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小海?)看著手機屏幕,圭賢愣了一下,想不出小海會在這半夜,會有什麼事要說
(king哥!真是太好了,你還沒睡。)
"小海怎麼了?"
(李sir 喝醉了,我又不知道怎麼帶他回去。)
"喝醉?他~~不是載你回家嗎?怎麼會去喝酒了?"
(就是.....唉,我也不知道怎麼講,等他醒來你再問他吧!現在我頭很大啊,他就這樣坐在車上睡著了,佔著駕駛座我又開不了,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住哪...)
 
"他就住在我這。"
(啊?跟你住啊?)
"不是,我是指他也住我這邊的大樓,就在我樓上而已"
(哦,原來,呵~你們住得還真近啊~)
"你們現在在哪裡,我開車去載你。"
(我在..........)
 
小海就附近招牌,並說出了酒坊店名,在確認所在處後,圭賢截斷了電話,再擺頭看回棲在他胸口上的厲旭,說了聲"厲旭──"
"赫哥喝醉了嗎?"在圭賢還未道出事由前,厲旭依耳邊所聽內容,把話先問上
"嗯,我現在去載他回來,你──"
"我跟你去。"
"都這麼晚了,你還是待家裡吧,我很快回來。"
"他喝醉了,車子總要有人開回來,你帶我去,我可以幫忙把車開回來。"
"也對~~"
 
說著,兩人都下了床,各自穿回剛才脫下的衣服,並打開衣櫃拿了外套穿上後,沒想很多的厲旭關上衣櫃就向著房門去時,圭賢伸手拉住了他
"嗯?怎麼?"
圭賢拉出衣櫃抽屜,取出當初厲旭為他挑選的那條圍巾,帶上那溫暖的雙手呵護著,為厲旭披在了後頸上,充滿寵溺的對著他,細心地將圍巾圍繞了一圈,讓厲旭裸露的脖子有著溫暖的包覆
"夜風很冷。"圭賢露著一雙滿意的眼神,就怕他的厲旭著涼受凍。
 
站在圭賢的面前,感受貼心的他,厲旭擺下靦腆的小臉,摸抓著脖子上的圍巾,這心窩...
 
"走吧。"
"嗯。"
 
開到了酒坊附近,在目見熟悉的車型,確認車牌後,圭賢開了過去。
打開車門看了看靠在倚背上沉睡的赫哥,圭賢不多遲疑的手一拉,獨力將人扛上肩,撐出車外,將他背到了後座。
"厲旭,你開我的車,跟在我後面,嗯?"
"跟在你後面?不用這麼麻煩吧,你直接帶赫哥回去就好了。"
"可是..."
"放心,我又不會迷路。"
"要不你開赫哥的車,我送小海就好了。"
"你覺得我背得動他嗎?"
"呃~也是。那好吧,你要開慢一點,手機要開著,ok?"
"嗯。"
 
雖然不放心,可在沒得選擇下,圭賢還是放著厲旭一個人送小海回家了。
而自己則開著赫哥的車子返回住家。
 
開著圭賢的車載小海回家的厲旭,想想喝醉的赫哥,又看看看小海臉骨上青紅的瘀傷,免不了好奇開口問一聲~
"怎麼你們會跑去喝酒了呢?還有...你臉上的傷,怎麼回事?"
"就...在路上李sir 看見一個女的,然後就突然下車,沒一會就跟人打起來了,我看不對勁就去幫忙了..."
"女的?....是青青嗎?"提起跟赫哥有關的女人,腦子第一浮上的也只有青青了
"青青?"
"哦~沒事。不過,受了傷怎麼不回家,還去酒坊喝酒呢?"厲旭還是不明白
 
"本來是的啊,可是李Sir 心情很差,還叫我陪他去喝幾杯.....我啊~要是知道他會喝那麼多,我才不去。"
"不好意思,讓你添了這麼多麻煩。"
"跟我說這幹嘛,又不是你。"
"要不是 king哥叫你去找我,你也不會折騰到現在還沒回家,還受傷..."
"這沒什麼啦,看你跟 King哥把誤會解開了,可以出分力,挺好的。"
 
頓了一會,厲旭看似有些顧忌,而又有些不好開口的話語
 
"為什麼 king哥會找你呢?還有,他怎麼有你的電話?你們一直都有連絡嗎?"雖然不好開口,厲旭還是問了
"呃~~這要說的話,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"
"怎麼?"
"就有次我在遊藝場遇到 King哥,然後~~他找我問你的情況,那時小昭不是跟你說了什麼的嗎?他怕你心情不好就托我看著你,我看他真的很擔心啊,就答應他囉~。"
"......."
"這些你都不知道吧?我相信 king哥對你是真心,這次他找我幫忙,我當然幫了,怎麼也希望看著你們好,是不是~"
"......."
 
"怎麼不說話?你又想什麼了?"
"小海,我...想問你。"
"說吧。"
"晚上我們去吃飯的事,King 知道嗎?"
聽著,小海頓愣了下,不知道這說與不說之間,是否會給king 哥造成困擾。
 
"你不吭聲,就是king 哥知道是嗎?那他~~知道還有其他人嗎?"單看小海的反應,厲旭不禁起了憂心,清楚的再問一次。
"厲旭,既然誤會都解開了,king哥知不知道有什麼關係呢,你知道他在乎你就好了。"
"你又不正面回答我,那 king哥就是知道了?"
眼看厲旭揪著面容,帶那正視的口語把話反問,小海真不知該怎麼再回應。
 
"小海,不要瞞我,這對我很重要。"
"到底怎麼了?"
"我想知道 king哥他有什麼反應。"
"有差嗎?厲旭你不要老是鑽牛角尖,事情過了就算了,最重要的是現在。"
"不是,他...反正你告訴我就是了,他...他是不是很失望?"
"有一點吧,我看他挺難受的,本來他只是叫我約你出來想當面跟你解釋,不過後來看見那二個男的出現後,他就不去了,只叫我去找你,試著勸勸你,帶你回來。"
 
聽著,厲旭更心慌了,圭賢真介意著...
 
"早跟你說了,你這樣只會讓誤會加深而已。還好他當時已經回去了,要不然啊...看見你跟那個什麼豪的眉來眼去的,不氣死才怪!"
"我哪有,我根本沒那個意思。"
"你沒有他有啊!而且~你還跟他聊得那麼開心,就連我啊~在旁邊看了都還以為你心癢了呢!"
"別亂說,我承認當時我是生氣 king哥,可是我沒想要拿陳家豪氣他,我只是覺得他給我有種很特別的感覺。"
"呵!特別的感覺,這還沒有啊?"
"不是啦,就覺得很親切,很像~~我不會形容,總之就..."
"算了啦,反正 king哥又不知道,你也別想太多,以後別再跟這個人接觸不就好了。"
 
話雖如此,可在厲旭心裡還是擔心著,就怕圭賢也像對曉桐一樣的無法再對他付出感情。
這一路回程,在將小海送回家之後,厲旭在外頭晃了好一會,滿腦子都在假想著,圭賢看見他和家豪,昌垊見面的感受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另一頭,圭賢把車開回到住所停車場,打開後座拍了拍銀赫的臉,試著叫醒他。
不過試了幾次,看來徒勞無功,沒擇的圭賢也只好把人扛出車,背著銀赫搭上電梯進到家裡,將他扔在房間的床上,再順手拉上棉被後,返回自家屋子。
 
一回到家,圭賢即便打了通電話給厲旭,厲旭表示還在路上行駛中,圭賢不疑有他,暫且坐在沙發看看電視邊等著
半小時過去了,還不見厲旭回來?
小海家很遠嗎?這是圭賢直覺掃過的念頭,沒有多疑的繼續看著電視打發時間。
半小時又過去了,遲遲不見的人影,擔心厲旭有什麼意外的圭賢,再撥一次電話。
這回厲旭告訴他,因為肚子餓,一個人去吃了點東西。
 
真的嗎?
雖然心生質疑,圭賢沒有戳破厲旭的藉口。
不過,在結束通話之後,圭賢不多作猜想的,馬上直接撥了一通電話
 
"小海,我是阿king。"
(什麼事嗎?)
"厲旭還沒回來,你知道他怎麼了嗎?"沒忘記梢早在床上時,厲旭靠在他胸口上所遺下的那雙徬徨的眼神
(唉,我看他八成又在鑽牛角尖了。)
"你們說了什麼嗎?"
(他問我..............)東海一五一十將在車上與厲旭的談話,對圭賢重述一次,也在最後掛上電話前,交代了一聲(king哥,我看他好像很害怕,你好好安慰他吧。)
"我會的,謝了,不好意思,今天真是折騰你了。"
(哪話,別跟我客氣了!還是那句,看你們好我也開心。)
"嗯,會的。"
 
在知道厲旭因為在害怕而遲遲不敢回家,圭賢不只是擔心,更多了心疼~
沒錯,他是無法接受不忠的愛情,也確實厲旭和陳家豪的互動讓他看著很失望。
可是...他也相信厲旭只是為著他和曉桐的事才會吃這頓飯,不是存心的。
 
情有可原的破例嗎?
 
不管是不是破例,牽掛著還在外頭挨凍的厲旭,圭賢只想該如何把人叫回來。
而又該怎麼做,才能楚在不知情的立場上,讓厲旭安下心,不再害怕呢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