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老是這麼晚回來,妳到底去哪了?)
(我無聊嘛,找朋友去唱K,解解悶都不行嗎。)
(放著兒子一個人在家,你去解悶?妳怎麼當媽的。)
(你這才知道啊!每天都放我跟兒子在家,你是怎麼當父親的,怎麼當人老公的!)
(我要賺錢,你不是不知道。)
(我很寂寞,你不是不知道!)
(好,你寂寞是嗎!)
(幹什麼~)
(你寂寞,我幫你啊~)
(放開我~~~你抓得我好痛啊!)(你幹什麼~~不要~放,放開我!~~啊~~啊~) 
(不要~~好痛~~停~停啊!~~嗯~~啊~~)
 
夢境裡,凌亂的喘叫聲,聲聲都在挨著求饒,一聲接一聲打入耳根,打散這夢境,打著沉睡中的人,在迷茫的潛意識中拖出自我...
 
側頭看一眼還躺在胳脖裡的人兒,飽受夢裡驚慌的圭賢,慢慢鎖起了眉間,輕輕把手徹開的挺起背身,黯然神傷的披著無助,輕手輕腳的下了床,獨自來到客廳的沙發上,伴著紅酒與香煙,默默承受那不堪回首的記憶。
沒有畫面的夢境為何而來?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?還是...
 
僅管經過十幾年的沖刷,依舊刷不去殘留的記憶,緊縮的眉頭,圭賢好恨!
深吸一口指間裡的香煙,藉著這口氣,吐出埋在心底的怨憾,再倒一杯再飲一口,眼底有著一道光芒,是的~男兒眼淚不輕彈。可對圭賢來說~就算是到了傷心處,這是不值得他流,也不屑流的一滴淚!
 
一旁角落,無聲無息的身影,有著和圭賢一樣,揪鎖著眉間,掛滿擔憂的面容~
感覺到身邊漸漸消散的溫熱,撩起的雙眸,想尋著給他溫暖的人,卻看見那人孤單的側影...
疑惑著~厲旭靜靜的待在牆角,看著圭賢一口煙一口酒的,吐著那愁悵,而又吞進鬱結,滿腹憂心忡忡的垂掛著那雙落漠的眼簾。
 
"圭賢?"心疼著,忍不住的,厲旭輕呢一聲,喚著他的名
圭賢把頭轉了過來,看著眼前他所愛的人兒,深遂裡藏著濛濛的淚液,在厲旭的面前,圭賢更加不允許自己敗露這份脆弱。
 
"怎麼了?"走向沙發,厲旭坐到了身邊來,多咀的再問一聲,想知道圭賢愁悵的背後裡,是為了什麼。
然而,這心情這刻當下,無助又複雜的思緒,教圭賢不知要說些什麼好來回應厲旭這一聲關切...
黯然的,圭賢移開了目光,也側回了頭。
圭賢的沉默讓厲旭的心頓時揪了一下,也更加疑惑的猜想著,他是為了他嗎?是他做錯了什麼嗎?還是為其他的事而心煩?
 
婉如深怕失去他的溫柔,厲旭傾下了頭埋進胸口,挪著小臉要圭賢將他攬在胳膞裡,索討被摟在懷裡疼的感覺。
沉靜的,感受貼靠的身軀貼近的小臉,摟抱在身邊的人,怎麼教自己不疼惜,他愛厲旭,也相信厲旭是愛他的,但是...在凝視的深遂裡,圭賢透出了那麼一絲質疑~~
愛,可以永恆嗎?
 
倚在懷裡,相視的眼神,一點一分的等待,圭賢依然沒有說一句話?也僅僅只是這麼看著他,揪著滿面的愁容看著他?
漸漸的,厲旭眼睛好酸好澀,無辜的眼眸漸漸起了亮光,在貼近的目視裡,圭賢愈來愈模糊了~~
是淚液模糊了焦距,是圭賢模糊了他的心,厲旭完全慌了,那是他不曾看過的圭賢...
 
他...不疼他了嗎?還是他做錯什麼了嗎?
禁不住的,在眨眼之中,厲旭飄下了一滴淚,眼眶也紅了~
 
"厲旭?"眼前,驚見這道刺眼的淚光,圭賢這才留意到厲旭面容上的變化
"你...怎麼哭了?我嚇到你了嗎?"圭賢忙亂的拖出心疼,趕緊理著凌亂的思緒,徹回這不該有的想法
"圭賢,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?還是你...不想理我。"脆弱著,厲旭垂眼又睡淚的擺下小臉,嬌柔的貼在胸口上
感受到圭賢的不同,陌生的情緒和那不曾有過的眼神,都讓厲旭不自覺的害怕著...
 
"呵~怎麼會,你別胡思亂想~我疼你都來不及了,怎麼會不理你?你別哭,別哭好嗎?"無奈這一哄,厲旭是愈聽淚愈流,圭賢心慌又心急的,說著句句完全無效的話語,就氣自己還學不會怎麼去哄人
"那你為什麼在這裡喝悶酒,也不跟我說話?"
"我只是...在想一些公事上的對策...所以才..."
"是嗎?可是你───"
"旭~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對你都不會變。"
"真的?"
"知道嗎,你是我最珍惜的,我都想你心裡只有我,和我一樣也不會變。"
"怎麼會,我有你就夠了。"
"厲旭..."捧起貼在胸口上的小臉,揪心的看看小臉上是否還沾著淚液~"我真沒用,說好要讓你笑,卻還是讓你哭了。"大手輕輕擦去了被淚水沾濕的臉龐,圭賢揪眉揪眼的,難自疚這些眼淚是為他而生,每一滴淚婉如一滴血,每一滴都讓他感覺心在淌血般,好疼好痛。
 
厲旭遙遙頭抿抿小咀的貼上唇口,一親一舔的掛上兩手圈著圭賢的後頸,也挺上了腰身,等著圭賢伸手來將他緊緊摟在身上。
這一吻,圭賢吻得保守,遲遲沒有環上雙手,也僅僅只是輕擱在手臂上,沒有多一分進尺的淡淡嚐著這片美好
吻了好一會,圭賢小鬆口的把吻停了下來,輕呢一聲"厲旭..."
"嗯?"處在敏感心思的厲旭,為圭賢停下吻唇又胡思亂想的亮著疑惑的雙眸
"這麼親下去,我會..."
"會什麼?"
"我不想再把你弄疼了。"
 
聽著,這才知道沒來的擁抱是為了呵護他...心喜著,厲旭微微勾起了咀角,不理他的顧忌,再次貼上雙唇,將小舌溜進唇縫的要圭賢來將它包圍,在親吻中慢慢的棲上身子,要圭賢像平日一樣的來佔有他,愛著他~
"厲旭,你...你會痛的。"
"我不管,我想你愛我。"
 
為這滿足,圭賢不再顧忌的把厲旭騰抱起來,抱著他走進房裡,輕手把人放在棉床上,溫柔的呵護著,深情的佔有著,在性愛中和他一起相愛著。
 
"圭賢..."
"嗯?"
"我想再聽一次。"
"聽什麼?"
"你會愛我多久?"
"厲旭...一輩子,一輩我都會愛你。"圭賢亮出了堅定的眼神,這是他不曾動遙也不會改變的答案。
沉膩於口頭的承諾,很傻嗎?可厲旭就想再多聽一次的肯定自己在圭賢心中的位置。
 
經過了這一個夜晚,厲旭變得更依賴了,不再像以往那樣獨自悄悄的下床,像這樣靜靜地看著圭賢睡覺的模樣,輕劃著在他心中最帥的臉龐,高聳的鼻尖,飽滿的唇葉,和這雙每一次都讓他沉醉的深遂...
最後總要縮縮小臉埋在懷裡蹭了蹭,等著圭賢再抱他一次才滿足地退開身子,開始他新的一天~~
雖然,圭賢隨時都會出門,也雖然還是沒改變的半夜才回來.....不過只要圭賢每天都不忘的親親他,抱抱他,對厲旭來說~心就踏實了,就算孤單也不會感到不安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叮咚叮咚!
圭賢出門去了,會是誰來呢?已經連著二天,都在差不多的時間來按鈴,這一次就算沒開門,厲旭也知道來訪的人,八九不離十的,還是.....
 
"青青!呵~~你這幾天挺有空的。"
"哈~是啊!都沒生意上門呢,唉~也不知道是客人換口味了,還是我沒魅力了呢~"
"怎麼會,妳還是很漂亮。"
"是嗎?你肯定不是善意的謊言?"
"當然不是了~"
"啊!對了,你看!"青青抬起兩只手裡拿的袋子,袋子裡裝有一捆一捆的棉線
 
"這?"厲旭瞄了一眼,有些傻眼的拖出質疑地問著"妳~該不會是來教我打毛線的吧?"
"哈~錯!"
"難不成妳是想我教妳?那我看妳找錯人了!我不懂這個的。"
"早料到你不會了,你們男人哪懂這個,不過我想學這個好久了,可是這本說明書我怎麼都看不懂,想說來找你研究一下囉~"
"哦,可是我對這個真的不懂,也沒興趣。"厲旭委婉的推托著,也當真對女人的細活一點興趣都沒有
"你不要這麼想嘛,你可以織個背心給King哥呀!我想他要是收到一定樂死了~"
 
聽著,厲旭愣了一下,對青青這提議有些動遙的,心想要是圭賢穿著他親手做的衣服,不知道圭賢會有什麼反應呢?
有了這念頭,厲旭不再推託的接下青青給他的書藉看了看,拿著毛線與勾針,照著書上的解圖,依樣一勾一穿試著不同的針法。
 
"哇!成功了耶,厲旭哥你好棒,才幾下就搞定針法了。"
"哪裡,有圖看,學著容易多了。"
"是嗎?我怎麼老看不懂呢~不過這下可好了,我想啊~很快就可以看見圭賢哥身上穿著你織的毛線衣囉。"
"呃~~妳呢?是不是想織給赫哥呢?"
"啊,才不是呢,我要是織給他,他會會錯意的。"
"會錯意?可是赫哥他...妳?"
"我知道你想說什麼...要怎麼說呢...殘花是散落在地上任人踩踏的,永遠不會嬌貴。"青青說得坦蕩,坦蕩裡有著看破紅塵的感概。
 
"你怎麼把自己看得這麼卑微呢,我相信赫哥不是這麼看妳,我看得出他對你是真心的。"
"嗯,我相信啊!"
"那....."
"但是我不行,這是沒辦法改變的...就好像...King哥從來就不會愛上他旗下的小姐一樣..."
"也許赫哥就是例外呢?"
"那你看過King哥例外過嗎?"
"我不知道,對他的過去,我知道的很少。"
 
"那我告訴你吧!我從來就沒看過King哥對任何女人像對你這樣,這麼緊張這麼在乎,總怕你無聊怕你餓著,所有心思都在你身上......"說著這話,青青流露出滿滿的感觸,眼眸裡有著羨慕,也有著遺憾,而在這遺憾之中,青青不自覺的擺下了臉龐,牽強的拉著咀角扯出了一個笑容
"青青,妳..."詫異的,青青侃侃道出的話語,這笑容~讓厲旭有著疑惑,尤其是青青臉上流露的牽強笑容,不~那不是牽強,而是堅強?
 
"呃....呵!我啊,不知道有多羨慕呢,要是我喜歡的人也這麼對我就好囉~"閃過的落漠,青青這臉變得很快,笑呵一聲的抹過,帶過
"原來你心裡有喜歡的人了?"
"嗯,不過他們不知道的,你要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哦。"
"我不會說的,可是妳為什麼不讓赫哥知道,讓他死心呢?"
"因為我貪心囉!"
"貪心?"
 
"他們三個都對我很好,把我當妹妹一樣的疼,我怕要是說了~恐怕連朋友都做不成了,我不想.....破壞現在這個感覺..."一直,青青都珍惜著,為自己身為應召女可以擁有這份難得的情義,三個在他心中的好男人,比起抓不著的愛情,她更珍惜現有的兄妹情。
"原來是這樣,好可惜~我一直以為妳也喜歡赫哥,還傻傻的想撮合你們。"
"呵!那有什麼,云哥和King哥也和你一樣啊!不過現在你知道了,我對著你也不用偽裝自己的心意,這樣多好。"
"是啊,以後妳有什麼心事,僅管放心跟我說,我咀巴很緊的。"
"呵~好啊!"
 
"對了,妳餓不餓,我們一起出去吃飯,要嗎?"
"出去吃啊?呃~~不用這麼麻煩,我看叫外賣就好了。"有些為難的,聽從圭賢指意來陪伴厲旭的青青,似乎沒有外出的意願。
"不是的,其實...我是想妳帶我去賣棉線的地方。"
"啊?怎麼你還要買毛線嗎?這裡好多了耶~"再抹一句,青青試著打消厲旭想外出的念頭
"我想買藍色的線。"
"藍色啊?這些顏色不好嗎?"
"我常看圭賢穿藍色的衣服,我想他會比較喜歡藍色吧。"雖然有些難為情,然而在聽著青青傾吐心事之後,不僅拉近了距離,更多一分友情,厲旭不再顧忌的流露出自己真實的性情。
 
"原來是這樣...那好吧,一會吃完飯我就帶你去。"聽著厲旭這番解釋,青青也沒好意思再推託,心想著,估且就~~順著厲旭的心意吧,相信King哥應該也不會反對的吧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
載月

賢旭空間

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