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好的地鐵站,家豪早早就在外頭等候,凝視前方來來去去的人潮,等著等著天空突然飄起了棉棉細雨~
翻過手背仰頭望視著,感受滴滴雨水落在掌心上,家豪不慌不忙的走到後車廂拿出一把雨傘,站在車身邊打傘等著厲旭出現。
 
不久~厲旭走出來了,家豪勾起兩端的咀角,揚露喜悅的眼眉迎上前~
"厲旭,沒淋到雨吧。"
"剛才天氣還好好的,怎麼下起雨來了,幸好你有帶傘。"
"車子有把傘很正常~走吧。"語末,為讓厲旭不沾一滴雨水,家豪輕手揪握了厲旭的手臂牽著他拉近他的身邊,護著他走到車前~
 
"別光是幫我遮雨,你看你的手袖都濕了。"
"呵~不要緊,我車上還有外套,一會換過就好了。"
 
就這樣,兩人並肩相靠撐著一把傘,厲旭沒有想很多,依偎在家豪的傘下只是單純怕沾濕了衣服。
而家豪,和圭賢都一樣,一樣喜歡被依賴的感覺~
 
電影院裡,冷氣開得很大,家豪展現著他的體貼,遞上他的外套,吐出溫柔聲語~
"披著吧,暖一點。"
"不用了,我穿得很暖。"
"真的不冷?"
"嗯。"
 
說著,家豪又像上次一樣的,主動握住了厲旭的小手,看看是否暖和...
在陰暗的空間裡,厲旭擺亮那雙茫然的眼眸,對著家豪呆看一眼,再看著扣在手背上的手
"手這麼冰涼,還說不冷?"溫柔耳語又一句~~
聽著,厲旭緩緩抬起頭來,定了定目光,飄了飄眼眸,內心裡浮上一股莫名的知覺...
 
四目相視中,那雙徬徨的眼眸,家豪能感覺厲旭目光裡隱隱浮上的悸動,為把握難得牽出的情絲,家豪微微傾著頭,小心翼翼的慢慢貼近小臉,湊上他的唇葉。
 
幾近的距離,感受著家豪的氣息愈靠愈近,這貼近讓厲旭有些嚇到了...
恍忽之中厲旭頓慌的把頭徹回,莫名感覺到覆蓋在手背上的掌心裡像有股電流般,突然竄入體內很不舒服,很冷,甚至...全身發麻。
 
"怎麼了?"
"沒,我真不冷,你穿上吧。"厲旭敏感的把手抽回,僵著面容把話應
"那一會你要是覺得冷,儘管跟我說,嗯?"
"好。"
 
抽回的小手,是因為害羞嗎?
家豪悶著心頭的喜悅,默默擺回頭看著大螢幕,沒忘記昌垊切記的一昔話,家豪不再急進的打住一切奢想,就讓彼此的感覺停留在這一刻。
 
停留的感覺.....一樣的嗎?
一雙沒有焦點的目光,呆呆掛在厲旭那雙眸,眼前,大螢幕裡~電影裡演著什麼根本收不進眼底,說著什麼也聽不進耳裡,厲旭的心,這莫名的知覺,是什麼呢?
不管是什麼感覺,厲旭只知道這刻他的心裡,腦裡...都是圭賢。
 
夜晚,厲旭在床上翻來覆去,瞌不上眼也難以入眠。
不知道為什麼,這顆心宛如被陶空般,很不踏實,很亂,很.....
 
(圭賢...你快來找我好嗎?)隔空的心默聲呼喊著...厲旭好想圭賢,好想圭賢趕快來帶他回去,不想在外頭晃蕩,怕找不到路,更怕迷了路。
又一次打開手機簡訊畫面,唯恐腦子記憶不夠深刻,厲旭重複看著圭賢所留下的思念話語。
 
隔天.....
 
有些擔心的惠姨,在中午用餐時,幾番瞥眼留意厲旭臉上的神情,暗自思索,端倪~
面容上,厲旭並沒有改變,雖然先前面對圭賢時,顯得嬌弱了些,不過眼前的小旭,還是和以前一樣,有著男孩的大氣。
要認真說哪邊不同,也就是這幾天的他,和剛回來時相比,面色不再黯然了,心情好像也輕鬆了些...
唉,這是好現象嗎?惠姨已經快弄不清到底怎麼才是對!?
 
"小旭,你..."
"嗯?"
"沒事,吃飯吧。"暗自嘆一口,惠姨真不知這話要怎麼來問。
 
鈴~~~擱在桌上的手機響起了來電聲,厲旭瞥看一眼,目光頓了下也愣了下,看似猶豫的接下這通電話。
"喂~嗯-----晚上?----有事嗎?-----什麼,海邊?呃...晚上去海邊能看什麼呢?----這樣----我想想------晚點再答覆你-----嗯,拜拜。"
 
聽著,惠姨更糊塗了,摸不著這電話來者何人,可是光聽小旭回應的話語,似乎不像單純的朋友關係,這孩子到底在幹嘛呢?
耐不住想直接把話問的惠姨,在脫口前看著小旭擱下手機後,神情一臉呆滯,好像又多了心事,想什麼?
唉~惠姨有些無力的迂吐一道無聲的嘆息,為自己看不透默默糾結著~
 
"大晚上的看海,真有情調哦~"不想再猜著,悶在胸口的話惠姨語帶調侃的挑著厲旭來反應。
聽,厲旭愣了愣,啞著口,這不是他所想的,但也沒得反駁惠姨的說詞。
"又約吃飯又看電影,怎麼了你,不愛圭賢了嗎?"
"不知道妳在說什麼。"一句不愛圭賢,厲旭立刻揪起眉頭帶氣的回應著,那是他想都沒想過也不想有的念頭。
 
"說什麼?我問你,打這通電話來的人是男還是女?"
"有什麼關係嗎?"
"如果對方女孩子,我絕對支持你把圭賢甩了!要是男孩子呢,我希望你想清楚。"
"你扯到哪去了,不過是朋友而已。"
"我真搞不懂你,不就上學嘛,怎麼說圭賢都是為你好,要不要氣這麼久?"
"有些事你不知道。"
 
"是啊,我是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每天都打電話來問我,就想看看你心情有沒有好一點。"
"他有打來嗎?我怎麼不知道。"
"重要嗎?你又不接他電話。"
"........"
"別怪我沒告訴你,上學的事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"不希望倆人為此事糾結,惠姨乾脆把當初對圭賢提出的要求,一五一十的說出來。
 
恍然的,這才從惠姨口中得知,原來上學的事是前些日子和圭賢一道回來時,惠姨私下對圭賢耳提面命提出的要求。
那麼...(圭賢就不是嫌他礙著了,是嗎?)這麼想著,厲旭的心瞬間也軟了,還要生氣嗎?
 
滴滴~!圭賢每天不忘傳來的簡訊再一則
 
(厲旭,今天來到公司,看著桌上那盆素心蘭,突然覺得它一點也不可愛,而我卻怎麼也記不起你笑起來的樣子,我知道是我一直沒有好好照顧它,才讓它失去了光采。)
 
素心蘭...看那手機浮現的字句,咀裡微微呢喃的唸著素心蘭三個字,兩眼呆愣著,腦海像翻書一樣的掠過一幕幕,翻找著記憶裡的片段,是的...是若雨!
是若雨曾在車上提過素心蘭,也拿走了它~
 
"小雨!小雨))"
"老哥,現在才二點耶,你幹什麼把人家叫起來啦!"一臉燥氣的,小雨瞥了幾記冷眼,不耐煩的囉著埋怨
"素心蘭呢?"
"什麼素心蘭啊!"
"我那盆素心蘭,你拿走的。"
"拜託,你是想到哦,都那麼久了~"
"你放哪去了?"
"你想幹嘛。"
"還給我。"
"喂,你說不要的耶~"
"少廢話,拿給我就對了!"厲旭睜著銳利的目光,喝令一聲。
 
不敵輩份之威的若雨,瞥一眼不情願,憋悶的縮回房間把那盆素心蘭給端出來,一臉不甘願的塞給厲旭。
厲旭低下頭看著手裡的素心蘭,目光裡有著陌生,慚愧著~這才對素心蘭的樣貌有了印象,才感受到了它的珍貴…
 
"要也是你,不要也是你,都你說的..."莫名奇妙在睡夢中,被厲旭這麼呼來使去,若雨翹著不服氣,咀裡囉囉叼叼的唸了唸~
"等等,妳曾說素心蘭代表什麼的,妳再說一次?"問著,厲旭想確確知道發出簡訊的圭賢,是什麼樣心境。
"什麼什麼啊?"
"就你那時在車上說的啊,什麼電影的。"
"哦,你是說春暖花開是吧?男主角說素心蘭代表開朗,活潑嘛,就像他的愛人一樣嘛~"
 
"然後呢?"
"只要看見素心蘭就像看見他愛人的笑容一樣囉~怎麼樣,沒事了吧?沒事我要去睡了啦!"
 
聽見了想要的答案,厲旭沒有再問下去。
若雨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,不再理會的退回房裡,蹦的一聲把門關上。
 
(只要看見素心蘭,就看見他愛人的笑容一樣~)回到房裡,耳邊,腦海,反覆迴盪這麼一句,厲旭像恢復記憶般,想起了這一路來的點點滴滴...
 
鈴鈴~~~這時家豪來了電話........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