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~晚上11點45分~~~
 
坐在客廳沙發上,從十點開始,厲旭總會不自覺的抬頭看一眼,看著牆上掛鐘一格跳過一格,等待的心情隨著時間,一刻比一刻更顯焦慮。
再看一眼,就要跨過的凌晨隔夜點,圭賢還沒回來...
距離出門前已經四小時了,可以打電話問看看嗎?
 
頓愣著,為什麼會有可不可以的想法?
是覺得這麼打去,會打擾了圭賢和青青的談話嗎?
厲旭有點納悶,不明白為何自己會有這樣認知...又或者說...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...
究竟是什麼隱私,圭賢可以知道,他卻不方便知道呢?
 
叮!一聲~
牆上的掛鐘輕輕響了一聲,厲旭又抬起了頭,時間已掠過12點...
難以按耐的等待,盯著掌心裡的手機在酌酙過後,厲旭選擇了以簡訊的方式來探問
 
(圭賢,你在哪?)第一回,厲旭指劃了簡短的五個字,這是他最想知道的,不過在送出簡訊之前,厲旭覺得不太妥的把它刪了
(圭賢,你什麼時後回來?)清除後,厲旭想了一下,重新再打上一串字,而這回連送出的念頭還沒起,又把字給刪除了
(圭賢,青青還好嗎?今天你會回來嗎?)一樣的,厲旭思考之後才寫下想好的話語,可無奈在準備撥出簡訊之前,厲旭還是煞住了手指就要按下的念頭。
 
是哪邊不妥嗎?厲旭好悶,納悶自己怎麼會用這樣的字眼,以往就算是應酬,哪怕是三更半夜,扛著滿身酒味,圭賢從來就沒有在外過夜的例外,又怎麼會不回來呢?
 
(圭賢,青青還好嗎?)最後,厲旭刪除了末句,單純的只針對今晚圭賢出門之由,以靜制動等著圭賢來回應
 
幾分鐘後,手機傳來了滴滴二聲,聽著這二聲厲旭愣了眼,可詫異的,沒想到圭賢會是用簡訊來回應他?而。。。而沒有選擇直接打電話?
(青青沒事,她回去了。)簡短的八個字映入眼瞳裡,厲旭的心頓時涼了一半
 
(我有點事要忙,累了就先睡,我可能會晚點才回家。)幾分鐘後,圭賢接著再打來這麼一通簡訊。
怎麼會變這樣?不過是短短的幾小時,先前的甜蜜突然離他好遠,圭賢...是真的有事要忙嗎?
 
 
凝望著漸漸消失的背影,在青青離開後,圭賢獨自待在岸邊,倚著欄杆眺望那一片不著邊的汪洋,心思還亂著嗎?
這是沒有預設的情局,來得突然走得茫然,更沒想過會和青青以吻劃下句點...
對厲旭傳來的簡訊,扛著心頭一團亂的圭賢,根本沒能空出心思來回應,就這麼敗露了當下最真實的反應。
 
靜靜的沈默了好一會,圭賢也離開了堤岸邊,沒有找上任何人,也沒有任何人來找他應酬,一個人隨性的駕著車子,漫無目標的駛在道路上,也隨性的找了一間酒坊,不希望帶著這樣的心情回家面對厲旭,圭賢選擇喝酒來排解他內心的苦悶,好讓自己得以清清腦子不該存有的畫面。
 
半夜二點,圭賢並沒有待得很晚,少少喝了幾杯調酒就離開酒坊,不論腦子裡是不是已經清空了,圭賢都沒有繼續在外頭逗留的打算,因為...
(你不在,我睡不著。)沒忘記厲旭不只一次對他說過這樣的話語,在二點之前圭賢回到了家裡。
 
一踏進屋子,就見厲旭瞌著雙眼側身躺在沙發上,圭賢放輕腳步慢慢的走到沙發前,蹲下身子靜靜看著~~
微微揚彎的咀角,圭賢笑了,點點的滿足一笑~~沉睡的小臉依舊像天使一樣,讓他看著很舒服,很溫暖,所有的煩憂也瞬間退散。
指間往裡勾彎著,圭賢輕輕觸著厲旭的臉龐,深遂裡不變的寵溺,寵溺的在額上親了一口,寵溺的將厲旭騰在手裡,抱著他回到他倆溫暖的棉床上。
蓋上棉子後,圭賢退開了床邊,脫去上衣和長褲之後,拎著浴巾走進浴室洗洗滿身的酒氣。
 
棉床上,厲旭撩起了眼簾,佯裝睡意的他,暗自感受著圭賢依如往常的呵護,這甜蜜又回來了,還有那一身酒味,圭賢真的是去應酬了,他沒有騙他,而是自己多疑了,對嗎?
儘管內心還有著疑惑,厲旭還是選擇了信任。
 
靜悄悄的棉床,厲旭微微睜著眼,能感覺圭賢似乎很累,這一上床隨即就閉了眼,這麼靜靜的看著,厲旭突然覺得心裡有些疼...想想相處的日子以來,不論是工作上還是私事,圭賢從來就不會把內心的委屈還是苦悶說出來,也不曾在他面前發洩任何情緒,想到這裡...厲旭不禁為自己身為另一半感到慚愧,想為他分擔,卻又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。
 
靜靜的,厲旭輕輕挪著身子鑽進圭賢胳膊裡,圭賢小愣了一下,感應到身邊移動的人兒,迎和著,圭賢騰出手臂將厲旭裹進懷裡
"我吵醒你了嗎?"
圭賢輕聲的問著,厲旭遙遙頭,帶那小臉在胸口上磨了磨
"怎麼了?"
"沒有,只是想抱抱你...睡吧。"厲旭沒有多問,安靜的棲在圭賢身邊,默默的將這牽掛藏在心裡疼。
折騰一晚,喝了不少酒的圭賢也真累了,僅僅只是將厲旭框在身邊入眠,沒有再多一些親蜜的互動。
 
早上,厲旭十點就已經醒來,沒有打擾圭賢的自己下了床,而這天算算也是青青所指的第四天了,已經交給圭賢的東西,剩下的云哥與赫哥,厲旭打算就等圭賢吃完午餐後,再找時間拿過去。
 
"圭賢...圭賢..."站在床邊,厲旭彎下身輕聲呢喃的呼著名,小手撫在圭賢的肩膀上輕輕遙了一下
"嗯?"茫茫的,圭賢有些吃力的睜開眼眸
"還累嗎?我煮了麵,要是餓了你再起來吃吧。"看著圭賢兩眼惺忪的樣子,厲旭體貼一句的把話說完後,不拖不纏的挺回身子,準備退開床邊時,圭賢伸手一勾,將厲旭戈倒在胸口上,帶上另一隻手,摟著身子輕撫他的臉,掛愣一雙深遂,凝視著捧在手裡的小臉,像似在確認著什麼。
 
鈴鈴~~~擱在桌上的手機突然乍響,打住了圭賢就要迎上的唇口,輕手撐開厲旭後,圭賢下床走到桌前,看一眼手機螢幕顯示的來電者後,停滯了一秒才接上這通電話
 
"阿King,你現在馬上過來,我有事要問你!"這一通響得有些久,電話另一頭的口氣已顯得有些不悅
"赫哥,怎麼?"
"你過來就對了!"沒多作解釋的,銀赫把話一說完就切了通話。
 
擱下了電話,圭賢楚在原地不動的擺空目光愣著,雖然銀赫話裡沒提,但也心裡也有數~自知避不開青青的問題,於心裡圭賢假想著赫哥將會對他問些什麼
 
"圭賢?"
"厲旭,我..."
"你要出去?"
"嗯。公司有點事,我得去一趟。"
"那吃點麵再出去吧,你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。"
"好。"
 
儘管銀赫催著人來,圭賢還是不急不徐的把麵給吃完。
坐在沙發上,厲旭掛著那雙沒有焦點的目光,漫無目標的按著遙控器,默默感受余光裡正穿著鞋子準備出門身影
 
"厲旭,我出去了,有什麼事打手機給我。"
"你晚上會回來吃飯嗎?"
"應該會,只是辦點事。"
"嗯
有事要出門的圭賢,其實是再平常不過的事,厲旭也早已習慣接了電話就會出門的模式~
可是心中的各種不安,總覺得有好多事是他不知道的,甚至是...不方便讓他知道?
 
(((.........根據影像記錄,至少有八名女子被陳家揚錄下性愛過程,暱名報案的女子,向警方控訴陳家揚以藥物控制,迫使和他發生性行為...............)))
 
轉身正要拉開門的圭賢,聽見電視主播報了這麼一串字,驚愣的煞住腳退一步,把頭一側擺亮那雙震驚的目光神色,這一眼婉如被定了格,圭賢停滯了幾秒,瞬間所有的畫面與事端全都連起來了!
 
"圭賢,怎麼了?"咀裡下意識的問著,可眼裡圭賢再明顯不過的反應,讓厲旭也不禁跟著目光飄向電視所播放的報導
"沒事...我出去了。"唯恐讓厲旭看出端倪,圭賢趕緊的收回目光
"開慢點。"
"嗯。"
 
叩~圭賢把門帶上了,而又多了一件令厲旭更加不解的疑惑,當下的那則新聞報導,為何圭賢會有此反應?
而該名報案的女子......女子?難道是...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