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不會的...應該不是...但...真是青青嗎?怎麼會...)不敢再多作揣測,可又壓不住自己去猜想,厲旭不止思緒好亂,心也亂著,是否這就是青青要離開的原因?
 
(信!)對,那封信...恍然之中,厲旭傻愣著,腦子裡不斷閃過圭賢所有怪異的眼神和反應...
(第四天...)是啊,就是今天了,會是巧合嗎?
厲旭微張乾澀的唇口,滿面揪容的吞嚥一口為難,為自己的糊塗感到懊惱,卻未料想這無形中可能擔下的遺憾。
想到這,唯恐自己促成遺憾的無形之手,厲旭趕緊帶著信和物品,但希望在青青離開前,能交至赫哥手裡。
 
 
(大家做了這麼多年兄弟,你想報仇想怎麼做,只要做得到我和大云沒有第二句話全力配合你,不為什麼,就為義氣,做兄弟可以一輩子,可是青青不一樣!)
 
疑愣著,在走到赫哥家門前,聽著裡邊這麼一句話語...頓時,厲旭煞住伸向門鈴的手指。
 
(你想說什麼?)
 
聽著接來的應聲,厲旭又是一愣...這...這不是圭賢的聲音嗎?
有事外出的圭賢...原來是到了赫哥家。
充滿疑惑的厲旭更好奇了,靜靜的靠在牆邊守在門外,想多聽一些,了解一些...
 
(為了你的事,青青這麼出賣自己,你難道都沒一點表示嗎?)
(什麼意思?你以為是我讓她這麼做嗎!)
(我知道不是你的意思,但如果不是你,她不會這麼做!)
(青青一意孤行,什麼都不說就去做,我有機會去勸她嗎?)
(這麼說是不用負責了?)
(我有得選嗎?)
(媽的,你這什麼話,要知道她做什麼都是為了你!別跟我說你什麼都感覺不到!)不滿意圭賢所表現出的反應,銀赫情緒難壓地起了浮躁,一把揪過衣領,掛著那雙怒目,斥責圭賢這一句冷情話語
 
(我不知道,我什麼都不知道!)圭賢提手一撥,對銀赫的斥責撇下一眼不屑
(我操,一句不知道就把自己矇在鼓裡,你當青青是什麼!)圭賢這態度,讓銀赫更生氣了
 
(赫仔,冷靜點。)大云攤開手臂,一手擋一邊,好讓兩人保持正面相對的距離。
 
(這小子只記得厲旭小時後對他怎麼好,完全不把青青的付出當一回事,你要我怎麼冷靜。)
(不要把厲旭扯進來,這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!)聽著,圭賢亮出正視的目光,嚴厲的反駁一句,無謂將厲旭和青青混為一談。
(就知道把厲旭當寶,你試試讓他知道一切,看他會怎麼對你!)並非針對著,但在這起躁的情緒下,銀赫還是意義用事的把話拖出口。
(你搞清楚,這是二碼事。)
(搞不清楚的人是你!)
 
(夠了,你們到底在幹嘛!尤其是你赫仔,你是不是應該冷靜一下。)看不過倆人聽著你一句我一頂的重聲重語,一旁大云忍不住脫口斥罵,打散倆人不應擺有的怒目相對之態。
大云這一聲,倆人都頓刻閉了咀,銀赫側身退一步,沒好臉色的嘆了聲氣。
不是不知道銀赫的糾結點,可對圭賢來說又何其無奈?
 
沉默著,冷靜地再帶回赫哥當下這一連串的反應,領悟之中...似乎赫哥是早知道?
(不管你們信不信,我真不知道青青是怎麼想的。不過赫哥,你今天這麼說,表示你早就知道了?為什麼你不阻止?你要我怎麼交代?)圭賢無氣的說著,於心裡有那麼一絲責怪,惋惜這可以避免的事端。
銀赫沒有回應,自知一直以來,這是隱藏在內心的真相,總以為對青青是種保護,也總以為兄妹情能夠彌補青青的遺憾,可沒想到青青非但沒有轉移,反而把愛扎得更深。
 
(把我矇在鼓裡是你,青青這麼做你以為我好受嗎?看她這麼糟踏自己,難道我不心痛嗎?可是我還能怎麼做?還是你認我應該去照顧她?)
(.......)
(要知道償還不是愛,說我無情還是自私都可以,我沒什麼可以做的,她要的我也給不起。)
圭賢把話說得很冷,儘管青青的付出,在那當下確實動容了,但也清楚知道那並非是愛,再多也只是憐愛。
 
(好了,什麼都別再說了,先去把青青找出來再說吧。)抓住這緩下來的氛圍,大云再補一句,好讓倆人將注意力與心思好好重新刷洗
(云哥,我和赫哥去吧,一會...厲旭可能會拿東西給你們。)
(什麼東西?)
(是青青托他交給大家的信物。)
(你怎麼知道?你還說不知道,你根本早就知道了!)聽到這裡,銀赫又激動了起來
(我也是今天早上才拿到的。)
(幹嘛,特意支開我,怕我對厲旭說什麼嗎?)
(你說呢!)
(厲旭要真的愛你,你還怕什麼!)
(我說了,這事和厲旭無關,你到底懂不懂。)
(你們倆有完沒完?赫仔,話我不想說第三次,要知道這事誰都不想它發生。)真是夠了,大云不再有耐心的說,也不客氣的給了銀赫一句警言斥語。
 
對話靜下來了,而倚在門外的厲旭腦子也空了...動不著一個身,呆呆撐著那雙眸直到酸澀,才知道到胸口壓得透不過氣來~
 
挨著心頭一股痛,厲旭難受得吞嚥一口,揪緊那道眉看看手裡的東西,手足無措地拖著徬徨的心,沈重的雙腳,一步一步退,一步一步蹣跚的踏著樓梯走回到13樓,這...他和圭賢的家...
 
無力的,在關上門之後,厲旭無力的靠在門板上~~
句句真相打入耳,湧進整遍腦海,只能呆傻的看著大浪迎面而來,沒法思考也來不及思考...
(青青...)恍然的,這才知道青青心裡所愛的人是圭賢
(為了你的事,青青這麼出賣自己.....但如果不是你,她不會這麼做!)反複繞著赫哥的聲聲斥責,真的嗎?青青...出賣自己?
 
厲旭呆愣的緊緊揪著眉梢,連想起新聞裡的報導,還有...圭賢的反應...
是嗎?那是青青嗎?就是那名報案的女子,是嗎?
如果是...(信?)又是信,厲旭再度想起那封信...憋不住內心爆滿的疑惑,厲旭回過神收回失焦的的目光,放眼望向房門外的走廊,抹蓋良心的推著雙腳直直走進了臥房...
信...信在哪呢?
 
掃一眼桌上擺放的物品,再拉開抽屜,沒有目標的搜著每一層,即使知道沒有放在裡頭的可能,厲旭還是一層層的翻過,直到沒有可以再翻找的地方才停下手。
緩緩的厲旭側過頭,看著吊在衣架上的外套,真要搜找圭賢的衣服嗎?
這是他最不想做的,一直以來都是這麼信任圭賢...可沒辦法,不想再這麼猜著,就算是要侵犯了隱私...
 
儘管內心還在掙扎,這雙手還是心不從腦的在外套每處口袋裡搜了搜,找到了青青留下的那封信。
握在手裡猶豫著,默默一聲圭賢對不起,而後深吐一口氣做好心裡準備後,敝開了信紙...
 
閱覽過後,厲旭滿眼酸澀的呆坐了一會,儘管真相教自己傻眼,卻沒有手顫心慌的無助,內心起伏的情緒也愈漸平靜,甚至是...被青青無悔的愛,都教自己無法不心疼,不感動...
 
別無所求的青青,為了圭賢就連...賠上自己也沒有一絲怨言的付出?
突然間,厲旭覺得自己很渺小,沒想到圭賢有份心事,也有著脆弱的一面,可諷刺的是每天生活在一起,天天睡在他的身邊,卻從來就沒發現圭賢有什麼不同。
 
究竟圭賢遭受什麼樣的折磨?而陳家人又是誰呢?
(陳家揚...)隨著思想,低頭再看一眼信裡所提及的名字,想起稍早讓圭賢反出驚愣的新聞,厲旭匆匆的把信折回歸放原處,再到客廳拿了遙器控就按,尋著各台新聞相關報導,仔細的多了解一回~~
 
~陳家揚,兆揚實業副總栽,也是兆昇集團大老闆的二兒子~
根據新聞裡主播人員報導所透露的也只這麼一項,怎麼才能知道得更多呢?
厲旭真的很想知道...希望可以做點什麼,又或許什麼都做不了,但至少~~還能知道圭賢內心所埋藏的心事。
 
看一眼桌上擱放的信物,想著...可以找赫哥問嗎?
厲旭很快的打消這念頭,餘記猶存的一番話,為著青青所受的委屈,赫哥又怎麼會幫他呢?
至於大云哥...也會一樣嗎?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