咦~!好像遺漏了什麼,納悶的銀赫再外套裡外裡內的袋手搜了搜,似乎找不著皮夾?
楚在一旁,呆看李sir 這一連串的動作,東海更擔心了!
(不會是沒帶錢吧.....)
"呃~~小海~~"
"啊?"東海苦著臉,揪著眉應個聲,心想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了
"你有沒有帶錢,帳單你先付著,回頭我再還你。"
 
果然!真是沒帶錢.....
(哇勒.....沒帶錢還跑來喝酒!)東海一臉吃鱉的在心裡叫罵一聲。
不過雖然傻眼,但為了打發服務員,也為了想早點回家,也只好乖乖拿出錢,先把帳給付了。
 
一踏出酒坊,銀赫撐著那一身疲憊的身軀,走到了停車場,坐上了駕駛座...
東海沒有想很多,看著李sir 走路的樣子還算清醒,也不需要靠他來攙扶~~
在坐上車之後,原以為李sir 只是稍稍喘口氣,讓自己歇一會的傾靠在椅背上而已,可沒想到這一靠,竟然睡著了!?
 
(要不要這樣折騰我啊~~)夠了,真是夠了!不過是搭個便車罷了!傻眼的,東海裡在心裡哭笑不得的挨叫那沒來由的麻煩。
看著正靠在那椅背沉沉入睡的李sir,聽著那慢慢加大的呼吸聲...
這刻!東海真想狠狠送他一拳,好讓他睡得更沉一點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充滿紫羅蘭香氣的房間裡,還漫佈著歡愉的撩人吟聲,微微的輕喘著,輕輕吐著那飄柔的聲息...
今晚的圭賢,在纏棉的交合裡,有著訴不盡的愛...抱著滿身香汗淋漓的身軀,忘情的在情慾中相愛著~
 
留連的唇口多嚐一回的帶那滿足鬆開了吻唇,圭賢提上那雙濕熱的掌心,捧著厲旭的臉龐,透著那雙深情的眼眸看著他~
微微輕拉的咀角,滿足著,這是厲旭帶給他的溫暖,是厲旭才有的快樂。
 
滿足著,圭賢輕柔地帶那分身退出了厲旭的身體裡,再親一口退下床,拉上棉被不忘厲旭怕冷的為他蓋上
"嗯?"摟著他的人突然退開棉床,厲旭側過頭,亮著一雙未知的眼眸
"等我。"圭賢輕拉一個笑,順手用指尖輕輕劃過厲旭的鼻尖,撇下一眼寵溺。
 
一會,聽見浴室的流水聲後,厲旭才知道圭賢進到浴室裡,先把浴缸裡的水放好...
感受這份體貼,厲旭心裡好甜,好暖~
水聲停下來了,圭賢走回到床邊,寵溺地將厲旭騰抱起來,抱著他走進浴室和他一起共浴,洗淨一身汗漓之後,呵護依舊的速速披上浴袍,不讓厲旭染到一絲寒風的抱回棉床上。
並非是不堪一擊的身子,也不是忍不了寒風的人,但在圭賢的面前,厲旭還是忍不住敗露一身柔弱嬌氣。
 
靜靜靠坐在床頭,圭賢一手橫過肩臂擁著厲旭,輕輕揉搭著他的側肩,一手撫撫臉龐,撥撥髮絲,寵溺著~
"圭賢~"棲靠在胸口上,往裡的在圭賢暖暖胸膛裡蹭了蹭,這一刻厲旭好珍惜
"嗯?"
"我..."
"怎麼了?"
 
"我怕有一天你變了。"緊握的是不是可以永遠框在手裡呢?圭賢百般的疼惜與呵護,這美好反讓缺乏安全感的厲旭有著不安穩。
"怎麼會,我說我會愛你一輩子,我不會變的。"
"真的?可是~~~為什麼曉桐這麼愛你,你們還是分手了?"遺憾不曾參與的過去,儘管最真實的就在自己身邊,還是忍不住想了解更多更清楚。
 
沉默著,圭賢沒有回答,是不想提起過去,觸事傷情?
還是顧忌厲旭的存在,擔心他會胡思亂想呢?
 
"厲旭,對過去我不想多提。"顧慮著容易鑽牛角尖的厲旭,就怕多說心頭就多了根刺,這一點性格,圭賢是知道的。
"你不想說,是因為真的是你變了嗎?"
"不是,我是怕你聽多了心裡會不舒服。"
"我不管,是你說的,我想知道什麼你都會說。"
"ok,我說...這是五年前的事了...也許是...因為我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,沒了時間陪伴,她很生氣...她...找了個男人來激我,想讓我緊張她,可以多抽些時間陪她。"
圭賢說的不是很流暢,也事實上要說出這件事,就婉如教圭賢多一次面對內心那塊陰影。
 
"既然你知道,就多陪她就好了,為什麼還要分呢?"
"......."口邊,哽著話語,要解釋內心的真相,圭賢當真為難
"難道是她跟那個男人發生關係了嗎?"單純的厲旭,只是想多了解圭賢內心的世界
"沒有。"
"那是為了什麼?"
"我沒法接受~~~~~不忠的感情。"雖然為難,圭賢還是選擇說了,心中祈望著,但求厲旭不會是其中一個,也希望可以讓厲旭做為借鏡,認清他最堅持的忌愇。
 
"可是她這麼做也是因為在乎你不是嗎?"
"我知道,不過沒辦法,我做不到,我無法再對她付出任何感情。"
"那另外二個女人呢?也是這樣對你嗎?"
"是。"
 
恍然的,在酒店有著許多禁忌的King 哥,沒想到女人的不忠才是圭賢最大的根源。
可是~令厲旭感到詫異的,到底都是在愛的出發點而行,難道愛無法化開這樣的誤解嗎?
 
"有時我不明白,為什麼要拿感情做賭注?"
"也許只是一時氣頭上,她們並不是真的想這麼做,因為愛才會在乎才會衝動不是嗎?"並非是站在女人的立場想,而是厲旭感同深受的覺得。
"可是她們還是做了,有什麼不滿可以告訴我,這麼這麼做可有想過我的感受?"
 
聽著,厲旭眸裡閃過那心虛,想起了自己和小海的對話裡,也像這樣說出了賭氣的話語
 
"既然決定把腳踩出去,就不能想著回頭。"
"那...如果有一天我也這麼做呢?你也一樣嗎?"
".........我不知道。"圭賢頓著心思,頓著幾秒,沒有隱瞞的表出真實反應。
 
聽著,厲旭慌了雙眼,慌了心,也慌了口
"不過我知道厲旭不會的。"
"........"慌愣的小咀擠不出一句,厲旭擔心著,就怕圭賢已經對他產生了一絲質疑。
"我總是半夜才回來,就算你什麼都不知道,還是相信我,每天都在家等我,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了,是不是?"
"圭賢,我────"
 
鈴鈴~~鈴!這時,響起的手機聲壓蓋了唇邊將吐的話語,也打退了厲旭坦露的勇氣。
圭賢留一眼鎖下厲旭那雙不會說謊的眼睛,而後向那床邊拿下了手機~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