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惠姨,我回來了!"
 
屋子裡,傳入了這麼一聲,早早坐在桌前對著一大桌美味垂涎吞液的小雨,把臉一側~
"厲旭哥!"小雨打笑臉,很順口的亮一聲稱名
"小雨。"厲旭也很自然的像平常一樣回應,在走進屋子後,跟在身後的圭賢也踏進了門
  • "媽,哥回來了!"小雨探著廚房口放大聲量的對惠姨喊一聲
"聽見了。"從廚房,惠姨正端著一鍋湯走出來,第一眼看見了小旭,可這第二眼...
 
(男的?呃~怎麼不是女朋友嗎?...這...這是誰?)定一眼,趕緊的,惠姨擱下手端的湯鍋,而後鎖回目光,直直盯著眼前這位高高的男人,呆呆的盯著。
 
"king哥?!"小雨一看見圭賢的樣子,瞠目乍舌的定住那對眸子,下意識反應溜出圭賢的別名。
"king?"惠姨掛那一臉不解,質疑地順著小雨唸出名字,而後有些恍神悶下口,對小旭再確認的問一聲
"小旭,這位是..."
"惠姨,這就是我說的要跟我一起回來吃飯的朋友。"
"伯母你好,我叫圭賢,曹圭賢。"圭賢適時的主動介紹自己,好讓厲旭不再為難的去應對
"哦,圭賢?好...好...呃...坐,進來坐。"雖然對沒能見到小旭帶女朋友來有些小失望,不過難得看小旭帶朋友回家吃飯,惠姨還是很親切的招呼著。
 
"不好意思,來打擾了,這是我一點心意。"圭賢提上帶來的禮盒,表示他的誠意
"人來就好了,怎麼這麼客氣呢。"
"應該的。"
"來,先坐,我去給你們盛碗飯。"
"謝謝。"
 
呆在一旁的小雨,這臉是寫滿了疑問,而心裡可好奇了,怎麼 king哥會跟著厲旭哥來到家裡吃飯呢?
唯恐小雨這張快咀,透露了 king哥在寶藍的身份,厲旭不放心的趁著惠姨走進廚房的空檔,揪著手袖湊近耳邊,小聲的警告著"待會別亂說話,知道嗎!"
"我還想問你耶,King哥怎麼會..."
"對,就是別提 king哥,反正閉上你的咀就是了!"
"喂,說別的總行吧。"
"總之妳....."
 
這時從廚房走出來的惠姨,看見兩個孩子兩頭相靠,竊竊私語的不知在說些什麼,還放著客人一個人孤坐在飯桌那兒!?
"喂喂,你們二個在那幹嘛,還不去坐好。"為這不像話的待客之禮,惠姨直接將嘮叼掛上咀~
"啊,哦哦~來了。"聞聲,小雨一溜煙的跑開了,厲旭僵著一張臉,彆彆扭扭的走到圭賢身邊坐了下來,彆扭的看看圭賢,眸裡還是藏不住那擔憂。
圭賢輕露笑容給了一個安心的眼神,也在桌子底下,伸手握了握厲旭的小手。
沒忘記圭賢再三交代的話語,厲旭抿抿咀有些抱歉的擺下頭,為自己不爭氣的反應懊惱著
 
"那個...呃...曹...曹先生嗎?"
"伯母,您叫我圭賢就好了。"
"哦,圭賢啊~儘管吃,別客氣。"
"謝謝。"
"小旭,你怎麼不吃呢?"
"啊!吃,我正要吃..."
"厲旭哥啊,你可要多吃點,我媽啊~聽到你要回來,還要帶一位[朋友]來,可是專程為了你準備的一[大]桌的菜哦!"小雨雖然沒有多提任何有關 king哥的字眼,不過也很故意的加重字眼,調皮地把話挑著說。
 
"惠姨,妳真的煮好多,就我們四個哪吃得完。"
"吃不完也要吃,你看看你,搬出去還不到二個月,整個人都瘦了一圈,都不知道你在外面都吃些什麼。"
"我哪有瘦。"
"厲旭,你好像真的瘦了一些。"這一說,圭賢仔細再看看厲旭,似乎~好像真的瘦了,深遂裡閃過自責揪了個疼,圭賢想都沒想的,直接夾了塊雞腿放至厲旭的碗裡。
 
兩眼明眸小愣著,這動作圭賢不是沒做過, 尤其是還當著惠姨面前,這臉真是僵到不能再僵了。
"聽到了吧,臉都要凹進去了,以前你上二個班時,也不見你瘦了。"
被惠姨這麼說,滿臉僵的厲旭不自覺提手摸摸臉夾,就連自己都質疑是不是真的瘦了。
 
"圭賢也和小旭同一間公司嗎?"
"本來不是,現在是的。"
"那是.....?"
"因為厲旭原本待的那間公司收入不是挺好,每天還要熬夜~~後來我建議他改行,現在他跟我一起做經紀。"
"什麼...經紀?"圭賢此話一出,不光是惠姨,小雨,就連厲旭雙雙都睜大了眼。
 
"嗯,就是~~股票,基金這類,我們做經紀的,除了找客戶之外,還另外還要幫客戶下單,做些買進買出的服務。"圭賢十分沉穩的,大致解釋了一下這門行業。
"那就是股票經紀,是嗎?"
"是的。"
"小旭,怎麼你轉行都沒聽你說呢?"
"呃~~~我~~因為我~~~"厲旭咿咿呀呀的,對圭賢這臨時編造的職業,一時間真不知該怎麼來接話。
 
"厲旭怕妳擔心,他想等到做些成績,穩定一些後才告訴您。"圭賢話接得很快,對厲旭的反應似乎早預算在內
"原來是這樣~~傻瓜,做哪一行都有風險的嘛,我有什麼好擔心的。"
"呵~我也是想讓妳放心嘛。"厲旭笑呵一聲抹過那心虛,不讓圭賢的話敗露一絲虛假
"厲旭哥,你從不沾賭耶,這種有風險的工作...你不怕給客人賠錢嗎?"雖然惠姨沒有半點質疑,不過小雨可就好奇了
"是啊小旭,你行不行?會不會有什麼麻煩?"經小雨這麼一提,惠姨也不免起了擔心
 
"喂,你們怎對我這麼沒信心啊?"
"厲旭很聰明,反應也很快~再加上有我看著,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。"圭賢再補一槍,讓惠姨放些心
"那你做這行很久了嗎?"
"是的,伯母放心,目前為止厲旭都做得好。"儘管是編造的來由,可圭賢不論在面容上還是語氣裡,完全讓人看不著疑點
"你這麼說我不放心也不行啊,不過~~小旭啊,既然你沒在那間公司上班,那你不就...沒住在公司的宿舍了?"對惠姨來說,除了工作之外,最牽掛的還是厲旭在外頭過得安不安定,好不好。
 
"呃~~是,是啊,我沒~住那了..."有那麼一點點吞吐的,厲旭帶下目光,夾了口菜送入咀,掩著心虛
"那你現在住哪?"
"啊,現在啊!我現在───"死撐的把話推出口,可腦子卻一片空白,厲旭拖磨著,在話語中愁著不知要怎麼回答時,圭賢適時的把話給接過口,坦白的依事實說出~"厲旭現在住在我那間房子。"
"在你那?"並非有其他想法,惠姨只是直覺反應的確認一下
 
"是的。因為~當時厲旭還沒找到地方住,而我那屋子還有空房,所以就...這樣厲旭也可以省點房租費。"
"免費的呀?"小雨問
"反正我也是一個人,有厲旭跟我一起住,我也有個伴。"
"這麼打擾,那多不好意思。"雖然覺得怪,但又說不上哪邊怪,姑且的,惠姨客套的抹過一句
"不會,厲旭的習慣很好,都把家裡整理得很乾淨,跟我...很合得來,有了他在,讓我多了家的感覺......"這句,圭賢是真心的,也是有意的想傳達和厲旭之間的互動
"哦..."
 
話題結束了,這頓飯繼續吃著,而這過程...
一會圭賢又給小旭夾菜!每每放進小旭的碗裡時,惠姨和小雨不免多看一眼,到底是二個大男孩來著,這樣的動作,這份體貼不是應該由情人又或是父子間才會做的互動嗎?
 
正當圭賢的舉止讓惠姨,小雨覺得怪時,這頭又看見小旭幫圭賢盛湯?
 
"呵...你們還真是...好朋友啊...一個夾菜一個盛湯的。"
"呃~~這~~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啦,他對我好,我就對他好啊。"
"怎麼都不見你幫我盛湯啊?"
"我幹嘛要幫妳盛,一天到晚老跟我頂咀。"
"切~~那我媽呢,也沒看過你盛碗湯給她啊。"
"好了啦,這又沒什麼,小旭現在住在圭賢那...有時...互相照顧也是...很正常嘛。"這算是自我找個答案來解釋嗎?惠姨不想多惹惱的去猜想,就當是好朋友之間相照應的互動。
 
"哇~媽呀!你尺度還真大,這都.....正常啊?"
"怎麼,你吃醋啊,妳看看妳,老是沒大沒小的,連我都懶得夾菜給妳。"
"幹嘛扯到我這來了嘛。"
 
不論在眼前惠姨與小雨心裡各自存在什麼樣的想法,至此在台面上,看起來還是很和諧~
 
對惠姨而言,始終最牽掛的還是厲旭過得好不好,而圭賢怎麼看都不像個壞孩子,單看這一表人才斯斯文文的外表,單純的性格,相信在事業和生活上,應該是個能力不差的人吧
有他這麼個人在小旭身邊看著,惠姨心裡多少也放心了許多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