能夠不再隱瞞實的說出事實,厲旭已經很高興,很安慰~
這夜,厲旭放縱了自己的依賴,也放縱圭賢來填滿他的空虛,索取他的柔情...
僅管心中還有著疑惑,但也為著顧忌陳家豪的存在,厲旭沒有再追問那所謂的報仇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隔著一天,戰戰競競總算盼到了初審的日子~
厲旭早早起床做好餐點,好讓圭賢帶著滿滿活力去迎接這一場官司。
 
"厲旭,你不跟我去嗎?"
"我又幫不了你,去那做什麼呢?"
"你不想了解這個案子嗎?"
"我比較想你親口告訴我。"厲旭話裡夾著本意,平心氣和的說,不強求圭賢說了多少,只是單純想分擔他的心事。
 
走到門口,圭賢接下厲旭細心為他帶上的外套,有點不放心的多吻一會這口小咀,表露他的牽掛,溫柔地說一聲~"等我回來,嗯?"
"好。"
 
圭賢出門了,厲旭還站在屋內的門前,呆呆的站著,目光沒有焦點,想著腦子浮上的念頭,酙酌著可與不可。
可以嗎?雖然咀裡心裡掛著不問.....但壓不過的好奇心,厲旭還是想多知道一些...
 
猶豫的雙腳還是踩出去了,厲旭晚一步來到法庭外,載上帽子與墨鏡遮掩自己的面容,在人群之外的角落,靜觀一切~
 
在僅有的視野,厲旭看見了圭賢,也看見了云哥,赫哥~
不解的是,圭賢並沒有跟他們坐在一塊?
(避嫌嗎?)短刻閃過的猜想,厲旭不以為意,自知當中的顧忌也不是他能看得明。
 
不過...這會走進來的人,這面容厲旭覺得很面熟,肯定見過,但不知道在哪看過,是誰呢?
正當厲旭搜著腦中存放的影像時,詫異的~這人來到圭賢身邊坐了下來?!
如果是圭賢的朋友,沒道理他見過卻記不清...
 
(對了,是那位陳老闆,有一陣子和圭賢經常來到寶藍的陳老闆。)腦子裡想起了這麼個人物,肯定著,厲旭仔細地再看看,遠遠地...看見倆人不帶正眼的交談,面容上有些嚴肅,和印象中在寶藍相談甚歡的落差,厲旭愈看愈不解,究竟這位陳老闆在陳家揚這案子裡扮演著什麼角色呢?
 
(陳家揚...陳老闆......)恍然的,厲旭愣住了那雙眸,質疑著,不得為這姓別上的巧合加諸這番連想,對陳家懷有仇恨的圭賢,是否陳老闆也在算計內?
 
"厲旭?"這時,突然聽見身後有人輕聲呼著他的名字,厲旭打慌的回頭一瞧"家豪?!"
"你在這做什麼?"
"我...呃...你呢,你怎麼會在這?"
"這是我二哥的案子,我出現在這很正常,倒是你..."
 
頓愣地厲旭悶著氣,雖然猜到家豪是陳家人,怎麼會沒多想到他也會在這地方出現呢!
對著家豪的質疑,這話該怎麼來答?
"呃...我...我是來看...他的,他...他本來要帶我來的,只是我沒來,我...我又有點...就...就來看看..."厲旭用這吞吐,有一句沒一句的解釋著
 
"呵~~你到底在說什麼呢?"
"算了,你當我沒說吧,我走了。"
"喂,你都來了,不進去看看嗎?"
"不...不了,拜拜。"
"等等,你現在要去哪?"
"我回家。"
"我送你。"
"不用了!"這句厲旭應得很快,不帶任何交情的肯定著。
 
逮住這一刻,豈能放過探討阿King 所隱藏的神秘,家豪趕緊的跟上腳步,想看看厲旭知道了多少。
"我二哥的案子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"
"呵~我根本不認識他,怎麼會知道呢。"厲旭尷尬的嗤呵一聲,故作狀況外的否認著
"阿king 沒跟你提起嗎?"
"沒有,他不會跟我說這些,你別再問我了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"
"OK,不問,那我們去吃飯,這樣可以嗎。"
"你不是來聽審的嗎?"
"是啊,不過看結果也是一樣,但是~~可以多和你相處,我又怎麼能錯過呢。"
 
"......."聽著這一聲邀約,厲旭剎時愣了愣,夾在模糊中的心意,讓厲旭不禁起了煩憂,起了顧忌
"去嗎?"
"家豪,我想以後...我們不要再見面了。"
"為什麼?"
"不為什麼,我們只是朋友,很普通的朋友。"
"呵~~何必強調呢?你在逃避什麼?"
"沒有,我沒有什麼好逃避的,就這樣.....拜拜。"想多說一句我愛的人只有一個,可尷尬的是家豪根本沒有表示過什麼,自己又何來表明立場?顧忌著,厲旭只好把話吞回肚裡,不留情也不回頭的離開。
 
家豪沒再追上,就讓彼此暫時畫下句點,至於後續...真不再見嗎?
呵~家豪聳聳眉間翹著兩端咀角,嗤嗤嘆著一聲笑~
笑厲旭的單純,笑厲旭的逃避,逃避著內心裡已經萌芽的情絲...
這麼一昩的,家豪憑著他所感受的厲旭,如此認定。
 
速速搭車返回家裡去的厲旭,沒想過這一去會碰見家豪,更沒想過會惹來家豪這番質疑~
厲旭很擔心,很擔心自己壞了圭賢的計劃,更擔心家豪會對圭賢說些什麼...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