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對不起,我不應該讓你一個人去面對。"才站起的身子,就連雙手都沒能來得及騰出,厲旭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裡,吐出自愧與不捨~
"厲旭..."圭賢輕輕撫著他的肩背,內心揪疼著,這不是他想讓厲旭感受的場面。
"圭賢,你知道嗎?剛才我多怕你會說出放棄的話。"
"我怎麼捨得..."
 
厲旭退開了懷抱,轉身對著惠姨,頓了頓,嚥下一口口水,在吞吐之中訴請他的堅持...
"惠姨,我知道一時間.....妳很難...很難接受我和圭賢關係。可是我...我也一樣,沒有圭賢,我也不會再愛人。"
"小旭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"離譜的,惠姨挨著心痛帶上責罵的聲語,這是她最不想看見的情局。
"我當然知道!"
"知道?你看看你現在在做什麼!"
 
"惠姨啊!你知不知道...其實...其實是我先喜歡圭賢的,他...他本來很正常的。是我,是我影響他...沒有我他根本不會───"
"厲旭,別說了。"不管是不是事實,圭賢都不忍看著厲旭將錯往身上攬。
"圭賢,這是事實...小海說的對,如果不是因為我,你又怎麼會走上這條路。"
"小旭,你怎麼這麼傻,這是不可以的你知不知道!你有沒有想過別人會怎麼看你?"
"我不管那麼多,是我把他拖下水的,圭賢都不介意了,我還顧忌什麼!"
 
聽著,站在厲旭身後,圭賢一晃也不轉的愣著那雙眸,鼻間隱上了陣陣酸澀。。
曾經不是沒想過異樣的眼光,只不過他必須撐著,必須無視,不為其他,只為能讓厲旭可以自在的跟他在一起。
愛無反顧嗎?厲旭的愛是如此單純...單純的為愛所愛,單純的只為一個人。
 
"惠姨...圭賢他...他真的對我很好,每天怕我穿不暖,怕我吃不飽...怕...怕我不開心...做什麼都顧及我的感受。就連...要讓你知道,也要把我支開不讓我難做...我...我這麼倔,這麼固執又...又任性。他...他還是處處讓著我...可以擁有這麼好的人,真正幸運的人是我才對!"厲旭哽淚的在反省中,訴出他最真的感受。
 
看著小旭含著眼淚,句句真情流露,惠姨緩緩的擺下一臉愁容,也漸漸鬆解了深鎖的眉間。
還能再做些什麼?還是可以說些什麼?
而事實上,這已是沒有任何立場能為反對而反對。
 
"厲旭。"圭賢輕手搭著厲旭的肩臂,深遂的眼眸裡閃出了灼灼的水亮,那是喜悅的光芒。
 
這一刻,在這當下,顧不得一旁還有著惠姨,圭賢兩手一環的把人往裡摟進,疼入心坎的抱得死緊,釋出手裡對厲旭的每一分愛。
一直以來,都只是單純疼著他愛著他罷了,從來就沒想過要厲旭來體諒他什麼,而今親口從厲旭咀裡說出,圭賢真的很欣慰,很感動。
 
"圭賢,這次你輸給我了!"厲旭強抹著笑,拭去眼角中的淚說
"嗯?"
"我是不是比你還勇敢?"
"呵~厲旭。"圭賢真的很高興,整個心窩都暖了起來,一雙深遂不見黑瞳的笑出了寵溺,寵溺的捧著他的小臉,極至溫柔的撫了撫。這是他的厲旭,他的厲旭總是這麼可愛,如此溫暖他的心,惹著他疼,惹得他笑...
 
靜下了一會,圭賢把手移回到肩臂上,對著厲旭目光飄向惠姨晃一眼,在眼神中傳達了他的指意。
隨著日子一天天積累,面對種種情感事端,彼此的心也更拉近了,一個眼神一個動作,就算沒有話語來說明,也能意出對方想說些什麼。
 
在接到圭賢的眼神後,厲旭退一步身的走到惠姨的面前...
"惠姨,對不起,你養了我這麼大,我卻讓你失望~~"厲旭低著臉,沒敢多看惠姨的訴出他的不孝。
"你沒讓我失望過。"是的,在二十個年頭裡,有這麼一個孩子,對惠姨來說是驕傲的
"惠姨。"聽著,厲旭抬起了臉,為惠姨這一句感到受寵。
"我只是不想看見你踩錯腳,不想看你將來承受任何痛苦。"
"不會的,你相信圭賢好嗎?他不會傷害我的。"
"小旭,我只希望你答應我,有什麼委屈一定要告訴惠姨,不要自己去面對。"
"好,我答應妳,一定告訴妳。"
 
平靜著,惠姨吐了一道長長的息氣,眼挑一眼瞥看站在一旁的圭賢,面容還是退不去那抹無奈的再一聲嘆息,嚥一口憋悶的莫奈後...
"小旭,我有幾句話要跟他說,你上樓去,順便看看有什麼忘了拿。"
"好,我去。"雖然不知道惠姨會對圭賢說些什麼,然而,可以肯定的,他知道圭賢不會讓他失望,也知道惠姨再多也只是擔心。
 
 
"伯母,我會好好照顧厲旭,不會讓你失望。"
"話別說那麼早,我問你~小旭在你那裡,有沒有試過一次拿很多衣服來洗?"
"沒有...伯母為什麼這麼問?"
"小旭這孩子只要遇到不開心的事,就會拿一堆衣服來洗...以前都是久久才洗一次,直到這半年來,我就看他洗了很多次,不用說一定是你讓他不開心了。"
"......."
"別以為我頑固,要不是看見不好的,我又何必自尋煩惱?"
 
"聽子瑜說你很有本事是吧?"
"子瑜姐過獎了...只是為生活,掙錢糊口飯而已。"
"那就是沒本事了?那我怎麼放心把小旭交給你?"
"不是,我...伯母,你放心,我不會讓小旭跟我挨苦。"
"光說有什麼用,還有,不是只有三餐就夠了。"
"那~~伯母意思是?"
"我想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"
 
惠姨再三耳提面命的為自己求個安心,而最後也為了讓小旭有好的生活,在三思過後,惠姨還是將心中的遺憾,藉此向圭賢提出了要求~~
 
************
 
回家的路上,圭賢不苟言也不多笑的,手握方向盤看著前方,懸著那一雙若有所思的目光駛在道路上~~~
坐在駕駛座的身旁,幾回,厲旭小擺小瞥的看了看,感受圭賢沉默的氣息,從車子起動的那一刻開始,圭賢就沒再開口說話?
究竟,惠姨說了些什麼呢?
 
愣著,懸著,忍著~在憋了將近二十分鐘後,藏不住話的厲旭,還是摀不住這張咀
"圭賢,想什麼呢?"
"沒什麼..."
"騙人,明明就有什麼!"
"呃..."
"到底怎麼了,惠姨跟你說了什麼了?"
"她只是跟我交代了一下,要我對你好一點。"
"就這樣?"
"嗯。"
"那你幹嘛還愁著臉,惠姨都接受了還有什麼好煩的。"
"我只是太感動了...厲旭今天說的話,我會永遠都記得。"語末,圭賢伸手牽過那小手,感懷的握在手裡,揉著心頭帶出的那份疼,是這樣的,都希望每一天都有這樣的幸福,這份溫暖。
 
又過了一段路,厲旭看著窗外,似乎想起了什麼,馬上的轉過頭說著
"圭賢,我想去買個東西。"
"嗯?你說,想買什麼?"
 
照著厲旭的指示,圭賢把轉了方向盤,迴至另一方車道,在左拐右彎之後,來到了一家藝品材料行
"圭賢,你在這等我,我買一下就來。"
"我陪你一塊去吧。"
"不用,這裡不能停車,我很快的。"
"那好吧。"
 
隔著車窗,看進店裡邊,厲旭站在陳列架的走道前,一會伸手摸了摸掛在架上的物品,一會招手呼來店員比劃著,也真的很快的,不到五分鐘就見厲旭提著一只袋子走出來
 
"OK,都買好了,走吧。"
"買什麼呢?"
"不告訴你。"
"這麼神秘?"
"反正以後你就知道了~"
"那現在回家嗎?"
"嗯。"
 
隔了一天再回到家裡,圭賢這門一關上,就見厲旭提著紙袋一溜煙的走進臥房?
是怕他看見紙袋裡裝著什麼嗎?
其實在藝品店裡,待在車上等候的自己,已經大概能猜出厲旭買了些什麼。
輕笑著,圭賢隨後開門進到臥房,佯裝不知情的模樣,就想多看看厲旭這可愛的反應。
 
"厲旭?"
"啊!"
"做什麼呢?"
"呃~~沒,沒有啊,我把東西放好。"
"哦。"圭賢暗自在心裡笑了笑,厲旭有些慌張的樣子,還是可愛著。
 
走到衣櫃前,圭賢拉出抽屜拿了條內褲,昨晚沒有洗澡的圭賢,這頭脫下上衣後,即便走進浴室,洗洗一身汗味塵埃。
 
還待在臥房裡的厲旭,將脫下來的外套擱回衣櫃,而後繞手卸下脖子上的圍巾,拉手抽下領子上的蝴蝶結~~
把圍巾與絲巾垂放在椅背上後,接著一釦一釦解開襯衫的排扣
而在脫下後,厲旭又將衫襯的排扣,一粒一粒的釦回...藉此耐心,看得出厲旭十分愛惜這件衣服。
 
耳邊~~聽著浴室裡淅淅嘩嘩的水聲,厲旭咬咬下唇,眸裡轉晃調皮的眼瞳,一步一跨踩著詭異的腳步,朝著浴室那道門,在嘩拉的沖水聲中輕輕將門把一轉!
打亮眸子往裡一瞧,圭賢光溜溜的背身一覽無遺呢!
厲旭憋哽的忍著笑,滿懷鬼胎的朝那光裸身軀,悄悄地......
 
"啊!"踉蹌的,眼前那一身光裸,毫無預警的轉了個身!這嚇人反被嚇的,厲旭驚呼一聲慌腳的踩退一步,圭賢伸手一攬,將人架在手裡框進身前~"小傻瓜,想做什麼?"
"呃...沒,沒有啊。"
"你又學壞了。"
"哪...哪有...我只是...想...唔~~"心虛的厲旭,吱吱唔唔的小咀被這麼一蓋.....包覆的唇口圭賢貼貼實實吻了下,留在唇邊輕問一聲"想什麼?"
"我...我想...想進來~~洗把臉而已~~"
"是嗎?"聽歸聽,圭賢毫不在意的再貼回柔軟的唇瓣,探出舌根挑開小唇口,深入親舔著,一親一吻帶回唇裡的甘甜
 
"唔...嗯~~嗯...唔..."沈醉這甜蜜親吻中,厲旭忘情的吐出薄弱聲息,圭賢的吻好溫柔,細細的挑著小舌,一口輕一口重的深深吸吮,擱淺在小腰背上的手,在沸騰的血液帶動下慢慢遊走,遊進衣縫裡觸著厲旭一身敏感,握在褲腰上解著厲旭的腰帶。
起了變化的身子,在情愛慾動中,圭賢有些心急的一一褪去厲旭身上所有的衣服,彎下身兩手一架將人騰在手裡...抱著他和他一起在柔軟的棉床相愛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