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撥的電話沒有回應,請稍候再撥...
 
沒有回應?
圭賢心頭亂著,是厲旭關了手機?還是不肯接?
可是~手機並沒有響聲,而是直接顯示了語音信息,這...
厲旭究竟又去哪了?
 
鏘鏘~~耳邊,忽聽門把插入鑰匙的打轉聲...厲旭?!
揪鎖的眉間,在聽見那頭聲響後頓刻鬆鎖,圭賢眼一亮頭一顫的抬臉向著門口望。
 
門開了,厲旭拎著一只外賣袋走進了屋子,可這進門就見圭賢瞠目那雙深遂看著他,厲旭小愣了一下,掩著心虛裝作沒事的扯個笑臉~~
"你餓嗎?我~剛才吃完東西,順便也給你買了一份。"厲旭抬高手亮出手拿的袋子說。
 
圭賢目光半點不移的走到厲旭面前,提上兩只手臂搭著他的兩肩,又搓又捏的揉著厲旭僵硬的身軀~"怎麼在外頭待這麼久,你看你,身體都凍僵了。"說完,圭賢往裡將厲旭摟進了懷裡,用他溫熱的胸膛包覆著,厲旭故作安然的樣子讓他好心疼~
 
"下次不要這樣了,我會擔心。"
"我只是...吃個東西。"貼在懷裡小旭心跳得好快,明明對他有些失望的圭賢,卻還是像以前一樣的愛他?
究竟圭賢是真心的,還是吞忍?又或是一點一滴的流逝?厲旭真不知道,也分不清...
 
靜著,圭賢撐起他,溫柔地托起他的小臉,透著一雙深情又心疼的深遂,緩緩的貼上了那口小咀,吻著他,親著他,不好說的話語,但求這一吻能為他傳達,告訴他一輩子不是甜言蜜語,而是承諾!
 
吻唇慢慢的鬆開了,然而~厲旭依舊還亮著那雙徬徨的眼眸...
圭賢揪起了眉間,挨看這張令他心疼的面容,暗自思忖著,究竟該怎麼說怎麼做,才能讓厲旭不再感到害怕,徨恐呢?
 
"你不知道嗎?就算你只是不見了一小時,都會讓我心慌意亂。"沉重的,圭賢迂出了一口氣,吐出他真心的感受
(圭賢...)心頭揪著他的名,厲旭真的好愛他,可是...真的可以一輩子嗎?
(告訴我,你不會對我像那些女人一樣好嗎?)厲旭無聲的吶喊著,顫著水水的眸子,昂首看著一直都這麼寵溺他的圭賢
 
"厲旭,我想過了~~這二天我陪你回去一趟,要嗎?"
"嗯?回去?"
"我想拜訪惠姨,讓她知道我們的關係。"
"怎麼...突然的。我...我們不是說好了嗎?過陣子再..."頓著話語,圭賢這忽來的決定,讓厲旭有些反應不及
"早一點不好嗎?"
"可是..."
 
"呵~你這小腳這麼亂跑,我抓不住你,只好叫惠姨早點把你交給我了。"
"我哪有...我...我才沒有亂跑...那是...那是你───唔───"結巴的話語還沒能說盡,圭賢就貼上了唇封住那口小咀,不讓厲旭再提曉桐一事。
 
圭賢再次的吻上咀,呆傻的,厲旭擺愣那雙明眸,傻傻的放著圭賢闖進唇口...
這一吻,圭賢吻得很溫柔,輕點一口吸一口的呵護著,不僅讓厲旭焦慮的心思有了踏實,也淡化了心頭那份徨恐與不安...
唇裡,感受漸漸鬆軟的小舌,圭賢這才放心的瞥離唇口,微微拉上咀角,流露絲絲寵溺,再推一聲
"厲旭,明天我們就去,好嗎?"
"我怕惠姨她。"
"你不要多想,這事交給我來煩...我會找機會用最妥當的方式讓她明白。"
"圭賢..."厲旭顫晃那雙水亮的雙眸,唇邊輕呢一聲,細吐他的名,於心裡,感受著圭賢對愛的憧景,也感動圭賢給予的安全感,他還是這麼疼著他,還是那麼愛他,似乎完全不介懷他和家豪昌垊相約吃飯
 
"相信我,ok?"
"圭賢,我....."
"嗯?還擔心?"
"我愛你,我~~我沒有動遙過,一點都沒有。"害怕失去的厲旭,帶著話語投進圭賢的胸膛,埋在懷中一言一字傾訴他的愛,不變的愛,沒有勇氣坦白的背後,但求圭賢相信他從未改變的心。
 
"我知道......我知道。"是欣慰也心疼,圭賢環上手臂踏實的將厲旭裹在懷裡,輕拍著安撫他的害怕,緊抱著感受他的純真。
這刻,對圭賢來說,什麼畫面早已化為浮雲,眼前的人兒,這懷裡的他,才是他最緊張最在乎的一切。
 
 
 
中午。。。三生金飾總公司。。。
 
來到沈昌垊工作室門外,家豪依然在慣例的時間點敲著這扇門
"進來~"
這回,裡頭的昌垊,在聽見叩叩二聲敲,即是傭懶的靠著椅背,看向那道門,等著看那沒意外的人影現身。
"幹嘛這個表情?"走進裡邊,就看坐在辦公桌前的昌垊,悠哉的晃著椅子,臉上還擺著那張得澀的臉
"在等你囉~"
"知道~我欠你十頓飯嘛。"
"怎麼樣,昨晚那頓飯,我看價值不止十頓吧!唉~~可惜不能坐地起價。"
"呵~~幫我認個人,再加幾頓飯都沒問題。"
"認人?"
家豪扯了個笑,走到桌前,手伸進外套內裡的口袋,抽出了一張照片亮在昌垊的桌前
 
"咦?這不是..."
"他是不是叫king?"
"啊?king?"
"就是你說的那位...厲旭身邊的男人...對吧?"
"是啊,你怎麼知道?"
"呵,猜的。"
"少來,哪這麼神準。"
"其實是我昨晚去洗手間時聽見厲旭那位朋友講電話,提到King這名字。"
"這樣就能猜到?呵~叫king的人豈止他一人呢~"昌垊攤攤兩手,猜想不會是這麼簡單。
 
總是,糊不過昌垊清晰的思路,簡單的帶過可是妄想,然~家豪就是欣賞這樣的昌垊!這樣的直白,哪怕是看穿他,再多的都是賞識!
 
"不過我比較好奇你為什麼會有這張照片?"
"我大哥和king這個人來往甚密,有他的照片也不奇怪吧?"
"既然這樣,要是哪天你橫刀奪愛,你大哥豈不是難做人?"
"放心,他們之間是利益互謀的,不過 king不是簡單的人,恐怕我大哥哪天被他賣了都不知道。"家豪說得輕鬆,婉如置身視外般,冷眼看待這所謂的互謀互利。
 
"你大哥知道嗎?"
"我不知道。"
"那你還不提醒他?"敏銳的昌垊,句句戳著重點反問
"呵~願打願挨,就算被賣了,也是他自取的,更何況他不見得會聽我的,就怕好心做壞事,話要是說多了,是愈說愈錯。"家豪不避忌的坦率直說,雖然身份上讓人不勝唏噓,感嘆這兄弟間的漠視,不過也確實,這是很實在的說法。
"那倒是,有時後是該避嫌~~"為這說法,昌垊尚表認同
 
話到這頭停了下來,家豪沈默著...眸裡似乎還留著話語
而這短短的頓愣,沒例外地又落入昌垊的一雙好眼勢
"怎麼,你今天來,不光只是叫我認人吧?到底還有什麼事要跟我說?"
"我想你再幫我約厲旭。"
"昨晚你跟他聊得這麼閞,又是海鮮品味,又是看電影,你要約他的藉口可多了,不需要我了吧~"
"本來是不需要,不過阿king既然會找人看著厲旭,我想~~要單獨約他不是那容易。"
"你是說昨天那位叫小海的是king找來的人?"
"是的。"
"呵~~看來這位酷哥還真沒有安全感啊,上次我只不過跟厲旭說個話,瞧他個臉擺得可臭的。"
再憶回那一天圭賢吃味的模樣,昌垊真覺得有趣極了。
 
"既然你也親眼目睹了,那你該知道要約厲旭,不是那麼容易了吧。"
"就算是,厲旭也有交朋友的自由,你就大大方方的約他,他要不要來,我想這位king也干涉不了吧?你又何必顧慮那麼多。"
昌垊憑心而言的分析著,教家豪試著轉換立場,畢竟~有些事往往愈是刻意就愈敗露
 
"話是沒錯,但多少避個嫌,由你來約,對厲旭也會少了一分壓力..."
"你擺明追求,他當然會有壓力了。"
"所以才要靠你不是嗎?再幫我一次,OK?"
"那我這次是不是可以確定加薪了呢?"
"我知道你是開玩笑的。"
"不是啊,我可是很認真的。"
"總之,只要你幫我把人約出來,肯定有你好處~"
"算了,誰叫你是我老闆又是我老友呢~試試吧,不過我不保證哦!"
並非真是衝著主顧關係,對昌垊而言,只要不傷大牙,不觸犯法記,在他所認知的無可厚非前題下,對家豪可以說是有求必應,何況是多年的友好交情呢~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