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你說什麼!厲旭看見阿King 和曉桐...."
 
呆看著厲旭搭上計程車離開後,左思右量,青青還是選擇先找大云與赫哥商量,
來到鍾云家裡,青青一五一十的重述這過程。
 
"是啊,怎麼辦~厲旭哥好生氣的,都是我不好,沒事帶他出去做什麼呢~"
"怎麼能怪妳呢,妳又不知道阿King 會在那裡。"
"不過為什麼King哥會和曉桐,他們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?我都搞糊塗了~面對厲旭哥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才好。"
"什麼關係都沒有,阿King只是拿份文件給她而已。"
"是嗎?可是..."
 
"阿King也真是的,送文件就送嘛,搞什麼臨別秋波。"
"臨別?怎麼曉桐要走嗎?"敏銳的,不知情的青青立刻驚覺到銀赫這一句溜咀
"青青,這事妳不需要知道。"為避免節外生枝,也為了不多加青青沒必要的責任,鍾云擺著哥哥的姿態,不解釋的打回青青的疑惑。
"哦...那...那現在怎麼辦?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跟King哥說好。"
"一會阿King 會過來,妳就一五一實的坦白告訴他吧。"
"全都要說啊?"青青真擔心著,死揪眉尖垂眼又垂頭的,為自己沒好好看著厲旭而自責,就怕造成King哥怎麼也解釋不清的誤會
"青青,妳別擔心,沒事的~。"一直對青青疼愛有加的銀赫,輕輕拍了拍青青的肩臂,咀裡也多加一聲安慰
"怎麼不擔心呢,King哥好不容易才讓厲旭哥留下來,我都怕搞砸了。"
 
叮咚叮咚!!門鈴響了二聲,不意外是圭賢前來~
屋子裡悄然無聲的,讓圭賢這一踏進門,就算不問都能聞到焦慮的氣息
 
"青青?妳怎麼在這?"踏進客廳,圭賢隨即問著
"我..."
"厲旭呢?不是讓妳看著他的嗎?"
"我有~~不過他~~"深怕看見圭賢知道後的反應,青青哽著話沒敢再說下去。
"他怎麼了?"
"他..."猶豫著,青青還是沒有勇氣說出
"唉呀~我說我說!"不忍心看見青青一臉為難又自責的模樣,銀赫乾脆把話搶過來,不遲疑也不客氣的直脫口"你啊,在車上跟曉桐的事都被厲旭看見了!"
"你說什麼!"
"不夠清楚嗎?我說你跟曉桐在車上幹的事全被他看見了。"
 
"King哥,對不起~我不知道會..."
"那厲旭現在人呢?"擺著凝重的面色,圭賢還算平淡的問上這話
"他...生氣走了。"
"妳有沒有搞錯,妳帶他去那裡做什麼?!"聽聞,圭賢即刻變了口氣,帶那指責震怒一聲!
"我...我買了一些...手勾毛線,想說看厲旭哥有沒有興趣,後來...厲旭哥也想買,所以───"
"我不過要你看著他,妳幹什麼搞那麼多事!"反應這情緒,圭賢失了態度的將冤頭牽怒於青青
"King哥..."
"喂喂喂,你發火有什麼用,還不快打電話給厲旭,問問他去哪了。"
 
在銀赫這聲赫阻下,圭賢這才梢梢降了火氣的拿著手機,速速撥出號碼......
嘟嘟~~嘟嘟~~嘟嘟~~
連著幾聲,電話沒意外的進入了語音信箱,雖然知道是意料中,圭賢不死心的再打一通。
嘟嘟~~嘟嘟~~嘟嘟~~意料這無人接聽的訊息,圭賢無奈的瞥下了眼簾。
一旁,看著圭賢揪鎖的面容,這無奈就像刺進自己的胸口,青青既是心疼又是自責的,不知道自己還能幫些什麼忙。
 
"妳說,厲旭有什麼反應?他說什麼?"放棄再追打電話的圭賢,手機一擱身一轉,即對向青青扣抓手臂質問著
"他..."真要坦白告訴 king哥嗎?腦子裡想起厲旭當時的反應,青青這是一句也說不出口。
"說啊!"唯恐厲旭又再像以前一樣的避開他,圭賢可說是完全急了心,一刻都等不住的大吼一聲
"阿King。"這時,坐在沙發上默不吭聲的鍾云,眼看著圭賢心慌意亂的失了情緒,看不下去的呼出那嚴厲的冷冷氣語。
 
"喂,你夠了哦!幹什麼一個勁的對青青發脾氣,她怎麼會知道你會在那裡。"
"她不帶厲旭出去都不會有這事發生!"
"你以為她想這樣啊,還不是都為了想讓厲旭學點什麼的來打發時間,你知不知道厲旭為了想打件毛衣給你才叫青青帶她去買材料的~誰曉得你會在車上跟曉桐搞起暖昩來了,你不檢討一下自己,怪她有什麼用!"
 
聽著銀赫為自己伸張的話語,沒想到這一番心意,不但培不成好果,反而招來一場風雨砸爛了果實...
頓時,青青愈想愈覺得委屈的垂下了臉龐,抿咬著雙唇忍著就要爆出的哭聲,一手抓起擱在沙發上的包包,撐著眼眶匆匆把門開了就走。
 
僅管知道自己失控了,可滿腦子只有厲旭的圭賢,並沒有上前拉住青青,僅掛著歉疚恍眼的看著人離開。
 
"喂,交給你了,我去看看青青。"吐著悶氣,銀赫先是瞪一眼圭賢,而後簡捷的向著鍾云交代一聲,隨後跟上腳的踏出屋子裡。
 
此刻~屋內又靜下來了~~
"坐著吧。"端看那一動也不動的人,鍾云等了一會,才敲了聲~"到底怎麼回事?"
圭賢坐了下來,長嘆一聲,莫奈的遙了遙頭,這刻,他只擔心厲旭的心情,根本無心去回應鍾云的問題
"曉桐那邊沒問題吧?"換個方向,鍾云再問一聲
"沒事,她後天就走。"
"捨不得?"
"怎麼你也這麼看嗎?"吃了這個無謂的誤解,已經挨著頭二顆大的圭賢,在聽見鍾云這一聲質疑,圭賢是把話回得既認真又生氣的
"順口問問,別這麼大反應。"
"Sorry..."吐一口氣,道一聲歉意,圭賢自知失了態
"你急也沒用,他不接電話,你可以改打簡訊讓他明白。"
 
是呢,怎麼沒想到?恍然的,圭賢再拿起手機,謹慎思量的想著話語,把握這第一通訊息,希望能夠讓厲旭給他一些反應,理理他,聽聽他的解釋...
 
(厲旭,我很擔心你,告訴我你在哪裡好嗎?)僅管想了一堆解釋的話,可這手還是寫出了當下最牽掛的心情,圭賢只想儘快能看見厲旭。
 
 
厲旭~去哪了?
帶著反覆一次再一次想起,都捱不住多一次痛心的畫面,在搭上計程車後,在司機先生連著幾聲請示之下,來到了最近的一處海邊,而事實上~厲旭根本不知道還可以去哪裡。
 
回家裡去?可以再像以前那樣躲在房間哭嗎?還是把衣櫃裡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來發洩?
走到欄桿前,眺望著遠處不著邊汪洋...這刻,內心是痛的,而腦子是空的...
厲旭突然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,也沒了可以依靠的港灣,曾幾何時~他也只有圭賢了。
可是圭賢...
 
傳來的來電聲,無力的瞥看一眼,是圭賢...
想必青青已經通知圭賢了,然而~這電話接了有什麼意義?
聽圭賢解釋?然後讓自己當沒一回事的繼續迷糊下去?
 
鈴鈴鈴~~在二通之後,接著又來一通
撐著,抿著,固執著...知道圭賢急了心,可沒辦法,掌握的手機,這指尖都無法教自己沒了倔頭的觸下接收鍵。
 
手機靜下來了~迎著海風陣陣彿過臉龐,掠過心頭,吹動那無力的身軀輕輕盪晃...
這無助捥如扛著空殼,空虛的心,空盪的腦
(圭賢...)厲旭真的很氣,也真的很失望,可是~~還是不爭氣的想著他。
 
滴滴!!
(厲旭,我很擔心你,告訴我你在哪裡好嗎?)顯示的字串,厲旭挨心的鎖起眉頭,他愛他,可是更氣他騙他。
(厲旭,聽我解釋好嗎?我的心你是知道的。)看著,無奈這空盪的腦子,什麼心早被畫面給一一抹蓋,厲旭只知道圭賢背著他和女人親蜜的悠會。
(厲旭,就算你不肯理我,也讓我知道你人在哪好嗎?)
再看著傳過來的這一通簡訊,厲旭猶豫想一想~而後提手在手機瑩幕上指劃著,按下了傳送鍵.....
 
(我不知道我在哪裡,你也別再打來,不然我把手機關了。)顯然,這一通是為了讓圭賢放棄再找人。
電話的另一頭,在看見這樣的字串,圭賢無奈的垂閉了一眼,嘆了口長氣,真要束手無策的放著厲旭一個人胡思亂想嗎?
 
"你好,請問金厲旭在嗎?"
(他不在,哪位找?)
"呃~~我是他同事。"
(他沒住家裡,如果有重要的事,你打他手機吧!)
"好的。"
 
不想坐以待斃,圭賢直接撥打惠姨的住所,就想看看厲旭是否人回到了家裡。
僅管是意料中的答案,還是讓圭賢更擔心了。
眼看著天漸漸暗了下來,沒有回家的厲旭,一個人究竟會去哪?
子瑜姐?會嗎?
然而~倘若子瑜問起原因來,這問題又該如何解釋?
短刻斟酌之後,圭賢很快放棄子瑜這條線,可是還有什麼人可以幫他連絡上厲旭呢?
 
小海?剎然間,圭賢想起了厲旭的朋友這條線索,而在厲旭的朋友裡,圭賢可以連繫的也只有小海了~
起了這念頭,圭賢頓了一下,也想了一下,思量著如何教小海來打這通電話。
 
"小海嗎?我是阿King,有件事我想麻煩你................"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