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著第三天也到了,這天圭賢吃完午飯就出了門,說是到公司處理事務。
始終,還是不安心的,厲旭一天一次撥打電話給青青,確認青青目前所在何處。
而青青也沒有迴避的照實接下電話,句句屬實的告知行踪。
 
鈴鈴~~~!!
在和青青結束通話之後,不到一分鐘手機隨即又響起...看這陌生的號碼...
誰呢?是青青嗎?
 
"喂,哪位?"厲旭沒多猜,小小一愣後接了電話
(厲旭,我昌垊~)
"原來是你。"
(呵~沒嚇著你吧?)
"沒。"
(幾天不見你好嗎?)
"你找我有什麼事嗎?"
 
(哦~也沒什麼啦,記得上次說再約你一起去看電影,不知道上回你看神秘境地沒有,聽說快下檔了,要是沒看的話,一起去看,要嗎?)
"我...我看過了,你找別人去吧。"厲旭頓了一下,也想了一會,想著就連一條項鏈都介意的圭賢...
(看過了啊?那~還是你想看別部電影呢?要不~~魔幻空間吧~動畫不輸神秘境地哦!)
"昌垊,我想還是你們去吧,我...我今天不想出去。"
(不要緊,明天也行啊!)
"啊,明天..."
 
(是啊,順便去吃頓飯,你不是喜歡吃海鮮嗎?就去家豪說的那間餐廳吧,那家真的不錯,我相信你去了一定還會想再去哦!)
"呃~~再說好嗎?如果我想去的話,再找你,OK?"
(怎麼了呢?不是說好了嗎?是不是那位酷哥不讓你去呀?)
"不,不是!我只是不想去,先這樣了,再見。"
 
一聲再見,不再拖泥的結束通話後,厲旭吐了口氣~到底不過是個萍水之交,也無謂為了昌垊或是家豪間而讓圭賢有所誤會。
 
到了晚上,駕著黑色轎車的圭賢,準時在晚飯前駛進了住所大樓停車場.....
跨進電梯,按下了13樓,捧起左手裡提的小袋子,再看看右手拿的 4A 牛皮信封袋,圭賢流露絲絲幸福甜意的顏容,沒有焦點的目光中,有一幅從腦海裡浮想的畫面~
 
叮~!電梯門開了,步步不疾不徐的走到家門前,騰出鑰匙準備插入鎖孔時,圭賢頓了頓,深深吸上一口氣...這香氣?滿足的,圭賢勾著咀角,微微地迂出心口上,為裡邊的人兒才生有的暖暖氣息~
 
"厲旭。"這進門,就見厲旭從廚房端著一盤香噴噴的美味菜餚走出來
"圭賢,這麼快?不是說還要一小時才到家嗎?我飯都還沒做好呢。"
"我看沒什麼事,就提早走了~~好香,肚子都餓了。"走到餐桌前,再聞一次菜香,圭賢摸摸肚子說
"餓了就先吃啊,我再炒一道菜就好了。"
"不,我等厲旭一起吃。"
"那你先去換衣服吧,我很快的。"
"好。"
 
厲旭笑了笑,再進到廚房,準備著最後一道菜。
圭賢走進臥房,將手裡的東西擱在桌上,速速換好居家服後,取出提袋裡裝的小方盒~
方盒裡是一條白金項鏈...圭賢拉高項鏈滿意的再看一眼,而後掛上脖子,帶著他自信的愛走向廚房
 
"厲旭~"站在身後,圭賢伸進手臂圈著厲旭的腰身,柔柔的抱著他,在耳邊輕呢一聲
"嗯?"
"我好想你。"
"才幾小時沒見嘛。"
"你忘了嗎?就算不見你一小時,都會讓我心慌意亂。"
"呵~你~~你今天怎麼了..."
 
冷不防的,圭賢伸向爐台把手一轉,關上那盞藍藍火焰
 
"嗯?你怎麼把火關了呢,菜還沒炒好呢。"狀況外的,厲旭亮著那一雙莫名,擺頭側看摟著他的圭賢
"旭,先別炒了,讓我親親你。"輕柔的,圭賢拿過厲旭手裡的鍋鏟,擱放在爐台旁,撫著肩臂將厲旭轉了個身,淺淺的在小咀上吻一口,寵溺著,撫撫厲旭的臉龐,並取下掛在脖子上的項鏈。
 
厲旭小愣著眸子,對圭賢手裡的項鏈印象並不陌生,可是...怎麼會...
 
"圭賢...這?"摸摸已經落在自己胸口上的鏈子,小驚小喜的看著圭賢
"嗯,厲旭的眼光真好,這條鏈子載在你身上比我還合適。"
"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條鏈子?"
"難道你還不知道我很關心你嗎?"
 
聽著,厲旭垂低頭帶下了目光,掩著那一絲黯然默默的感受圭賢這份心,始終如一的,不論自己做了什麼,圭賢還是對他那麼好。
 
"小傻瓜,又想什麼了呢?"
欣慰地,厲旭再抬起小臉,抿抿咀遙遙頭吐一聲"沒~"
"真的?"
 
微微又張又合的唇口,想說又吐不出的感動,厲旭棲向圭賢的胸膛,躲在懷裡蹭了蹭
"說不出來就別說了。"
"我..."
"知道嗎?這幾天看你魂不守舍的,我怎麼會感覺不到?看你不開心我心裡又怎麼會好過?"
"圭賢,你對我真好。"
"那當然了,要是對你不好,不理我怎麼辦。"
"我才不會。"
"是嗎?那就是我不用對你好,你也會在我身邊囉?"
"什麼啊,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。"
"呵~~"笑呵中,圭賢落下雙唇,再嚐一回小咀裡的甜~"厲旭,我想你知道,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最在乎的是你。"
 
"我也是...我都希望可以為你做些什麼。"
"傻瓜,只要有你在我身邊,比什麼都好。況且你每天做飯給我吃,這還不夠嗎?"
"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。"
"怎麼還這麼想呢。"
"不,我是很開心去做的,我喜歡看你吃得很滿足的樣子。"
"呵~厲旭做的,我吃得當然開心了。"
迎著話語倆人坐到餐桌上,你餵一口我吃一口的,滿滿幸福著享受這頓溫暖的家常菜。
 
始終,捱不過青青的牽掛,總怕做錯了什麼又或是讓圭賢錯過了什麼,不放心的,在圭賢歇坐沙發上時,厲旭進到客房將青青交代的物品拿出來。
 
"圭賢。"
"嗯?這什麼?"聞聲瞥一眼,見厲旭手裡端捧的禮物,圭賢沒有多好奇的順口問一下
"這是青青那天交給我的東西,還有這封信。"
"青青給你的?"聽著,圭賢眉梢一挑,疑愣地~不是不知道厲旭見過青青,但是這些東西...做什麼呢?
"嗯,她告訴我過幾天她就要搬走了,叫我要等四天才能拿給你們。"
"她要走?怎麼這麼突然?"圭賢更疑惑了,怎麼好端端的要離開?難道...只為了那天失了理智的牽怒於青青,所以才?
 
"我也是這麼問,不過她怎麼也不肯說,我覺得青青好像有事,雖然我答應她,可是我又怕萬一真有什麼事,我很難向你們交代。"
"你別擔心,也許...她真的只是想離開而已。"圭賢沒有多揣測,僅僅當是青青一時情緒,於心裡也有著道歉的打算
"圭賢,你看看青青信裡面說什麼吧,我真不放心。"
 
掩著心虛圭賢酌量了一下,不想讓厲旭失信於青青,但對青青這突如的決定,還是免不了那份擔憂,為避免有什麼錯漏造成厲旭多生自責,圭賢最後還是選擇把信先拆開來看了。
 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King哥,我知道一直以來,你總是為了陳家揚的事感到內疚,但是那對我來說,和誰上床都沒有分別,重要的是我為了什麼去做,這是心甘情願的,從來我就不覺得是委屈,我想你知道如果沒有你,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撐下來。
當年,為生活為了錢踏進這一行,我以為人生就只能這樣,不再有其他了~
直到遇上你,我才覺得人生有那麼一點光,謝謝你一直都把我當妹妹般,視如己出的疼惜,讓我嚐到被呵護,被尊重的感覺。
 
當你看到信時,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,也許你會怪厲旭不早點拿給你,不過他什麼都不知情,他只是盡一個朋友的情份來幫我而已。
還是一樣的,是我甘願所做,沒有委屈,也相信這一次不會再有遺憾。
 
雖然我不知道你和陳家有什麼恩怨,但相信你一定受到很大的折磨。我永遠忘不了那一晚,看著你伴酒落下男兒淚的模樣,我的心都要碎裂了,King,我真的不捨,如果可以為你除去心魔,做什麼我都不會後悔。
真的,相信我,我是如此開心可以為你完成這件事,這是很美的事,愛是沒有相對的回報,但是這個愛是我唯一的價值,我希望你能欣然的接受它,就當是回應我僅有的愛好嗎?
 
最後,我祝福你和厲旭哥永遠幸福的在一起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青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 
敞開信封,隨著信裡的內容,圭賢那雙深遂漸漸變得凝重,眉眼之間也愈揪愈緊...
待在身旁,看見圭賢瞠目乍舌,幾經吞嚥嘆吐的模樣,厲旭的心更不安了,究竟青青寫了些什麼?還是出了什麼事?才讓圭賢有了這樣的反應?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