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在回家的路上,僅僅只背著一個背包的厲旭,是為了不讓惠姨多想嗎?
慢慢的在逼近家門前,厲旭頓下兩腳,抿抿咀,吐出一口沉重的氣息,調好了情緒後
 
"惠姨。"厲旭拉著兩角,盡可能去表出安然的模樣
"小旭?你怎麼回來了?"
"回來看你啊,不好嗎?"
"好,怎麼不好。不過...圭賢呢?怎麼他沒跟你一起回來?"惠姨向著外頭探了探,有些納悶地,怎麼見不那個應該出現的人呢?
"他沒空。"
"有這麼忙嗎?好歹也載你回來。"雖然惠姨並沒有怎麼想,但也難免多一句問
 
"都跟你說他沒空了,我自己坐車也一樣,幹嘛一定要他載我。"厲旭嘟著小咀,推托地把話堵回,面容像平常一樣的倔氣,絲毫看不出任何鬱結
"來吃頓飯也好啊。"
"唉呀,不跟你說了,我上去整理一下房間...對了,我會多住幾天,你不會趕我吧。"
"問這什麼傻話,你高興住多久都行,可是---"惠姨還是有點納悶的揪著眼眉,總覺得好像哪邊不對勁
"那我上去了。"厲旭趕緊地塞一句,打住惠姨又要冒出的質問。
 
不告知的隱瞞,是為了替圭賢著想嗎?
儘管失望著,還是保留了心事,不論將來和圭賢之間有什麼發展,厲旭都不想打壞圭賢在惠姨心中的印象,而一方面也不想讓惠姨多一份擔心。
 
再回到自己的家,屬於他專用的臥房,無助的心有了那麼一點點力氣...
千古不變的,家就像是避風港,總是在無處可依的時後才曉得它的欄杆綁得有多扎實。
厲旭擱下背包走到書桌前,摸了摸擱在桌上的相薄,還記得那是上次自己特地拿出來給圭賢看的...
觸景傷了心嗎?說沒有怎麼可能,但是...已經決定的事並非是意氣用事,厲旭很清楚是為了什麼回來,對這一幕傷景,再難受也只能無力的吐吐心口那個痛。
 
滴滴~!
口袋裡的手機,再度響起了簡訊鈴聲,厲旭小愣了一下,心裡有數那是圭賢打來的。
看嗎?猶豫著,想看又怕多看多生不捨...不看,心裡又惦著...
為什麼不讓他安安靜靜的去釋懷呢。
 
(厲旭,你到家了嗎?不想逼著你,就當是我自私的要求,接我一次電話好嗎?)
 
幾分鐘後,如同簡訊所告知的話語,圭賢真的打來電話~
一聲,二聲,三聲...接嗎?
鈴聲停了,深怕心生的不捨動遙了心,氣餒著,厲旭擱下了手機,這電話還是沒能接得下手。
 
電話另一頭,等不到的回應,要教自己束手無策?
不,厲旭是愛他的,他還有好多話要對他說...
 
"惠姨。"
(你哪位?)
"我是圭賢...我想--"
(要找小旭是吧。)
"嗯。"
(怎麼,你有時間打電話了嗎?有沒有這麼忙,連載他回來的時間都沒有?可別讓我說中了,你們是不是吵架了?)
"不,不是...只是一點誤會。"
(真是吵架?臭小子,你是怎麼跟我說的?才過了多久而已,你就把人給氣回來了!)
"對不起,我不是有心的,讓我跟他說幾句,好嗎?"
(他要是肯接的話,你還需要打家裡的電話嗎?)
"......."
(你要是不說清楚,我不會叫小旭聽的。)
 
說嗎?當然說,為了讓厲旭聽電話,怎麼都得說。
不過為了不多生事端,圭賢僅僅只是提起厲旭對入學的反感,當是主因來應付惠姨的質問。
 
在聽完圭賢的解釋之後,惠姨沒有多生疑,過去厲旭確實對再入學的反應是這般推托,也莫怪這無心之過,懷著這樣的想法,惠姨拿著家用無線電話,走上了二樓
 
"小旭!小旭啊!"
"惠姨,什麼事?"
"你的電話。"
 
厲旭愣了愣,心裡有數是圭賢打來的電話,為避免惠姨多問,再逃避這電話還是得接。
看著惠姨走下樓,厲旭垂下那雙眼將電話擱在耳邊,沉默著...
 
(厲旭?別生氣,我真的沒辦法才打到家裡來。)等不急的圭賢,就算厲旭不出聲,也想把他的話說出來
(對不起,是我不夠了解你,可是...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對你是不會變的。)
 
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對你是不會變的!
還記得在曉桐那件事,圭賢也是這麼說過...而今再多聽一次,厲旭覺得有種莫名的諷刺,充滿愛的話語不是應該感到安慰嗎?可無效的,卻未能牽動他的心房,厲旭像失了知覺般,冷漠的垂著那雙眸靜靜的聽著,沒有一絲反應。
 
(旭,我知道你只是氣頭上,不是真要離開我是不是?你不喜歡上學,我們就不去,以後我都不會再提,別生我氣好嗎?有什麼我們可以好好說,不要輕易就...)
厲旭依舊沉默地不吭一語...僅僅只是聽著早就能料想到的哄言哄語。
(我知道最近...是忙了一點,把你給冷落了,可是現在...現在我有多心急你是知道的,你別...別不理我好嗎?)不說話的厲旭,惹得圭賢愈說愈心急,愈說愈吞吐。
 
咔~!
不想再聽下去,厲旭狠下心的把通話截斷了,不管接下來圭賢會說些什麼,對厲旭來說都是一樣的定義...
圭賢一樣的愛他在乎他,寵他,疼他...
可是也會一樣的把他留家裡,一樣什麼事都不讓他知道,一樣不明白他要的是什麼。
這樣的模式,厲旭真的累了,看不見的改變,這頭再回一次,也只是讓心多一次累。
 
嘟---
電話已經切斷了,可圭賢還拿著手機,擺那痴傻的雙眸,聽著這一聲遙遙無期的鈴聲...
無奈著,厲旭也一樣的,始終不變情緒所反應出的做法,這倔氣讓圭賢什麼也做不了,他知道再進一步,只會將厲旭鎖得更緊,避得更遠。
可是...難道眼睜睜的放著厲旭來慢慢適應沒有他的日子嗎?
 
這晚,圭賢一個人孤單著,待在客廳喝著自己所珍藏的紅酒,喝進心頭的苦澀,吞盡無奈~
真是無奈嗎?圭賢嗤嘆了一聲,到這時後就連自己都無法確定厲旭心裡真正想要的。
已不是身不由己可以推咎,厲旭說的對,從來就不知道問題出在自己身上,總自以為的好就是對?
甚至還一昩的想著,究竟是漏了什麼,才讓厲旭失望了?
 
面對這一刻覺然,熟不知問題根源的圭賢,不禁為自己感到可笑~
曾經有人說...人總要學著認清自己,才能看清對方。這道理怎麼會不懂呢!
 
莫奈的昂首乾飲又一杯,感嘆這知易行難,聽得懂是一回事,懂得做又是一回事,而又該怎麼做,才能兩全才算完美?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同樣的夜晚,留住在東海家中的銀赫與大云,晚飯解決了,宵夜也吃過了,青青和伯母已經進房就寢,剩下的一間房,這該如何來安頓 King哥所交託的友人呢?
 
"呃...李Sir,那個...你跟大云哥今天就睡我那間房吧。"沒道理讓客人睡沙發,東海拎著一件厚厚的長版外套,向自己的臥房指了指。
"就一間房讓我們睡,那你睡哪?"
"睡客廳啊。"
"那怎麼好意思。"
"沒關係啦,才一天嘛。"
"小海,我看這樣吧,你跟赫仔睡,我睡客廳就好。"
 
"啊?你睡客廳?"東海有點小傻眼的愣著反應
"喂,你幹嘛啊。"一樣小傻眼的銀赫,把愣樣藏在心裡,擺出一臉納悶,拍了一下大云的胸口說
"我不習慣跟男人睡。"
"跟我耶,有什麼好不習慣的啊!"嗤一聲,吐槽這牽強的說法
"我只跟女人睡。"
 
"呵~什麼啊,就你不慣,我也不慣跟男人睡啊,要不你跟小海睡,我睡客廳。"
"怎麼說你跟小海比較熟。"
"呃~我跟他哪熟了!"
"那天你不是還跟小海一起去喝酒嗎?還喝得那麼盡興,一起睡一晚,OK吧?"
"我跟你不更熟,那你怎麼不跟我睡啊?"
"都說我不習慣跟男人睡了。"
"你不慣我就慣啊!"
"喂喂喂,別吵了,云哥不習慣,那你跟我睡不就好了,有什麼好吵的?二個大男人難不成我會把你給強了嗎?"
 
"呃~~那很難說啊,阿King 不就是---"銀赫只是單純的連想而爆出的話語,並非是比較還是暗指,不過這話說到一半,自己都覺得怪的把話打住
"去你的,我管你睡不睡。"東海忍不住拖罵一聲,當真受不了李sir像女人似的囉嗦著,撇下一記鄙視的眼神後,將目光轉向大云,說著~
"云哥,今天委屈你一點睡沙發,還有~~我沒有多的被子,這外套就當被子蓋吧。"
"OK,謝了~"
"喂,沙發你給他,那...那我睡哪啊?"看著東海將外套交給了大云,銀赫又擺大眼的愣著說
"我管你睡哪。"懶得再理會的,東海先走進臥房,就讓銀赫自己看著辦。
 
還楚在客廳的二個人,大云拎起小海給的外套亮在銀赫面前,彎咀豎眉地聳聳兩肩,一抹得澀的笑意,自顧在沙發上躺了下來
"我操,你們倆個根本是一伙的。"
大云側過身子,故意的背向銀赫,擺明無視他的埋怨。
吃悶的,銀赫朝著那煽門,莫奈的看一眼,再一眼...
"麻煩關燈,謝謝。"
 
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,銀赫咬牙切齒的暗自叫罵,而後看看地板,想死要面子在睡地上睡,不過想想地板...又冰又涼又...髒。想想還是算了,有床還不睡嘛~~
 
"有你的,下次別讓我逮到機會。"還是很要面子的,在決定前去房間睡的銀赫,不忘爭爭咀快的烙下一句話才把燈給關了。
 
站在床邊打著棉被,準備就寢的東海,小瞥眼地瞄了一下隨後跟進來的銀赫~
看著那副扭扭捏捏的模樣,忍不住想起在寶藍潚灑又威風的李sir,這落差真是...
 
"不意思啊,今天就委屈你一下。"
"這有什麼,你睡你的。"
"不是啊,我這人睡覺習慣不太好,要是半夜擺起了大字型,壓到你就不好了。"銀赫小攤兩手的邊說邊帶動作
"我也不差,平常我一個人睡慣了,大字型我熟得很。"
"啊!不會吧。"
"對了,這個麻煩一下。"東海從皮夾裡亮出了一張發票
"這啥?"
"那天的酒錢,你還沒給我呢。"
 
"呵,呵呵...對,我差點給忘了,真是不好意思,那天我..."銀赫搔搔後腦勺,呵呵二聲傻笑的抹著尷尬抱歉地說。
"不要緊,把錢還給我就行了。"
"還,當然還,等等哦。"趕緊地,銀赫掏出皮夾,速速把錢還給東海,第一次讓人這麼追討,這臉真是又糗又尷尬。"還你整數一萬吧,不用找了。"
"酒錢才...才五千多耶。"
"當...當是利息。"
 
"你自己說的,我不客氣了。"看著手裡的千鈔,別於對待 King哥,東海這是毫不客氣的把錢拿過手
"呵...當然,儘管收著吧,那天折騰了你一晚,還想說找個機會跟你道歉。"
"知道就好,說要帶我去擦藥,竟然還拉我去喝酒,真不是人。"
"呃...SO...Sorry..."銀赫滿臉羞愧的吐出抱聲歉
"這...這個你收下吧。"想多些補償的銀赫,下意識地打開皮夾抽出幾千塊,亮在東海的面前
 
"還給?你幹嘛!"
"補你的醫藥費啊。"並非是花錢了事,可是為了表達他的誠意,想不出有什麼比錢更來得實際
"呵,你很有錢哦。"嗤呵一聲,看這舉動,東海突然想到了 King哥,也是像這樣總是拿錢做為酬勞。
"一個人還過得去罷了,你就收下吧,別客氣。"
 
該說這是有錢人的模式嗎?明白李sir 和 king哥都是出自誠意而為,不過將 king哥視為朋友的東海,是真心不想參夾了金錢利益之情,至於對李sir 呢?
 
"收,你自願給,笨蛋才不拿呢。"不是存心想坑取,只不過看銀赫這副傻樣,讓東海忍不住想欺負他的傻
"呵...你這人...還真坦白啊...呵呵。"
 
又是一副傻模傻樣,東海很無言地暗自嗤呵一聲,愣看著這張怎麼看都想多踩一腳的傻臉,不過雖然看著很欠扁,可是又覺得好笑,其實仔細想想,李Sir 這人還挺單純的嘛~
東海心裡這麼想著...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