跨出大樓,厲旭一路走到路口,攔了輛計程車,前往簡訊所指的橋和咖啡館~
 
橋和咖啡館~~
 
踏進店門,厲旭放眼掃了過各桌客人的面容,從裡找到了目光鎖定的人影
 
"青青。"
"厲旭,坐~"
"妳怎麼了?為什麼不接大家的電話呢?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"厲旭揪著眉間既是擔心也滿是疑惑的,一坐下來就開口問
"其實也沒什麼啦。"
"妳別瞞我了,怎麼可能沒什麼呢,平常你跟他們那麼好,現在卻...為什麼你要避著他們呢?到底怎麼了?"
"......."
 
"說吧,你肯回我的簡訊,又讓我來,就表示你不介意我知道是不是?"
"厲旭,是這樣的~~我想你幫我把這些東西,交給他們。"說著,青青拿出了三封信和三份禮物擱在厲旭的面前
"這....."
"你要答應我,等我走了之後,再拿給他們。"
"走,妳要走?妳是要去哪?"
"我打算和我母親回鄉下去,其實我母親才剛動完大手術,她身體不是很好,我想~~帶她回鄉下去養病,那兒的空氣比較好,而且我母親也一直想回老長住。"
 
"既然是這樣,為什麼不讓他們知道呢?"
"你知道的,赫哥一直都對我這麼有心,要是我說了,他一定會說很多捥留的話,我怕到時後。。。我會狠不下心離開的。"
"那倒是~~不過,連 King哥都不能說嗎?"
"我怕 King哥會告訴赫哥,所以..."
"可是我看他很擔心,至少讓他───"
"不好,反正.....我再幾天就要走了,等我離開了你再把信交給他也是一樣的。"這一句話堵得故意,似乎,青青不想多聽
"雖然我什麼都不知道,但是我相信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妳走得這麼急...妳教我怎麼明知道你有事卻什麼都不問,然後...放著妳悄悄離開呢?"
"沒有,什麼事都沒發生的。"
"青青,我什麼都不知情,要是妳真的有什麼事,我很難交代。"
"不會,在信裡面我說得很清楚,他們不會怪你的。
 
厲旭揪拉眉頭好為難的,對自己處在狀況外,甚至是...局外人...雖然青青再三表示沒有什麼事,可在心裡厲旭始終覺得不妥。
"別這樣嘛,就當幫我個忙,好嗎?"
"我..."
"厲旭哥,我就只能找你幫忙了,我只想靜靜的搬回老家而已。"
"好吧,可是妳要答應我,要讓我隨時找得到你。"
"OK,一定!對了你要記得,一定要在第四天才能把東西還有信交給他們哦!"
"還要等四天?"
"嗯,再三天我就會搬走了,我不想絆手絆腳走得不捨,所以....."
"幹嘛一定要這樣,有什麼可以說的嘛。"厲旭嘆吐一口氣無奈著,真心覺得逃避不是個好方法
"厲旭,不要再逼問我好嗎?我相信你才找你的。"
 
還能怎麼拒絕呢? 知道青青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,儘管心中充滿疑惑,厲旭最後還是擔下了青青的懇求。
就這樣青青走了,留下了她的禮物,還有信.....沒有解釋的離開了。
 
再搭回計程車上,這時圭賢打來了電話~
"圭賢,你在哪?要回來了嗎?"
(嗯,我正在路上~)
"什麼,在路上?那不就要到家了嗎?"
(再十鐘左右吧,怎麼了?)
"沒,沒什麼啦,我~~我晚飯都還沒準備呢。"
(那別做了,我帶你出去吃吧。)
"哦。"
(你先準備一下,到樓下我再打給你。)
"好。"
 
掛上電話後,唯恐圭賢比自己先到家,厲旭馬上向司機多一聲催促。
看看擱在大腿上的禮物,知道這樣瞞著圭賢不對,可是允許了自己這麼做,而心裡也不免擔心著,如果到時後圭賢知道了,會不會生氣呢?
算了~再想也是多餘,既然東西都拿回來了,謊也撒了...圭賢...應該會理解吧。
 
另一頭,在和厲旭通完電話之後,圭賢擱下電話繼續開著車,雖然聽得出厲旭在電話裡有些怪異,不過圭賢沒有多去猜想,單純也只是懷著先回家再說的念頭。
很快的,如自己預算的大約十分鐘,就駛回到住所的大樓外~
 
手煞車拉上後,圭賢拿出手機,照定撥打了一通電話給厲旭
"嗯?!阿King,不用打了,厲旭來了~"
"什麼?"
"厲旭啊!人已經下來了。"
"在哪?"
"咦?人呢?"
"你是不是看錯了。"
"是我眼花了嗎?剛剛明明看見他的說,真是怪了,一晃眼不見人了?"
聽著看著思索著,圭賢起了連想,電話裡厲旭的怪異...
"赫哥,你先待在車上,我上去看看。"
 
簡單交代一聲,圭賢立即下車,踏進大樓搭上電梯,這一路腦子裡不免猜想厲旭是不是出門去了?
如果是...為什麼要瞞他呢?是去了不想讓他知道的地方嗎?還是怕他知道去見了什麼人?
 
站在門口把轉著鑰匙推進門,燈是開著的,但晃眼過去,客廳與小吧檯都不見厲旭身影,再走進也不見在廚房裡?
"厲旭?"圭賢試著呼一聲,不過沒有人應聲,但看見厲旭從客房走出來
(客房?)圭賢小愣一下,深遂裡閃出疑惑,心想著,顯少再進客房的厲旭...
"圭賢!呃...你不是說要打給我嗎?"一回到家厲旭就趕緊將青青交給他的東西,拿到客房收在櫃子裡存放,在聽見圭賢這麼一喊,厲旭心慌的關上櫃子,匆匆的從客房裡走出來,然在轉身中,赫見圭賢就站在走廊上!
厲旭小驚那雙眸,掩著心慌又心愣的反應著。
 
"在樓下看見你,可是又不見你來,所以...我上來看看。"雖然心裡打了好多問號,圭賢還是擺出淡定,端出所見畫面待看厲旭如何來解釋
"看見我?呵~我都沒下去,怎麼會看見我呢?"厲旭笑呵一聲吐吐心頭那股壓力,死撐著將話說得順口,自然
"是嗎?"
"對了,不是要出去吃飯嗎?走吧,我OK了。"故作安然嗎?已經撒的謊,怎麼都得繼續畫圓~
 
眼前人兒,說著安然的話語,掛著安然的神色,安然的向著客廳而去
可這安然看進圭賢眼裡都是故作...圭賢把手一攔的,勾過腰腹將厲旭拉進身,依舊掛著一雙淡定的深遂,平靜的凝視近在身前那對晃愣心虛的明眸。
忽兒被圭賢這麼扣進胸前,厲旭兩眼小愣愣的,撇開目光,不敢正面與圭賢對視。
"你剛剛去客房做什麼?"
"我.....去拿個東西。"
"拿東西?"圭賢挑了一眼,將目光移落在厲旭空空的雙手說
"呃~不,不是,我是去找個東西,不過沒找到..."瞥見圭賢目光明指的眼神,厲旭馬上又改口的再說一次。
 
說完,厲旭心裡真是懊惱極了,自知演技是多麼的差勁
"你去哪裡了?"不想再看著厲旭一再敗露心虛,圭賢直接將這質疑打開來問
"什麼?"
"我不在的幾小時,你去哪裡了?"
"沒,沒有啊...我...我一直都在家啊。"
 
盼不到厲旭的坦白,圭賢的臉上有那麼一點失望,也有一點生氣,深遂直盯盯的視著一再避開他的那雙眸。
厲旭側著小臉,余光裡能感覺到圭賢那雙逼視的眼神。
無奈著,知道騙圭賢不好,可是已經答應青青的事,怎麼教自己做一個不守信用的人呢!
 
"厲旭,你應該知道,這樣我會很失望。"
耳聽圭賢這一聲,厲旭頓兒抬臉一愣,眸裡更慌了
(圭賢...最恨別人騙他的。)頓時,厲旭想起了曉桐...
兩眸顫晃著,厲旭心好慌,沒敢多看一眼,就怕看見深遂裡透出了失望
 
"旭,不要騙我,好嗎?"
"圭賢,我...我不想騙你,可是...我答應不說的。"
"你答應誰?是青青嗎?"
 
在圭賢面前,就這麼容易嗎,二字青青一出,厲旭隨即擺愣兩眼,輕易的敗露真相。
厲旭的眼神變化,圭賢看在眼裡,也肯定了自己的猜索
 
"青青出事了?"
"沒有!"圭賢這一問,厲旭立刻拖出一句肯定回應
 
鈴鈴~~~擾進的手機聲,打斷圭賢懸在咀邊的話語
厲旭鬆了口氣,靜靜不動的擺下頭,等著圭賢接這通電話
 
"赫哥。"
(怎麼樣,剛剛那個是厲旭嗎?)在樓下等候許久的銀赫,好奇的想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看錯了眼
聽著銀赫的質問,圭賢看了一眼箇在身前的人兒,心疼於厲旭那道揪鎖的眉間,看這為難...
"我想應該不是,厲旭一直都在家。"
被箇在身前,聽著圭賢如此回應,厲旭微微撩起那雙簾,沒想到的,圭賢為他隱瞞了實情?
(真是我眼花啊!)
"是吧。"
(那你們還不下來啊?)
"厲旭有點不舒服,我看看他~你再等我一會。"
(這樣,OK~等你吧。)
 
電話切斷了,厲旭還低著小臉,依舊側向一邊沒敢抬起頭來
圭賢小嘆一聲氣,嚥回擱在心頭的質疑,說著~"赫哥在樓下等我去吃飯,你在家等我,OK?"
"嗯?你不帶我去嗎?"
"對著赫哥,你能當不知道嗎?"
 
承如圭賢所言,真能當沒一回事的吃著飯嗎?
 
"圭賢。"不放心的,厲旭轉身呼著名,微張的唇口似乎有話想說
"嗯?"
"你...你不要生我的氣好嗎?我真的───"
"我知道。知道青青沒事就好。對了,一會要是餓了,就先弄點東西吃,晚點我再給你買宵夜回來。"
 
圭賢如此通情達理,這讓厲旭反而更抱歉了,小咀又抿又張的,想說又不能說,厲旭真心不喜歡對圭賢有任何隱瞞的心思。
儘管不樂見有事相瞞,不過看著厲旭這般自責的小憐模樣,圭賢還是擱不下心疼...
呵護著,圭賢貼上雙唇吻落小口的親親厲旭,挑挑徬徨的小舌,要他知道他沒有一絲介懷。
 
這晚就這麼過去了,不論是在赫哥面前,還是回到家對著厲旭,圭賢支字未再提起這件事,
依如往常的接接電話,也到遊藝場走一趟,慣例的檢視機台營收比例,在僅剩一年的合約裡,圭賢做足本份,為王老闆好好看守公司的營利。
 
二天過去了,圭賢完全沒有任何差異的相待,深情未退的每晚抱著他睡,一樣不改寵溺噓寒問暖的呵護著。
厲旭呢?距離青青所指的第三天,就差一天了!
雖然不過是短短的三天,可對厲旭來說,對這不明的事由與未知的結果,彷彿自己就像幫兇般,幫著青青做一件他根本不知道對與不對的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