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圭賢?"小小的呼一聲,頓二秒再呼一聲~"圭賢。"
 
看著圭賢手持信紙,遲遲沒吭聲也沒反應,一動也不動的愣著那雙深遂,耐不住疑惑,厲旭連著二聲,想知道這頭不安的預感是對還是錯
 
"嗯?"
"怎麼了?青青怎麼了?"
"......"圭賢還是愣著沒能立刻吐出話來回應
"圭賢,怎麼不說話?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"重複再一次問著,可圭賢什麼也沒說,彷彿放空了耳根,在頓刻呆愣後,拿出手機搜出了青青的連絡號碼,不過在按下確認鍵之前圭賢又擱下手,想著有心避開的念頭,又豈會輕易讓他找到人。
 
"圭賢,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,別讓我猜好嗎?我心裡很不安的。"這一連串反應,從不曾看見圭賢心急的樣子,讓一旁的厲旭眼傻了,心也慌了,
"厲旭,幫我一個忙。"
"什麼,你說。"
"用你的名義把青青約出來。"
"我?這樣好嗎?要是青青知道了,我怕她會生我的氣。"
"青青現在只接你的電話,我打是沒用的。"
"那至少你也告訴青青到底怎麼了,你什麼都不說,她也不說,我..."
"厲旭,這悠關...青青的隱私,我不方便說,但是...如果再不去把她找出來,我怕事情會擔誤了。"
 
厲旭遲疑了一下,雖然不想失信於青青,但聽著圭賢這麼說...
為不讓事有所遺憾,這通電話厲旭還是打了,依著圭賢的指意,約青青到海邊堤岸,說是有東西要交給她。
 
在確認時間地點之後,圭賢隨即站起身準備前去赴約時,厲旭捥住了圭賢的手臂
"我跟你去。"厲旭沒有想很多,也單純只想知道青青究竟怎麼了
"厲旭,這是青青私事,我怕你在場的話,我不方便勸她。"
"可是..."
"放心,沒事的~我去去就回來,你在家等我消息,OK?"
 
說明是私事又是隱私,儘管心中有再多疑惑,也沒立場去堅持。
無奈的,厲旭只能點點頭,安份的在家等候。
圭賢沒多停滯一刻的出了門,沒有連絡銀赫還是大云,獨自駕著私人黑色驕車開往海邊堤岸,只希望能來得及阻止青青為他做任何事。
 
這一路上心是艱熬的.....
三年了,從來就沒驚覺到青青是這樣的心思,更沒想到利誘陳家揚的背後,是為愛而行!
這教自己怎麼還這個人情?又怎麼對得起赫哥...
 
駛到相約地點,圭賢將車子停在遠處,先是快步的走向堤岸邊,直至看見青青現身的背影,才徐步慢慢的靠近。
 
"青青。"
 
椅在欄杆前,望著那遍看不著浪影的海水,忽兒從身後傳來一聲呼名,這...
剎然,青青恍了雙眸,耳聽這讓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,但又不敢確認的人,不~應該說是教她不敢領取的聲音。
 
是的,根本不需要回頭,也能肯定站在背後的人是誰~~~
楚在原地,青青不動身的抿抿咀,理空心思迂吐一口氣後轉了身...
"King哥,呵~怎麼只有你來,厲旭哥呢?"夾呵一聲,青青故作安然的抹過一笑
"他沒來。"
"是嗎,呃~~他不是說有東西要給我嗎?"
"青青,信我已經看了..."無謂多扯,圭賢直接把話攤明。
 
信已經看了...那也代表 king哥知道了她的心...
可是,那又如何?自知再多都是自作多情,也是一絲一毫都不敢想有的奢望。
無力的,青青擺下了目光,扛著這份自知,側身邁步踏出腳步,不讓自己有機會去妄想這不可能的愛。
 
"還走?我既然來了,難道還會讓妳沒有交代就離開嗎。"圭賢伸手拉住了青青,夾著嚴肅的口氣說
"信...已經說得很清楚了。"
"這算什麼?丟下一封信什麼都可以不顧了?妳到底做了什麼?"
"我什麼都沒做。"
"要真是這樣,你又何必離開?"
"......"可以繼續否認嗎?青青憋著口,不想再多說多磨。
"你去找他了對不對?"就算青青不肯說明,圭賢也知道這是避不開的可能。
 
聽著,青青擺頭微微顫了一下,沒有應聲也沒有否認的閉著唇口
 
"你真的去找他?要我說多少次妳才會懂?我阿King就算要報仇也不會利用自己的朋友,為什麼妳還要去做!"圭賢真生氣著,有些失控的緊緊抓握手臂,無法理解的震怒一聲
"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,跟你沒關係。"
"沒關係?那信裡面說的又算什麼?"
"King哥,我說了,這都是我甘願的,我做得很開心..."就算被圭賢這麼質問,青青依然執意著,為自己的決定沒有一絲後悔。
 
"妳開心,那我呢?有沒有想過這麼做我是什麼感受?"圭賢無奈地揪縮著那雙深遂的眼眉,難以承受的,是不希望也不樂見卻不得不背下的內疚。
 
"就當是我對不起,是我一意孤行可以嗎?"
"妳幹什麼這麼傻,我不值得你---"
"值得,值得的...King哥,我不過是個任人踐踏的空殼,你不需要為我感到惋惜。"青青側身一擺,搶下話語,說出她最真的感受,最薄弱的尊嚴。
"環境不好可以理解,沒有人看不起你,為什麼妳就不好好珍惜自己?為什麼───"
"夠了...什麼都不要再說了...我受不起。"再一聲的把話攔下,就算是做錯了,青青都不想再聽見圭賢來否定她僅存的價值。
 
"受不起的人是我,你教我怎麼面對赫哥?怎麼對得起你?"
"不需要,這是我自己的決定,就像上次一樣,赫哥會明白的。"
"如果真是一樣,你又何必躲著不見人?"
 
"我...我做不到...我會貪心,曾經我以為可以像兄妹一樣相處,只要能夠常看見你就滿足了,可是我錯了。你不同了,你對厲旭哥是真心的,我看著你對他這麼好,看一次我心裡就多痛一次...King哥,我真的很痛,很痛..."青青捱撐著淚眼婆娑的雙眸,吸吐那間間斷斷的啜泣聲,哽出這些日子以來的內心艱熬,直至再也護不住裂肺的心,擰著一身柔弱棲進了圭賢的懷裡。
 
微微俯首的看著青青貼在胸口上哭泣,圭賢何嚐不心疼?緊緊揪鎖的眼眉,挨著那一陣酸澀,圭賢沒有一絲頓刻的騰出雙手,帶那萬般不捨將青青抱在懷裡。
"青青...我...我真不知道妳..."
 
"King哥,你是珍貴的,但我不是...我不敢妄想...只要可以偷到一點點愛就夠了。"
"為什麼要把自己看得這卑微?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?要這麼....."
"不是我要這麼看,而是你對女人的冷情,我寧願守著兄妹情。可是我沒想到,你會愛上厲旭哥,你的心全都給了他,我...我連一點點也偷不到了。"
"青青...對不起...對...對不起。"腦子裡,除了對不起,圭賢真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說,可以做。
"不,你沒有對不起我,愛是沒有相同的回報,你找到你愛的人,我都為你開心,只不過是我熬不住...我沒辦法再..."
 
無法否認自己的心確實只能裝得下厲旭,圭賢很無力的垂閉了一眼,為自己沒能多一顆心感到抱歉,而可以做的再多也只是安撫
"告訴我...有什麼...我可以為妳做的?"
貼在胸膛前青青咬著下唇,沒敢多求的遙遙頭。
擁抱的雙手移至了兩肩,圭賢將青青撐離胸膛,帶上呵護的掌心輕捧起了臉龐,揪滿心疼再吐一句~"就當是我自私,讓我的心好過一點..."
 
"沒用的,你辦不到的。"
"你說,不管什麼我一定做。"
"是嗎?我要的愛你能給嗎?"
"......"
"別傻了,就算你給得起,厲旭也輸不起...King哥,我..."找不著勇氣吐出的我愛你,青青迎上那淚水滂沱的臉龐,貼上自己的雙唇,吻著讓她得不到也割不下的人。
雖然圭賢顫愣了一眼,但也沒有拒絕這一吻,不論是為著心疼,還是滿足青青渴望的愛,都教他於心不忍...
 
淺淺的一吻,青青既不捨又不敢多求的將唇口微微瞥離,停擺的臉夾上依然不退兩行淚...
可以再偷一次愛嗎?面對這一刻離別,青青真的捨不得,遲遲不退離的雙唇,就算是貪心,青青都想等著 King哥施捨一點愛,親親她疼疼她,好讓自己可以把吻刻在心裡,帶走唯一的僅有。
 
圭賢猶豫著,心也亂著,面對青青等待的吻唇,僅管未能理清愛與憐愛的差異,圭賢還是把唇貼回了,一口包圍了青青顫抖的雙唇,探進舌根挑著小舌疼著她,沒有別於親吻厲旭的深入吻著青青...
這是唯一可以償還的嗎?青青為他做的,犠牲的,這一吻又算什麼,是這樣嗎?
圭賢不知道,也沒有空出來的心思去理清該與不該,他只知道這是青青想要的,只知道這是他可以做得到的,就算是敷淺,還是...對不起厲旭...
 
"我該走了,再不走,我會捨不得...king哥,你保重...再見。"青青推開圭賢溫熱的胸膛,撥撥臉上流落的淚水,強哽的抿出一笑,帶著 king哥留給她最深刻的吻別,在多看一眼後,拖著黯然的心轉身離去,割下這永遠不屬於她的愛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