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滿思緒都在圭賢身上的厲旭,淡淡看著手機浮上的號碼,揪揪眉頭想了一下後~~
 
"喂,家豪嗎---我...晚上我不去了,你找別人去吧---改天?---還是不要了,我不想去---沒什麼,我有事要忙著,不方便---再說吧---嗯,再見。"
 
佔滿的心,除了圭賢,厲旭什麼也裝不下,草草幾句速速推掉了家豪的邀約。
是的~他只有一顆心,只能裝得下一個人,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,都沒有人可以去趕走住在心裡邊的他。
 
結束這通電話後,厲旭的內心不禁泛起了愧疚...
雖然圭賢從來就不知道他想要什麼,可是所做一切都是為愛而行,處處都為他著想,反觀自己卻總是不解人意的打擊他,傷他的心...
再看一回幾天來圭賢字字句句留下的話語,這心壓得更沉了~
圭賢是這麼的念著他,每天不忘的念著他,可自己卻顧著消愁解悶,無視了他的傷心難過...
 
(圭賢...)厲旭垂下了頭,緊緊拉鎖那道眉,揪心的輕輕喚一聲,他的圭賢~萬般自責的感受著圭賢所感受的疼。
 
嘟嘟。。。嘟嘟。。。耳邊貼著手機,厲旭擺下那一臉無助,等著電話傳來他最想念的聲音。。。
 
(厲旭!?)
"......."
(厲旭,呵~你真的打給我?你在哪裡?能不能讓我去見你?)
"......"
(厲旭?怎麼不說話?是不是還生我的氣?對不起,我知道我笨,學不會怎麼做,可是你知道我愛你。)
 
想念的心再聽見想念的聲音,厲旭的情緒一下子湧了上來,鼻酸了眼也紅了,整顆心都掉進圭賢字字句句的真情話語裡~~壓不住哽在鼻間的酸澀,厲旭倒吸了一口氣。
 
話到一半的圭賢,聽見手機傳來的這口氣聲,頃刻頓愣馬上收了聲,屏住氣息的細聽厲旭這道氣息
 
"圭賢,我..."
(厲旭,怎麼了?我在聽,你說……)
"圭賢..."
 (旭?你在哭嗎?是不是我又說錯什麼?厲———)
 
咔,嘟~~~通話結束了,在徬徨,猶豫之中,厲旭還是不讓自己敗露脆弱的截下了手機。
而事實上,厲旭根本不知道自己還在介意什麼,堅持什麼,需要什麼。
他只知道現在好想圭賢,想立刻看見他,想要有個理由來說服自己,甚至是...讓圭賢野蠻的把他拉回家都行...可是圭賢偏偏又...
 
呆呆愣愣的,不知過了多久,手機響起了二聲響~~是簡訊,是圭賢傳來的簡訊~
 
(厲旭,我在樓下,出來見我好嗎?)
掃過簡訊,厲旭沒有一刻頓的馬上走到窗前探看,圭賢…真的就在樓下!
 
同樣的場景,同樣的心情,厲旭同樣的掙扎著~
他真的想圭賢,這是無庸置疑絕對肯定的感覺……可是為什麼心還在猶豫?
不想重蹈覆徹?不想再過等待的日子?不想再依賴?不想什麼都不知情?
厲旭擠盡各種理由擱住這雙腳,合理當下油生的猶豫。
 
(我們別再折磨彼此了好嗎?沒有你我一樣扛不住。)
不想錯過,圭賢積極的再發一通訊息,就怕厲旭動遙了思念的心。
看著圭賢寫下扛不住的話語,瞬然積起的淚光,厲旭也一樣扛不住眼眶裡的淚...再多的理由都抵不過一個愛你。
 
 
佇立門前,圭賢仰望著那高高的那扇窗口,縱始懷著千萬的渴望,卻沒敢多一分奢想,只求能盼得一絲機會...
隱隱之中感覺到余光落入的黑影,圭賢一愣一愣的擺下頭,亮著那雙深遂,呆傻的定住眼前他的厲旭~~
 
(厲旭...)從心口無聲吐出他的名字,緩緩的走上向,不敢多一分的奢望,厲旭真的下來見他了...
有多欣喜?還是驚訝?全都沒有,滿腦子裡全都是思念,整顆心看的想的只有眼前的他,圭賢緊緊揪起那道深遂,不敢確認的騰出雙手,輕輕插入厲旭臉龐邊的髮梢,帶著極微輕柔的力道撫撫他最想念的人兒...
 
兩口微微張合的唇,在這刻彼此都吐不出一句話語,可眸裡都湛出了再也裝不下的思念,圭賢溫柔地托起厲旭的下巴,落下唇口輕觸著,小探舌根的親舔這片柔軟,珍惜著回到他唇邊的他的吻~
厲旭也好想好想圭賢...小舌沒有被動的溜出唇縫,等著圭賢來把它捲入唇口。
 
嚐過最想念的味道,圭賢緊緊將厲旭擁入懷中,牢牢的把人圈在雙臂裡,深深地吸一口,聞著他的髮香,撫一撫厲旭的小臉,遲遲不退唇邊,親一下吻一下,反覆一次又一次的把厲旭摟進懷裡,連日來堆下的思念,他根本不能沒有厲旭,多一刻等待還是少一分擁有,都教他無法再感受一回。
 
"圭賢,我好想你。"牢牢的,貼在圭賢暖暖的胸膛,厲旭閉著雙眼深深的吸一口氣,沉醉在這戒不掉也不想戒掉的懷抱~~
是呢...這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,重蹈覆徹又如何,他就是愛圭賢,就想依賴他,沒了倔氣的依賴他。
 
"厲旭,沒有你在身邊,我才知道夜晚這麼難熬。"
"對不起...圭賢...對不起。"
"我知道是我做得不好,沒有好好照顧你,沒有---"
"不要再說了,你不是...圭賢,我..."
"旭,跟我回家好嗎?"
 
四目深情滿滿的眼眸相視著,厲旭點頭了,抿著薄薄的唇,盈盈的淚眶綻露微笑的點著頭。
"厲旭..."深遂裡也一樣閃著水亮,圭賢好開心,開心的帶那感動的雙眸,呵一笑喘一笑,心急的扣上小手,一股腦的把人牽著就走
 
"等,等等..."
"怎麼了?"
"惠姨還不知道。"
"那...我們先回家再打電話跟惠姨說一聲?"
"不好,而且我還有東西沒收拾,怎麼能就這麼走。"
"可是..."
"你先回去,明天再來接我,OK?"
"......"好不容易才見到的人,想著又要隔開,圭賢多使力的縮著掌心,不讓這小手再從手裡溜走。
 
愣看圭賢那雙定住不動的目光,深陷的眉間...厲旭擺下目光柔柔的棲進懷裡胸前,小楚可人的依偎,他的柔情,就是這麼容易牽制他
"再陪我一會,嗯?"
"好。"
 
月光夜下,圭賢牽著厲旭的小手,牢牢握在掌心裡,漫步走在沒有夜燈的街道上~
厲旭使了點指尖的力道,扣著暖暖的大手,抬頭看看身邊的他...
 
黑夜雖然很暗,但有圭賢牽著,就不會迷失了路。
黑夜雖然很靜,但有厲旭相伴,就不會感到孤單。
 
半夜三點,看看這夜真的深了,牽在手裡的他的手,圭賢真捨不得
"真讓我回去?"
"你不要這樣,只是再等一天。"厲旭堅持,圭賢不願意也得安份的等候,一天...只要再熬一天,心會再踏實,也不再孤身度過黑夜。
 
無奈等待的滋味依然煎熬~~
回到家的圭賢,睡不著的他,一會為他倆的棉床鋪上乾淨的床單,一會整理幾天來被自己搞亂的客廳,一會又到廚房把碗碟洗乾淨。
碗碟洗好了,圭賢呆呆的站在廚房,看著整齊劃一的廚櫃,看著每一條乾淨的抹布,各式各樣的調味料,還有廚俱...圭賢深深感受到厲旭是如此用心的為他準備每頓飯。
 
厲旭呢?躺在床上,厲旭微笑著,帶那指尖觸著圭賢買給他的項鏈,滿足地憶著過去圭賢怎麼個愛他,疼他,寵他~~充滿幸福甜美的眼眸裡,厲旭肯定自己的感覺,圭賢是僅有的,沒人可以代替,而他的心也只能裝一個。
 
圭賢來了,不僅帶了厚重的禮盒,還捧著一束花來...
厲旭好尷尬,沒想過圭賢會帶這麼一束花來,尤其在若雨面前,這臉更僵了。
"呵~King哥很浪漫嘛~還想到要送花呢。"
"閉上妳的咀!"
"難道你不喜歡嗎?啊!對了,我想你現在應該比較想要素心蘭哦~"
"呃..."
"什麼素心蘭啊?"炒好了最後一道菜,惠姨端著它從廚房走出來,沒頭沒尾的接一句說
"厲旭哥之前給我的那盆素心蘭啊!昨天莫名奇妙的把它要回去了~"
 
聽著,厲旭僵著臉向圭賢瞥了眼抱歉,為自己當時沒有珍惜表示歉意。
圭賢微笑著,不在乎那過去,現在聽見厲旭把素心蘭要回來,圭賢覺得很開心,很欣慰~
 
"不就一盆花嘛,喜歡再去買不就好了~"
"就是啊,想要叫那個人再買給你嘛~明明已經給人家還要回去,真不夠意思。"
"我是叫妳去買,既然是別人送,肯定有紀念價值了。妳佔著還不如還給小旭。"
"哇~媽呀,我到底是不是妳生的啊!?"
"快吃飯吧,囉嗦那麼多。"
 
語末,若雨撐起筷子準備開動,惠姨也坐了下來~
厲旭拿著手裡的花束,左看右看找地方擱,體貼的圭賢把花接過手,一抹深情的微笑,將花束妥妥的擺放在一旁,
迎和這份溫柔,厲旭也靦腆的對圭賢綻放那甜甜的笑容。
 
看這眼前倆人眉目傳情的眼神互動...有那麼點傻眼的,惠姨還是很不習慣,到底是二個大男人來著,尤其小旭又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...
可矛盾的,小旭這孩子怎麼看都不像女人,可是站在圭賢身邊,那對眼睛透出的嬌媚跟女人還真有得比,不僅如此,倆人的臉搭在一起還真有種夫夫相,看著讓人有種莫名的和諧。
隨著心思,仔細再看一眼時,惠姨不自覺愣住了目光,突然覺得...
 
"惠姨,怎麼了?怎麼呆著了?"
"呃...沒...沒什麼,坐,你們坐。"惠姨扯了扯咀,鬆鬆僵直的臉夾,掩飾眼裡所看見的畫面~~真是太相似了,小旭那雙清澈的眼眸對著圭賢所流出的嬌媚,簡直和母親嘉嘉一模一樣,像會說話一樣的靦睓,傳神。
 
來到飯桌上,若雨不改那口咀,旁敲側擊都不漏一句調侃,就想戳戳King哥寶藍號稱大枷客的銳氣。當然厲旭沒例外的護著圭賢,倆人你一句我一句,打著和氣的口舌之爭~讓這頓飯增添了不少笑聲笑語。
 
 
這時...電視機裡...
 
(記者追縱報導,涉及多起迷姦案的被告陳家揚,今天早上趕忙從家中將父親陳兆昇送至長欣醫院,院方表述,陳兆昇因為血壓突然飊高,呼吸困難,緊急入院治療......)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