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小時後,桌上的菜已經吃得差不多了.....
圭賢很賞臉,在大家喝完湯都擱下筷子後,獨自吃盡了桌上每一盤所剩的料理
雖然肚子很撐,但滿心歡喜的惠姨不斷要厲旭多吃一些,看著厲旭就要吃不消的模樣,圭賢心疼著~~為減輕厲旭的負擔,也為了不讓惠姨失望,哪怕是已經感到飽足的胃,圭賢還是一口接一口的往咀裡送。
 
疑愣地,每天至少為圭賢做一頓飯的厲旭,又豈會不清楚圭賢的食量呢?
可是看圭賢依然掛著微笑,像沒吃飽似的嚥下一口又一口,完全看不出一絲為難。
 
"圭賢,你很餓嗎?"一雙微微揪鎖的眼眸透著心疼,在心裡~厲旭是知道圭賢已經很飽了
"怎麼?"
"要是飽了就別吃了。"不忍心圭賢為了討好惠姨死撐著肚子,厲旭還是坦白的說了
"惠姨做的菜這麼好吃,當然要多吃一點。"
"哇~圭賢哥,你這樣巴結我媽,可是會苦到我耶。"一旁,聽著這番話,實在是看不下去的小雨,忍不住吐槽一句。
 
"啊?,怎..."
"我媽這人最吃這套了,你這麼誇她,鐵定以後不但煮得多,還會要我把東西給吃光,這還不苦啊!"小雨毫無顧忌的把話說得直白
"So...Sorry..."
"別理她,平常這孩子可浪費了,做給她的飯,沒一次吃得精光。"
"可能是我一個人住,沒機會吃這種家常菜,所以..."圭賢委婉的解釋著
"你喜歡吃的話,改天叫厲旭帶你來,我再做給你吃。"
"真的?那真是太好了。"
 
這時,小雨擺著呆愣的兩眼飄向了圭賢,小驚的眼瞳中有著折服,而心裡則想著~~(哇靠,這也行?連機會都搭上了,這人也太高桿了吧,)
 
"沒什麼,你這麼照顧小旭,我做幾頓飯算什麼~~~你們聊,我去切點水果。"
"媽,妳還切啊?妳真當他是非洲來啊!"小雨深深覺得,這位印象中的 King哥不只是擺酷,還會擺傻。
"去去去,說話老沒分寸,一點禮貌都沒有。"
"我是為他好耶,你要是再把水果端出來,我怕他肚子會爆開哦~"並非是真的替圭賢說話,而是小雨看出圭賢是死撐著肚皮把菜給清光。
 
"呃~~真的嗎?"
"惠姨,水果不用了啦,我們真的飽了。"
"那好吧~~對了,房間我給你整理好了,回來了就住個幾天再走,知道嗎!"
"啊?要住幾天啊..."
 
"臭小子,難得回來,別跟我說你只打算回來吃頓飯。"
"不是啦,妳又沒說~我~~連衣服都沒帶呢。"
"這有什麼問題,你櫃子裡有的是衣服,還怕沒得穿嗎?"
"那圭賢...怎麼辦?他載我來的耶,豈不是又要叫他再跑一趟嗎?"
"你自己坐車回去不就好了。"
"厲旭,不要緊~你就住幾天吧,想回去時跟我說一聲,我再來接你。"為識大體,也為和諧,圭賢還是選擇了順從惠姨的意思。
 
"可是..."厲旭含著話語敗露一臉心急,心裡既不想圭賢回去,也不想自己一個人留在家,可要怎麼開這口才能在不讓惠姨失望之下,可以光明正大的讓圭賢留下,又或是跟著圭賢回去呢?
 
"不行啦,要是在這住幾天,我手頭的客戶怎麼辦,我還幫他們看著股票呢!"
情急之中,厲旭藉著經紀之職,推託著,不止表情逼真,這話也吐得自然。
身旁圭賢兩眼刮目的綻亮那一雙深遂,兩咀微微揚起~滿意著,沒想到厲旭會套用他所編造的謊言當藉口。
 
"你沒說我都差點忘了你現在改做經紀了。"
"厲旭,我可以───"
"你就別走了,留在這睡吧,明天我們再一起回去,你也省得兩邊跑,是不是?"厲旭轉過頭向著圭賢,半點不吞吐的說,先前的緊張,擔心,在這刻全都忘光光,滿腦的心思都只想著怎麼讓圭賢和他一起留下來。
臉上,圭賢的笑變得溫暖,滿足著心,圭賢擺下了臉,暗自在心中享受著厲旭所流露的真情。
 
"厲旭哥,你認為我們家還有空房間讓他睡嗎?"似乎,到此為止的互動中,小雨漸漸看出了端倪嗎。
"他可以跟我一起睡啊。"
"聽說你那張床好像是單人床耶~"又一句,小雨很故意的戳著洞說
"擠一點而已嘛。"
"啊!還擠啊?你確定擠得下嗎?小心半夜跌下床哦~"小雨僵起了眼眉,端看著~暗底對厲旭哥和king之間,加了好大一個的問號。
"擠不下就叫他睡地上啊。"
"呵,讓客人鋪地板啊,你還真夠意思。"
"沒關係,睡哪都好,我無所謂。"
"好了好了,就這麼定了~待會我加二張棉被,把地鋪一鋪,只是一晚就將就一下吧。"
 
就這樣的,這頓飯總算結束了,小雨回到自己的房間,準備著妝上班去。
厲旭帶圭賢上樓待在以往他所住的房間,而惠姨走了二趟,拿了二張棉子,一條當鋪墊,一條當被蓋。
"伯母,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這麼麻煩。"
"不麻煩,只是鋪個床罷了。"
 
把地鋪好後惠姨就退開房間了,剩下的二個人,在門一關上後,沒等圭賢拉到身前,厲旭一轉身就投入懷裡,環上兩手的抱著圭賢的腰身
"呵,你學壞了!"
"是你教我的。"
"這麼不想我回去?"
"我說過了,晚上你不在,我怕我睡不著。"語末,厲旭埋貼在圭賢的胸口上,灑嬌般的蹭了蹭。
"旭....."摟在懷裡,感受著厲旭一身嬌氣,圭賢難自禁的托起小臉,貼上柔軟的唇瓣,圭賢沒想要得很多,只是淺淺的親一口吻一下。
 
可這小咀調皮著,在微微瞥開的唇間距離主動的再貼上,惹火的探出小舌溜進了圭賢的唇口裡,挑著吻著,圈著它包圍著~~感覺到唇口裡,厲旭愈吻愈熱,小舌不斷惹火的挑舔,就怕自己抑不住血液在體內慢慢燃燒,圭賢忍著把吻瞥離,撐撫著他的肩膀,在咀邊輕吐一聲。
 
 
"厲旭,不要這樣,我..."
"怎麼?"
"在這不好..."
"只是親咀而己嘛。"
"呵,你不知道你總讓我無法自拔嗎?"
"我只知道你會忍得住。"
"這麼肯定?"
"因為...圭賢不是個自私的人。"
聽著,圭賢溫柔地將身前的人兒再抱進懷裡,為自己沒有白疼厲旭感到欣慰。
 
"我還以為你會跟惠姨坦白呢~"
"看你這麼擔心,又看見惠姨這麼疼你,我真是說不口。"
"所以我說圭賢不是個自私的人啊。"
"能聽見厲旭這麼說,我很高興。"
"那怎麼辦?難道一直瞞著嗎?"
"我想~~還是先讓惠姨對我多點好印象,再說吧。"
"也好...對了,要不要看我小時後的照片?"
"好。"
 
厲旭沒有想很多,就想和圭賢看看十年流逝的光陰裡,自己是什麼樣的。
來不及參與的過程,而今能夠藉由照片彌補一絲遺憾,圭賢很高興也很安慰。
"對了,在你家那麼久,怎麼都沒看過你以前的照片呢?我想看看以前的小賢。"
"我沒有照片。"
"啊?沒有?"
"嗯。"
"不會連一張都沒有吧?"
"真的,你知道我都是一個人,沒有想過要去拍,也沒人會來幫我拍。"
"圭賢,對不起,提到你不開心的往事。"
"沒什麼,可以看到你這十年成長的照片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"
"圭賢,以前沒有不要緊,以後我們就常常拍,想到就拍,出去玩也拍,你說好不好。"
"好。"
聽著厲旭這麼說,圭賢心裡確實溫暖,不過對他來說,照片是死的,記憶是活的,而人才是最真實的。
 
房間裡~
 
厲旭靠在圭賢的胸前,敝開厚厚的相薄,指劃著相片裡的他,輕描淡寫的述說照片背後的小插曲。
圭賢認真的聽著,深遂也透著認真。
認真的記著每一張照片裡他的笑容,認真的聽著每一張照片裡他的故事。
認真的將這一目一曲存進記憶裡抱著真實的他,伴隨過去感受當下~~
 
房間外~~
 
轉身的側影裡,臉上,余光中...閃出的...是錯愕?訝然?無奈?
拖著落漠身影,踩著樓梯,每一步都是沉重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