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惠姐,妳沒事吧。"
"報應,真是報應。"
"怎麼會是報應呢,小旭可以找到他愛的人,這是很好的事。"
"妳不會明白~我真是大意了,我不應該帶著孩子跟著我走,這是我的錯...愛上酒客沒有好下場,沒有的。"惠姨無奈的遙著頭,更加不斷哽著啜泣聲
"惠姐,妳不要這麼想,我相信阿King不會虧待小旭。"子瑜安慰著,可自責的惠姨沒能哽出一句聲來回應。
 
"和他相處一晚,我想...你也看見了,阿King不是那麼複雜的人,是不是?"再一句勸著,多了一份愁悵的惠姨,臉上似乎蒼老了幾分,子瑜心疼地鎖起了眉梢,試著再安撫惠姨內心的愧疚。
"再說,小旭在這行待了那麼久,什麼人他沒看過對不對?你看他對這行的女孩子從來就沒興趣,可見他也知道這場所的女孩怎麼個現實了...他會愛上阿King,相信阿King一定有值得他欣賞的地方,我們是不是應該...相信他的選擇...支持他呢?"
 
雖然不明白惠姨為何如此糾結在酒客身上,也不否認愛上酒客確實是個不歸路,但在這當下子瑜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,但求阿King會是個例外。
 
天亮了,子瑜待了很久,直到看見惠姨肯躺下來睡覺後才放心的離開~~
不過,在駕車離開的途中,子瑜想了想,考量著...
 
為了惠姨能好過一點,不放心的她還是選擇打了這麼一通電話..."阿King 嗎?不對,我想應該是叫你圭賢才對。"
"請問妳是?"
"小旭在你旁邊嗎?"
"嗯。"
"那你別出聲...聽著就好。"
"好。"
"我是子瑜,我想告訴你惠姐已經知道你和小旭的事,她很難過很自責...如果你真的愛小旭,你最好想辦法讓惠姨安心,讓她知道你靠得住。"
"我會的。"
"好了,我能說的就這麼多,希望小旭沒有看錯你。"
"謝謝。"
 
簡短把話交代後,子瑜不拖拉的結束了通話。
而圭賢緩緩的帶下了手機,懸著沒有目光的眼神,不發一語的沉思著...
 
"圭賢?"
"嗯?對不起,把吵醒你了。"
"怎麼了?誰打的電話?"躺在床上,厲旭側個半身向著坐在地板上的圭賢說
"沒什麼,就...小姐和客人的事,我...在想要怎麼處理。"
"很麻煩嗎?"
"還好。"
"那你...要去處理嗎?"慣例的問一聲,對厲旭而言,已經習慣了接到電就隨時會出門的圭賢
"不用,睡吧,時間還很早。"圭賢摸摸厲旭的頭頂,雖然子瑜的來電讓他憂著心,但是只要看看厲旭心也就踏實了些。
 
"圭賢...我想你上來陪我睡。"
"我要是擠上去你不好睡。"看著厲旭小嘟著薄薄的唇瓣,圭賢微露欣慰的笑容,帶下修長的指尖,寵溺地輕輕在鼻尖上撇點了一下。
"那我下來陪你睡地板?"
"睡地板你會冷的。" 
"有鋪棉被了嘛。"
"可是還是會有點涼意,我怕你..."
"我不管~"說著,小旭自顧溜下床,掀開覆在圭賢身上的棉被往裡鑽了進去,鑽到了圭賢的懷裡貼著蹭著,賴著。
"呵...厲旭你..."沒擇的圭賢一抹溫柔地笑了笑,面對厲旭的嬌氣,他的柔情,圭賢總是沒擇的順著他,寵著他。
 
 
到了正午,在惠姨呼聲叫吃午飯中,厲旭和圭賢整了整裝,倆人一起走下樓...
 
走至一樓,圭賢當不知情的留意著惠姨的面容,從一雙憔悴的黑眼圈裡,不難猜出昨晚惠姨為著他倆的事而失了眠,也就是...子瑜說的是真的了?
 
"哇,惠姨妳怎麼了,面色這麼差,沒睡飽就別起來做午飯了嘛。"
"你難得回來,能給你補一頓是一頓了。"
"我都說以後會常回來的了。"
"常回來有什麼用,你在外面過得好不好我又看不見。"
"惠姨,我都那麼大了,會知道怎麼照顧自己。"聽著昨晚的話題又再浮上台面,厲旭有些納悶的說
"是啊,你大了嘛,我管不動了,這年頭年輕人愛怎麼樣就怎麼做,不會管老人的了。"
"惠姨,幹嘛說這些,我哪不管你了。"惠姨一句接一氣的重複戳著話來埋怨,聽得厲旭忍不住起了躁。
 
"厲旭...惠姨也是擔心你。"趕緊的,圭賢小呼一聲消消厲旭的無奈,吐著平和的氣語說。
 
圭賢這麼一緩,厲旭很快擺下了臉,為自己剛才對惠姨失了態度感到自愧,而惠姨也沒再說下去,此刻就這麼靜了下來...
心疼厲旭壓著糾結,也不想看見厲旭扛著擔憂跟他回家,圭賢謹慎思量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去除惠姨的顧忌呢?
 
(惠姨很難過,很自責?)腦子裡,再翻一次子瑜姐留下的話語,這自責?
 
"惠姨,你不要不說話好不好。"
惠姨沒有回應,低頭撐著那雙筷子,沉默的夾上菜,沉默的送入口,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,有什麼不快的,想不通的,無法釋懷的,一切都等小旭離開後,再自己慢慢排解。
"好歹說句話嘛,你這樣我很難受耶。"
 
惠姨依然沉默著...和厲旭都一樣有著壞毛病,壓不住話的壞毛病...
倘若不封住這張咀,就怕火頭一爆,什麼話都藏不了。
 
"厲旭,我的手機沒電了,你能不能幫我去車上拿備用電池?"
"啊?拿電池?"
"嗯。"圭賢肯定的應了聲,深遂裡夾著只有厲旭才懂的神情
 
就這樣,在彼此眼神中都有著共識下,圭賢將車鑰匙交給厲旭藉故把人支開,好讓自己沒有顧忌的去面對惠姨。
 
"小旭很聽你的話。"掛著淡漠的眼神,惠姨說
"只是互相,厲旭的話我也一樣聽。"靜靜的,沉著的圭賢徐徐慢慢應對惠姨丟出的問題
"你是在告訴我說你們倆個很合拍嗎?"
"認識厲旭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,我很珍惜他..."侃侃一句,圭賢沒想用任何技倆,單純表露內心最深刻的感受
"你幸運,那小旭呢?"
"我會對他很好,不會改變。"
"呵~這種話我聽多了,尤其是像你這種酒客!"
 
小驚的,圭賢兩眼愣了一下,質疑著惠姨為什麼會知道他是酒客?是子瑜姐透露了嗎?而這是否就是惠姨自責的源頭?
 
"算了吧,咱別拐彎末角了,小旭不在這,我就把話說了~"閱人無數的惠姨,對當前她眼中的酒客,壓根一句都不想多聽這些浮浮華華的承言諾語。
"妳說。"
"或許你知道,小旭從小跟在我身邊,到他長大所接觸的都是複雜的夜生活,白天的世界他見識得少,不知道外頭有多少美景。說難聽點,小旭只是個井底之蛙。"
 
沉默著,不是不知道厲旭的單純,也確實如惠姨所言,僅管長年夾在龍蛇混雜的場所生存,厲旭依然保有赤子之心。
 
"既然你珍惜小旭,就應該給小旭一個機會,讓他多看看外面的世界,也許到時後他的想法會不一樣,也會知道原來的選擇是錯的。"
"伯母───"話聽到這,圭賢不以為然的想反駁時,不想多聽解釋的惠姨隨即把話堵上~
"曹先生~我想你應該有不少錢吧?"
"我,我不明白妳──"
"以你的外表再加上錢,要什麼女人還怕沒有是不是?"
 
詫異的,這話聽進圭賢耳裡,這敷淺.....盡是酸澀。
 
"像你這麼好條件相信應該有不少女人喜歡你吧?你又何必浪費在小旭身上。"
"伯母,我和厲旭不是簡單的你情我意,我沒有家人,厲旭就像我的親人一樣,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。"於心口,圭賢輕嘆一聲無奈,壓著揪心反駁惠姨對他的看法。
"那又怎麼樣,那只是你自私的想法,把小旭當家人來依靠嗎?哪一天你要是遇到你真正愛的女人,那小旭是什麼?"
"不,我不需要女人,我對厲旭是認真的,我不會--"
"哪一個人會說自己不認真呢?你有錢有本事,人生不怕重來,可是小旭不一樣,就我所知道的,你們相識不過才半年時間,趁現在不是陷得很深,你就放了吧!"
 
呆愣著,不是沒預料惠姨有這樣的想法,但在親口說出這當下,圭賢真有些傻眼,放棄嗎?
怎麼能夠.....這般辛苦才能走在一起怎能輕言來放手。
 
"我知道現在放手會有一點痛...撐一下忍一忍就過了,時間會沖淡,你們各自都可以過正常的生活,有正常的人生,要是死抓著不放那只會加深這個錯誤。"
 
惠姨停口了,而圭賢也沉默了。
腦子裡不斷翻覆放手的字語,也不斷浮上了厲旭傷心的模樣...
十年了,無依無靠十個年頭,不怕自己再走回孤單,可是要割下厲旭...就算自己熬得住,那厲旭呢...
想到這,想到每一次厲旭流淚樣子...圭賢不禁酸了眼,而心...在痛著。
 
"伯母,對不起,我...我不會放手...我相信厲旭也...也不會希望我這麼做。"坐在惠姨面前,不輕易敗露脆弱的圭賢,壓著從鼻間竄然的淚液,一哽一哽的哽出話語。
"你不要用小旭來壓我,我既然扶養小旭就有責任保護他,不讓他有機會受到任何傷害。"
"我知道現在不論怎麼說都無法證明什麼,口頭的承諾如果管用,我可以肯定告訴你,再多的愛也只有厲旭一個,如果沒有厲旭,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人。"僅管對惠姨的話語再揪刺,圭賢還是毅然表出他對厲旭的愛。
 
就在屋外...一直都躲在門邊傾聽倆人對話的厲旭,為圭賢的堅持感動著,忍不住的轉過身子踩進門,含著千言萬語,輕輕呼一聲,他的男人~
 
"圭賢....."
 
圭賢側頭一望,呆愣地...是知道厲旭有可能在外頭聽著,可沒想過厲旭會在這時出現,來叫著他的名。
圭賢微微的站起身,厲旭顫晃那雙明眸的樣子讓他看著好心疼,不肯定厲旭聽到了多少,但相信厲旭和他一樣都不好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