碰!一聲~
厲旭帶氣的關上門,毫無掩飾的發洩當下情緒~
傻眼嗎?不,懸在深遂裡的眼神...是恍然...
以為是再好不過的理由,可沒想到還是傷了厲旭的心,更沒想到厲旭會是這樣的感受。
圭賢懊惱地擠下眉頭,氣自己的不應該,欠缺考量沒有好好去了解厲旭,細讀他的心。
 
房間裡,厲旭貼著門板,一吐一喘的,壓著胸不斷竄升的哽氣,死撐著激起淚光的那雙眸,小腦袋裡不得不教自己面對事實。
是的,以為安於現狀珍惜當下,就可以保有一切不讓它改變,這才知道根本就是自欺欺人!
圭賢是無法不當一回事的...早就準備好這麼一份入學資料,就等著找機會開口是嗎?
這算什麼?昨晚的纏棉又算什麼,安撫他,慰藉他?
 
沉靜著,房裡沒有任何聲音,而待在客廳的圭賢還在自責,想上前安慰卻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撫~~
"厲旭。"走在臥房外,圭賢呆呆地站了一會後,輕呼著~
 
厲旭不作聲,靠著門板垂閉了兩眼,無力默聲的嘆下一口氣,此刻他什麼不想再說些什麼,也不想聽圭賢任何安慰的話語。
 
"對不起,我....."吞吐地嚥下一口口水,厲旭的反應讓他突然空了腦子,不知道該怎麼說,從何說起~~
(別生氣好嗎?)對著門板,圭賢微張著那張咀,說不出哽在喉間的一句話,並非是說不起,而是沒有資格去說。
厲旭氣他是應該的,怪他也是理所當然,圭賢沒有一絲想為自己辨解的念頭,而事實上這所謂為他好的背後,也確實夾帶了他的自私。
 
鈴~~~這時,口袋裡的手機,傳來了聲響
圭賢擺下手,拿起手機一瞧,是云哥打來的電話...接嗎?
恐怕這一接,就必須將厲旭擺一邊,可是眼前,厲旭的心情...
 
鈴鈴鈴的響了很久,放不下心的圭賢,在考量中就這麼放著電話熄了聲。
隔著門板,厲旭微微傾個頭,僅管倔氣的不想聽圭賢任何解釋,卻又忍不住去留意這通來電,想知道圭賢是不是接了,想知道是不是一會又要出去了,想知道圭賢會不會不管他傷心難過的丟下他?
 
鈴聲停了,厲旭的心也頓時軟了下來,圭賢...並沒有接,沒有接呢。
容易嗎?就算是,也是因為愛得太深,甘願的為他而軟弱,為他荒廢原有的性格。
 
鈴鈴鈴~~~手機又響了,才剛融化的心再次凝結,厲旭又一愣的,毫無自信的倚靠門板聆聽這聲音,等著答案來告訴自己,他在圭賢的心中份量有多重。
 
(云哥...剛在厠所,所以......那現在呢?OK,我這就去.....好...保持連絡。)
 
聽著圭賢回應的話語,厲旭的心又痛了,知道自己又將等待,等著圭賢把事忙完,等著他回到家裡,等著剩下來的時間,才屬於他...
 
在這結骨眼,大云來這麼個消息,圭賢為難著,看看手機,又再看看門板,無奈事情緊迫,唯恐誤了事,也只好莫奈的~~
"厲旭,我...我現在有急事,得出去一趟...有什麼等我回來再說,好嗎?"
 
不想聽到的話,還是從門板傳進了耳裡,圭賢沒有再說什麼,也沒有再出任何聲音...
準備出門去了嗎?厲旭抿咬著下唇,想哭卻找不到理由來哭,好想大聲叫住圭賢,可是怎麼也叫不出口。
門外,隱約聽見鋁門關上的聲音,圭賢真的出去了...
厲旭真的很失望,默默在心裡委屈著,為什麼圭賢感應不到他的痛,也看不見他的傷,更聽不見他無助的吶喊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離開後的圭賢,火速的從停車場駛離大樓,沿路上,儘管牽掛厲旭的心情但也沒有太多的思想,只求希望能順利把青青接到手,避免發生任何錯漏。
 
很快的,圭賢開到了大云所指的地點,不過沒看人影,在電話詢問後,才知道他們移到隔壁街的小賣場,說是青青進到裡邊購物。
圭賢拉回方向盤拐個彎,看見了賣場,也看見了大云的車。
盯一眼確認後,圭賢慢慢的駛近,眼觀四方大云周圍的人車,留意是否有可疑的人出沒。
 
放眼掃過的余光中,發現停駛對街上的一輛車裡,坐在副駕駛座的人正拿著一部相機對著大云和銀赫的方向
驚覺這異況,圭賢暗自打量後~~
 
"云哥,有人在拍你們。"
"是嗎?你在哪?"
"別看,我在你們二輛車距的後頭,你聽我說,待會接到青青就直接開到我公司。我會叫人把帶你們到後門,我現在就過去那裡接應你們。"圭賢一邊說一邊鎖定對街跟拍的男人.
"需要嗎?"
"當是買保險。"是的,為求保險,避免讓對方鎖定行踪,機靈的圭賢,立即想出了對策,藉由公司出入口轉移動向。
 
等待了一小時過後,青青果然從賣場走出來,手裡還提著兩只袋子。
一見人,銀赫趕緊走上前,不多解釋也不理青青驚嚇中的掙扎,將人給拉上車.
 
蹦~!
把青青推進車後,銀赫坐在身邊,速速把門關上,而大云隨即就踩下油門,開離現場。
 
"你們這是幹什麼。"一上車,青青生氣甩開銀赫拉住的手掌,喝斥一聲
"你難道不知道你隨時有可能被陳家揚的人抓回去嗎!"
"我當然知道。"
"知道還躲,你不怕危險嗎。"
"既然我知道又怎麼會輕易讓人找到。"
"是嗎?那為什麼還是讓我們找到了?"銀赫把話這麼一堵,讓青青無話可頂的在小愣中撇下目光。
 
沉默著,不知道大云哥打算把車開去哪,而自己又將會被送到哪去。
會不會...見到那個...不能再見的人?
"你們到底要帶我去哪?"閃過的預感,青青探問著
"現在有人在後頭跟踪我們,待會阿king 會來接應,有什麼到了藏身的地方再說吧。"大云說。
 
聽見 king哥將會來接應,青青即是一愣,馬上敗露那抹情絲...
(阿King會來?)驚愣的眼眸中,有那麼一絲雀喜,有那麼一絲膽却,小咀又張又合的,想說沒說,想見又不敢見。
 
駕車的大云,對後罩鏡瞥了一眼,留意著,再瞄一眼,看在眼裡...
 
距離圭賢的公司在行駛將近一小時的路程後才到了遊藝場,稍早收到圭賢通知的現場幹部,將三人帶到了後門口,已經在那等待的圭賢,在沒被人掌握的行踪下順利把人接走。
 
從後座上車的青青,和圭賢對看了一眼...
相視的目光中,短刻的小愣,彼此都藏不住那份尷尬。圭賢小顫晃的將目光移開,而青青則看向車窗,心裡有說不出的複雜滋味。
 
不經意的,在大云坐進副駕駛座的同時,瞥見倆人這一眼對視,小小疑愣地默默將個人感覺收進心裡。
"你打算怎麼安排?"當沒看見的,大云隨口帶上一句
"我找了個地方,讓青青暫時先住在那裡。"
"不回去我們那裡?"
"會被盯上想必對方已經查到你住的地方,你認為青青還可以住那嗎?"
"沒想到這麼快,真是被你猜中。"
"那老頭死要面子,這回兒子捅了這麼大摟子,怎麼會放過任何可以找到青青的線索。"圭賢淡然地把話說過,對陳兆昇,盡是冷眼等著看這報應。
 
對話停了下來,圭賢專注地看著前方朝往他準備要去的地方,青青則是一路向著窗外看,大云沒有再吭半聲,銀赫也沒什麼好問,但求事情能盡早落幕,確保青青的安全。
而圭賢...可以做的,必須做的,不論是持著什麼樣的心,儘管是無法去彌補些什麼,但求能少些遺憾,少一些因他而起的麻煩,還有...傷痛。
 
就這樣一路靜靜的開到了定點,來到了距離寶藍並不遠的地方...走進了一棟大樓。
(這是哪呢?)來到這陌生的地方,眼看這棟大樓,各自心中不免浮上問號
 
"King哥。"
 
一走進大廳,隨即看見小海迎上前向圭賢打了聲招呼,原來這裡是小海的住所?
 
"小海,不好意思,又要麻煩你了。"
"別這麼說,可以幫得上我很樂意的。"
"你...你怎麼會在這?"
"這是我住的地方,當然在這了。"
"呃...阿king,你說要給青青住的地方,不會就是他家吧?"
"小海跟我們不同路,老傢伙查不到他。"
"可是..."
"先上去吧,在這說不方便。"
 
圭賢的考量確實有理,但是想到上次害著東海被挨打,又擾了他一晚,這回見到人,不免有些尷尬來著...
默默地,在東海帶路下,銀赫抹著一臉憋樣,滿腦子都在想著那晚的表現,真是丟臉到家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