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長的夜拉著兩顆心,遠遠的拉著...分分秒秒都是煎熬...
你不在,我睡不著,像是無形的咒語刻在厲旭的心底,擾著躺在床上的人,儘管對著這張睡了十個年頭的床鋪,翻翻覆覆依舊輾轉難眠。
(圭賢.....)才一天,不過才第一天,厲旭已經很想念圭賢...
難忍這思念,厲旭側著身子拿起了手機,沒想去撥打電話,只是打開簡訊,看看圭賢留給他的話語,就當是...他就在他身邊。
 
(厲旭,你到家了嗎?不想逼著你,就當是我自私的要求,接我一次電話好嗎?)
(厲旭,對不起,我是不是很糟,只知道想你,想抱抱你,可就連哄你都學不會。)
(厲旭,事情快處理好了,再等我二小時好嗎?等我回家吃飯?我不會再提上學的事,只要你開心,做什麼都好。)
 
看著簡訊,心裡又刺刺的痛了起來~~
突然有點氣自己不夠忍耐,也許...也許再忍一下,或再等一會,再多聽一句,心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痛著...
(圭賢.....)又一聲憋在心口的呼喊,緊緊揪鎖的眉間,卻怎麼也承不住那眼眶教眼淚不滴下來,厲旭真的很想念圭賢,好想他就在身邊,沒有圭賢鋪著再厚的棉被,這心好冷...
 
挨著心痛的感覺,再看一次簡訊,無可救藥的自虐,明知道看了只會更難過,還是忍不住去看...
不行,不可以再這麼下去的,他要學著去習慣沒有圭賢的日子...
厲旭提醒自己,用力深吐一口氣,冷下心的將圭賢今天傳給他的簡訊一一清除,不讓自己再往死裡鑽。
 
一則,二則,三則,厲旭沒有一絲遲疑的連按了三次~
 
滴滴~!
刪除簡訊的同時,屏幕亮起了一則剛剛才傳到的簡訊...
 
(厲旭,我不想逼你,可是要我放著你離開,我真做不到,我就在樓下,你愛我的是不是?不管我做錯什麼,你可以跟我說,跟我回家好嗎?)
 
圭賢就在樓下?
為應證訊息,厲旭走到窗前向下探去,圭賢的車真是停在樓下!
 
(厲旭...)即使暗沉的夜晚,隔著二樓的遠視,依然清晰可見那雙明亮的眼眸,待在車上的圭賢,在發出簡訊後痴痴仰望那扇窗,等著厲旭來看他一眼。
趕緊的,圭賢速速下車,目光不移的鎖著那雙眸子,張口想呼喊一聲時,厲旭轉身退開了窗台前。
圭賢並沒有失望,厲旭肯走過來看看他,已經是愛他最好證明。
 
不放棄的,圭賢拿出手機指劃著,再送出一通簡訊
 
(你不下來,我就一直等,等到天亮,今天等不到,明天我再等。)
 
靠在窗邊的牆,看著圭賢再傳來的訊息,厲旭心裡很徬徨,想去又怕重蹈覆轍,繼續過著相同的模式和圭賢在一起。
 
可是不去.....他真的很想圭賢,好想再賴回圭賢的懷抱...
厲旭心有不捨的看看簡訊,再探看樓下那圭賢昂首抬望的身影,知道圭賢和他一樣都不好受...
(能不能什麼都不要在乎?只要圭賢愛我就好?)這刻,厲旭真這麼想著
 
(不行的,對不對...)扎掙著,沒忘記離開就是為了不想再依賴,也害怕有一天扛不了失去的痛。
 
厲旭捧看掌心裡的手機,努力的再三提醒自己,鎖著那煎熬,咬牙吞哽的卸下心軟,在手機板面上劃下一字又一字...
 
滴滴~!
 
(你不要逼我了,你要是再來,我就像青青一樣消失!)
 
一則逼退話語,顫愣的深遂眼眸,無力著,這是在告訴他什麼都不能做,還是做什麼都沒用?
圭賢無力的垂閉了一眼,不想接受,不願意接受。
為什麼?圭賢不明白,就算是不了解還是做錯了,難道所給的愛還不夠來包容嗎?
 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"怎麼樣,還是沒人接?"
 
下午二點,四人(云,赫,海,青)楚在東海住家客廳裡,為著連繫不到圭賢而焦急,再試一次的,大云把手機提在耳邊,等著...等到電話又進了語音信箱...端看這反應,雖然咀裡問著,銀赫也知道八成又是沒人接聽了。
 
"嗯。"擱下電話,大云沒氣的嘆一氣
"不會還在睡吧,都下午了..."
"再等等吧。"大云並不心急,到底合作了這麼多年,向來處事縝密有條有理的圭賢,對任何事還不至於沒有交代
"還等?我看這小子昨晚八成和厲旭樂昏頭了~搞得沒力氣下床了吧。"
"咳咳!!"刻意地二聲咳,大云對著銀赫用那目光飄向青青閃過一眼,暗指這顧忌
"要不打給小旭問問吧,他們住一起,小旭應該也在的。"東海提議著
"是啊,怎麼沒想到。"
 
聽著,大云把手機遞給了東海,讓他來打這通電話,東海沒有多想,接過手機就撥~
 
"小旭,我是小海---想問問 King哥在不在家---啊,你不知道?---呃~你不在家嗎?---也沒什麼啦,就有點事要找他,可是手機打了幾通都沒人接---這樣---那好吧,我一會再試試好了---拜。"結束通話後,東海對著大家聳聳肩遙遙頭,將手機交還大云
 
"小旭也不知道?"大云挑一眼,心裡有著猜想
"他說他回家去了,叫我自己晚點再打看看。"
 
鈴鈴~~這時,大云的手機響起了來電,看一眼~是圭賢打來的電話,沒有多說些什麼,僅僅告知大云,一會就來接人。
 
半小時過後,圭賢來了~
由於從小海和厲旭通話的內容上,突然返家的厲旭,這讓彼此不免對圭賢的情緒與神色上多留意了些。
看似沒有什麼,又好像有點什麼,但可以肯定的是,圭賢說話的口氣上是沉悶的...
(和厲旭吵架了嗎?)大云,銀赫,小海,甚至青青,各自心裡都有著一樣的猜想。
 
不論彼此怎麼想,圭賢沒說,也沒人會多咀一提。
隨後,大云和銀赫回到了自己的住所,而青青則繼續留在東海家中,等著圭賢另外安排。
 
這樣的,一天就要過去了,又是寂靜的夜晚,比起第一天,堆起的思念更多了。
厲旭還是一樣的把手機帶在身邊依偎著,打亮螢幕挑出他和圭賢所拍下的合照,這...僅僅拍過一次的三張照。
 
(厲旭,以後我會多抽時間,帶你出去走走。)
(圭賢,以前沒有不要緊,以後我們就常常拍,想到就拍,出去玩也拍,你說好不好。)
 
昔日耳語迴盪耳邊,盪著厲旭的心一陣一陣痛,這思念更難熬了。
 
 
滴滴~!
隔著一晚,螢幕上再次跳出了簡訊顯示,是圭賢...是圭賢來到樓下等他嗎?
(今天等不到,明天我再等。)憶著昨天圭賢留下的話語,在這當下湧上的思念,厲旭有些欣喜又期待的將簡訊打開~
 
(厲旭,睡了嗎?現在才知道夜晚是這般難熬,這床少了你的溫暖我也一樣睡不著。你常說我笨,對...我真的笨,想了一夜都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,我只知道我真的很愛你。我不想逼你,如果離開我真的可以讓你變得開心過得快樂,那麼~~愛你是不是就應該尊重你的選擇?我不知道.....)
 
簡訊看完了,眼傻了,心也傻了,沒想到圭賢會打出這樣的話語?!
看著圭賢所留下的字裡行意,方才軟下的心房,瞬間凍結!厲旭真失望著,脆弱的落下了眼淚,難以理解圭賢的想法,不僅是不懂愛人的心,還傻得來順他的意,表示他的愛?
 
厲旭愈想愈生氣,愈想愈失望,沒改變的,圭賢依然用著他自以為的對,就是好,就是愛?
一樣感受不到他心裡的痛,聽不見他無聲的吶喊!
 
這一夜,比起圭賢不在身邊,這簡訊讓厲旭更加難熬,整晚就這麼扎著心,拖著那雙濕潤的眼眸,在疲憊中慢慢地入眠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隔天,九點鐘的早上,對平常應該還窩在床上睡覺的圭賢,已經早早來到了惠姨家門外。
坐在車上,連著二晚根本沒能好好瞌上眼,圭賢顯得十分疲憊,滿腦子只想盡快看見天亮,
等著惠姨將店鋪把門開...
 
轟轟的鐵門聲,惠姨終於起來開門做生意了,圭賢提著一只袋子走上前
"惠姨。"
"圭賢?"
"不好意思,沒跟您說一聲就來,我想--"
"你想找小旭嘛。"
"他要是肯見我當然最好了,只怕他..."圭賢垂下目光,不抱著希望的說
"你也真是的,我是叫你勸他,不是叫你逼他。"
 
對惠姨的說法,圭賢沒想多辨,迂吐一口沉重氣息,提起手裡的紙袋,帶上他的牽掛交代著
"厲旭他...他很怕冷,我帶了幾件比較厚暖的衣服,麻煩惠姨您幫我交給他。"
"你不等他下來嗎?"
 
愣著,圭賢當然想,可是~厲旭要是看見他來,會不會逼得他躲得更遠呢?
圭賢不敢想,至少回到這裡,怎麼都比他住在外頭更放心些。
沒有多解釋,圭賢僅僅留下了一袋衣服,拖著滿心的不捨,沒有多逗留的離開了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