圭賢輕輕的放下了厲旭,擱在兩膝上的手溫柔地滑過腰骨,側肩,直至小臉上,掛著那雙垂眸,透出的每道目光都是心疼,心疼的輕撫那張臉,心疼的親親那小咀
"厲旭,你生氣嗎?"
"生氣?"
"這幾天都沒好好陪你。"
"我生氣你就會多抽點時間陪我嗎?"
"......."
"不會,對不對。"
"會,我會,我---"
"可是我不會...我不會為難你。"
"厲旭..."
"我知道你有事忙,我...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,我只能盡量少煩你就是幫你..."
"......."
 
善解人意的一句話,圭賢完全傻了心,不吵不鬧的背後,原來是這樣的想法...
感動於厲旭這份心,想狠狠吻吻他時,圭賢愣住了,擺愣那雙眼,一轉也不顫的,眼前這唇口,圭賢一傾一頓的遲遲落不下唇口。
是的,慚愧,真的慚愧,這一吻,怎麼都教自己沒敢領取,更沒資格擁有。
 
知道圭賢在猶豫,但在猶豫什麼?
是單純因為不能陪他而自責,所以?
還是為著青青留在心中的愧疚,沒能突破心鎖?
 
靜著,厲旭落下眼簾,提手反握輕撫在臉夾上的手,側過小臉在掌心裡親一下,又在手背上吻一口,簾縫中流出那撫媚,厲旭主動著,勾上圭賢的後頸,挺起身貼上他的身體,送上他的柔軟,用著圭賢寵溺他的吻來呵護他的唇,伸出小舌挑開那片唇葉,輕舔著還在徬徨的舌根,溫柔地繞在它身邊。
這刻,不論圭賢為了什麼而猶豫,厲旭都不在乎,也不想再等待,只想圭賢來疼疼他的心,撫撫他的身體,佔有他,愛他,再像以往那樣對他過份著。
 
厲旭的柔情,圭賢怎麼會少了貪戀,可內心那份歉疚,都在不斷澆息燃起的慾火~
自愧著,圭賢吻得保守也摟得心虛。
圭賢被動的反應,厲旭並沒有失望,毫不羞澀的在吻唇中挺直著腰身,跪坐在圭賢身前,一挑一舔的把吻慢慢加深~
 
在厲旭煽情的挑舔下,圭賢漸漸拖出了渴望,摟抱的雙手不再輕柔,大手一托將厲旭拉進身撐起腰臀,將他抱坐在大腿上,伸進衣縫裡愛撫著厲旭一身敏感。
"嗯~圭賢..."厲旭真的很敏感,輕輕一觸藏不住的流出嗯息,圭賢撥下厲旭的衣服,吻著他,親著他,溫柔地抱著他躺回棉床,再脫下彼此身上的隔層後跨進兩腿間,推著膝蓋撥開厲旭的大腿,捧握那分身熟練的頂在穴口,把腰一挺而入~
 
"嗯。"嗯哽了一聲,厲旭憋口咬緊牙根的倒吸一口氣,忍著下體突然被戳入的痛,雖然痛著,厲旭卻不敢多使力去揪抓圭賢的肩臂,就怕打斷了圭賢好不容易才燃起的情慾。
圭賢大意的,在厲旭還未適應下,推著腰往裡將分身又多一半的推進內壁裡
"啊!"禁不住被這麼撐開的撕裂痛感,厲旭難忍的叫了一聲~
 
圭賢趕緊停住身子,這才想到疏忽了指尖的愛撫,就這麼直闖的把厲旭給弄疼了...
看著厲旭挨痛的鎖起了眉間,為這糊塗,圭賢自責的退出了分身,心疼的把厲旭抱起來,坐在他身上裹在懷裡呵護著。
 
"還痛嗎,我真大意。"
厲旭遙遙頭,縮著身子埋進小臉在圭賢的胸膛
"傻瓜,連這也要安慰我?"
"真的,不痛了...我...我們再來好嗎?"
"那怎麼行,會把你弄傷的。"
"我不管...你...你再不來,我以後都不讓你碰了。"厲旭使著嬌氣的說。
聽著這一句,圭賢微微地揚起了眼眉,露出那淺淺的笑顏~
是呢,差點就忘了厲旭可愛的這一面,總逗著他想少疼他都不行。
 
重拾這份溫暖,僅僅只有在厲旭身上才能感覺到的舒服,圭賢透出那雙深情的眼眸,慢慢張開唇口將那小咀包圍,不再猶豫也沒有一絲遲疑的闖進唇腔裡,挑出小舌捲著它,深深地吸吮~
摟著一身嬌軀,重新再一次的沒入他的身體裡,溫柔地送進他的愛,忘情的在柔軟的棉床上,和厲旭相愛著,洩出這多日來積壓的渴望。
 
這一夜,厲旭好滿足,滿足的棲在圭賢胳膊裡流露一臉幸福的甜,靜靜看著他,滿足的感受依然愛他的圭賢~
 
隔早~~只剩一個人還躺在棉床上,圭賢翻了個身,微微縮縮手指...感應這落空的掌心,圭賢慢慢挑開了眼皮,知道早先下床的厲旭,已經在廚房為他準備著午餐。
雖然這雙眼還賴著不想睜開,可腦海裡不斷飄過一幕幕昨夜纏棉的畫面,他的厲旭...
 
走到衣櫃前,圭賢隨意的抽了件襯衫套上,縱使腦子裡還留著昨夜和厲旭相愛的餘溫,可這心頭還是擺不開那沉重。
是否~~應該讓厲旭知道一切?一起承受他不堪的回憶?還有...青青...
想著,心口上的壓力逼著圭賢嘆了聲長氣。無奈這二選一,不禁自愧著,想到前些日子,自己還大言不慚的向惠姨保證,會好好的照顧厲旭,而今卻~~
 
(惠姨...)剎然間,圭賢想起了惠姨所託付的期許...
 
(過去因為我的病,逼得小旭不得不放棄學業,我很遺憾,始終覺得對不起他~)
(雖然我常勸他再回去就學,可是小旭就是不聽,說什麼也要等妹妹畢業才放心。)
(既然小旭這麼聽你的話,我想你勸勸他,至少有份學歷,將來要找工作也容易些。)
(別以為我老糊塗了,還真相信小旭在做股票經紀嗎?這20年不是白養的.....)
 
憶著惠姨交代的話語,圭賢的眼神有著恍然,擺頭一小愣的向桌子掃了一眼,目光似乎在鎖定著什麼東西,草草的翻了一下,而後拉開中間的抽屜一瞧,取出裡邊擱放的牛皮紙袋~
 
是啊,怎麼忘了呢?這是那天自己開心的帶著這份資料,連同項鏈,想給厲旭的驚喜~
項鏈已經載在厲旭的脖子上,但這份入學表卻因為青青的事給遺忘了...
 
可以嗎?這可以當是個順理成章的藉口嗎?
不但能夠完成惠姨所交託的事,也能讓厲旭有個重心不用天天待在家裡胡思亂想。
這是...再好不過的理由了,是嗎?
 
再看一眼手裡的文件,圭賢再掙扎一次...
不過這一回內心所掙扎的,不再是厲旭會有什麼想法,而是捨不得厲旭離開他身邊。
 
"厲旭。"理好思緒後,從房裡更衣之後走到客廳,圭賢將信封袋亮在厲旭面前
"嗯?"
"打開來看看。"
"什麼?這麼神秘。"厲旭邊說邊抽出裡邊的文件,掃過一眼,再看一變,盯著那大大的抬頭那一行字(XX職業學校)~"這?"
"聽過這所學校嗎?"
"沒。"厲旭呆著兩眼遙遙頭,眼底有那麼一點不安的預感
 
"我問過了,算是這城市裡最好的一間,不論師資還是校風都有很好的評價。"
 
"你...你想我去就學?"厲旭愣著那雙不明的眼神,呆呆的看著圭賢,掛著一臉質疑吞吐地問
"嗯。之前你不是覺得一個人在家很悶嗎?我想如果利用這些時間,讓你唸點書求個學歷也挺好的。"
"沒錯,我是悶,但是...我可以去工作,既能賺錢又能打發時間,這不更好嗎?"
"那你打算找什麼工作?又是KTV嗎?還是舞廳?長期熬夜身體很容易打壞。"
"........."
 
"這麼多年你都在深夜場所工作,如果想轉換職場,學歷還是很重要,所以..."
"我都25歲了,現在讀都太晚了吧。況且~不是有學歷就能賺錢,你不就是個例子嗎?"咀裡回應著,可心裡厲旭真不明白,為何圭賢會突然有這樣的打算。
"厲旭,我不想你和我一樣走得辛苦,你還年輕,二年很快就過去了,到時有一技之長,找工作也容易些。"
 
真是這樣的嗎?還是自己多心了?
厲旭總覺得這並不是圭賢真正的出發點...
 
"你不是喜歡衣服嗎?可考慮選擇服裝設計這門科系,說不定將來厲旭會是個設計師哦!"
"我不要。"黯然地,厲旭擺下了目光,為難地說出他的意願
"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,又能賺錢,這樣不好嗎?"很無奈的,儘管把心中的話說出來,圭賢還是聽不見,仍舊繼續說出他那所謂的好處
 
"你認為我一定會喜歡服裝設計?"厲旭微微揪起了眉梢,面容裡有些失望,不只是質疑著圭賢要他去就學的用意,也為圭賢一再無視他的想法而感到失望。
 
"你不喜歡?那就選別的科系...厲旭做的菜愈來愈進步了,也可以考慮餐飲。"
"........"
"你看這~~這門科系分很多種,有餐飲管理,中餐廚藝,西餐廚藝,食品營養科......."
"........"
"這份文件裡各科分系我都找齊了,要是你不想學餐飲,還可以再參考其他的...像這個........."
 
"夠了,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什麼?"不想再聽下去,厲旭激動的殺出話語
"厲旭。"
"你有沒有試著來了解我?我想要什麼?我需要什麼,我最在乎什麼,你了解過嗎?"厲旭說很無力,捬著心口揪著一臉失望。
"厲旭,我───"
"你不知道,你根本不知道!你只知道用你自己的方式,就是對我好,就是愛我!"
"厲旭,我只是想你過得好一點。"
 
"好?想我好就要把我送去學校?藉口...什麼學歷,工作,怕我悶怕我累,全都是藉口!我知道,你就是嫌我在家礙著你了!"
"你怎麼這麼想,我都希望你在我身邊,我只是不想---。"
"算了,你不用再說了,真這麼想我去是嗎?好,我去...你開心了!"語末,厲旭站了起來,把手一掙將文件扔至沙發椅上,甩著倔氣走進臥房。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