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床後的厲旭,看著惠姨遞給他的袋子,聽著惠姨轉述的話語,沒氣的面容愈聽愈帶氣
"你這臉是怎麼了,別當我老眼花看不出你們吵架了。"
"沒事。"
"有什麼事就好好說,氣過就算了~你不是說他老怕你穿不暖嗎?你看看,他還特地拿衣服來,多關心你是不是~"惠姨一邊說,一邊好奇的抽出袋子裡的衣服看。
 
厲旭莫奈的瞥下緊揪的眉頭,帶氣的嘆吐一口,壓著滿肚子委屈,想要訴出他的不滿但又怕惠姨多問多擔心
 
"我叫他等你起來,他說怕你生氣就先走了。這小子還真是挺不錯的,處處都為你著想。"不知詳情的惠姨單純以為只是小旭在嘔氣,還想著為圭賢說些好話。
"這樣就叫好嗎?"厲旭不以為然的反駁著,沒想到惠姨會和圭賢一樣的想法。
"呵~不好嗎?這人可是你自己選的,你自己也都這麼說了不是嗎?"惠姨並不是想打馬後砲,只不過厲旭當初確實誇口揚讚圭賢怎麼個好法~
"不過說真的,這些衣服料質還真好...他買給你的?"惠姨忍不住一件又抽出一件,直讚衣服如此棉柔的好質料。
 
惠姨的話現在聽來都讓厲旭覺得好諷刺~"下次他要是再拿什麼來,就直接幫我把它扔了,還有這包,都扔了它。"倔氣著,厲旭兩手一端,將袋子塞給了惠姨
"火氣這麼大還說沒事?這衣服可是要花錢買的。"
"我不稀罕,你拿去送人吧。"語末,雖然不想惠姨擔心,可是這冒上的情緒難以壓火,厲旭帶氣的把門關上,不想再聽見惠姨替圭賢說任何好話。
 
蹦的這麼一聲,養了20年的孩子,這倔氣,惠姨又怎麼會少看了,不過像這般的火氣,以小旭善良隨和的性格,相信氣也只是一時~~~這點,惠姨的眼神有著肯定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不想逼得厲旭就連家也住不得,以為給一個冷靜的空間,是厲旭想要的,殊不知這樣的作法,反而讓厲旭更加失望!
無奈處在這始料未及的圭賢沒有再積極把人追回,不僅是暫且利用這段時間,等候陳家揚案件的初審之外,另外也針對已經陷入財務危機的陳家耀,演完最後的戲碼。
 
大云的考量是對的,在這個時後,厲旭不在他身邊,不但可以避免滋生誤會,對厲旭也是一種保護。畢竟還不完全是能夠掌控一切穩操勝算的局面。
 
"阿King,陳家耀那頭,你還沒打算嗎?"
"我在等。"
"等?他已經找上三家了,我想融資借貸上,他的信用應該用得差不多了。"
"他會再找的,以他父親在商場上的聲望,夠他用的,"
"我不太明白,陳家耀現在對我們來說已經無利可圖,你隨時可以掀牌的。"
"云哥,知道嗎~即使黑桃A在手,想要通吃還得看出牌的時機點~~適時出手才是王道。"
"深奧了!"
"云哥,沒有你們,我永遠拿不到王牌。"
"呵~我有錢賺,又能做個順水人情,這筆帳怎麼算我都賺。"
"我很感謝。"
"行了,放心裡吧~~對了,厲旭...怎麼樣了。"
 
支字不提的事,被大云這麼一問,圭賢兩眼愣了愣,悶哽的頓了一下後,不想多說,也不想將厲旭擺上台面來討論的遙頭帶過。
雖然總是被大云這麼看穿自己,不過圭賢並不在意,能有一個就算不說也能了他的人,是欣慰的,也是福氣。
 
三天了,選擇讓厲旭冷靜的圭賢,僅僅靠著短訊,在他想起厲旭的時刻,傳達他的思念。
 
(厲旭,分開三天,就好像分開了三年,埋積的思念也像三年一樣多...我好想你。)
(厲旭,你今天好嗎?我不好,很想找你,想見你~~但是還不行,是嗎?)
(剛出了門,才知道外頭這麼冷,不知道是不是,突然覺得我也開始怕冷了。)
(我們的愛,你不會忘的,對不對。)
(跟我說句話好嗎?我好想你,好想聽聽你的聲音。)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
 
看著幾日來,圭賢斷斷續續傳來的訊息,厲旭何嚐不也一樣想念著。
可是~~這些支字話語有什麼用呢!倘若愛得深刻,又豈能接受他的離開?
不想推托藉口找安慰,厲旭盡是往壞的一面想。
 
滴滴!!又一通訊息滴滴二聲響~厲旭沒有什麼猶疑,拿出手機就看...
(Hi~厲旭,我是昌垊,和家豪正要去吃飯呢,你去嗎?)
連著四天昌垊都傳來相同的訊息,而厲旭始終有份顧忌的拒絕這邀請。
不過這一回,看著訊息厲旭疑愣了,緩緩撩起了眼簾,目光裡思索著~~
 
還堅持嗎?不就是一頓飯,怎麼說都是朋友一場,也是一番好意,又何苦拒人於千里外呢。
總不能一直活在只有圭賢的世界依賴著他,就當是多個朋友圈,給自己踏出第一步的機會。
這麼想著,厲旭說服了自己看淡這份顧忌…
 
厲旭赴約了,家豪很驚訝,再次肯定的,昌垊就是有辦法將冰山劈開。
"行哦,還是讓你把人約到手了。"
"學著點,想解開這道門,還得看你拿什麼鎖具來開,厲旭擺明顧忌那位阿King 的感受,你愈纏著他,只會讓他直接銬上大鎖。"
"呵~有一套。"
"人我可是幫你約出來了,我的好處可別忘了!"
"當然,那是一定要的。"
"好了,我先走了~~對了,私人加贈你一句[切記,欲速不達]。"說完,昌垊自己下了車,留下家豪一個人在厲旭相約的地點。
 
過了幾分鐘,厲旭來了,看見車上僅僅只有家豪,厲旭沒例外的過問一句,家豪表示昌垊臨時有事,先回公司去了。
 
一開始,雖然單獨二人讓厲旭有些尷尬著,不過性格爽朗的家豪,很快的帶上話題,流露潚灑閒逸的笑容,在侃侃相談之中,消散了這團冷空氣。
再度面對家豪,厲旭的感覺和初次見面一樣,都有種莫名而生的親切感,很輕鬆很自在,就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。
 
"你真要自己搭地鐵回去,不讓我送你嗎?"
"不用,我常常這麼坐,很熟的。"
"那明天我也是到這接你嗎?"
"嗯,就在這吧。"
"OK,那你自己小心一點。"
"呵,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開慢點才是。"
"知道,拜拜~"
 
厲旭下車了,看著徐徐走向地下道的背影,家豪眼裡流露了寵溺,三小時的一頓飯,很開心很舒服,別於過去所交往的男孩,厲旭顯得清秀許多,細緻尖挺的鼻子,小巧的口型,還有那抹靦腆的笑容~~尤其是那雙眸,有著自然流露出的嫵媚,既沒有男子的野性,也沒有女人的娘氣。
 
家豪不自覺的投注了目光,遠遠的鎖著那身背影,能感覺胸口上的心悸跳動~
雖然這頓飯結束了,但為下次能有再見的機會,家豪積極的在用餐時,藉由話題沿伸,挑著厲旭的興趣,相約再嚐一次美食。
而厲旭也答應了。
 
在沒有昌垊刻意撮合下,這是家豪以個人立場,第一次單獨邀約,對他來說,這是和厲旭的約會,第一次的約會。
厲旭沒有多想,單純覺得家豪是一個氣宇超脫,見識廣濶,無所不談的朋友,每每在家豪的談吐風生中,總能逗得他暫時忘卻積壓滿心的鬱結。
已經多久不知道笑著的感覺,這樣感覺很舒服很輕鬆,心也不再那麼壓抑著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(厲旭,思念是這般的艱熬,能不能告訴我什麼時後才能去找你,我真的很想你。)
 
不再壓抑的心讓厲旭平靜了許多~
平靜的看著圭賢傳來的訊息,平靜的感受圭賢那所謂的思念...
目光裡,厲旭有那麼一點嫌棄,厭倦依然只會用簡訊用話語來愛他的人。
 
隔二天,厲旭從樓上走下來,待在店口收銀檯的惠姨,目光亮愣的掃了一眼,暗自打量厲旭這身準備外出的打扮
"惠姨,今晚不用煮我的飯了。"
"幹嘛去了你,又不回來吃飯?"
"我約了朋友去看電影,吃完飯才會回來。"
"跟圭賢?"
"他沒才那種閒功夫陪我看電影。"
"不是圭賢,那你跟誰去?"
"你問這幹嘛,說了妳又不認識。"
"那圭賢───"
"好了啦~我快趕不及搭車了。"不想在這時後聽到會讓自己不開心的話,厲旭匆匆一句把話蓋過就出門。
 
看見小旭存心避開話題,惠姨有些擔心了...
連著幾天外出,既然不是圭賢,那會是什麼樣的人呢?
是女孩子嗎?還是...新的男朋友?
 
想到男朋友這三個字眼,惠姨重重的嘆了口氣,回想當時得知小旭的性向,破例的接受圭賢已是萬般無奈,若要她再重新接受另一個,惠姨真不敢想,也不樂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