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人搭進電梯,先後次序上,銀赫先是微微扶著青青的手臂一同走進電梯,而後大云接後跟上,最後圭賢和東海相繼踏入~
電梯裡,僅有那一吸一吐的呼吸聲,迴繞在小小的空間,廖無聲語...
 
"這房子小了點,只有二間房。"打門走進後,東海擺擺那手,為沒有完好的待客之所感到有些抱歉
"呵~~你住的地方~~還真是~~家徒四壁啊!"插著兩腰,銀赫還是不脫那抹尷尬,繼續擺那笑臉把話湊著說
"就我一個人,夠用就好了。"
"那倒是。"
"King哥,你們坐~我去整理一下房間。"
"麻煩你了。"
"你再說就真是麻煩了。"話完,東海走進房,打理客房好讓青青方便入住。
 
順著人影,銀赫瞥看了東海一眼,咀邊還有著沒機會開口的抱歉,不過~礙於當下以青青一事為重,也就暫且擱在心裡。
 
"阿King,你打算讓青青在這住到開庭?"質疑地,銀赫似乎對這安排,有些意見
"暫時是的。"
"孤男寡女的,不方便吧?"銀赫向那房間瞥看一眼,不掩飾的直表不妥之意
"那你有什麼好建議嗎?"
"呃..."啞著口,一時間銀赫還真是沒有好提議
 
"青青,我知道硬要把你留在這並不好受,也會有很多不方便...希望妳明白,這麼做都是為妳的安全著想。"
"那我媽呢?"
"妳把地址給我,待會我去接她過來。"
"我跟你去。"
"青青,這時後妳不方便再回去那裡。"
"如果我不去,我媽不放心的。"青青確實不放心,也並非想纏著King哥,人總是難以抑制內心底層裡,在不自覺中所流露出的私心與貪念。要說真的看破不帶任何期望嗎?可無奈的,還是滅不掉的想再偷一點,一點點就好。
 
"那還不簡單,打通電話跟妳媽說一聲不就行了。"
"可是..."
"放心吧,我會安全把你母親帶過來。"
"阿King,我看還是我去吧。"
"怎麼?"
"都快晚上了,你要是再去時間就更晚了...你知道的。"看著圭賢,大云小挑一眼的目光中,瞥了青青一眼,彷彿看穿了心,似乎是有意把話點到為止來提醒圭賢,也...順便提醒青青。
 
大云的想法很簡單,無非是讓青青記得厲旭的存在,好讓她別在泥足中多陷一寸
這算是在傷口上灑鹽嗎?雖然知道這樣會刺傷青青的心...
 
大云這一句,青青又豈會聽不出這是在告訴她,厲旭在家裡等King哥呢。這認知不會少,也確實聽著就像被針扎進胸口的抽痛著,但又如何?
至始至終都是存著沒有的可能,再多也不過是想要一點點滿足,就算沒有,本來.....也就沒有。
像這樣不刻意的,就能夠看見King哥,感受King哥離她很近,還有King哥的關心。
內心裡青青已經很知足了。
 
至於圭賢呢...愣著那兩眼,飄過那恍然,這才又想起稍早把自己關在房間的厲旭。
(還氣嗎?)在大云提醒下,擔憂與牽掛紛紛掠過了心頭,圭賢輕輕晃了一下頭,懊惱的輕嘆一聲~
倘若不是大云這麼一提,為安頓青青之急,這心思真是差點就把厲旭給忽略了。
 
"車鑰匙給我吧。"大云騰出掌心說
"還是不了,你和赫哥已經露臉了,我怕你又被盯上。還有,我想暫時你們倆個先在這住一晚吧。等我回去看看情況再做決定。"儘管心掛著厲旭,但在三思過後,圭賢還是選擇先將事情辦妥,再好好處理個人的私事
 
"什麼!住一晚?不需要吧。"詑異的,大云掙愣兩眼,脫出質疑的話語,對圭賢所做的防備似乎有些過了
"當是再多買一份保險吧,小心點好。"
"呵~你保險買得還真不少。"不否認圭賢周詳的安排,銀赫態度漸漸和睦了許多了
"好了,別再說,要就快去吧。"語末,在大云的催促下,圭賢沒再多拖一刻,帶上地址接回青青的母親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一踏出大樓,圭賢隨即撥打了一通電話
鈴~~~無人回應,再一通鈴著響,還是沒人接聽...
不是沒嚐過厲旭生氣的固執,這電話相信再多打幾通也一樣無效。
圭賢沒再執著打這電話,駕著他的車子,前往青青住所。
 
真可以放得下心嗎?開著這段路,心是這麼的不安穩,不接電話的厲旭,在想些什麼?
生氣他,不想理他?還是...會再像上次那樣跑出去?
浮起的不安,圭賢不禁想起了以前,為著小時後的糾結,厲旭選擇了避不見面,也因為小昭落下封殺的話語,而又為了曉桐躲得他四處找人,這種種的反應都在告訴他,那是厲旭在對他失望時才會有的反應。
 
想到這...手握的方向盤,腳踩的油門,這車該怎麼來開下去...慢慢的,圭賢開到了路邊,拿出手機指劃了一串字,掛著滿臉愁容將簡訊送出。
 
滴滴~!
 
待在房裡,厲旭打坐在衣櫃前,手裡捆著藍色毛線,一勾一穿的,打著看似一件已經成形的背心~~
在連著二通電話響個不停之後,過了好一會,又震了二聲,是簡訊...看嗎?
想,厲旭想看,可是他更想盡快完成手裡這件背心,這件幾日以來,陪他渡過煎熬打發時間的背心。
半小時過後,背心終於織好了,可是厲旭一點也開心不起來,兩手騰高高的再看一次,眼眸裡有著不捨...
 
滴滴~!
地上的手機,又響了二聲...厲旭平靜的打開簡訊看著
 
(厲旭,事情快處理好了,再等我二小時好嗎?等我回家吃飯?我保證不會再提上學的事,只要你開心,做什麼都好。)
(厲旭,對不起...我是不是很糟,只知道想你,想抱抱你,可就連哄你都學不會。)
 
感動嗎?那又怎麼樣呢,可以改變現狀嗎?
看完了簡訊,厲旭平靜的把手機收回口袋裡,平靜的把背心放在床上,平靜的走到桌前,拿了一支筆和一張紙。
 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圭賢,沒想到第一次寫信給你,會是帶著這樣的心情,我知道你看了會很難受,也會很心急的到處找我,不過你不用擔心,除了回家,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。
我...很累,我不想說分手,也捨不得,可是我真的很累,我想...我不能再依賴你,也不敢再依賴,我怕有一天沒有你我會扛不住...我更不想等到哪一天,看見你為了放開我而煩惱。
圭賢,就讓我走得潚灑一點,或當是讓我適應一下少了你的日子,不要來找我,好嗎?
我不知道可以給你什麼,太貴重的我買不起,只能織件背心當是無價送給你......厲旭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 
站在床邊,圭賢顫著手裡厲旭留給他的一封信。
(厲旭要離開他?)呆著一雙眼,不敢相信厲旭會有這樣的決定。
這是完全沒有準備,更沒料想的結果...
 
是,是想過讓厲旭搬回去,但只是暫時,絕不是這樣的念頭,更不是要以分手來作收!
圭賢馬上拿起手機,根本無法理智去理會信裡厲旭所交代,執意地提上顫抖的指尖一鍵一鍵按下號碼~
 
一通,二通,三通...圭賢真的亂了,明知道不可能,還是重複的撥送著,每一通都在心裡懇求,希望厲旭軟下心來理理他。
 
第四通了...真的還要再打下去嗎?
無力著,壓著這股刺痛將背心揉擰在手裡,此刻他很想告訴厲旭,他不答應,絕不。
 
擺慌的疑愣中,圭賢轉身走到衣櫃前,打開一瞧,看著裡邊吊掛的衣服,失措的深遂裡換得了一眼落實,厲旭並沒有拿走他所有的衣服,那麼...
為再確認,圭賢再拉開平常厲旭所擺放的抽屜,落實的目光有了那麼一絲安慰。
看著抽屜裡邊還疊有七分滿的衣服。
厲旭...只是回家透透氣,不是真要離開他的,是嗎?
 
(回家...)腦海裡浮起厲旭信裡留下的去向,圭賢起了念頭,下意識直撥電話的打至惠姨家
(不對,惠姨要是問起...)趕緊地,圭賢切斷通話,唯恐驚動了惠姨,這電話該怎麼打?
(厲旭...)唇邊唸著,心裡想著,僅僅只有帶走少許衣服的厲旭,是不是也和他一樣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惠姨的質問,所以才...
 
慚愧嗎?這就是他的厲旭,就連離開也不吵不鬧,依舊避著他的為難為他著想...
可自己卻從來不知道他想要什麼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