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.......
 
站在鏡子前,厲旭拿起掛在椅子上的衣服,照著鏡子一件一件穿上,先是褲子,接著黑色內搭衣,之後再走到衣櫃,取了件淺藍色襯衫穿上。
這時,刷了牙洗完臉的圭賢,從浴室裡走了出來,看著打理衣著的厲旭,流露那抹甜逸從容的顏容,連日來不見的幸福感覺又回來了,那是他最喜歡看見厲旭幸福的樣子。
 
"怎麼不穿我買的呢?"
"啊?呃~那些質料那麼好,惠姨一看就知道不是我買的了。"
聽著這番話,圭賢淡淡一笑的再打開衣櫃,取出他買給厲旭的其中一件襯衫,還有一件背心,在沒徵求厲旭的意願中,圭賢帶上他溫柔的雙手,逕自解開藍色襯衫上的排釦
"嗯?"
 
"如果我猜得沒錯,厲旭應該最喜歡這件了。"脫下藍色襯衫後,圭賢重新為厲旭穿上另一件襯衫,釦上了釦子,以米白色襯衫作底,搭配著淡金色背心,最後再套上了原本附在襯衫領子裡的絲巾~圭賢細心地將絲巾打了一個大蝴蝶結
"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這件?"
"呵~因為你從不穿它。"
"就這樣?我不穿它不是應該表示我不喜歡嗎?怎麼你還會覺得我最喜歡呢?"
"你對衣服這麼講究,幾次看見你拿出來又再擱回去...所以..."
"......"
 
"對不起,我太少帶你出門,沒讓你有機會在適合的場所去穿它。"
"圭賢..."輕呢一聲,厲旭感動的迎上那身子,將頭棲在肩脖上,環上兩手緊緊圈著他抱
"我以後會多抽時間帶你出去走走。"
"真的?"
"嗯。來,快準備一下,一會我還要去趟禮品店。"
"禮品店?"
"拜訪惠姨,見面禮當然不能少了。"
 
"呵~這你都想到了,不過她不會在乎這個的。"
"總是見面三分禮,也是我的心意。"
"你真的有把握,讓惠姨可以...冷靜的...接受我們的關係嗎?"
"忘了嗎?我說了~惠姨那邊交給我來煩,你只要像以前在家那樣就好了。"圭賢完全沒有一絲退却的,掛那沉穩的神色說著。
 
就這樣,厲旭乖巧的迎順著圭賢指意,於心裡有份期待,期待著圭賢將會如何面對惠姨,雖然...難免還是有些擔心。
 
一會,厲旭拿了吹風機,看鏡子裡的自己,用那梳子打理著那頭微捲的髮瀏。
而圭賢,則在一旁穿好了衣服,帶上手錶,最後套上西裝外套。
桌上擱放的手機,圭賢將它放至褲袋裡,而皮夾則放在外套內側的口袋。準備好的他,擺頭看向還照著鏡子吹頭髮的厲旭,索幸退一步坐在桌前那張椅子上,傭懶的靠著椅背,掛著那雙寵溺的眼神,欣賞他的厲旭...
他的厲旭,總是把自己打理得淨淨白白,讓人看著很舒服,很清新,很美...
(呵~~)看著,圭賢小小的嗤呵一聲氣,差點又忘了厲旭是男兒身了!
然而,僅管是的,可每一次,還是將厲旭和美劃了等號,總是不自覺的投入目光,多看幾次都不膩。
 
"你在看什麼?是不是我哪邊不妥呢?"
圭賢遙遙頭,揚起那一雙深遂,拉著長長的唇型扁翹著,揚著那抹寵溺笑容,目光...依然停留。
厲旭小嘟嘟咀,不理他的怪樣,在理完滿意的髮型後,拉開抽屜拿出一只小方盒,那是圭賢買給他的鏈子...
今天,厲旭想載上它...
 
鏈子上閃出的亮光,定住了充滿寵溺的深遂,眸裡晃過了若有所思的目光,圭賢站起身走向厲旭
"嗯?"
"別載了,這條不適合你。"
"不好看嗎?"
"一會去逛禮品店時,順便去飾品店,我再給你選一條更好的。"
"不,不用了啦,沒有載鏈子也沒關係。"雖然慢了一拍,厲旭還是很快的連想到昌垊,也猜想著圭賢可能的顧忌。
"再看看吧...準備好了嗎?有沒有漏了什麼?"
"有。"冷不防的,厲旭小墊腳的湊上咀,親了一口,流露柔情喚散的一雙明眸,輕吐一聲
"你漏了這個。"
"呵~"圭賢笑了笑,再掛回那寵溺,吻回小咀,溫柔地親舔了幾回。
 
鈴鈴~~~房裡,擾進了門鈴聲,擾斷了還沈在甜蜜唇口的兩人
 
"阿King 啊~"
"赫哥...有事?"
"呵~~也沒什麼啦~~就~想問問你,知不知道昨天.....我怎麼回來的?"銀赫尷尬呵了聲,糗著一張臉臉向圭賢探問昨晚的情況
"你不知道嗎?"想知道喝醉的銀赫,腦子還存有多少畫面,圭賢這是故意的把話反問著
"呃...是...是啊。"
"你也真是太離譜了,小海被打一身傷,你拉他去喝酒就算了,還喝醉了坐在車上睡。"
"啊?坐在車上睡?那~~那我是怎麼回來的?"
"你想小海還可以找誰幫忙?"
"厲旭嗎,是厲旭載我回來的嗎?"
 
"你認為他能從車上把你扛下來嗎?"
"呵~~好像有點難度哦~~那,不是厲旭難道是..."
"我,是我把載你回來。"
"哦~~呵~~原來是你啊!"
"不是我,那你以為是誰?"
"沒有啊~我問問嘛~~"
"那你問完了嗎?"
"怎麼,你們~~~要出去啊?"看著眼前倆人整裝外出的穿著,銀赫順帶一問,暫且擱著咀裡還沒問完的事情
"嗯。"
 
"哦...呃...那,不打擾你們了。"有些納悶的,就連銀赫自己都不知道,是真不好意思打擾?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問呢?
"嗯。"雖然在圭賢的眼神中,是看得出銀赫是還有話要問的,不過連著二回短短一聲應答,妨彿在將人軀趕,就等銀赫何時憋不住的來把話問上。
 
等了幾秒,銀赫還是沒吭聲,圭賢懶得多再多理會...不過,在出門前,見厲旭光裸的脖子,圭賢呵護不退減的多一聲問"厲旭,不帶條圍巾嗎?要是冷了可以披著用。"
"哦...那我再去拿。"
"呵~你對厲旭還真細心啊!"
"應該的。"
"以前也不見你這麼對女人,厲旭就是不一樣哦。"
"嗯,是不一樣。"不管銀赫說什麼,圭賢還是不改面色,句句都很簡短
"圭賢,好了~可以走了。"很快的,厲旭圍著圍巾從房間走出來
"赫哥,你~沒什麼事了吧,我們要出門了。"圭賢再給銀赫一次機會
"哦,沒...沒事。"銀赫還是不知道的退了二步退出屋子外
"赫哥,你要問什麼就快問吧,我們真的要出去了。"銀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,就連厲旭也看出了端倪。
 
"啊~呃~~也沒什麼啦!就是~~想問你小海的電話。"
"原來你是想問小海的電話啊?"咿咿呀呀了半天,沒想到是為了這個,厲旭還真是看不懂。
"是,是啊~~昨天這麼麻煩他,怪不好意思的,好歹跟他道個歉嘛~"
"不要緊,我再跟他說就好了。"
"啊,你跟他說啊?這樣好像沒什麼誠意,我是真的很抱歉...你還是給我電話,我親自道歉吧!"
"可是...我又不知道他肯不肯把電話給你呢。"
"是嗎,那~~你們趕出門,下次再說吧。"沒好意思多為難厲旭的來多問多煩,銀赫姑且作罷
"嗯,我會幫你跟他說你很抱歉的。"
"OK!謝了~~"
 
話交代完了,銀赫沒好意思多打擾的,隨著兩人一起踏進電梯,先行在12樓退出~
在搭往地下1樓,直至走進停車場,這一路厲旭看見圭賢隱約流露微微的笑意?
好奇著,坐上車後,再看一眼身旁的圭賢。。。
"想什麼呢?"
"嗯?怎麼?"
"沒有啊,你的樣子在想事情..."
"呵~~有沒有覺得赫哥~~哪不對勁?"
"赫哥?你說剛才嗎?"
"嗯。"
 
"是有一點,不過~~他不是就想問小海電話而已嗎?"
"我認識他這麼多年,通常也只有對著青青才會這樣...不自在。"圭賢話裡有譜
"不自在?"可一時間,厲旭還未能意出圭賢的話意
"還不懂?"
"對著青青...呃...不會吧?你是說赫哥對小海也?"厲旭試著再把圭賢的話,在腦子裡再複送一回,似乎懂了
"我不確定,但可以肯定赫哥自己是不知道的...呵呵~"說著,圭賢遙頭笑了笑
 
"要是真的,那太有趣了,可是...我還是不相信,赫哥不是喜歡青青的嗎?怎麼會變得那麼快?"
"我沒說他變,只是莫名的對小海增生好感而已,至於真相~呵,那要問他才知道。"
"這種事他哪可能會承認呢,你以為同愛容易"
"那你現在知道了嗎?"
"什麼?"
"我們...不是敷淺的相愛,是有經歷的,也不是...可以輕易被取代,你說是不是?"聽著,聰穎的圭賢馬上就藉由厲旭這番話做為引申,告訴厲旭他們的愛,是不一樣的。
 
是呢,真的不一樣,和圭賢走過的,發生的,感受的,經歷的.....已不是任何人可以取代,他的心可以有的,也只有圭賢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