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前~電視出現了這一則新聞,讓輕鬆的氛圍抹上了一層陰氣~
正在和若雨爭咀的厲旭收下了話語,耳聽主播口述的內容,靜看圭賢臉上的反應,變化
 
"呵!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,看他能得意多久!"在厲旭眼神之中想起嘉嘉的惠姨,再看著這篇報導時,咀裡脫出情緒的話語。
 
可這一句,不僅勾起了厲旭的注意,也讓坐在對坐的圭賢亮一眼愣。
(有其父必有其子?!)圭賢對惠姨這話裡的字眼感到疑惑。
 
"媽,你認識他啊?"
"我去~這種人渣,誰要是認識了,倒八輩子楣。"惠姨的反應很自然,撇撇手中那雙筷子,帶那不屑的口語說,沒有激動,但也少不了冒出的火氣。
"瞧你這麼氣憤,好像跟他有過節似的?"不知情的若雨,可說是在場唯一在這則新聞中,處在完全狀況外的人。
"吃你的飯吧,小孩子問那麼多幹嘛~"
 
圭賢淡定的把頭擺回繼續用餐,目光佯著安然,在看似無意的飄移中,留意惠姨的情緒,也留意著厲旭。
 
(在陳兆昇緊急被送往醫院治療後,大兒子陳家耀和小兒子陳家豪也隨及趕到醫院探視父親的病情............根據記者訪察,陳兆昇目前血壓已恢復正常,不過為求保險,還是留院做其他項目體檢........)
 
接下來的報導,新聞主播咀裡所報出的人名,還有電視上記者所拍到的影像,讓厲旭兩眼一頓,呆呆的愣住了!(陳家豪?他不是...)
 
身邊,那雙深遂將厲旭的反應收進了眼裡~
神情依舊自若著,可在心裡不免起了質疑,厲旭所敗露的驚愣眼神,似乎有點過了...
 
"喂,怎麼了小旭,看得這麼入神,你認識的?"
"啊?呃…沒有啊…我看惠姨你說得這麼激動,就…跟著看看嘛…"厲旭有些心虛的把話帶過
"那,你們二個都給我聽好,我可告訴你們,像他們這種有錢人全都帶著假面俱,沒一個好東西!有多遠閃多遠。"
"媽,瞧你說的,好像你被騙很大哦。"
"你媽我有這麼好騙嗎?總之這些人少碰為妙!"
"切~不知有多少女人想嫁進豪門呢。"
"幹嘛,別跟我說妳是其中一個,白日夢少作點,靠自己掙回來的錢才實在,知道嗎!"
 
一旁靜靜聽著倆人的對話,厲旭真的很好奇,不是好奇惠姨的反應,而是好奇銀赫口中那所謂的報仇,究竟…陳家揚和圭賢有什麼過結呢?還有青青信裡所寫的陳家人...
 
相較厲旭,圭賢倒是對惠姨起了好奇...
尤其是從惠姨口中拖出的話語,還有若雨無心的猜測,都讓圭賢不得不懷疑,惠姨是否也和媽媽一樣,曾經和陳兆昇也有過一段情呢?
 
載厲旭回家路上,雖然少不了甜蜜的對話,但也為著剛才飯桌上的那則新聞,時不時不約而同的靜了下來~
彼此心中都有著問號...
(King哥......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陳家有什麼恩怨,但相信你一定受到很大的折磨。我永遠忘不了那一晚,看著你伴酒落下了男兒淚的模樣,我的心都要碎裂了,King,我真的不捨,如果可以為你除去心魔,做什麼我都不會後悔。)
 
沉默著,厲旭擠腦追想青青留給圭賢那封信的內容...
僅管模糊,但還記得裡邊有這麼一段內容~~
似乎,陳家所帶給圭賢的傷害並不小。
可是.....
隨著腦子不停翻覆的猜索,厲旭真的很想知道,過去的圭賢曾經發生了什麼事呢?
 
幾經瞥眼看著厲旭一雙呆滯的眼眸,圭賢心裡愈來愈悶了~
厲旭...在想什麼呢?
為什麼對這篇報導會有這樣的反應?是因為陳家豪嗎?
不過是僅有的一面之緣,難道在不見的這幾天.....
難自控腦子浮起一連串的猜疑!?
 
圭賢有些無力的嘆吐一氣,難得等到厲旭肯回到他身邊,不想再作猜想,也不想對厲旭有任何質疑。
厲旭是最乾淨的,乾淨的心,乾淨的愛,乾淨的身體...
只有他,他是厲旭唯一的男人,也只屬於他。
 
柔軟棉床上,瀰漫在房間裡的紫蘿蘭香氣,怎麼都不及厲旭身上所散發的氣息,聞一回嚐一口,緊緊的摟在手裡,佔著這片柔情,佔著他的身體,厲旭是他的,只能是他的。
 
"嗯~~圭賢,嗯~~嗯~~賢~~"停留在體內圭賢那只肉身,在燃燒的血液中,慢慢又動了起來,輕柔的推著那密口,一抽一拉磨擦著敏感的內壁,在埋入的擺動中,頂著厲旭一聲一聲喘…
"啊~嗯,嗯~~唔~~嗯~~圭賢…"慾求不止的佔有,圭賢又多一次要了厲旭,分身遲遲不退離的埋在深處裡,在情慾交合中感受著厲旭愛他有多深。
 
愛過這一夜,經歷這一次,圭賢不再讓厲旭一個人孤單的在家等著,只要有事必須外出,圭賢都會帶著他一起出門,一起接應小姐們,一起到遊藝場。
圭賢的想法很簡單,只是想讓厲旭知道他在哪裡做些什麼。
 
厲旭知道圭賢在為他改變著,怕他寂寞,怕冷漠了他,才會時時刻刻的,不管到哪都把他帶在身邊~~甚至是.....
 
車子在開進一條街道後,圭賢鬆了油門慢慢停下來,拉上了手煞車,引擎也熄了火,但是這裡...仰望著高聳的幾棟大樓,眼前這一帶,厲旭打亮的眼神並不陌生
"圭賢,這…不是小海家嗎?"
"是啊,我來送份文件就走~~也~~順便帶你見一個人。"
"要我見一個人?"
"嗯。"
 
處在未知狀態的厲旭,雖然想問個明白,可是單看圭賢沒打算說明的逕自下了車,想問的話姑且悶在咀邊,跟著圭賢走進大樓。
 
踏進電梯裡,圭賢牽著他的手,臉上的笑容很溫柔很安逸。
感受這手心裡的溫熱,厲旭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安,甚至猜想到一會要見的人,會是青青嗎?
 
門鈴按下了,很快的小海前來開了門~
走進屋子,小海很自然的向他打招呼,並沒有對他的出現感到訝異,這也讓厲旭稍稍鬆了心,不過接下來出現的人,才鬆懈的心頓時又揪了起來。
已經料想到的人厲旭並不意外,但意外的~是青青那雙來不及掩飾的呆愣?
 
"king哥--"眼底,沒想接收的身影,青青頓刻收了聲,愣著那雙眸,拉著那抹僵直的唇角,有些勉強的把話推出口~"小旭...你...你也來了。"
 
青青的反應,讓厲旭的神情也一樣藏不住真實,於心裡免不了疑惑油生~~
敏感的他在青青眼神裡看見了貪戀?
青青...是有著期待的?
厲旭有點迷惑了~不是無怨無悔,別無所求嗎?為什麼眸裡會流出了希望?
 
面對青青敗露錯愕的一聲招呼,厲旭僅僅以微笑抹過,沒有多作聲來回應。
 
"厲旭,還記得青青前些日子不是失踪嗎?"
"我知道,她留了信給你們..."
"因為關係到一件案子,為了確保青青不被騷擾,我把她安排在東海家。"
"是嗎?她...一直都在這?"
"小旭,你不會介意吧,king哥只是想保護我才會把我接來這裡。"
"我怎麼會介意呢,妳把信留下就不見人影,我不知道多擔心,就怕自己做錯了,現在看你好好的在這,我也鬆了口氣。"
"對不起,有些事我不方便說明…也怕影響你們。"
"是嗎?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是最好了。"短促的閃過那一眼犀利,隨即又擺下目光,帶那平淡的眼神對著青青看,也平淡的以明話暗指來回應。
 
"呃~怎麼都站在這了,進來坐啊。"感受這不對勁的氛圍,東海趕緊地插入一句話,緩緩這團冷空氣
"不用了,我放下文件就走。"
"哦..."
"青青,這份文件妳收好,還有這些項目程序要麻煩妳看看,後天案子就要開堂,這些資料都會用得上。"
"嗯,我會好好看,不會讓你失望。"
"......謝謝。"圭賢頓了一下,吐出語重心長的感謝後,凝結的氛圍更沉了。
 
厲旭的目光始終沒有著點,不看圭賢也不看任何人...
而青青在厲旭犀利的言語下,隱隱抽著眉尖,顫晃那委屈的眼神投向圭賢。
 
投出的委屈,雖然圭賢看在眼裡,可眼神上卻顯得平淡,也沒有留給青青任何感受的空間。
 
"沒什麼事的話,我先走了,小海~青青就麻煩你了。"平淡的眼神,平淡的氣聲,圭賢就這麼留下平淡的一句話語。
在語末之後,擺下目光垂下臉看一眼厲旭的手,赤裸的當著青青面前,把手握在掌心裡,牽著厲旭走出這屋子。
 
人離開了,小海也把門關上了,委屈的那雙眸抹上黯然之色,這目光也漸漸的失了焦距。
 
"呵~沒想到 King哥會帶小旭來。"轉身之中,東海瞥見青青神色黯然的垂落那雙簾,相處把來月的日子,早已看出青青對 King哥保有一份情,對眼前青青擺下的落漠~東海知道那是為誰而生
"不過這樣挺好的,不用老猜著King哥在忙些什麼~"再一句,東海是存心的挑著話來講
"我在想,King哥一定是為了讓小旭放心,今天才會特地帶他來,妳說是不是?"
 
"你想說什麼。"青青愣了愣,聽出小海話中有話
"呵~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說什麼,只是我覺得 King哥他...他不是一個會輕易動遙的人。也不是...會輕易放棄的人。"
"你這句話是在對我說嗎?"
默聲默認的,東海聳聳兩肩當是答覆。
 
"能有幾分重我很清楚,對King哥~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"
"嗯..."淡淡一聲,東海抿抿咀又點點頭,不打擾看著還有話的青青繼續傾吐她的心聲
"只要可以看見他我就很滿足了,我不知道 King哥怎麼想,也不知道小旭會有什麼誤會,我根本...我根本沒想過要擁有什麼,真的沒有。"
"你要是真這麼想那就好了。"
"你不相信?"
 "這話你應該問你自己,只有你自己最清楚~~這樣滿足自己妳不難受嗎?我只是個局外人,不知道你和 King哥之間存在什麼樣的感情,我只知道妳會很痛苦,King哥會很為難~"東海不在小旭的立場,侃侃道出憑心而論的一席話。
 
青青聽進去了嗎?
恍然的眼神,那是早知道的為難,可人的貪戀...那記難以擺脫的死心眼...
而真愛的定義,取決之間,又該如何擺開自私的潛在人性?
 
擺不開,還能算是愛嗎?
擺開了,可以擁有什麼?
 
青青低下了頭,對著打開的掌心看了看,揪心的隱隱牽勾兩端咀角,默聲一息嘆笑.....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